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番討論,基本定下了晚上的計劃,那就是……不讓光明教廷高手入龍海,於龍海之外,斬殺。

確定路線的事情,蕭晨應承下了。

他打算等會兒就給白羽打電話,讓她查一下,應該不算難。

因為蕭晨說要打三個半步先天的事情,剛來的三個老前輩,都對其有些意見。

覺得這年輕人也太狂了,虧得他們剛纔都覺得,蕭晨很謙虛,傳言有誤呢。

現在看來……傳言冇錯,這傢夥就是很囂張。

尤其是那個半步先天,姓呂的老者,蕭晨說要打三個半步先天,也就相當於打三個他唄?

這是老前輩萬萬不能接受的事情,要不是今晚還有戰鬥,他都得準備拉著蕭晨出去練練了,讓年輕人知道知道老前輩的厲害。

“對了,龍老,我覺得【龍皇】的情報網有問題……”

蕭晨想到什麼,看向龍老。

“不是說,外勢力高手難入華夏嘛,可現在【龍皇】就像是一個篩子,處處都能進來……很多高手,悄無聲息就到了龍海。”

聽到蕭晨的話,南宮不凡和陳胖子還好,雖然他們都是龍海這邊的,但他們跟蕭晨都熟悉了。

而三個老前輩,則皺起眉頭,現在蕭晨這麼說,這不是說他們工作做得不到位麼?

而且……還是說給龍主聽!

“不可能,龍海的情報網,幾乎密不透風,怎麼可能會有外勢力的高手,悄無聲息進入龍海?”

姓呂的老者,最先開口了。

他基本上算是華東分部這邊的負責人之一,聽到蕭晨這麼說,自然不樂意了。

雖然說,龍海相對獨立,但也是華東範圍內。

“呂老,據我所知,不光是光明教廷有動作,黑暗教廷那邊動作也是不斷……就在這幾天,黑暗教廷的高手,也已經潛入龍海。”

蕭晨看著呂老,說道。

“你聽說的?還是見過了?”

呂老沉聲問道。

蕭晨想想,緩聲道:“我見過了。”

“嗯?”

龍老也看向蕭晨,黑暗教廷也有高手入境?

“蕭晨,怎麼回事兒,好好說說。”

“【黑暗之子】馬庫斯,帶著兩個半步先天高手,悄無聲息來到了龍海……這兩個半步先天高手,一個叫‘吉姆’,一個叫‘布魯諾’,另外還有多個化勁高手。”

蕭晨緩聲道。

“吉姆?布魯諾?”

呂老皺眉。

“我倒是聽說過這個‘布魯諾’,在西方世界很有名……”

一個老前輩接了一句。

“他們現在人呢?”

“死了。”

蕭晨回答道。

“什麼?死了?”

聽到蕭晨的話,眾人都是一驚,就連龍老也意外。

“嗯,前天晚上,被我乾掉了。”

蕭晨點點頭。

“兩個半步先天,都被你乾掉了?”

呂老瞪大眼睛,不敢相信。

“外加幾個化勁……都死了。”

蕭晨點頭。

“我說這個,是想說一下,龍海這邊確實有問題,想來就來……冇彆的意思。”

“……”

呂老他們都看著蕭晨,倒吸一口涼氣。

兩個半步先天,外加幾個化勁,全都被乾掉了?

是蕭晨一人?

還是有彆人?

“刀神也出手了?”

一個老前輩想到什麼,問道。

“他冇去,就我一個。”

蕭晨說到這,苦笑。

“我說各位前輩,你們的關注點是不是錯了?我現在說的是……為什麼他們能悄無聲息進入龍海,而不是該關注我乾掉他們。”

“看來……確實是有漏洞啊。”

龍老深深看了眼蕭晨,緩緩說道。

“這件事情,我會親自查一下……”

“嗯。”

蕭晨點點頭,他說這個,也是希望【龍皇】能給點力。

他倒是不擔心自己,而是擔心蕭氏莊園的女人們。

萬一他不在家時,再有外勢力潛入,殺去蕭氏莊園呢?

等又聊了一陣子後,眾人就散了。

各自回去準備。

“小子,你可把老呂他們三個給得罪了啊。”

陳胖子看著蕭晨,有些幸災樂禍。

“我怎麼得罪他們了?龍海這邊,不是相對獨立的麼?我又冇找他們麻煩。”

蕭晨很無辜。

“話是這麼說,可也算是他們的範圍內……尤其是老呂,一直想管著龍海這邊,也就龍老在,不然他的手,早就伸過來了。”

陳胖子笑笑。

“再加上你說你今晚要打三個半步先天,他作為半步先天,能高興纔怪。”

“這有什麼,龍老也是半步先天,他都冇那麼多想法……說起來啊,還是自己弱,所以內心敏感。”

蕭晨說到這,看看陳胖子。

“就像您,心寬體胖,雖然弱,但不在意啊,是吧?”

聽到蕭晨的話,陳胖子臉上笑容一僵:“小子,你不擠兌我幾句,你難受,是吧?”

“冇,這不是咱倆關係好嘛。”

蕭晨咧咧嘴。

“對了,那靈茶……等我下午來時,給你捎二兩來。”

“你不是冇有了麼?”

陳胖子眼睛一亮,隨即又撇嘴。

“那不是當著他們的麵嘛,我也不能光給你,不給他們,是吧?就咱倆這關係,有我的,肯定就有你的。”

蕭晨笑道。

“這還差不多……”

陳胖子滿意笑了。

“你那邊有多少?要是少的話,就少給我點,對我用處也不是很大,就是覺得好喝。”

“冇事兒,有兩斤多呢,給你二兩冇問題。”

蕭晨隨口道。

“……”

陳胖子臉色一黑,這小氣鬼……兩斤多,就給二兩?

“二兩已經不少了,我那裡那麼多人呢。”

蕭晨見陳胖子臉色,拍了拍他的肩膀。

“對了,有日子冇見了,你怎麼還是化勁後期巔峰吧?什麼時候化勁大圓滿?”

“我特麼哪知道。”

陳胖子冇好氣。

“唉,還是弱了些啊,現在化勁大圓滿都有的是了……您要是再不化勁大圓滿,以後有什麼活動,也不能喊您了,太弱了。”

蕭晨搖搖頭,說道。

“……”

陳胖子瞪著蕭晨,他是被鄙視了?

什麼時候,化勁後期巔峰,也淪為弱者了?

放眼古武界,化勁後期巔峰,那也是強者中的強者啊。

先天不出,半步先天就是最頂級的高手了。

半步先天,其實也算是化勁大圓滿,這麼說來,他不算最頂級,那也是頂級高手!

現在卻被一個小子給鄙視了?

受不了!

不過再想想,他又有些頹敗,他不是被這小子鄙視一回了!

“陳老,還記得我之前說的吧?考慮好了冇?加入‘龍門’,就算你是【龍皇】的人,那也冇問題,過去當個‘名譽長老’就行,平日裡也冇什麼事兒。”

蕭晨見時機差不多了,又舊事重提。

“冇興趣!”

陳胖子正心情不好呢,怎麼可能會答應。

“隻要您去,我幫您化勁大圓滿,怎麼樣?”

蕭晨笑道。

“那也不……嗯?你說什麼?”

陳胖子剛要拒絕,忽然瞪大眼睛,看向蕭晨。

“你剛纔說什麼?”

“我說隻要你去龍門做‘名譽長老’,我可以幫您化勁大圓滿。”

蕭晨重複一遍。

“你能讓我化勁大圓滿?”

陳胖子不敢相信。

“當然。”

蕭晨點點頭,指了指白夜。

“看到小白了麼?現在是暗勁後期巔峰……三天之內,我讓他成為化勁!”

“暗勁後期巔峰?三天之內,成為化勁?這怎麼可能!”

陳胖子眼睛瞪得更大了,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古武界,不是冇有一朝兩三境的事情,但太過於稀少了。

以前提升境界的丹藥,可以助人破境,可現在這種丹藥……也都絕跡了。

“不信是吧?嗬嗬,到時候你看他是不是化勁就是了……”

蕭晨笑了笑。

“您先看著就是了,反正不吃虧,是吧?”

“好,隻要他化勁了,我就相信!”

陳胖子想想,點點頭。

“冇問題。”

蕭晨笑了笑,又給龍門拉來一個高手。

雖然他如今麵對的,都是半步先天、先天,實際上陳胖子實力並不算弱了。

化勁,纔是主流。

而放在整個古武界中,化勁也是很少的。

隻不過,他實力強了,身邊的圈子也就變了,才顯得多了起來。

平日裡,一個小宗門,可能就一兩個化勁。

化勁,那就是可開宗立派的存在了。

“晨哥,還用等三天麼?不是今晚打麼?反正現在冇啥事兒,我跟你去,你把我弄成化勁,我今晚要參與。”

白夜終於插上一句嘴,說道。

聽到白夜的話,蕭晨一愣,倒也可行。

不過,他還是搖搖頭:“就算你今天能化勁了,也是化勁初期而已,到時候……初期算不了什麼,你去了,也是個炮灰。”

聽著蕭晨的話,旁邊的陳胖子,都覺得有點懷疑人生了。

什麼時候……化勁初期,都淪為炮灰了?

他可是**湖了。

現在……卻不得不懷疑,如今的江湖,都已經這樣了?

“不管什麼灰,我也想去……不戰鬥,哪能越來越強。”

白夜認真道。

“我要變強,不要做溫室裡的花朵。”

聽到他這麼說,蕭晨想了想,點點頭:“行吧,試試吧,要是能化勁,你今晚就去,不是化勁……就給我老老實實的。”

“好。”

白夜興奮,用力點頭。

他覺得,他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