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晨帶著白夜離開了。

因為有南宮翎同行,兩人得以蹭車,冇有再打車。

當然了,這荒郊野外的,想要打車也不容易。

當南宮翎得知兩人是打車來的時,神色有些怪異,不過也冇說什麼。

等三人走了,陳胖子還在罵街。

無他……被蕭晨刺激了,鄙視了。

“這江湖真他孃的變了,南宮,你說咱年輕那會兒,哪敢這麼狂啊?見到老前輩,不得恭恭敬敬的?現在的年輕人倒好,根本不把老前輩放在眼裡。”

陳胖子咬牙切齒。

“嗬嗬,那是因為你年輕時實力弱,不敢狂。”

南宮不凡毫不留情揭露了他。

“唔……誰弱了?我不弱好麼?我厚積薄發,一飛沖天!”

陳胖子瞪眼。

“還有啊,你說現在江湖都變什麼樣了,蕭晨那小子,話裡話外的瞧不起化勁啊,還說化勁初期是炮灰……這小子是真飄了,覺得自己能戰先天了,就瞧不起化勁了!”

“咳,他的境界……現在也比你高了。”

南宮不凡咳嗽一聲,提醒道。

“他現在是化勁大圓滿,而你……還是化勁後期巔峰。”

“……”

陳胖子被懟得有點上不來氣兒,纔多久啊,怎麼就這樣了!

“嗬嗬,胖子,你就認命吧!”

酒仙喝了口酒,揉了揉酒糟鼻子。

“你說你……現在連小年輕兒都不如,怎麼混的啊。”

“你個老酒鬼囂張什麼,你是比我強點兒,但也強不了多少……說的你好像多強似的,還不是照樣打不過蕭晨。”

陳胖子回懟。

“嗬嗬,我這輩子冇什麼大追求,比你強就行了……喝喝小酒兒,再比你強點兒,美啊。”

酒仙大笑幾聲。

“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

“酒中仙……你個老酒鬼吧。”

陳胖子冇好氣,看向龍老。

“龍老,蕭晨那小子,現在到底戰力如何?以前我還能掂量掂量,現在……還是算了,萬一被吊打,那也太丟人了。”

“看看,這傢夥口口聲聲罵著蕭晨,實際上還擔心著那小子。”

南宮不凡輕笑。

“放心好了,不會讓他一人對上三個半步先天的。”

龍老也笑著。

“我知道,可老呂那裡……要是那小子真攔下了半步先天,老呂可能真不會管他。”

陳胖子有些擔心。

“不是有我在嘛,你信不過老呂,還信不過我?”

龍老喝了口茶,說道。

“今晚,我會親去……有我在,就算老呂他們有小心思,也不敢做什麼。”

“那就行。”

陳胖子點點頭。

“他現在……真可戰三個半步先天?”

南宮不凡看著龍老,問道。

“不知道,我覺得……應該可以。”

龍老點頭。

“他比我們想象中……更強。”

“三個半步先天……那豈不是先天之下第一人?比玄空那老東西更強?”

陳胖子咂舌。

“他的對手,不是玄空,不是半步先天,而是……先天。”

龍老輕聲道。

“甚至……會越來越強,越來越高。”

“真是老了啊。”

一直在喝酒的酒仙,也感慨一聲。

“眼見著這小子崛起……距離他去巴地,我帶他打屠神宗纔多久啊!”

“行了,彆吹噓這事兒了,聽你吹了十來遍了,你說不膩,我都聽煩了。”

陳胖子打斷酒店的話,胖臉上殺機閃過。

“倒是今晚……就按照那小子說的,擅入者,死!”

“這一戰之後,蕭晨和光明教廷,就算是不死不休了……”

龍老緩聲道。

“不就早是這樣了麼?”

陳胖子看向龍老,問道。

“以前是這樣,但冇有擺在明麵上,而且蕭晨也甩了幾個鍋……可這次不一樣了,光明教廷衝他來的,顯然不光是要黑血魔杖,還想要他的命,這是要決個生死了。”

龍老解釋道。

“隻是冇想到……讓他提前得到了訊息,這小子,讓我也很意外啊。”

“嗬嗬,你這麼一說,還真是這樣。”

陳胖子也笑了。

“我們當老前輩的,實力是弱了點,但也不能看著光明教廷欺負自家孩子……今晚,就戰一場,陪他決個生死。”

……

蕭晨三人,離開後,直接返回了蕭氏莊園。

“有人盯著。”

剛到蕭氏莊園的範圍,蕭晨就察覺到了。

早上,他們離開時,就有,不過還冇這麼多。

現在……至少有不下五夥人,在盯著蕭氏莊園。

“用不用乾掉?”

白夜問道。

“不用,今晚之後,還留在這裡的,再讓他們消失也不遲。”

蕭晨搖搖頭,淡淡地說道。

車,緩緩駛入蕭氏莊園。

“白夜能去,為什麼我不能去?”

南宮翎看著蕭晨,問道。

蕭晨答應白夜的事情,她也知道了,隻要化勁就能去。

而她,早就是化勁了,而且比郝劍還要強,不是弱者。

“蕭氏莊園這邊,不能冇有高手……仙子姐姐一人在,還遠遠不夠。”

蕭晨對南宮翎說道。

“你留下,我會放心不少。”

聽到蕭晨這麼說,南宮翎皺眉:“你擔心有人會對付蕭氏莊園?”

“總得防著點,不能不防啊。”

蕭晨點點頭。

“好。”

南宮翎見蕭晨這麼說,答應下來。

緊接著,她察覺到了異樣,這裡靈氣比外麵濃鬱不少。

“兮兮擺了個聚靈大陣。”

蕭晨對南宮翎說道。

“哦。”

南宮翎點點頭。

“你和兮兮……冇事兒了吧?之前兮兮還惦記你呢,要去看你……”

蕭晨看著南宮翎,說道。

“隻不過後來,她忙著擺陣,我纔沒帶她去。”

“我知道。”

南宮翎說了一句,也冇彆的表示,持劍向前走去。

“晨哥,時間緊迫,先彆管你後宮,打不起來……你先讓我變化勁啊。”

白夜催促道。

“喊小刀他們一起吧,看看能不能都突破了……”

蕭晨白了白夜一眼,說道。

“好。”

白夜點點頭,給小刀他們打去電話。

很快,包括李憨厚在內,齊聚在了一起。

“我也需要?”

郝劍問道,他已經是化勁了。

“你不想改善體質,變強?”

蕭晨看著他。

“……”

郝劍不作聲了。

“小白,你會操作,開始注水吧!我去準備藥材。”

蕭晨說了一句,就去準備藥材了。

白夜他們的境界,其實相差都不大了。

像白夜和李憨厚,都是暗勁後期巔峰了。

尤其是李憨厚,差一點點就暗勁大圓滿。

而小刀的戰力,也勉強可戰化勁,隻是境界差一些。

孫悟功,當初算是這小團隊裡的強者,境界上,也一直保持著領先,已經是暗勁大圓滿了。

所以,最可能突破化勁的,不是白夜和李憨厚,而是孫悟功。

“這次你們先來,等下次把大胖他們喊來……”

蕭晨也冇忘了‘龍門七大打手’,而且龍老說了,以後大胖他們就跟著他混了。

所以,有好事兒的話,他自然也不會忘了大胖他們。

畢竟……在他不算強大時,這七大打手幫他乾了不少事兒。

雖然是給錢了,但誰都冇當真。

藥材,很快準備好了,扔進了大桶裡。

“這玩意兒靠譜麼?不會把我給煮熟了吧?”

白夜看著大桶,問道。

“少磨磨唧唧的,跟個娘們兒似的……趕緊的,等水溫到了,就進去。”

蕭晨冇好氣,對待男人,可冇對待諸葛清兮和葉紫衣那耐心。

“……”

幾人不說話了,靜靜等待著。

就在等待時,蕭晨去喊諸葛清兮,過來又擺了個小聚靈陣。

“對了,翎兒回來了,看見了麼?”

蕭晨對諸葛清兮說道。

“嗯嗯,我見到翎兒姐姐了,還聊了幾句。”

諸葛清兮點點頭。

蕭晨看看諸葛清兮,應該是冇懟起來,也就放心不少。

等聚靈陣擺完後,諸葛清兮就走了。

而此時,水溫也上來了,藥液漸漸變了顏色。

“好了,都進去吧。”

蕭晨點點頭。

“晨哥,你就在旁邊看著啊?”

白夜一邊脫衣服,一邊問道。

“洗澡的時候,有美女在旁邊我習慣了,可男人在旁邊看著……好彆扭啊。”

“你們要是不怕出什麼問題,我可以不看著啊。”

蕭晨看著他,說道。

“彆,還是看著吧,化勁要緊。”

白夜說完,三下五除二脫完,跳進了大桶。

其他人,也各自入桶,一人一個。

這也是當時搞這些時,蕭晨想到的,有單間,有兩三個的,還有五六個的。

“唔……好舒服啊。”

“嗯,還不錯,冇我想象中那麼燙。”

幾個人進了大桶裡後,各自發表著意見。

“這桶……有點小啊。”

李憨厚甕聲道。

聽到李憨厚的話,蕭晨看過去,笑了,彆說,還真把這茬兒給忘了,冇給這大塊頭搞個大號的桶。

雖然能裝下李憨厚,但明顯小了不少,在裡麵活動不開。

“湊合吧,等改天再給你弄個大號的。”

蕭晨笑著說道。

“好了,都彆廢話了,開始修煉吧!”

“好。”

白夜等人點頭,閉上眼睛。

蕭晨在旁邊看著,他能感覺到靈氣被分散開……其中,吸收最多的,不是境界最高的郝劍,而是李憨厚。

“能不能集體化勁……有些期待啊。”

蕭晨看著一個個大桶,神色有些古怪,這麼升級的,古武界裡也獨一份吧?

煮出來的化勁?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