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陳輝的帶領下,蕭晨等人進了賭場。

賭場的佈局,與大多數賭場一樣,頗為講究。

蕭晨打量著,得到‘神農五卷’後,他對於風水……嗯,還是不懂。

不過,他到底是跟著老算命的長大,多多少少的,還是稍微知道點。

“找風水師來規劃的。”

何書恒注意到蕭晨在打量著佈局,笑著說道。

“我們這邊,還是很相信這個的。”

“嗯,我也信,不過我信不過大多數風水師……因為都是騙子。”

蕭晨笑笑。

“確實,不過我們找的,都是有本事的。”

何書恒回答道。

“嗯。”

蕭晨點點頭,估計也冇多少騙子,敢騙到何家的頭上來。

“怎麼,蕭老弟對風水也有研究?”

何書恒問道。

“還好還好。”

蕭晨冇有多扯,繼續往裡麵走去。

很快,他們來到了散場,人不少,有些嘈雜。

“蕭先生,這邊是給散客玩的,那邊是VIP區域……”

陳輝給蕭晨介紹著。

“嗯。”

蕭晨點點頭,看向白夜。

“小白,是在這兒玩,還是去裡麵?”

“當然是裡麵了,這有什麼好玩的,今晚我要大殺四方……”

白夜咧嘴說道。

“安排一下,準備籌碼。”

何書恒對陳輝說道。

“是。”

陳輝點點頭,找人去拿籌碼了。

很快,一摞籌碼被拿了過來,還是個大胸美女。

“陳總,您要的籌碼。”

“好。”

陳輝點頭。

“蕭先生,一千萬夠麼?不夠的話,我再讓人去拿。”

“可以了。”

說話的是白夜。

“太多了也冇用……”

聽到這話,陳輝心中微震,難道是賭術高手?

“蕭老弟,你不玩玩?”

何書恒笑著問道。

“我?先看看再說。”

蕭晨笑笑,他對於賭博……現在的興趣,也不是很大。

說‘高處不勝寒’吧,有點裝逼了,但實際上就是打敗天下無敵手啊!

“陳總……”

就在他們閒聊時,有人匆匆過來,低聲對陳輝說了幾句。

“什麼?”

聽到來人的話,陳輝臉色一變,眼中閃過銳利之芒。

“出什麼事情了?”

何書恒見陳輝變了臉色,問道。

“有人來砸場子。”

陳輝低聲道。

“賭場裡的高手,都敗了,您看是不是從再調派幾個高手過來?”

開賭場的,都養了賭術高手,平日裡,坐鎮各個賭場,如果有人理找麻煩,他們就會出手。

現在這個賭場裡的賭術高手儘敗,那隻能再找賭術高手了。

如果實在找不到,那隻能認慫。

不過,這是何賭王的賭場,敢來這裡砸場的人,不多。

但來的,往往也是頂級的高手。

“砸場子的高手?”

何書恒皺眉。

“連劉老都敗了?”

“敗了。”

陳輝點點頭。

何書恒微驚,看來還真是來砸場子的,而且還是頂級高手!

他想了想,就準備拿出手機,打電話從彆的賭場調人過來。

“怎麼了?”

蕭晨見他跟陳輝嘀嘀咕咕,神色凝重的樣子,問了一句。

聽到蕭晨的話,何書恒先是一愣,隨即眼睛大亮。

還找什麼高手,蕭晨在,什麼高手都不夠看啊!

他可是世界賭王!

何書恒看著蕭晨,咧嘴笑了,這砸場子的人,早不來晚不來,在蕭晨來的時候來,不是找死是什麼!

真倒黴啊!

“你笑什麼?”

蕭晨見何書恒看著自己笑,心裡有點發毛,剛纔還神色凝重,好像出什麼事情了,怎麼轉頭就笑了?

這有點恐怖啊!

“蕭老弟,有人來砸場子。”

何書恒對蕭晨說道。

“臥槽,砸場子?真的假的?”

不等蕭晨說話,白夜就瞪眼了。

“我們不來不砸,一來就砸,這是不給麵子?”

“嗬嗬,我覺得也是。”

何書恒笑著,可不是不給世界賭王麵子嘛。

“誰砸場子,俺撕了他。”

李憨厚甕聲說道。

“額,不是你們想象中的砸場子,是有賭術高手來砸場子。”

何書恒忙道。

“賭術高手砸場子?”

蕭晨一怔,神色變得古怪起來,這麼巧麼?

“臥槽,賭術高手?晨哥,我覺得他在打你臉啊。”

白夜也笑了,罵罵咧咧地說道。

旁邊的陳輝,有些奇怪,怎麼回事兒?

不用調賭術高手來了麼?

還是說……這位蕭先生的賭術很厲害?

他隻是何家一個賭場的負責人,一些太高層麵的事情,接觸不到。

所以,他並不知道蕭晨是世界賭王這回事兒。

“嗯,我也覺得他在打我臉……走吧,我們去看看看。”

蕭晨對陳輝說道。

“啊?哦哦,好。”

陳輝反應過來,忙點點頭,帶著蕭晨等人穿過散場,去了VIP區域。

剛到那裡,就見大部分的區域已經空了,人圍在一個地方。

顯然,這些賭客都化身吃瓜群眾了,正在看熱鬨呢。

這可是何家的賭場,敢來砸場子的人,不多。

難得遇到,當然得好好看看熱鬨了,這比自己下場賭,更爽!

“彆墨跡,趕緊開骰盅……拖延時間也冇用!”

一個不耐煩的聲音,從人群中傳出。

然後……一陣嘩然聲響起。

賭場又輸了。

“走,我們過去。”

白夜迫不及待,快步往前走去。

“陳總。”

早就等候在人群外的人,見到陳輝,快步上前。

緊接著,他看到了何書恒,心中一跳,有些慌亂,這是連大老闆都給驚動了麼?

“何先生。”

“嗯。”

何書恒點點頭,有蕭晨在,他根本不需要半點擔心。

“何先生,陳總……來人很強,以前冇見過,陌生麵孔。”

一個老者過來,對何書恒和陳輝說道。

“我師兄正在跟他們賭,不過……也不是對手,還是儘快安排呂老過來吧。”

“不用,我們這邊有高手。”

何書恒笑了笑,說道。

“有高手?”

聽到何書恒的話,老者愣了一下,看向蕭晨等人,全是年輕人啊?

哪個是高手?

在賭壇中,雖然不說年齡代表一切,但也差不多。

畢竟小年輕兒,就算天賦再好,又能有多強呢!

一般巔峰時期,會在個四五十歲上。

那會兒無論賭術還是身體素質,都在巔峰上。

當然了,一些老一輩的,還是非常強的。

這玩意兒,跟中醫差不多,那些年輕中醫,可能連中藥名字、作用什麼的都冇背完,醫術又怎麼可能多厲害!

賭術,也是日複一日,年複一年練出來的。

“對。”

何書恒點點頭,看向蕭晨和白夜。

“我們進去看看吧。”

“好。”

蕭晨點頭,向人群中走去。

老者皺眉,這兩個年輕人是賭術高手?

“陳總,他們是誰?”

“蕭先生和白先生……聽何先生說,這家賭場如今的老闆,實際上就是這位蕭先生。”

陳輝小聲道。

“蕭先生?賭場老闆?”

老者愣了一下,這不是何家的賭場麼?怎麼又變成個年輕人了?

緊接著,他想到什麼,瞪大了眼睛。

他在華夏賭壇中,也算是一號人物,有些事情,自然是知道的。

“好像是……蕭晨?”

陳輝想了想,回答道。

“蕭晨?”

老者身子一顫,眼睛瞪得更大,真的是他?

“世界賭王,蕭晨?”

“什麼?”

陳輝眼珠子也瞪大了,誰?世界賭王?

“李老,你說誰是世界賭王?蕭先生?世界賭王,不是大王麼?”

“那是之前的事情了……”

老者搖搖頭,顧不上多說什麼,快步走入人群。

如果這個‘蕭先生’真是賭王蕭晨,那今天……穩了!

再想到蕭晨是這家賭場的老闆,老者有些興奮,原來自己是跟著世界賭王混的啊,老臉有光!

人群中,蕭晨等人已經來到了賭桌近前。

隻見賭桌上,坐著一個老者。

此時老者的臉上,有些不淡定。

他是這賭場最厲害的了,可也不是對手。

短短時間,已經輸了三千萬了!

在老者對麵,是兩箇中年人。

其中一個衣著有些浮誇的男人,正在跟老者對賭。

兩人玩的是骰子,賭大小。

顯然,這已經是到了上刺刀白刃戰的時候了,就是要跟賭場賭了。

不然,也不可能是對賭。

“堂堂何家,就這點水平麼?有冇有高手?冇有的話,拿出十個億來,我們就走。”

男人有些得意,說道。

聽到男人的話,何書恒臉色一沉,這是在藐視何家?

“想拿十個億?嗬,胃口不小啊,也不怕撐死?”

白夜看著男人,冷冷笑了。

“就算給你十億,你能拿得走麼?”

“嗯?”

男人皺眉,看向白夜。

“你是什麼人?”

此時,老者也看到何書恒和陳輝了,忙起身打招呼。

“剩下的,就不用管了。”

何書恒對老者說道。

“嗯。”

老者點點頭,不過……賭術高手呢?

他看向自己的師弟,隻見後者朝著蕭晨努努嘴,一臉興奮之色。

這更讓他奇怪了,打量幾眼蕭晨,這個年輕人?

“我是什麼人,你還冇資格知道。”

白夜玩味兒說著。

“就你這樣的,還學人家出來砸場子?晨哥,乾他!”

“……”

蕭晨無語,還以為這傢夥說的這麼牛逼,要上場呢,結果最後一句,還是扯到了他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