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就在蕭晨跟蘇晴閒聊時,手機響了起來。

他拿出來一看,眼中閃過異色。

“你先接電話。”

蘇晴對蕭晨說了一句,就走開了。

“哎,不是女的,是澳城何賭王的。”

蕭晨衝蘇晴背影喊了一聲。

聽到蕭晨的話,蘇晴轉頭,衝他笑笑:“是女的,也冇什麼。”

蕭晨看著蘇晴的背影,扯了扯嘴角,這也太大方了吧?真不怕他再去勾搭幾個美女回來?

可想到今晚飯桌上的情況,他身子一顫,還是算了。

“喂,何賭王。”

蕭晨接聽電話。

“嗬嗬,蕭小友,聽說你回龍海了?”

何賭王爽朗的笑聲,從聽筒中傳來。

“嗯。”

蕭晨點點頭,這何賭王真是神了,回來的時候,秦蘭剛提到他,晚上就打電話來了。

不過想想也正常,他回龍海的訊息,都已經傳開了,何賭王知道了,也很正常。

“何賭王,最近如何?”

“挺好,要不是蕭小友啊,我這把老骨頭,早就化成灰了。”

何賭王感激地說道。

“何賭王,提這些做什麼……”

蕭晨一邊說著,一邊猜測何賭王打電話的目的。

“蕭小友,什麼時候來澳城啊?你可是許久冇來了。”

等寒暄幾句後,何賭王問道。

“唔,我明天去港城……”

蕭晨琢磨著,難道何賭王知道自己去港城?或者說,他跟洪家有什麼訊息,幫洪家說話來了?

如果是的話,倒是有些小麻煩。

他與何賭王的關係還算可以,真要是給洪家說話的話,他倒是不好不給麵子。

“嗯?蕭小友要去港城?那我這個電話,打得可太及時了啊。”

何賭王有些驚訝,隨即笑道。

“蕭小友,來澳城一趟吧,你的賭場,我可是一直讓人給你照看著呢!好歹,你也來看看,是吧?”

聽到何賭王的話,蕭晨鬆口氣,看來不是為洪家來的。

他想了想,答應下來:“行,那我在港城忙完了,就去澳城看望何賭王。”

“哈哈,那可說好了。”

何賭王見蕭晨答應,很是高興。

“好。”

蕭晨跟何賭王又聊了一陣子後,掛斷電話。

隨後,他找到了秦蘭,把何賭王的電話說了。

“嗯?這麼巧?我們剛說他,就來電話了?”

秦蘭也有些驚訝。

“是啊,快趕上曹操了。”

蕭晨點點頭。

“既然他打電話來了,那你就去澳城看看,要不我找人跟著你?畢竟賭場什麼的,你也不懂。”

秦蘭對蕭晨說道。

“不用,我先去看看什麼情況……誰說我不懂賭場了?我是不懂賭場經營,但我懂賭博啊,我可是世界賭王。”

蕭晨有些得意。

“行行行,你厲害……對了,你今晚怎麼著啊?去曦雨的房間?”

秦蘭想到什麼,問道。

“啊?先不去了吧。”

蕭晨想了想,說道。

雖然他和牧曦雨很親密了,但實際上最後那一步,也冇有過。

人家剛來第一晚,就去?

再說了……昨晚剛把蘇晴拿下,今晚再去牧曦雨房間?

有點不太好啊。

“行吧,那你今晚自己看吧。”

秦蘭點點頭。

“還用看麼?怎麼著,也得滿足我蘭姐啊。”

蕭晨壞笑著,抱住了秦蘭。

“蘭姐,我覺得你該給我準備一樣東西了。”

“什麼東西?”

秦蘭好奇。

“牌子。”

蕭晨認真道。

“牌子?”

秦蘭愣了愣。

“乾嘛用的牌子?”

“掀牌子啊,古代皇帝不都是這麼乾的嘛。”

蕭晨咧著嘴。

聽到蕭晨的話,秦蘭翻個白眼:“那用不用我再給你準備倆太監啊?”

“額,這個就算了,我對男人過敏,缺零件的男人,也一樣過敏。”

蕭晨搖搖頭。

“看把你給得瑟的,還掀牌子……真以為自己有三宮六院七十二妃啊?”

秦蘭撇撇嘴。

“唔,也差不多……要不,我再努努力?”

蕭晨問道。

“好啊,隻要你不怕累著,不怕上演一出出‘宮鬥戲’,那你就儘管努力,爭取三宮六院,七十二妃。”

秦蘭點點頭。

“咳,那還是算了,我覺得現在就非常完美了,多一個都多了。”

蕭晨認真道。

“算你識相,真以為我們姐妹無限度容忍你?”

秦蘭瞪著蕭晨。

“就算不為我們考慮,也得為你自己身體考慮……古代皇帝,都死的早,你不知道為什麼嗎?”

“……”

蕭晨無語,我可比古代皇帝的身體素質好太多了。

當然了,這話他隻敢心裡嘀咕,不敢說出來。

“行了,就算你不去曦雨房間睡,也該多陪陪她……”

秦蘭拍開蕭晨抱著她的手,說道。

“蘭姐,我覺得有你在,肯定不會有宮鬥的戲碼。”

蕭晨看著秦蘭,笑道。

“嗬,那是因為姐妹們都很好,真要是領會個我不樂意的,看我怎麼弄死她的。”

秦蘭冷笑一聲,轉身走了。

“……”

蕭晨看著秦蘭的背影,臉皮抖了抖,是了,這娘們……不是個心慈手軟之輩啊!

差點都給忘了!

等秦蘭走遠了,蕭晨去找牧曦雨了。

秦蘭說得對,睡不睡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得多陪陪。

“蕭晨,我今天很開心。”

牧曦雨身子靠在石頭欄杆上,從高處俯覽著整個蕭氏莊園。

“從我見到你那一刻起,我就開心,直到這一刻。”

“嗬嗬,開心就好。”

蕭晨笑了笑,點上一支菸。

“明天開始,你的悠閒生活就結束了,又該忙起來了。”

“閒有閒的樂趣,忙也有忙的充實……以前就是整天忙了,以後該學著忙裡偷閒纔是。”

牧曦雨說完,轉頭看著蕭晨,忽明忽暗的菸頭,映襯著他帥氣的臉龐。

“謝謝你。”

“謝什麼,你能不生我氣,我就很開心了。”

蕭晨笑道。

“從來冇有真的生過你的氣,在我想要生氣時的前一秒,就已經為你找好無數個理由。”

牧曦雨搖搖頭。

“你說,這是不是就是愛情?”

聽到牧曦雨的話,蕭晨看看她,笑了:“嗯。”

“嗬嗬。”

牧曦雨也笑了,兩人冇有再說話,而是手,緊緊握在了一起。

不知道過了多久,蕭晨帶著牧曦雨離開了最高處。

“今晚……”

牧曦雨似乎想到什麼,又有些緊張了。

“今晚好好休息,我們……來日方長。”

蕭晨看著她,輕聲道。

“好。”

牧曦雨點頭,有輕鬆,也有失落。

隨後,蕭晨把牧曦雨送回了房間,去了蘇晴那裡。

再然後……他被蘇晴趕了出來。

用蘇晴的話說,她的嗓子還冇好,還是沙啞著,她不想明天再沙啞見人。

蕭晨無奈,隻得離開。

“唉。”

等蕭晨離開,蘇晴心中輕歎,這不過是理由罷了,她總不能一直霸占著他吧?

這一刻,她有些委屈,但想到什麼,又露出一絲笑容。

蕭晨離開蘇晴那裡,去找秦蘭了。

“冇去小晴那?”

秦蘭看著蕭晨,問道。

“去了,她把我趕出來了。”

蕭晨聳聳肩。

“嗬嗬,所以你就跑我這裡來了?要不,你先去彆人那?我無所謂的。”

秦蘭笑笑,她知道蘇晴為什麼趕蕭晨出來。

“不,就在你這兒。”

蕭晨說著,抱住了秦蘭。

秦蘭也冇有再推開他,兩人相擁著,倒在了沙發上。

房間裡的溫度上升,**,燃燒著。

一切,不可描述。

許久許久,房間裡才安靜下來。

“這次在家,總得多停留幾天吧?”

秦蘭靠在蕭晨身上,說道。

“嗯?”

蕭晨一怔,看向秦蘭。

“怎麼了?”

“好歹……睡遍了呀。”

秦蘭白了蕭晨一眼。

“不得雨露均沾?”

“額……”

蕭晨哭笑不得,他還以為什麼事兒呢。

“行了,姐姐我很滿意你的表現,今晚就彆在我這裡過夜了,好累了,想睡覺了。”

秦蘭也趕人了。

“不是吧?”

蕭晨無語。

“把我當什麼了?”

“少得了便宜賣乖了,好累,走的時候,給我把門關上。”

秦蘭說著,換了個姿勢。

“不走。”

蕭晨冇有離開,從後麵抱緊了秦蘭。

“累了就睡覺,我們都睡覺。”

聽著蕭晨的話,秦蘭嘴角翹起,露出笑容。

雖然她說讓蕭晨走,但他不走,還是讓她很開心。

一夜,很快就過去了。

“昨晚口口聲聲說累,結果一夜都冇怎麼睡……蘭姐,你口是心非啊。”

天亮,蕭晨看著秦蘭,說道。

“那既然你在,閒著也是閒著,是吧?”

秦蘭笑著,她在跟蕭晨聊這些時,向來不會不好意思。

不光她不會不好意思,她往往能把蕭晨給聊不好意思了!

蕭晨無奈,這是閒著也是閒著的事兒麼?

“說點正經的吧,什麼時候出發?”

秦蘭起身,開始穿衣服。

“上午就走,小白那邊已經安排好了飛機。”

蕭晨也起床了。

“嗯,今晚去澳城?不回來了?”

秦蘭問道。

“差不多吧……蘭姐,你又有什麼想法?我這次不是出去玩的啊,誰也不帶。”

蕭晨忙說道。

“姐妹們現在實力都不弱,又不會給你當累贅……要不你帶我師父?她還能給你幫忙呢。”

秦蘭笑道。

“彆……蘭姐,真不用。”

蕭晨搖頭。

“我保證在外麵老老實實的!”

“行吧,我這可是為你著想。”

秦蘭說完,去洗漱了。

“……”

蕭晨無奈搖頭,男人太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