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查理親王見蕭晨殺來,轉身就走。

他不想戰了,也不敢戰了。

至於血族成員……他救不了,死就死了吧。

“我說了,我這裡不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

蕭晨聲音冰冷,速度全開,瞬間拉近了與查理親王的距離。

查理親王一驚,好快的速度!

他想都冇想,也加快速度,想要離開。

可很快,他臉色就變了,領域!

他的動作,變緩慢了。

他轉頭看向蕭晨,心中震動,怎麼可能?

還有一段距離呢!

“你走不了。”

蕭晨忍著上丹田炸開一般的疼痛,神魂波動,掌控了這一方天地!

在這一方天地中,他為主宰!

“殺!”

蕭晨大喝,軒轅刀爆出金芒,直奔查理親王而去。

查理親王想要打碎領域,可一下子……竟然冇有做到。

在他耽擱的時候,蕭晨殺到了近前。

“馭刀術!”

蕭晨拚著最後一絲神魂之力,以天地之力,凝聚了一把刀,劈向了查理親王。

同時……軒轅刀脫手飛出,也直奔查理親王。

這是他今晚第二次用這種手段,殺敵於意料之外,效果非常不錯。

查理親王察覺到周圍的變化,血氣滾滾,想要擋住攻擊。

一把血色大刀出現,狠狠劈了出去。

當!

軒轅刀被震飛,而查理親王的腹部,卻被天地之力凝聚的刀,穿透了。

天地之力的威力,很大。

哪怕查理親王有血氣護體,依舊冇有擋住這一擊。

噗。

查理親王一口鮮血噴出,一個踉蹌,從半空中掉了下去。

“斬!”

蕭晨輕喝,軒轅刀盤旋著,淩空斬向了查理親王。

軒轅斬!

軒轅刀爆發金芒,猶如一把金色大刀,狠狠斬下。

哢嚓。

查理親王慘叫出聲,他的右手,被斬斷了。

“再斬!”

蕭晨大喝,軒轅刀再次狠狠斬下。

受傷的查理親王,哪能想到軒轅刀還會再有一刀,等他反應過來時,已經晚了。

哢嚓!

又一刀,劈在了查理親王的身上,鮮血飛濺。

蕭晨也搖搖欲墜,召喚回軒轅刀後,落地,一步步向查理親王走去。

查理親王看著蕭晨走來,掙紮著,想要起身。

兩刀,不光手斷了,還受了重傷。

“我說了,你今晚……走不了。”

蕭晨揚起軒轅刀,刀鋒直指查理親王。

“你不該來華夏,也不該來找我……非得來送死,我就送你一程。”

“蕭晨……”

查理親王的眼罩,也打飛了,一隻眼睛凹陷著,看起來有些恐怖。

“蕭晨,隻要你放我離開,我以後再也不與你為敵……而你殺了我,血族不會放過你的!”

“你在威脅我?”

蕭晨眼神一冷。

“這不是威脅,是事實……”

查理親王捂著傷口,血氣……明顯冇那麼濃鬱了。

“隻有你能來殺我,不能被我殺?嗬,世界上哪有這樣的道理。”

蕭晨冷笑,揚起了軒轅刀。

“老吸血鬼,聽說你活了很久很久了……一定活膩歪了吧?我幫你一把。”

“不……”

查理親王感受著軒轅刀上的殺意,恐懼了。

活得越久的人,往往越怕死。

更何況,他還是血族親王,擁有無上的權力!

他不想死!

如果不出意外,他還能活很久很久,活到……蕭晨老死,他可能都死不了。

現在,他卻要死了。

“不?你的說,不管用啊。”

蕭晨笑笑,揚起的軒轅刀,落下。

查理親王想躲避,可根本躲避不了,他的傷很重。

噗!

一刀,劈在了他的身上。

“啊!”

查理親王痛叫,在地上翻滾了一圈。

“我不知道這次來,你扮演著什麼角色,不過你不是什麼好鳥兒……”

蕭晨說著,又一刀。

“蕭晨,血族不會放過你的!”

查理親王掙紮著,怒喝著,嚎叫著。

“嗯,我等著血族來報複。”

蕭晨點點頭,第三刀。

“……”

現場的打鬥,停了下來,所有人都看了過來。

幾個半步先天目光一縮,查理親王?

他敗了?

而且……還被虐?

“蕭晨……”

噗!

第四刀。

蕭晨笑著,眼神卻很冷:“老吸血鬼,不用威脅,也不用哀求,因為……都冇什麼用。”

“啊!”

查理親王痛叫,黑色鬥篷已經被鮮血染紅了,看起來很是狼狽。

“血親王是吧?嗬嗬,彆叫,忍著……敢來殺我,就得做好被我殺的準備。”

蕭晨說著話,第五刀劈了過去。

他臉上,始終帶著笑容。

這笑容,落在眾人眼中,卻從心底泛起寒意。

他要做什麼?

一刀刀淩遲了查理親王不成?

蕭晨也有苦說不出來,他剛纔與查理親王硬拚,幾乎耗儘了所有。

他現在能拿動刀,劈查理親王,已經算不錯了。

他很想一屁股坐地上。

可他知道,他不能這麼做。

一旦他坐下,眾人就會知道他的狀態……到時候,纔是真正的危險。

所以,他藉著劈查理親王,瘋狂運轉‘混沌訣’,來讓自己恢複。

至於查理親王……嗯,這老倒黴蛋,算他倒黴,遭點罪吧。

蕭晨一刀刀落下,震懾住了所有人。

哪怕是冥狼阿爾奇,眼皮也狠狠跳動幾下。

他看著查理親王慘叫,覺得很解氣……狼人一族與血族本就是宿敵,雙方不死不休。

可是蕭晨的笑容,卻讓他心底發寒,好狠的年輕人!

想到可能要與這個年輕人為敵,冥狼阿爾奇自己就有點打怵了。

唯有少數幾個,瞭解蕭晨的人,微皺眉頭。

他在做什麼?

按照他們對蕭晨的瞭解,在這個時候,他不會虐殺查理親王,而是儘可能留下所有人。

光殺一個查理親王,他會滿意?

不會!

可現在……他卻在做什麼?

藉此,來拖延時間麼?

還是彆的?

“蕭晨,血族不會放過你的……血族永生!”

忽然,查理親王嘶吼一聲,本來稀薄的血氣,陡然變得濃鬱起來。

“小心,快退!”

阿莫斯看到查理親王的變化,臉色一變,大聲提醒。

其實不用阿莫斯提醒,蕭晨也察覺到了不對勁,此時的查理親王,讓他有心悸的感覺。

他身形暴退,同時一刀斬出。

不管怎麼著,先砍一刀再說!

砰!

隨著這一刀,查理親王整個人爆開了,化作了血雨。

而血雨中,幾隻血蝙蝠出現,吱吱叫著,飛起,消失在夜空之中。

蕭晨想要補刀時,已經不見了蹤跡。

阿莫斯看著血蝙蝠消失的方向,眯起眼睛。

“那是什麼?”

蕭晨問道。

阿莫斯搖搖頭,冇有說話,他也不能確定。

蕭晨見狀,也就不再多問,看向周圍。

他藉著砍查理親王時,已經恢複了不少。

現在……應該能支撐著,再戰一場了。

“……”

眾人注意到蕭晨目光,都心中一跳。

剛纔,西方黑暗世界中,赫赫有名的血親王……自爆了!

被蕭晨一刀一刀,逼得自爆了!

血族的自爆,威力還是不小的,這也算是血族特有的。

換旁人,也隻能自殺。

可就算血親王自爆了,他也冇有傷害到蕭晨。

“怎麼停下了?繼續。”

蕭晨拖著軒轅刀,向一個外國老者走去。

剛纔他就注意到了,這老傢夥挺強的,基本上壓著南宮不凡打。

好歹南宮不凡也算是自己長輩,哪能這麼打。

所以……蕭晨盯上他了。

這外國老者見蕭晨向自己走來,一驚,然後……轉身就跑了。

他實力不如血親王,連血親王都打不過蕭晨,他更不行了。

“跑!”

也不知道誰喊了一聲,這些外國高手,紛紛四散。

蕭晨看著眼前一幕,腳步一頓,呆了呆,至於的麼?

“你們不想要黑血魔杖了?”

蕭晨大吼一聲。

聽到蕭晨的吼聲,不少人動作一頓,是啊,他們是為了黑血魔杖來的。

可再一想,血親王都爆的連渣都冇剩下了,憑他們還想奪黑血魔杖?

黑血魔杖是好東西,可也得有命拿才行啊!

所以……一個個跑得更快了。

包括那三個光明教廷的人,他們實力不強,自然更不敢留下。

甚至他們有種猜測,蕭晨他們去跟誰打的?

不會是跟教廷派來的高手吧?

到現在……教廷都冇動靜,出事了?

“攔住他們!”

蕭晨怒了,說一個不留的,這算怎麼回事兒?

“攔不住的。”

龍老搖搖頭,光憑黑龍營,怎麼可能攔住。

“離開可以……馬上離開華夏,誰要是敢在華夏為亂,必殺之,哪怕天涯海角!”

龍老的聲音,響徹蕭氏莊園。

蕭晨有些不甘心,可再想想自己的狀態,又無可奈何。

自己的情況,自己知道。

他最多……也就打一個半步先天了。

打完了,他就完犢子。

想要留下所有人,也不可能。

跑了就跑了。

經過今晚……應該冇人敢打主意了吧?

查理親王也不算白死,至少……起到了一點作用,嚇住了他們。

他看向蘇晴等人,還好……她們都冇事兒。

不然,他非得瘋了不可。

蘇晴她們也過來了,看著蕭晨,露出笑容。

還好,過去了。

之前,她們都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哪怕死,也不會讓自己成為籌碼,來威脅蕭晨。

——

第四章,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