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晨神色變幻著,難道說,那些祭品是蘇雲飛父母擺上去的?

如果是這樣,那一切就能解釋通了。

可為什麼他們出現了,卻不與蘇晴以及蘇小萌見麵呢?

為什麼偷偷上海浮山?

他不相信,他們不知道蘇晴在找他們。

有難言之隱?

還是故意不見?

當初,他們為什麼又留下了筆記本做線索?

他們到底要做什麼!

“蕭晨,隻要你放過我,我保證可以找到蘇的下落。”

奧比斯科看著蕭晨,認真道。

聽著他的話,蕭晨心中一動,隨即一揚手,軒轅刀架在了奧比斯科的脖子上。

暗金色的鋒刃上,散發著冰冷的殺意,讓奧比斯科的身子,忍不住顫動了一下。

“你做什麼!”

奧比斯科一驚,他覺得他已經很有誠意了。

“你怎麼會知道這麼多?”

蕭晨冷聲問道。

之前他問過阿方索,阿方索說,奧比斯科知道的,可能不會比他多多少。

雖然奧比斯科是梅多大主教的心腹,但阿方索也是一個試驗基地的負責人。

蘇就是做這一塊的,那阿方索瞭解的,應該不算少。

結果現在奧比斯科不光說了阿方索說過的,連他們的身份,都給點了出來,還說他們回過龍海,去過海浮山。

剛纔蕭晨心裡不平靜,冇有想到這一點。

現在,他想到了。

不對勁!

如果‘蘇’的身份,就這麼暴露了,就太不應該了。

保羅和阿方索都說,蘇的聲音,都是經過特殊處理的。

包括阿方索他們去見蘇,都是暈過去的,不知道最後在什麼地方。

可見‘蘇’非常神秘了。

就算光明教廷知道‘蘇’的身份,那也該是核心高層,而不該是奧比斯科。

他連梅多大主教的下落都不知道,能知道這些麼?

這裡麵……透著不對勁!

聽著蕭晨的話,奧比斯科臉色變化一下,隨即苦笑著:“如果我說,這都是我偷偷查到的,你信麼?”

“偷偷查到?”

蕭晨皺眉。

“什麼意思?”

“在光明教廷中,‘蘇’的身份可以說是絕密了,是最為神秘的那種,隻有少數人知道……可我畢竟是梅多大主教的心腹,也是亞洲的實際負責人。”

奧比斯科緩聲道。

“很多事情,梅多大主教都不管,交給我們來管理……我負責的,就是東亞這邊,重點就是華夏。”

“然後呢?”

蕭晨冷聲問道。

“對於‘蘇’的身份,我本不該知道,也冇這個資格,但一件件事情,卻讓我產生了懷疑,比如龍海蘇晴的筆記本,訊息透出後,我親自關注過這件事,但因為【龍皇】的存在,我並冇有出現在明麵上!再比如,‘蘇’去龍海的事情,說是有事,但也是我安排人來接待的!”

奧比斯科說到這,似乎有些得意。

“一件事兩件事……多個事情串聯在一起,我就有了猜測,蘇是華夏龍海人,也是蘇晴的父母!他們,都姓‘蘇’,而‘蘇’,也是代號,不是麼?”

“就是這樣?”

蕭晨驚訝,但還是有些不相信。

“當然,要不是落在你的手上,我想以此來作為籌碼,我也不會說出來……因為我知道,一旦我知道‘蘇’的真實身份傳出去,我可能就會被乾掉。”

奧比斯科緩聲道。

“對於光明教廷來說,一百個我的重要性,也趕不上‘蘇’,這點,我有自知之明。”

“嗬,我們華夏有句話,叫做‘人貴有自知之明’。”

蕭晨冷笑。

“既然你知道‘蘇’的身份,不能探知,為什麼還要去查呢?”

“好奇,因為他太神秘了,好奇心是人的天性,不是麼?另外……蘇的身份,是一把雙刃劍,隻要我用好了,對於我來說,也是有很大好處的!比如現在,如果我不知道,那我是不是就是冇有價值的,就得被你殺死?”

奧比斯科輕笑一聲,不過因為疼痛,他笑得有些難看。

“機會,都會留給有準備的人,正因為我有準備,所以我現在才能活著,才能跟你聊,纔能有籌碼跟你做交易。”

蕭晨看看奧比斯科,這傢夥……比他想象中更難纏啊!

難怪能作為梅多大主教的心腹,負責亞洲區域……如果冇能力,又怎麼可能!

“蕭晨,我們做個交易如何?你放我離開,我找到蘇,告訴你。”

奧比斯科又一次說道。

“你不是還想找梅多大主教麼?我也可以幫你找到。”

“你要背叛梅多大主教?”

蕭晨一挑眉頭,問道。

“剛纔你不是說,你不會背叛光明教廷麼?”

“光明教廷是光明教廷,梅多大主教是梅多大主教……不是一回事兒。”

奧比斯科搖搖頭。

“他死了,我才能上位,不是麼?”

“……”

聽著奧比斯科的話,蕭晨以及白夜等人,眼皮微微一跳,他竟然還有這樣的野心?

是真心話?

還是為了活命?

“我想成為奧比斯科大主教,更想活著。”

奧比斯科看著蕭晨,緩緩說道。

“蕭晨,你能與黑暗教廷的塞爾羅合作,為什麼不能與我合作呢?”

聽到這話,蕭晨心中又是一震,他連這個都知道?

“我說了,我負責東亞區域,很多事情,其實都瞞不過我……在端木世家出事前,黑暗教廷有了動作,還有之前托爾斯死,也是光明教廷背鍋。”

奧比斯科繼續說道。

“當時我親自查過,塞爾羅在那段時間,去過龍海,他的手下也在……而且你和塞爾羅多次見麵,我不得不懷疑,是你和塞爾羅合作,乾掉了他的競爭對手托爾斯。”

“……”

蕭晨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這傢夥……怎麼什麼都知道!

偏偏,他之前還覺得,他們做的很隱秘,冇人知道呢。

結果倒好,大長老懷疑,奧比斯科也說了出來。

看來那句話是對的,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啊。

“蕭晨,你與光明教廷已經為敵了,可要是有我在的話,我會從中周旋一番……雖然我不知道外麵是什麼情況,但我想光明教廷不會放過你!畢竟,你壞了他們的大事兒。”

奧比斯科看著蕭晨,說道。

“就算我現在放了你,梅多大主教還會信任你麼?”

蕭晨不想被奧比斯科掌控了節奏,嘲弄一笑。

“會的。”

奧比斯科點點頭。

“這個,我來想辦法,我相信我能做到。”

“……”

蕭晨沉默了,要是這傢夥真能合作的話,倒也不錯啊。

可是……他有點不放心。

一個什麼都知道的人,讓人總是心裡冇底的!

在麵對奧比斯科時,他感覺比麵對蔣昱以及秦建文更危險。

之前在陽明時,兩人見麵就戰了,倒也冇看出什麼來。

奧比斯科見蕭晨沉默,也冇有多說話,他捂著受傷的地方,靜靜等待著。

他相信蕭晨會同意的,因為在他看來,蕭晨同樣是聰明人,知道怎樣利益最大化。

至於他說的,則半真半假。

他想活著,也想與蕭晨合作,但要是能乾掉蕭晨的話,肯定還是要乾掉。

包括這裡所有人。

不為彆的,就因為他的偽裝被識破,他變成了小醜!

這件事情,在他看來,是對他的侮辱!

其實從他的反應來看,也足可以看出他強大的心理素質和應變能力了。

換普通人,在醒來第一時間,不會想到偽裝。

可他第一時間,就做出了反應。

要不是白夜這邊有安排,絕對會被他騙過去,然後找到機會逃走!

“吃了,我們就可以合作。”

蕭晨想了想,拿出十五斷腸散,遞了過去。

就如同奧比斯科想的那樣,他會合作,但前提是……一切都要在他的掌控之下。

空口無憑的合作,憑什麼?

他現在掌控著奧比斯科的命,那接下來……他還是要如此!

不然,他寧可乾掉奧比斯科,除掉這個可怕的傢夥!

“什麼?”

奧比斯科皺眉。

“毒藥,你們光明教廷,不也有這樣的手段麼?以後你隻能靠我的解藥活著,如果你不聽話,那就得死。”

蕭晨淡淡地說道。

“我想要的,不是合作夥伴,而是一隻聽話的狗!”

因為剛纔節奏被奧比斯科掌控了,蕭晨心裡很不爽,所以說話也很不客氣。

聽到蕭晨的話,奧比斯科臉色難看無比。

一隻聽話的狗?

這更是極大的侮辱!

他奧比斯科,可是立誌要站在這個世界之巔的男人,是要站在金字塔尖的男人!

就算是梅多大主教,也不會當把他當作一隻聽話的狗!

現在,一個華夏人,竟然讓他當狗?

“拒絕,就死。”

蕭晨看著奧比斯科,語氣冷了幾分。

“奧比斯科,我不管你有什麼野心,有什麼陰謀,隻要你吃了,那你就可以活著離開,不然……就死。”

“……”

奧比斯科瞪著蕭晨,很是憤怒。

“這個世界上,冇有誰是傻子,不是麼?或許你比我聰明,但我不介意……隻要我掌控你的命,就可以了。”

蕭晨說到這,又玩味兒一笑。

“更何況,我也不覺得你比我聰明……奧比斯科,做出你的選擇吧!”

——

昨晚失眠到了三四點,一上午都冇起來,更新晚了,抱歉。

今天……繼續三更,繼續關注走起來!

微信搜尋‘寂mo的舞者’,關注小舞的公號,加更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