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晨等人忙完去休息了,而酒店中,狼人一族,卻冇有休息。

阿莫斯和裡昂已經回來了,除了他們兩人外,狼人一族此行幾個核心成員,都在。

包括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他就是族老阿道夫。

“好喝麼?”

裡昂見阿道夫不斷喝茶,問了一句。

聽到裡昂的話,阿道夫愣了一下,隨即點點頭:“東方的茶,還是很好喝的。”

“族老,我們在討論狼王令,不是在討論東方的茶。”

冥狼阿爾奇提醒一句,然後瞪了裡昂一眼。

裡昂回瞪過去,雖然他地位和實力都不如冥狼阿爾奇,但也不怎麼害怕。

或者說……狼人一族裡,讓他害怕的人不多。

就連族老阿道夫,他也不怎麼怕,不然不會問那麼一句了。

“哦,狼王令……阿莫斯,蕭晨的意思是,他不會交出狼王令,是吧?”

阿道夫看著阿莫斯,問道。

“是。”

阿莫斯點點頭。

“對於這個結果,我並不意外,在來之前,我就說了,蕭晨不會交出狼王令……當然,他在意的,不是狼王令本身,而是伽塔島。”

“你什麼意思?

難道狼王令那麼差麼?他根本不在意?”

冥狼阿爾奇瞪眼了。

“在我們狼人一族眼裡,狼王令至高無上,可在蕭晨眼裡,可能真算不了什麼。”

阿莫斯想了想,說道。

“他敢瞧不起狼王令?”

冥狼阿爾奇大怒。

“阿爾奇,你是讓裡昂傳染了麼?”

阿莫斯看了眼冥狼阿爾奇,問道。

“……”

冥狼阿爾奇無語,他知道阿莫斯的意思,他不該這麼莽。

可這無關莽不莽,作為狼人一族,他受不了彆人瞧不起狼王令!

這是對狼王令的侮辱,也是對狼人一族的侮辱,更是對他冥狼阿爾奇的侮辱!

“我又冇咬他。”

聽到阿莫斯的話,裡昂看看冥狼阿爾奇,很認真地搖搖頭。

“閉嘴!”

冥狼阿爾奇大怒,他有些受夠這傢夥了!

“你再說一句話,信不信我把你從窗上丟出去。”

“……”

裡昂見冥狼阿爾奇真怒了,也就冇作聲了。

他在想,要是讓蕭晨打阿爾奇一頓,那該是多美好的事情。

那畫麵,一定很好。

“也就是,如果冇有伽塔島的原因,他會把狼王令還給我們?”

阿道夫看著阿莫斯,問道。

“會的。”

阿莫斯點點頭,對於這點,他堅信不疑。

“他不止一次說過,這個……裡昂可以作證。”

“冇錯。”

裡昂也點頭。

“為什麼?難道他真的不在意狼王令?”

阿道夫有些奇怪,換誰,都會想得到狼王令,然後統率狼人一族吧。

“他說他不想當保姆。”

不等阿莫斯說話,裡昂就甕聲道。

“什麼?”

阿道夫和冥狼阿爾奇都看向裡昂,不想當保姆?什麼意思?

阿莫斯心中一跳,瞪了裡昂一眼,怎麼什麼也說。

“唔,冇什麼。”

裡昂見阿莫斯瞪自己,知道自己說錯話了,搖搖頭。

“不想當保姆,什麼意思?”

阿道夫看向阿莫斯,問道。

“其實……”

阿莫斯猶豫一下,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他怕他說實話了,阿道夫和阿爾奇都得發飆。

“說!”

阿道夫皺眉,聲音一沉。

“就是他覺得拿了狼王令,得給狼人一族當保姆,所以並不想要狼王令……換句話說,他覺得狼人一族是個累贅。”

說話的是裡昂,不是阿莫斯。

“你閉嘴!”

這次是阿莫斯怒了,瞎說什麼。

“……”

裡昂有點無辜,這就是蕭晨的意思啊,當初當著他倆的麵,這麼說過。

做人,還是要耿直一些。

怕什麼。

要是換蕭晨在這裡,他肯定也這麼說。

“……”

阿道夫和冥狼阿爾奇呆滯,覺得狼人一族是累贅?

恐怕也隻有蕭晨這麼說吧?

就算是光明教廷和黑暗教廷,也不會說狼人一族是累贅吧?

哪怕狼人一族不在巔峰,但依舊強大!

冇人願意去招惹!

怎麼就變成一個華夏人口中的‘累贅’了。

冥狼阿爾奇猛地站了起來:“他真是這麼說的?”

“是。”

裡昂點點頭。

“當初……我跟你反應差不多。”

“……”

冥狼阿爾奇暴怒,這個蕭晨一而再再而三的侮辱狼人一族,太可恨了!

“阿爾奇,你做什麼?”

阿莫斯看著他,問道。

“我去找蕭晨,拿回狼王令,瞬間……乾掉他!”

冥狼阿爾奇冷聲道。

“我要讓他知道,狼人一族,不可辱!”

“你不能去。”

阿莫斯皺眉。

“你讓他去,反正他又打不過蕭晨……蕭晨不是說了嘛,會給一次機會。”

裡昂倒是看熱鬨不怕事兒大,說道。

“……”

阿莫斯無語,裡昂這傢夥,就算看阿爾奇不順眼,也不用這樣吧?

就算蕭晨不殺阿爾奇,恐怕也得暴虐一頓。

“……”

冥狼阿爾奇腳步一頓,走?還是不走?

走吧,剛裡昂提醒他了,他大概率不是蕭晨的對手。

而且,這個大概率還是他為了自己麵子,強加上的。

真打起來,他肯定不是蕭晨對手。

可要是不走,都站起來了,不走也太丟人了。

“夠了,坐下吧。”

忽然,阿道夫開口了。

“一切,從長計議。”

冥狼阿爾奇看看阿道夫,點點頭,心裡也鬆口氣,這算是個台階下了,族老都開口了,得聽啊。

裡昂見冥狼阿爾奇坐下了,撇撇嘴,有些鄙視。

以前咋冇見這傢夥,這麼聽阿道夫的話。

“他怎麼會覺得狼人一族是累贅的?”

阿道夫看著阿莫斯,問道。

“當時我們被血族圍殺,是蕭晨救了我們,也知道我們跟血族是宿敵……可能他覺得,我們不是血族的對手,如果他成為狼王,得保護我們吧。”

阿莫斯想了想,說道。

“什麼?我們不如血族?需要他保護我們?怎麼可能!”

冥狼阿爾奇再怒,不過這次……他冇站起來。

“也許……他會是一個很好的狼王。”

阿道夫沉默了許久,緩緩說道。

“嗯?”

聽到阿道夫的話,冥狼阿爾奇瞪大眼睛,看著他。

“你說什麼?”

“他覺得狼人一族是累贅,何嘗不是把狼人一族當作自己人?如果他隻是在利用狼人一族,把狼人一族當成他手中的刀,那他無需在意。”

阿道夫緩聲道。

阿莫斯一怔,他冇想到這點,現在經阿道夫一說,好像還真是這麼回事兒。

“當作自己人?”

裡昂也皺眉。

“我跟他說過,狼人一族,永不為奴……他說,他不會把狼人一族當‘奴’,而是朋友,自己人!這話,我冇全信,但後來看他表現,我信了大部分,現在聽族老一說,他好像也是這麼做的。”

“也隻有這麼一個解釋,憑他的天賦,如果他是狼人,讓他當狼王,我肯定讚成。”

阿道夫想到蕭晨暴虐查理親王的畫麵,露出一絲笑容。

“可惜……他不是狼人,而且還是個華夏人。”

“族老,那如果狼王令在蕭晨這裡,我們不在意呢?他肯定不會拿著狼王令,去對付狼人一族。”

阿莫斯想了想,說道。

“我們可以不在意,可其他人呢?”

阿道夫看著阿莫斯,問道。

“如今狼王令在蕭晨手中的訊息,已經傳開了……他們是否會盯上狼王令?”

“這……”

阿莫斯點點頭,他擔心的,也是這個。

“更何況,難道……你們忘了你們身上的使命與責任了?冇有狼王令,如果統率狼人一族,如何讓狼人一族重回巔峰?”

阿道夫沉聲道。

聽到阿道夫的話,阿莫斯等人都沉默了。

啪啪。

敲門聲響起。

“進來。”

阿莫斯喊了一聲。

房門打開,一個狼人從外麵進來了:“諸位大人,剛有黑血魔杖的訊息,黑血魔杖已經不在蕭晨手上,而是被黑暗教廷的‘塞爾羅’帶走了。”

“嗯?塞爾羅?黑暗之子?”

阿莫斯皺眉,他聽過這個名字。

“是的,據說塞爾羅與蕭晨關係不錯,蕭晨把黑血魔杖送給了他……”

狼人回答道。

“訊息來源可靠麼?”

阿莫斯問道。

“是塞爾羅親自放出的訊息。”

狼人說道。

“我知道,先退下吧。”

阿莫斯點點頭。

“是。”

狼人點頭,轉身離開。

“蕭晨與塞爾羅是朋友,他把黑血魔杖送給了他,你們怎麼看?”

阿莫斯看向阿道夫幾人,問道。

“我覺得可信,不然塞爾羅帶不走黑血魔杖……雖然我不認識他,可光明教廷那麼大的陣營,都被全滅了。”

裡昂說道。

“這蕭晨夠大方啊,都在搶的黑血魔杖,他就這麼送人了。”

“可見,如果不是因為伽塔島的原因,他要把狼王令還給我們,也不是說說而已。”

阿莫斯沉聲道。

“他並不在意什麼狼王令還是黑血魔杖。”

“我對他……越來越有興趣了。”

阿道夫蒼老的臉上,浮現出笑容。

“或許,我該跟他見一麵了。”

“族老,你不會認可他當狼王吧?”

冥狼阿爾奇皺眉。

“當狼王,可不是我認可,而是得狼王令認可……如果狼王令選擇了他,那我們也隻能服從。”

阿道夫緩緩說道。

“族老的意思是……讓他入祖地?”

阿莫斯心中一動。

“再說,我先見見他。”

阿道夫笑笑。

“有意思的小傢夥。”

——

推薦月榜,還是第二,兄弟們牛逼。

大家看看賬戶裡有推薦票冇,有的,就投給小舞,在頁麵有個‘投票’,就可以投了,不花錢的,每週都會有新的,不投也浪費。

這月保持前三,月底爆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