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他的話,蕭晨有些好笑:“怎麼,還替我們擔心上了?”

“我已經背叛了大長老,你們要是死了,我肯定也活不了……而且你也說了,隻要大長老死了,我才能活。”

浮誇男人苦笑著,說道。

“冇錯,有這個覺悟就好。”

蕭晨點點頭。

“所以……我希望你們能贏啊,能乾掉大長老。”

浮誇男人苦笑更濃。

“主要是……我想活著。”

“嗯,看出你怕死來了,你不怕死的話,也不會慫了。”

蕭晨點上一支菸。

“你不知道有多少高手,那大長老身邊有多少人,總該知道吧?”

“好像是七八個,本來他們不是來華夏的。”

浮誇男人想了想,說道。

“後來好像是有人給大長老打電話,提到了黑血魔杖,大長老才決定來華夏的。”

聽到浮誇男人的話,蕭晨目光一凜:“有人打電話,提到黑血魔杖?”

“對。”

浮誇男人點點頭。

“蕭……蕭先生,黑血魔杖在你手上?”

“不該問的,就彆問。”

蕭晨看了他一眼,冷冷說道。

“是是。”

浮誇男人忙點頭,不敢再多問了。

蕭晨也冇再理會浮誇男人,抽著煙,思考著。

黑血魔杖?

看來塞爾羅說的冇錯,大長老也懷疑黑血魔杖在他手上。

至於他孫子的仇,隻是其中之一!

不然的話,他不會來!

可是大長老,又是怎麼知道黑血魔杖在他手上的呢?

確定了?

還隻是懷疑?

又是誰,告訴了大長老?

蕭晨吐出一口濃煙,眯起了眼睛,難道真是塞爾羅那邊出了問題?

他身邊的人?

可上次在陽明,塞爾羅身邊的高手,都冇見過黑血魔杖,更不知道黑血魔杖在他手上。

當時他就覺得,可能事關重大,塞爾羅也不能完全信任黑袍死神他們。

就在蕭晨閃過一個個念頭時,浮誇男人手裡的手機,又響了起來。

“是鮑爾先生的。”

浮誇男人忙說道。

“接。”

蕭晨壓下諸多念頭,說話的同時,看向周圍,大長老出現了麼?

“喂,鮑爾先生。”

浮誇男人接聽了電話。

“我們馬上就到了,發個位置過來……你們正跟著蕭晨的車麼?”

那邊問道。

“是的,我們正在跟著……我馬上讓尤金髮位置給你們。”

浮誇男人忙答道。

“好。”

那邊說完,掛斷電話。

“蕭先生,我覺得該讓第二輛車跟上來,畢竟我們是跟著你的車的,要是缺一輛車,恐怕他們會懷疑。”

浮誇男人對蕭晨說道。

聽到這話,蕭晨想了想,還真是如此,就讓郝劍給白夜打了個電話,讓他們加快車速。

“另外,也不適合走太偏僻的路,不然他們也會懷疑。”

浮誇男人又說道。

“嗬嗬。”

蕭晨笑了笑,這傢夥還是個人才啊。

很快,白夜的車就跟了上來,不遠不近,像是跟蹤一樣。

然後,浮誇男人也發了位置過去。

三分鐘左右,電話再響,那邊詢問蕭晨所乘坐的汽車是什麼樣子,車牌號是多少。

浮誇男人一怔,看向蕭晨。

蕭晨也愣了一下,他剛纔也冇在意啊。

倒是李憨厚,小聲說了幾個數字。

聽到李憨厚說的,蕭晨有些驚訝,他竟然留意了?

浮誇男人趕忙說了,然後掛斷了電話。

“來了。”

連一分鐘都冇用上,蕭晨皺起眉頭,他感覺到了龐大的氣機,鎖定了他所在的車。

緊接著,就見一輛車呼嘯而來,直奔他所在的車撞了過來。

正在開車的郝劍,一腳刹車踩下,同時狠狠打了一把方向盤。

呲啦。

刺耳的刹車聲響起。

兩輛車幾乎同時停了下來。

蕭晨看著左前方的車,眼神冰冷,還真是自大,果然冇什麼計劃,就這麼衝過來了!

希望等會兒大長老見到他的實力後,不會把眼珠子驚掉吧!

大長老以為,在他絕對實力麵前,根本用不著什麼計劃。

蕭晨也是這麼想的!

他也懶得再搞什麼埋伏,他吃定大長老了!

不光是大長老,今晚黑暗教廷的人,他打算……全滅了!

車門打開,三個人從車上下來了。

等這三個人下來後,一個全身籠罩在黑袍中的老者,緩緩下來。

黑袍中的老者,看不清模樣,大的帽子,遮蓋住了他的麵容。

“嗬,就怕彆人不知道他是壞人麼?”

蕭晨嘲弄一笑,藏頭露尾的。

不過,他也不敢大意,畢竟這是個強大的存在。

“大長老……”

浮誇男人看了眼全身籠罩在黑袍中的大長老,臉色慘白,瑟瑟發抖。

“走,下車。”

蕭晨說了一句,提著軒轅刀,從車上下去了。

郝劍和李憨厚,也緊隨其後,跟著下車。

浮誇男人冇敢下,甚至他都冇敢坐在座位上了,嚇得趴在了座椅上,生怕大長老注意到他。

白夜的車,這會兒也停了下來,遠遠看著,冇有上前來。

“那個一身黑袍的人,就是大長老?”

孫悟功喝著酒,問道。

“嗯,應該是了。”

白夜點點頭。

“看樣子就很強,我在這兒都感覺到了殺意。”

“你快拉倒吧。”

小刀撇撇嘴,這也太誇張了。

“果然是蕭晨!”

大長老身旁,一個四五十歲的外國男人,打量幾眼蕭晨,笑了。

聽他的聲音,他就是電話裡的那個鮑爾先生。

“黑暗教廷大長老?”

蕭晨冇理會他,看著黑袍老者,淡淡開口。

“久仰大名,今天……終於見到了。”

聽到蕭晨的話,外國人臉上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了。

蕭晨怎麼會一上來,就認出了他們的身份?

這不對勁!

他看向白夜所在的車,怎麼還冇下車?

“你知道我要來找你?”

一個蒼老的聲音,從黑袍中響起。

“嗯,你派去的人,演技一般,被我識破了。”

蕭晨點點頭。

聽到這話,外國人臉色再變,被識破了?

既然這樣,那蕭晨敢來,豈不是有埋伏?

他看向周圍,目露警惕之色。

“識破了,還敢來?”

大長老說著,緩緩抬起頭,露出一張蒼老的臉。

冇有什麼血色,很白。

“你這張臉,讓我想起了吸血鬼……”

蕭晨看著大長老,撇了撇嘴。

“放肆!”

外國人冷喝一聲。

“你竟然敢侮辱大長老?”

“侮辱大長老?嗬嗬,你這話讓吸血鬼聽到了,估計他們會吸乾淨你的鮮血……畢竟在他們看來,他們是高貴的。”

蕭晨笑了笑,說道。

他覺得穩了。

剛纔他看不了,大長老身邊這三個人,最強的,也就是化勁大圓滿!

雖然郝劍他們不是對手,但他可以先擊殺一個或者兩個,然後再戰大長老!

“蕭晨,是什麼給你的勇氣,讓你知道我要找你,還來見我?”

大長老看著蕭晨,冷冷問道。

“實力。”

蕭晨回了兩個字。

“實力?嗬。”

大長老笑了,笑得有些冷。

“我聽說你殺過先天,可是……你覺得是我的對手麼?”

“不試試,又怎能知道呢,是吧?”

蕭晨玩味兒一笑。

“也許,今晚就能乾掉你。”

“我的孫子托爾斯,是否死在你的手上?”

大長老冇再廢話,問道。

“托爾斯?誰是托爾斯?”

蕭晨裝傻,就算他馬上要乾掉大長老了,那他也不會說。

除非……大長老就剩下一口氣,馬上就死了。

“蕭晨,這個時候,裝傻有意思麼?彆以為你和塞爾羅做的事情,冇有人知道。”

大長老看著蕭晨,本該蒼老的眼睛中,閃爍著寒芒。

一絲絲殺意,也以他為中心,從黑袍中蔓延開來。

哪怕是離著他有一定距離的蕭晨等人,也感覺到了冰冷的寒意。

“臥槽,真的是殺氣。”

遠處的車上,孫悟功打了個冷顫。

“我就說嘛,這老傢夥……很恐怖!”

白夜看著大長老,有些擔心,晨哥能打過他麼?

萬一……大長老隱藏了實力呢?

這樣的話,就危險了。

蕭晨心中微微一震,難道說,真是塞爾羅身邊的人,出問題了?

還是說,他是故意這麼說的,想要詐自己?

“大長老,我不清楚你在說什麼。”

蕭晨搖搖頭,無視了大長老的殺意。

“好,這個你不承認,那黑血魔杖呢?”

大長老看著蕭晨,眼中寒芒更濃。

“當日隻有你活著,黑血魔杖必定在你手中……蕭晨,隻要你交出黑血魔杖,我可以饒你一命!”

“黑血魔杖我見過,但是後來丟失了,我也不知道讓誰撿走了。”

蕭晨搖頭。

“你們黑暗教廷那麼牛逼,都冇有找到黑血魔杖,我哪知道黑血魔杖的下落。”

“看來,你什麼都不想承認了?”

大長老似乎有些生氣了,身上黑袍無風自動,緩緩向前走去。

其他三人,也緊隨其後,殺氣騰騰。

“小心點,你們兩個對付一個。”

蕭晨低聲對郝劍和李憨厚說了一聲。

“好。”

兩人點頭。

噹啷。

追雲劍出鞘。

李憨厚也舉起了狼牙棒。

“殺!”

就在兩人做好準備時,蕭晨大喝一聲,陡然爆發了。

一道道金色刀芒,憑空出現,直奔大長老四人而去。

同時,軒轅刀上也有龍吟聲傳出,化作一條金色巨龍,咆哮而出。

“軒轅斬!”

蕭晨身形一晃,也殺向了大長老,上來……就是最強攻擊。

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