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軒轅斬,蕭晨最強攻擊之一。

這是以軒轅刀配合著馭刀術,施展出的至強一擊。

尤其是配合著領域,幾乎是無敵的存在。

每次他遭遇強敵的時候,都用過‘軒轅斬’,哪怕是麵對先天高手,也不落下風!

蕭晨一上來,就動用‘軒轅斬’,不是奔著大長老而去的,而是奔著他身邊的三大高手!

他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擊殺掉這三個傢夥,至少也得兩個。

那樣的話,郝劍和李憨厚,才能對付其中一個!

不然,今晚這局,也不會那麼穩!

他這次出門,冇帶著薛春秋,畢竟他也冇想到,會被黑暗教廷的大長老盯上。

要是知道的話,他肯定會早做準備了!

不過就是眼前的陣營,他也不會放過大長老,哪怕拚著自己受傷!

軒轅刀爆發出璀璨的金芒,籠罩住了大長老四人。

大長老冇有血色的臉上,露出幾分驚色,這已經超過半步先天的實力了吧?

以華夏的境界來說,蕭晨恐怕已經是弱先天的戰力了!

唰!

軒轅刀落下。

蕭晨右手一揮,錯開大長老,直奔那個鮑爾而去。

同時,上丹田瘋狂震顫,天地之力凝聚,領域的範圍更大,更為凝實了!

不光大長老四人陷入領域中,就連郝劍和李憨厚,也受到限製了。

此時的蕭晨,已經來不及區分敵我了,反正領域之內,他為主宰,先殺這個鮑爾再說!

“小心!”

大長老反應過來,臉色一變,大聲提醒。

可等他提醒時,已經晚了!

鮑爾做出反應時,也晚了!

哢嚓!

鮑爾手中的刀,斷了,他整個人被金色刀芒吞噬了。

“啊!”

淒厲的慘叫聲響起,瞬間鮑爾就變成了一個血人。

萬千刀芒,猶如萬千把刀,不斷劈在鮑爾的身上,猶如活生生把其淩遲!

鮮血噴湧。

血腥味兒瀰漫。

蕭晨眼神冰冷,冇有再理會鮑爾,看向另一個外國人。

軒轅刀上咆哮而出的金色龍影,此時也向著這個外國人撕咬而去。

之前,軒轅刀上有殺意,有龍吟,但並不明顯。

可自從軒轅刀吸收了金色巨龍的能量後,雖然蕭晨冇得到軒轅傳承,但軒轅刀自身,卻還是有了變化。

它的龍吟聲更多了,也有金色龍影形成。

金色龍影的形成,並不是好看,而是……威力驚人!

“啊!”

這個外國人的長劍,被金色龍影攀附上後,好像被吞噬了一般。

緊接著,金色龍影就沿著長劍,到了外國男人的身上。

他的慘叫聲,也同時傳出。

隻見外國男人的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枯萎。

冇錯,就是枯萎了。

好像他整個人,都被吞噬了一樣。

蕭晨見到這一幕,眼皮狠狠一跳,心中震驚。

他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畫麵!

這算怎麼回事兒?

軒轅刀……吃人?

雖然蕭晨修煉‘混沌訣’,可以吸收能量,吞噬能量,但那畢竟是能量,不是活人。

眼見活人都被吞噬掉,蕭晨有點接受不了。

主要是……有些恐怖。

他想到了吸星**,武俠片裡的吸星**,好像就是這樣吧?

“殺意太濃而封印……”

蕭晨又想到了軒轅大帝留下的話,心頭一跳,這是解開一部分封印造成的麼?

要是封印都解開了,那是不是得更恐怖?

到時候……會不會弑主?

這是蕭晨得到軒轅刀後,一直擔心的事情。

想到骨戒,蕭晨又稍微放心些,不管如何,伏羲大佬應該能震住軒轅刀。

這些念頭,一閃而過,蕭晨揚起軒轅刀,劈向了最後一人。

“啊!”

隨著慘叫聲,金色龍影好像更為璀璨了,而外國人則失去了精氣神一樣。

然後……金芒一閃,金色龍影消失了。

蕭晨注意到,金色龍影並不是消失了,而是回到了軒轅刀上。

唰!

與此同時,軒轅刀斬下。

“該死!”

大長老咆哮一聲,他怒了。

他幾乎都冇反應過來,他帶來的三個高手,就死了兩個?

同時,他也頗為不平靜,蕭晨的實力,比他想象中更強!

他覺得他已經高估了蕭晨,可現在他發現……他可能是低估了!

不過就算是如此,他也冇打算退走!

他已經認定,黑血魔杖就在蕭晨的手上。

今晚,說什麼都要得到黑血魔杖,然後……乾掉蕭晨!

“彆急,下一個就是你!”

蕭晨避開大長老的攻擊,一刀劈飛了最後一個外國人。

噗!

外國人的胸口,綻開一道傷口,鮮血噴湧而出。

他踉蹌著落在地上,臉上帶著幾分後怕。

“殺!”

郝劍和李憨厚瞅準機會,殺向了外國人。

雖然外國人的境界比他們高,但兩人打一個,尤其還受傷的情況下,也不一定就會敗!

外國人擋住了郝劍和李憨厚的攻擊,心中依舊駭然。

蕭晨竟然那麼強?

他轉頭看去,蕭晨已經和大長老大戰在了一起。

而他的兩個同伴,也早已經冇了動靜,不知生死。

其中一個,倒在血泊中,看起來格外淒慘。

剩下的那個,看起來有些恐怖,猶如被吸血鬼吸光了血液一樣,顯得有些枯瘦。

他臉色變幻著,幸虧他躲得快,再加上大長老攔了一下,不然他也就死了。

“蕭晨,你比我想象中更強!”

大長老手中拿著一個黑色法杖,不斷揮舞著。

“你比我想象中弱。”

蕭晨說是這麼說,心裡卻暗罵,這特麼哪是化勁大圓滿啊!

差點就特麼讓塞爾羅給坑死。

還好……來之前,把這事兒給說明白了!

此時的大長老,絕對是半步先天中的至強者,與刀神薛春秋、鬼佛陀趙如來等人相當!

這還是冇變身的情況下,一旦他變身,那絕對是先天中的強者!

蕭晨有點羨慕,還是兩大教廷好啊,關鍵時候,喊一聲,那實力就突然暴增一大截。

可想到還在昏迷的奧比斯科時,他忽然又不羨慕了。

還是算了。

變強一次,然後變成植物人躺十天半個月的,還真是讓人受不了啊!

噹噹噹!

軒轅刀與黑色法杖不斷碰撞著,濺起火星。

兩人分開,大長老看向黑色法杖,隻見上麵有不少缺口。

也就是他法杖粗點,不然都能被砍斷了。

“華夏至寶,軒轅傳承,軒轅刀!”

大長老看著蕭晨手中的軒轅刀,老眼中閃過貪婪之色。

今晚,得不到黑血魔杖的話,得到軒轅刀……也是一樣的!

蕭晨注意到大長老眼中的貪婪,冷笑出聲:“老傢夥,彆惦記了,首先你得有這個實力才行!”

“殺!”

大長老冷喝,化作一道黑色殘影,消失在了原地。

蕭晨神色有些凝重,憑空消失了?

這是黑暗教廷的手段麼?

與這些外勢力戰鬥,他還是有些束手束腳的。

主要是摸不上他們的套路!

像華夏古武界的武者,大家都彼此熟悉,無非就是功法和戰技,看誰更強。

可外國高手不一樣,手段太多了。

就像島國,不就有式神和化形麼?

還有忍者的手段,也不一樣!

光明教廷和黑暗教廷,也各自有各自的手段。

冇有跟他們打過,冇什麼經驗的話,很容易就會吃虧!

唰!

一道道黑芒,陡然射向蕭晨。

蕭晨一驚,身形暴退,同時軒轅刀橫著斬出。

當!

軒轅刀與硬物碰撞。

黑芒消失了,全身籠罩在黑袍中的大長老,重新出現。

“有本事,跟我光明正大打一場!”

蕭晨看著大長老,冷冷說道。

唰!

大長老根本冇說話,又消失了。

“領域!”

蕭晨皺眉,隨即溝通天地之力,形成大片領域,封鎖了這一片空間!

領域之內,他為主宰!

無論大長老有什麼手段,隻要在這片領域之內,那就得受到領域的影響。

“軒轅斬!”

蕭晨揚起軒轅刀,向著右前方的方向,一刀斬下。

呲啦!

隨著他一刀斬下,一塊黑袍掉落在地上。

不遠處,大長老再次出現,老臉上露出幾分驚容。

他被髮現了!

“嗬,繼續藏頭露尾啊。”

蕭晨冷笑著,領域的範圍,不斷擴大起來。

同時,他左手還形成一把天地之力的刀,猛地劈向了與郝劍、李憨厚戰鬥的外國人。

外國人警惕性也十足,察覺到危機感後,調頭就跑。

噗!

無形的天地之力,仿若割裂了空間。

落空。

蕭晨有點失望,算這傢夥跑得快,不然,這一刀不死也得重傷。

哢嚓!

大長老揚起黑色法杖,狠狠擊下。

領域崩裂。

蕭晨臉色微白,凝神向大長老手中的法杖看去。

雖然看不到什麼,但他還是能感覺到,這黑色法杖與剛纔好像有些不同了。

“也附著天地之力了麼?”

蕭晨心中自語,一步踏出,瞬間到了大長老麵前。

大長老冇有躲避,黑色法杖向著蕭晨砸來。

哢!

軒轅刀與黑色法杖碰撞。

蕭晨握著刀的右手,微微有些發麻,這老傢夥的戰力,絕對提升了!

“怎麼回事兒?”

蕭晨仔細感受著,好像冇有天地之力的波動。

畢竟他對天地之力的波動,非常敏銳。

現在冇有,那說明大長老戰力的提升,跟天地之力無關!

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