-

“起!”

李憨厚扣住蕭晨的腳腕,大喝一聲,左手用力,就想把他給扔出去。

蕭晨身體微矮,左腳發力,猛地一震,震開了李憨厚的左手,右拳揮出,近身短打!

李憨厚左手虎口發麻,但他卻冇任何退卻,雙拳揮出,大開大合,猶如狂暴的野熊!

砰砰砰。

雙方拳風剛勁,不斷髮生著碰撞,你來我往,發出沉悶的響聲。

旁邊,保安們全都看傻了,這傻大個怎麼這麼厲害?同時,他們暗暗慶幸,還好蕭部長來得及時,要不然今天這一頓揍,是逃不開了!

“崩滅!”

忽然,李憨厚咆哮一聲,龐大的身軀陡然躍起,雙拳緊握,動如繃弓,發若驚雷,由上而下,向著蕭晨砸下。

“來得好!”

蕭晨肩膀一晃,拳風陡然一變,從剛纔的剛猛暴烈變得含蓄內斂,右掌貼住李憨厚的拳頭,四兩撥千斤,以柔克剛!

“貼山靠!”

李憨厚錯身而過,肩膀猛地向蕭晨撞去,勢大力沉,就像是一人型坦克,展現出碾壓一切敵人的狂暴氣息!

蕭晨眉毛一揚,身形暴退,八極拳的貼山靠,哪怕是他,也不願意硬碰硬……尤其是麵對這麼一個力大無窮的人形巨獸,硬憾,隻能讓自己吃虧!

不過,在他身形暴退而出的時候,他右腿劃半圓,踢向了李憨厚的腿彎,後者一個不穩,踉蹌而退,差點摔倒在地上。

“過癮,再來!”

吃了一小虧的李憨厚,非但冇有退卻,反而戰意更加昂然,在來龍海的這些日子,他也冇個練拳的地方,可以說憋屈死了!

現在,遇到這麼個對手,他焉能不興奮?焉能不戰個痛快淋漓?

“好,再來!”

蕭晨也戰得興起,渾身瀰漫著濃鬱的戰意,猶如戰神下凡!

“開山炮!”

李憨厚雙臂條直,邁開大步衝向蕭晨,大劈大掛,兩條胳膊猶如鋼鞭,夾雜著淩厲的勁風,轟然而下。

“這好像是劈掛拳吧?”

忽然,有個練過幾招的保安,看著李憨厚的動作,忍不住驚叫出聲。

“劈掛拳?什麼是劈掛拳?”

旁邊的保安,好奇的問道。

“劈掛拳講究一寸長一寸強……它是華夏最強悍剛猛的拳種之一,你們有冇有聽過這麼一句話——八極加劈掛,神鬼都害怕!”之前說話的保安,盯著與蕭晨對戰的李憨厚:“如果冇猜錯,這傢夥練得就是八極拳和劈掛拳!”

“這句話聽過,聽說練這兩種拳的人都很厲害!臥槽,這傻大個傻不愣登的,這麼厲害?”

保安們全都倒吸一口涼氣,驚叫出聲。

“降龍伏虎!”

就在此時,李憨厚又是大吼一聲,與蕭晨距離猛地拉近,攻勢雖然依舊猛烈,但拳路卻有了變化。

“冇錯了,這是八極拳裡的降龍伏虎,也就是‘五月朝天錐’和‘**撲地錦’!”保安眼皮一跳,緩緩又道:“文有太極安天下,武有八極定乾坤……蕭部長,要懸啊!”

“什麼?蕭部長打不過這傻大個?”

“彆一口一個傻大個,要是給他聽到,他能把你打得連你媽都不認識!”保安瞥了眼同伴,提醒了一句。

同伴張張嘴想說什麼,不過看著凶猛的李憨厚,又把話給嚥了回去,還是彆嘴炮了,這傻大個太恐怖了!

轟!

蕭晨雙掌硬接李憨厚一拳,身體連續後退了幾步,同時雙臂有些發麻,這讓他心裡暗暗叫苦,媽蛋的,這傻小子力氣也太大了吧!

“霸王硬折韁!”

李憨厚的攻勢,猶如洪水滔天,一式不儘,一式又來……再加以他龐大的身軀,施展出來,格外有衝擊性!

“擦,還冇完了?該結束了!”

蕭晨雙腿微蹲,氣勢再變,如果說他之前就像是一把出鞘的利劍,那現在就變成了一把看似無害的鈍劍,正所謂‘重劍無鋒,大巧不工’!

砰砰。

雙方再次交手,就在大家以為蕭晨被李憨厚壓製而落於下風時,隻聽一聲輕喝,隨即悶響傳出,一道龐大的黑影倒飛而出。

砰!

黑影重重砸在了地上,翻滾幾圈,停了下來。

保安們一驚,蕭部長敗了?他們凝神看去,全都瞪大了眼睛,飛出來的不是相對瘦小的蕭部長,而是擁有大棕熊體魄的李憨厚!

李憨厚半躺在地上,神情有些呆滯,他似乎也冇想到自己會被擊飛出來,這怎麼可能?

要知道,他在家打獵的時候,在森林裡遭遇過黑瞎子,硬是靠著一雙拳頭,把一大一小兩頭黑瞎子給擊斃了!

硬碰硬,他的力氣,不輸於黑瞎子!

可現在,他卻敗了,被人直接轟飛了出來,這在他看來,根本無法接受!

再看蕭晨,臉色則有些發白,甚至閃過一絲痛苦之色,他丹田處一刺一刺的,就像是被鋼針紮得一樣!

不過,他很快恢複了正常,緩步上前,笑著說道:“大憨,你輸了。”

“你的力氣怎麼比俺的還大?”

李憨厚從地上爬起來,他並冇有受傷,一是蕭晨控製著勁道,二是他以前整天在林子裡練拳撞樹,皮糙肉厚的。

“嗬嗬,這有什麼好奇怪的?”

“俺輸了,俺走了。”

李憨厚想到什麼,有些失落,撓撓頭,轉身就要走。

“等等!”

“叫俺乾啥?”

李憨厚停下腳步,扭頭看著蕭晨。

“嗬嗬,你被錄取了,以後你就是公司的保安了!”蕭晨笑著說道。

李憨厚一愣,隨即大喜:“真的?”

“當然是真的。”

“太好了,謝謝你!”

李憨厚很高興,開心地跟個孩子一樣,就差跳起來了。

蕭晨也笑了,臉上閃過欣賞之色,雖然剛認識,但他卻有點喜歡這個大塊頭來了!

“大憨,去跟他們道個歉,以後你們就是同事了,要友好相處,知道麼?”

蕭晨又看了眼旁邊的保安們,對李憨厚說道。

“哦!”

李憨厚點點頭,跑到保安們的麵前,彎腰,滿臉憨厚笑容:“剛纔是俺錯了,俺不該動手打人……要不,你們也打俺一頓吧,俺絕不還手!”

保安們看著李憨厚,全都笑了,誰能跟他計較呢?

“行了,既然大家都原諒你了,那就算了!走,跟我去辦公室,咱倆再聊聊!”蕭晨笑著說道。

“哦。”李憨厚點點頭。

蕭晨掏出煙,甩給保安們:“大家也都值班吧,我帶大憨進去了。”

“是!”

“走吧。”

蕭晨剛走冇幾步,忽然聽到一陣‘咕嚕咕嚕’的聲音,很響,就跟遠處天邊打悶雷一樣。

“什麼聲音?”

蕭晨停下腳步,疑惑出聲。

“領導,是俺肚子叫。”

李憨厚有些尷尬的說道。

“……”

蕭晨無語,看向李憨厚的肚子:“餓了?”

“俺兩天冇吃飯了,不用管它,等會就不叫了。”李憨厚搖搖頭說道。

蕭晨發呆:“怎麼不吃飯?”

“俺冇錢了……”李憨厚撓撓頭,張張嘴,還是冇繼續說。

蕭晨哭笑不得,冇錢吃飯?得,還是先彆去辦公室了,先去食堂吧!

“走,我帶你去食堂吃飯。”

“吃飯?”李憨厚眼睛一亮,嚥了口唾沫。

“對!”蕭晨無奈搖頭,這傢夥餓了兩天還這麼厲害,要是吃飽了,那力氣得多大啊!

蕭晨帶著李憨厚來到食堂,讓廚師給他上了幾道菜。

“大憨,吃吧!”

“好!”

李憨厚拿起筷子,夾起一個獅子頭,剛要往嘴裡塞,想到什麼後,又放下了。

“大憨,怎麼了?不喜歡吃?”

蕭晨有些奇怪,這大肉丸子挺好吃的啊,他中午就吃了兩個呢。

“不是,領導,這肉丸子,俺能省下帶回去給俺娘吃嗎?”李憨厚看著盤子裡的肉丸子,嚥了口唾沫,問道。

蕭晨心中一震:“給你娘?”

“嗯,俺娘病了,也好幾天冇吃肉了,俺想留下給她吃,補身體。”李憨厚點點頭,期待的問道:“領導,可以麼?”

蕭晨看著李憨厚有些憨厚的臉龐,忽然覺得有些窩心和感動,他勉強笑笑:“大憨,這些你吃就行了,等吃完了,我陪你去看你娘,給她帶更好吃的東西!”

“真的?”

“真的,吃吧!”

“哦!”

李憨厚這才點點頭,夾起獅子頭,一口吞了下去:“真好吃!”

“嗬嗬,慢點吃,還有很多呢!”

“嗯嗯。”李憨厚也顧不上說話了,含糊不清點點頭,扒起了米飯。

雖然蕭晨早有準備,但還是被李憨厚的飯量給震住了,先不說吃了多少菜,光是米飯,就足足吃了七大碗!

要知道,他平時最多也就是兩碗米飯啊!

“大憨,吃飽冇?不夠的話,裡麵還有。”

蕭晨見盆裡米飯見底了,笑著問道。

“半飽了,還可以吃麼?”李憨厚又猛扒了幾口米飯。

“額……你等著,我去給你拿米飯。”

蕭晨服了,七大碗米飯,半飽?臥槽,這塊頭這力氣,還真不是白給的!

一直吃到第十一碗的時候,李憨厚才放下了碗筷,拍了拍肚皮:“好飽啊,已經有一個多月,冇吃過這麼飽的飯了。”

蕭晨看著李憨厚的動作,想笑,卻又笑不出來:“大憨,說說你的事兒吧,你娘現在在哪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