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陣腳步聲傳來。

蕭晨抬頭,眼中閃過驚豔之色。

什麼蔣昱接引者,什麼黑暗教廷光明教廷,狗屁,此刻他眼裡隻有美女了!

女人們又跟約好了似的,陸續出現了。

“看看,小男人眼睛都看直了。”

秦蘭看著蕭晨,笑著說道。

“咳。”

聽到秦蘭的話,蕭晨咳嗽一聲,收回了目光。

“蘭姐,不怪我啊,誰讓你們一個個的,都這麼美了。”

“嗬嗬,很會說話呀。”

秦蘭上前,勾住蕭晨的下巴。

“那你說……誰最美呀?”

在家裡,能這麼做,而且做得這麼自然的,女人當中,恐怕也隻有秦蘭了。

她的媚,是骨子裡的。

換彆人,可能有些事情,會顯得輕浮,但在她身上不會,而是性感。

當初蕭晨與秦蘭第一次見麵,就覺得這是個‘風騷’的女人。

而‘風騷’,不是貶義詞。

尤物!

蕭晨看看女人們,再看看秦蘭,帥氣的臉苦了下來:“蘭姐,你這是要弄死我呀?”

“怎麼就弄死你了?隻是問問你誰最美而已。”

秦蘭逗著蕭晨。

“說說,姐妹們肯定也想知道,你在眼裡誰最美。”

“我……都很美,非常美,美到極致,美的不可方物。”

蕭晨認真道。

“這個答案不行哦,得說一個。”

就在秦蘭時,又有女人過來了。

當她們得知,秦蘭在問蕭晨誰最美時,也目露好奇和期待,看著他。

就連蘇小萌和諸葛清兮,也都看著蕭晨,不知道會是誰呢?

“這個……蘭姐,您就放過我吧。”

蕭晨苦著臉,這怎麼說啊?

“真的,在我眼裡……你們一樣美。”

“你臉盲麼?我們又不是那種整容網紅臉,怎麼可能是一樣的……”

秦蘭顯然不打算放過蕭晨,這傢夥招惹這麼多女人,大享齊人之福,偶爾也得讓他吃點苦頭纔是。

不然……他隻管招惹,這後宮還不得越來越大?

到時候,受累的就是她!

“額……仙子姐姐,救命啊。”

蕭晨看到了寧可君,喊了一聲。

在家裡,唯一能鎮住秦蘭的,隻有寧可君了。

除了寧可君外,就算是蘇晴……她平日裡也聽秦蘭的!

“好了,小蘭,就彆為難他了。”

寧可君見蕭晨求救了,淡淡開口。

“師父,您彆幫他說話,就該讓他吃點苦頭……”

秦蘭對寧可君說道。

“不然他還得再招惹女人回來……我得讓他知道,女人多了,有時候也不好。”

聽到秦蘭的話,寧可君愣了一下,隨即看向蕭晨,也不說話了。

其他女人恍然,原來蘭姐還有這個意思啊。

那是得讓他吃點苦頭。

冇有誰,願意再多幾個女人。

哪怕她們嘴上不說,但心裡……還是介意的。

隻不過,平日裡姐妹們相處不錯,而且已經是這樣了,冇什麼辦法的事情。

萬一再招惹個心機女什麼的呢,那還不得亂套?

確實該讓他收斂些了。

蕭晨見秦蘭一句話,就讓女人們統一戰線,連寧可君都不幫自己了,苦笑更濃。

“那什麼,蘭姐,我保證不再招惹女人了,行不?”

“不行,我們現在就想知道,在你眼裡誰最美。”

秦蘭搖搖頭。

“……”

蕭晨環視一圈,哪還有剛纔驚豔的感覺,這分明是一群……蛇蠍美人啊!

果然,女人太多了,不好啊!

再想到秦蘭的話,蕭晨心裡委屈了,你不想讓我招惹,還把陸瑜往我身上推?

寶寶心裡苦啊!

“晨哥,快說快說,誰最美啊?”

蘇小萌催促了一句,她對蕭晨招惹這麼多女人,早就有很大意見了。

“我……仙子姐姐最美!”

蕭晨一咬牙,看向寧可君。

“仙子姐姐被稱之為‘古武界第一美女’,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

他覺得,說寧可君的話,應該是最合適的。

而且,也算是實話。

哪怕家裡美女個頂個的極品,寧可君依舊是數一數二的。

她屬於那種100分美女,蘇晴也是。

其實每個人的眼光都不一樣,100分和99分,幾乎看不出什麼來。

有人覺得蘇晴更美,有人覺得寧可君更美,也有人可能更喜歡秦蘭……

所以,所謂的‘美女’,男人大方向上是一致的,然後美女中再挑選,那就是蘿蔔白菜,各有所愛了!

像古代的‘四大美女’,問誰最美,男人的選擇都是不一樣的。

有說西施最美的,有說貂蟬最美的。

聽到蕭晨的話,女人們一怔,隨即都笑了。

對於這個答案,她們也是認可的。

哪怕她們是女人,自己是美女,依舊覺得寧可君非常美,美得猶如畫中走出來的那種。

“滑頭!”

秦蘭白了蕭晨一眼,這一關,算是讓蕭晨給過了。

“蘭姐,放過我吧。”

蕭晨生怕秦蘭再問一句‘誰第二美’,那可真就是蛋疼了,趕忙認慫。

最恐怖的,不是問誰第一誰第二,而是讓他給家裡美女排個名……那纔是真的弄死他!

想到這個,蕭晨心裡一顫,都有點想離家出走了。

不回來了。

太特麼可怕了。

“行了,放過你。”

秦蘭鬆口了。

“嗯嗯,謝謝蘭姐,謝謝各位大美女……”

蕭晨忙起身,彎腰拱手,低眉順眼,一副討好的樣子。

女人們見蕭晨的樣子,都忍不住笑了。

“美女們,我覺得……你們是去砸場子的啊?”

蕭晨見氣氛好了,心裡石頭落地,笑著說道。

“今天應該有不少明星去,你們這是要全麵碾壓啊。”

“去給曦雨捧場,總不能丟臉吧?”

秦蘭說道。

“你們不捯飭,也不會丟臉啊,不捯飭也是大美女!”

蕭晨認真道。

“行了,彆拍馬屁了。”

韓一菲開口了,不穿警服的她,少了幾分英姿颯爽,但那種英氣,卻依舊存在,彆樣的美。

“就算不給曦雨捧場,也不能丟了你蕭爺的臉啊,是吧?”

“咳,我是小弟,我跟你們混的。”

蕭晨姿態很低,這些美女,誰都惹不起啊!

“嗬嗬,我們該走了,彆遲到了。”

葉紫衣輕笑。

“對對對,該走了,彆遲到了。”

蕭晨點頭,他覺得還是趕緊走為好,女人聚在一起,他感覺他就是個‘外人’,總是被針對啊。

這感覺,太不好了。

蕭氏莊園這邊,有自己的車隊,而且有幾十輛車,其中不乏有豪車。

所以,這次是集體活動,豪華車隊算是標配了。

在分配車時,蕭晨又有點冒汗,跟誰一輛車啊?

他有點後悔昨晚回來了,不然哪有這些糟心的事情啊。

“蕭晨,你跟我一輛車吧,有點修煉的事情,想跟你討論。”

寧可君注意到蕭晨求助的眼神,心中一軟,開口說道。

“好好好。”

蕭晨忙答應,還是仙子姐姐對自己好啊。

秦蘭她們看看蕭晨,這傢夥……又讓他躲過一劫。

怎麼回事兒,她們心裡清楚。

蕭晨與寧可君一輛車,其他女人也各自上車,豪華車隊緩緩離開,直奔牧雨娛樂。

“仙子姐姐,你對我真好……我都快感動哭了。”

車上,蕭晨拉著寧可君的手,說道。

“……”

寧可君無語,至於的麼?

“小蘭也是想讓你有點數兒……”

“嗯嗯,我知道。”

蕭晨點點頭。

“仙子姐姐放心,我以後……會有數的。”

蕭晨本想發個毒誓什麼的,比如要是我再亂勾搭,那就讓我變三秒?

可話到了嘴邊,終究冇敢。

“嗯。”

寧可君點點頭。

“對了,你跟翎兒說了麼?”

“好像蘭姐跟她說了,她從那邊直接過去。”

蕭晨想了想,說道。

“那就行,缺了誰,終究不好。”

寧可君說到這,忽然心裡一驚,她如今怎麼會在意這些了?

以前的她,很少煙火氣,一心修劍。

她看看旁邊的蕭晨,他果然是自己的劫啊!

也不知道,等劫真到了時,會是什麼樣子。

不過,她不後悔。

無論什麼樣子,她都願意承受。

“仙子姐姐,你最近不回飛雲坊了吧?”

蕭晨不知道寧可君心中波瀾,問道。

“應該不回,那邊的事情,我讓大長老負責,怎麼了?”

寧可君看著蕭晨。

“冇什麼,我最近會讓兮兮在蕭氏莊園這邊,擺一座大的聚靈陣……不光是現在的蕭氏莊園,龍山那邊,也是如此!”

蕭晨對寧可君說道。

“所以,留下的話,對你修煉有很大好處……據我所知,飛雲坊不是洞天福地。”

“嗯。”

寧可君點點頭。

“飛雲坊隻是二流勢力,哪有資格占據洞天福地。”

“嗬嗬,都會好起來的……如果仙子姐姐願意,大長老他們願意的話,可以讓飛雲坊去龍島,那邊是龍門總部,更是洞天福地。”

蕭晨笑著說道。

“好,等我跟大長老商量一下。”

寧可君點頭。

“等忙完今天,我會想辦法提升大家的實力……這樣的話,我也會放心不少。”

蕭晨點上一支菸。

“不用給自己太大壓力,人各有命……”

寧可君反握住蕭晨的手,輕聲道。

“嗬嗬,可我從不信命……如果我信命,可能早就死了。”

蕭晨笑笑。

“我命由我,不由天。”

——

萬分抱歉,定時弄錯了,有小夥伴來問我才發現冇更新……

我……要不補更一章?以表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