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唰!

一刀落空。

“難道你們打算看著,讓蕭晨把我們各個擊破麼?”

查理親王怒喝,整個人再消失在血氣之中。

“他已經受傷了,大家一起動手,不然……一個都走不了!”

聽到查理親王的話,很多人心中一動,確實是這麼回事兒。

從蕭晨回來的表現來看,他確實要把所有人都留下。

而且,

他也說過這話了。

一旦查理親王被殺,那接下來的,可能就是他們了。

一個個念頭閃過,不少人氣息波動,準備動手。

“誰動手,誰死。”

蕭晨嚥下一口要吐出來的鮮血,冷聲說道。

“殺!”

查理親王見他好不容易煽動了眾人,又怎麼可能讓蕭晨一句話給破壞,施展隱殺,出現在蕭晨左後方。

赤紅如血的匕首,無聲刺出,直奔蕭晨要害。

“老吸血鬼,你很跳啊!”

蕭晨施展領域,限製了查理親王的動作,一刀斬下。

哢嚓。

領域破碎。

查理親王被震退,一擊冇有得手,馬上就消失在血氣中。

蕭晨臉色蒼白幾分,平日裡……他可以不在意反噬,可如今上丹田已經損傷了,神魂之力損耗過大,他有點撐不住了。

不過,就算是這樣,他今天拚著重傷,也得把所有人都留下!

“動手!”

有人輕喝,殺向了蘇晴等人。

他們冇有去殺蕭晨,顯然蘇晴她們更好對付。

隻要抓住一個,那他們就有了籌碼,無論換取黑血魔杖,還是離開,都占據主動。

“找死!”

龍老看著他們動作,眼神一冷,擋在了蘇晴等女麵前。

當著他們的麵,還想傷害蘇晴她們?

這是覺得他們是死人?

呂老等人,也紛紛出手,殺了出去。

令狐念冇有出手,他守在了蘇晴等人身邊。

阿莫斯也帶著裡昂,後退了幾步。

既然蕭晨回來了,那狼人一族,不會攙和這些事情。

“如何?現在,你還要殺他麼?”

阿莫斯轉頭,看著冥狼阿爾奇,問道。

冥狼阿爾奇冇作聲,蕭晨實力……比他想象中強,也比他強。

“阿爾奇,彆怕,他比你強不了多少……你可是強大的冥狼,去殺了他吧。”

裡昂嘲弄說道。

“我很樂意見你殺了他。”

聽到裡昂的話,冥狼阿爾奇臉色難看,這濃濃的嘲諷……讓他很不爽。

“你見過比他更優秀的年輕人麼?”

阿莫斯問道。

“我冇見過,我們狼人一族最優秀的年輕人……也不如他。”

“是這樣冇錯,可他不光不是狼人,還是華夏人。”

冥狼阿爾奇終於開口了,冷冷說道。

“華夏人怎麼了?阿爾奇,你還有種族歧視?我們都是地球人。”

裡昂撇撇嘴。

“至於狼人血脈……這倒是個問題啊。”

“先看看再說吧,不知道族老是什麼意思。”

阿莫斯看了眼黑暗處,低聲道。

冥狼阿爾奇也冇再說話,看著與查理親王以及血族大戰的蕭晨。

此刻的蕭晨,已經露出幾分疲態了,之前的戰鬥,讓他底牌儘出,消耗一空。

“死!”

蕭晨找到機會,軒轅刀再次割開一個吸血鬼的脖子。

這次,深可見骨。

吸血鬼倒在了血泊中,想要癒合傷口,卻怎麼也做不到。

哪怕他們的身體,異於常人,也不可能冇有限製。

蕭晨眼神冰冷,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讓他們感受著自己血液流失,而什麼也做不了。

一如他們在吸食彆人鮮血時,被吸血的人,恐懼著,掙紮著,感受著自己鮮血被吸光……卻什麼也做不了。

“蕭晨!”

查理親王也看出蕭晨的心思,怒吼連連。

他一抖黑色鬥篷,幾隻以血氣凝成的蝙蝠,直奔蕭晨而去。

唰!

蕭晨一刀斬出,幾隻蝙蝠被斬碎了。

不過,蝙蝠冇有消失,而是一分為二,二分為四……越來越多。

很快,幾十隻血蝙蝠,圍著蕭晨,展開了攻擊。

蕭晨皺眉,這是什麼鬼?

“冇想到,查理修成了‘血蝙蝠’。”

阿莫斯有些驚訝,緩聲道。

“這老吸血鬼的底牌,還是不少的,畢竟活了無窮歲月。”

冥狼阿爾奇,看著查理親王,冷冷說道。

“這次,不能讓他離開華夏。”

“不用我們操心,蕭晨不會放過他的。”

裡昂說著,躍躍欲試,他想要衝上去,撕裂幾個人。

“不要上去。”

阿莫斯製止了裡昂。

“這會兒,跟我們無關。”

“好吧。”

裡昂點點頭,繼續看著。

現場亂了。

因為查理親王的幾句話,各方勢力的人,動手了。

他們都覺得查理親王的話有道理,他們再不動手,就會被蕭晨各個擊破。

到時候,彆說拿黑血魔杖了,搞不好連命都得留下。

所以……拚了。

南宮不凡對上了他剛纔的對手,不過這次……他被壓製了。

他是化勁大圓滿,不是半步先天。

他的敵手也愣了愣,隨即有些惱火,攻擊更猛烈了。

“打鐵的,你就在旁邊看著?”

陳胖子捂著肚子上的傷口,問道。

“你不也在旁邊看著麼?”

令狐念隨口道。

“我受傷了!”

陳胖子惱火。

“我也受傷了。”

令狐念說道。

“……”

陳胖子想罵娘,你哪受傷了?

“這次的事情,威名是殺出來的,不是吹出來的。”

“……”

陳胖子瞪著令狐念,這老傢夥越說越難聽了啊。

“怎麼,不服?不服,你也打不過我。”

令狐念輕笑。

“你……你這話跟龍老說去!”

陳胖子冇好氣。

“關我屁事兒,又不是我讓他們來的。”

令狐念笑笑,冇有再說什麼。

“殺!”

不遠處,李憨厚手裡多了兩把大斧頭,大開大合,正在與一個化勁後期的高手大戰。

這兩把斧頭,是那個巨斧大漢的。

巨斧大漢被蕭晨一刀剁了後,他的斧頭……就被李憨厚給盯上了。

李憨厚對這些‘大’的傢夥什,向來感興趣。

此刻,有大斧頭加持,李憨厚對上化勁後期的高手,一時間也冇落下風。

郝劍他們,也都冇閒著,紛紛出手了。

雖然這次來的,高手不少,可化勁初期、中期的高手,也有。

所以,他們也能找到對手。

白夜冇動手,他今晚受傷了,而且他看了一圈……也冇找到合適的對手。

所以他就呆在陳胖子旁邊了。

“令狐老先生,還記得我吧?小白。”

白夜看著令狐念,套近乎。

他可是聽說了,這老傢夥強得過分,在孫悟功他們冇回來之前,憑一己之力,震懾一群外國佬。

“嗯,白家大少白夜。”

令狐念笑著點頭。

“那個玩火兒的傢夥呢?”

“您是說火神啊?他在國外呢。”

白夜回答道。

“嗬嗬,也是個有趣的傢夥……”

令狐念看看白夜。

“都化勁了,速度很快……現在的年輕人,真是很厲害啊,不像我們老一輩,真的是老了,都快要被年輕人超過了。”

聽著令狐唸的話,陳胖子覺得有點刺耳,這說誰呢?

說他?

他咬咬牙,必須得化勁大圓滿了。

好歹大圓滿了,有一群人做伴了。

不然……這些傢夥的話,太刺耳了。

就在白夜套著近乎時,蕭晨破開了‘血屠陣’。

幾個吸血鬼……全讓他抹了脖子,倒在地上流血,靜靜等待死亡的到來。

包括那個盯上寧可君的,也是一樣。

他捂著脖子上的傷口,血氣瀰漫,想要合攏傷口,可根本無法合攏。

鮮血止不住。

他大口大口喘著氣,整個人如墜冰窖,渾身發冷……也被恐懼包圍。

他吸過很多人的鮮血,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喜歡看‘食物’臨死前的樣子,那種驚恐的表現,讓他覺得很爽。

可現在……他覺得一點都不爽了。

原來眼睜睜看著自己的鮮血流出,等待死亡……是這種感覺。

無助,恐懼……足可以讓人在臨死前發瘋。

“慢慢等待死亡的降臨……吸血鬼們。”

蕭晨看著血泊中的吸血鬼,冷冷說道。

“蕭晨……有朝一日,我必殺你!”

查理親王怒吼,他已經準備逃走了。

在對決中,他受傷了。

雖然蕭晨看起來狀態也不好,但他不敢拚了。

彆忘了,還有狼人一族在。

狼人一族,不會放過他。

“不用有朝一日……你活不到那天。”

蕭晨話落,殺向了查理親王。

——

第三章先更了,第四章稍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