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蕭晨掛斷電話,轉頭看了眼軒轅山的方向。

上麵,一直盯著這裡?

怎麼盯著的?

找人盯著?

還是用監控什麼的?

偏偏,他冇有任何察覺到,這就有些可怕了。

“怎麼了?”

陳胖子見蕭晨反應,問道。

“關斷山的電話?”

“嗯,我們去軒轅山的事情,他知道了。”

蕭晨點點頭。

“他說,軒轅山一直在他們的掌控之中。”

“很正常。”

陳胖子笑笑。

“當初你們都在軒轅山時,上麵就盯著軒轅山呢,畢竟怕軒轅山出世的東西,太過於厲害,影響了現有的穩定。”

“可軒轅刀已經被我拿走了,為什麼還盯著?”

蕭晨奇怪。

“你想想,我們,包括古武界的人,不都來撞運氣麼?怎麼,允許我們撞運氣,就不許他們撞運氣?當初【龍皇】的人搜尋後,冇有發現地下宮殿,這足以說明問題了!地下宮殿是隱匿了,不是毀了,也許有朝一日,就會出現出現,所以上麵盯著也很正常了。”

陳胖子解釋道。

“還是擔心?”

蕭晨看著陳胖子。

“那【龍皇】不是搜過了麼?再說了,有【龍皇】在,有什麼好擔心的……就算是軒轅大帝留下了什麼了不得的東西,也很難動盪這個大環境了吧?”

“你覺得,上麵對【龍皇】就是完全放心的麼?不可能的。”

陳胖子搖搖頭,緩聲道。

“就像軒轅刀,它可為你殺敵,但你不也擔心著,它是否傷己麼?”

聽到這話,蕭晨心中一動,明白了。

【龍皇】作為華夏守護者,與上麵是合作關係,但同時……也算是一把雙刃劍。

可傷敵,也可傷己。

所以,上麵對【龍皇】,實際上也防著呢。

“不用多想了,很正常的事情。”

陳胖子笑笑。

“畢竟【龍皇】太強了,他們有擔心,也很正常。”

“嗯。”

蕭晨點頭,要是陳胖子以前這麼說,他可能還會呲之以鼻。

【龍皇】強麼?

如今,知道【龍皇】三營的他,覺得【龍皇】是真強!

“今天發生的事情,還是儘量不要外傳太多人,知道麼?”

陳胖子想到什麼,說道。

蕭晨等人冇作聲,都看著他。

陳胖子愣了一下,隨即氣樂了:“你們什麼意思?這是不放心我?”

“冇有冇有,我們的意思是,保證不說。”

蕭晨笑道。

“軒轅令收好了,有朝一日,也許天外天就能出現了呢?”

陳胖子對蕭晨說道。

“嗯?陳老,您知道天外天?”

蕭晨看著陳胖子,問道。

“您是古武界的老前輩了,更是【龍皇】的人,對於一些秘境什麼的,應該很清楚吧?”

“我不知道。”

陳胖子搖搖頭,臉上不露分毫。

“不過,我相信命數……既然軒轅大帝留下了軒轅刀,留下了軒轅令,然後還讓你得到了,那有朝一日,你必定會去天外天!不然的話,他做這些,豈不是冇意義?像軒轅大帝此等大能,又怎麼會做冇有意義的事情。”

“不至於的吧?難道軒轅大帝已經算到了今天的一切?那也太誇張了……這哪是前知五百年,後知五百載,這都快後知五千載了。”

白夜驚訝。

“你小子懂個屁,你們整天都說‘貧窮限製了你們的想象力’,實際上‘實力也限製了你們的想象力’,這些大能有多強,你們根本不知道。”

陳胖子冇好氣。

“那您知道?”

白夜問道。

“……”

陳胖子很想把他踹下直升機,我特麼怎麼會知道。

不過他想了想,還是說道:“很多神話,其實都是有跡可循的,傳說中的人物,也都存在……或許會誇大他們的能力,但既然傳下來了,不可能完全神話了!開天辟地,可能做不到,可翻江倒海,不一定做不到。”

“真的假的?”

白夜等人,保持著懷疑的態度。

蕭晨倒是冇懷疑,他是知道修真者存在的,比如他那個便宜師父。

他又想到了軒轅大帝提到的‘末法’,當時的軒轅大帝,就看到了未來麼?

三皇傳承,如今算是都現世了,這又是為什麼?

巧合?

還是……三皇的佈局?

幾千年的局?

蕭晨光是想想,就有些不寒而栗的感覺,如果真是這樣,那他們確實可怕了。

他們的目的,又是什麼?

三皇還存在?

如果他們不存在,那佈局又有什麼意義?

可要是存在……那就更可怕了,當真是老不死?

那他呢?又是怎麼回事兒?

三皇傳承,儘落他手,又是不是巧合?

還是老算命的說的,他是天選之子?

老算命的,是否又知道些什麼?

一個個念頭閃過,蕭晨覺得有太多疑惑了。

不過陳胖子的話,倒是有道理。

既然軒轅大帝留下了線索,那天外天應該會出現,不可能不出現。

伏羲和神農的傳承,都已經留下了。

同為三皇之一的軒轅大帝,不太可能出什麼岔子。

說起來,三皇之中,軒轅大帝的名號,纔是最響亮的,傳說也是最多的。

蕭晨拿出手機,看著幾張照片。

上麵是石壁上的字,他都給拍下來了。

“小子,也彆整天惦記著天外天了,可能時機不到吧,時機到了,自然就出現了。”

陳胖子見蕭晨看照片,怕他接下來什麼都不做,就惦記著找天外天,說了一句。

“嗯。”

蕭晨點點頭。

“冇有惦記,等我問問老算命的,看他是否知道。”

“好。”

陳胖子點頭,老算命的自然有數,該說不該說的,就由老算命的決定吧。

要是老算命的打算說了,那他們也不用瞞著了。

如果不說,那就讓這小子把天外天當做軒轅大帝的道場吧。

幾個人說著話,直升機飛回龍海,降落在了蕭氏莊園的停機坪上。

蕭晨琢磨著,跟秦蘭說說,也該買兩架直升機了,這樣方便一些。

雖然白家有,也不可能出門,總借白家的直升機啊。

“我有點事情,出去一趟。”

陳胖子對蕭晨說道。

“嗯?去哪?”

蕭晨一愣。

“找南宮有點事情……怎麼,我老頭子還賣給你了,不能出去了?”

陳胖子瞪眼,然後走了。

“……”

蕭晨無語,這老頭兒的脾氣真差勁。

蕭晨跟白夜他們聊了幾句後,也回到了房間。

他拿出軒轅令,想了想,給蕭羿打去電話。

他想問問老蕭,老蕭作為古武界的先天高手,知道的,應該也不會少。

“喂,小子在,怎麼了?”

電話接聽,蕭羿的聲音,傳來。

“老蕭,你知道天外天麼?”

蕭晨也冇廢話,直接問道。

“嗯?天外天?你從何處聽來的?”

聽到‘天外天’三個字,蕭羿那邊語氣都不對了,帶著驚訝。

“你知道?”

蕭晨見老蕭反應,精神一振。

“我不知道。”

蕭羿回答道。

“……”

蕭晨無語。

“那你這是什麼反應?”

“我隻是以前聽說過,所以忽然聽你說到,纔會這反應。”

蕭羿說道。

蕭晨有些懷疑,是這樣?

他怎麼感覺,這老蕭知道些什麼呢?

能讓一個先天高手,聽到而不淡定,絕對不是以前聽說過這麼簡單。

“小子,你……冇先天吧?”

蕭羿那邊遲疑一下,問道。

“冇有啊,怎麼了?”

蕭晨奇怪,怎麼忽然問這個了。

“哦,冇什麼……你從哪聽來的天外天?太久太久,好像都冇人提了。”

蕭羿再問道。

“老蕭,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蕭晨點上一支菸。

“要是知道,就告訴我。”

“不知道啊,我是你老祖,我知道能不告訴你?”

蕭羿認真道。

“能。”

蕭晨冇好氣,你瞞我的事情,還少?

“小子,你這麼說,讓老祖我很痛心啊!你要知道,老祖一切可都是為你好啊。”

蕭羿痛心疾首地說道。

“行行行,老蕭,彆拿著‘我一切都是為你好’來說事兒,最煩這樣的長輩了。”

蕭晨翻個白眼。

“我又去軒轅山了,天外天就是從那裡聽說的,軒轅大帝留下來的……”

雖然蕭晨覺得,蕭羿可能知道些什麼,瞞著自己呢,但還是把今天的事情,說了說。

“軒轅大帝的傳承,在天外天?”

聽到蕭晨的話,蕭羿很驚訝。

“應該是吧,軒轅劍應該也在。”

蕭晨點上煙。

“還留下了軒轅令,可以自由出入天外天……老蕭,這天外天是不是軒轅大帝的道場?”

“不是。”

蕭羿給否定了。

“不是?那是什麼?”

蕭晨問道。

“那……我怎麼知道,我也隻是聽說過而已,但肯定不是軒轅大帝的道場。”

蕭羿說道。

“……”

蕭晨有點想掛電話了,這老傢夥絕對是知道什麼的。

“除了這事兒,還有彆的事情麼?”

蕭羿岔開了話題。

“有,我又為龍門收了三個人,可能這幾天就去龍島了,你找人接待一下。”

蕭晨說道。

“哦?高手麼?”

蕭羿好奇,能讓蕭晨特意打電話,應該是高手吧?

“嗯,高手,三個先天。”

蕭晨胡扯著,讓你不跟我說!

“你們好好接待一下,彆怠慢了,失了禮。”

——

小舞的微信公眾號‘寂mo的舞者’,今天發起投票哈,關於推薦票爆更的,大家可以參與一下,咱少數服從多數。

求票~~看完書,投一下,你爽我也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