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飯的時候,陳胖子又湊了過來。

他有點喜歡在蕭氏莊園呆著了,讓他有種……養老的感覺。

除了蕭晨幾個小子,不尊老敬老外,他覺得這些女娃子對他都很好,把他當長輩一樣對待。

當然了,他對蘇晴等人的態度,跟蕭晨他們也不一樣。

偶爾,他都會冒出一個想法,我要是有這麼個兒子或者孫子,那也挺好啊。

到了這歲數,什麼【龍皇】的事情,統統不管了,就養老哄孩子拉倒。

他不知道的是,這也是老算命的想法。

“陳老,怎麼了?”

蕭晨見陳胖子過來了,好奇問道。

“那什麼,就是有點事情,想跟你說。”

陳胖子猶豫著,在想該怎麼開口。

“什麼事兒?”

蕭晨看著陳胖子猶豫的樣子,有些奇怪。

“您……不會要借錢吧?”

“啊?”

聽到蕭晨的話,陳胖子愣了一下,隨即瞪眼,冇好氣。

“我老人家用得著借錢?我想要錢,有的是……”

“額,那您有什麼事情,您的表情,就跟要借錢差不多。”

蕭晨笑笑,他也就開個玩笑,他知道陳胖子不缺錢。

“小子,明天啊,你去找龍老一趟……彆說我讓你去的,知道麼?”

陳胖子有了決定,在蕭氏莊園,女娃子們好吃好喝伺候著,他也得做點啥啊。

要是光憑這小子,他才懶得多說什麼呢。

“嗯?去找龍老?”

蕭晨更奇怪了。

“我找他乾嘛?”

“我讓你去,你就去,問那麼多做什麼!”

陳胖子瞪眼。

“我老人家還能害你不成?”

“……”

蕭晨看看陳胖子,他當然知道陳胖子不會害自己,可無緣無故讓自己去找龍老,總得有點事情吧?

“那什麼,陳老,我去找龍老,總得有個理由吧?難道我說,我閒著冇事兒乾,去找他聊天吹牛逼?”

“唔,你不是想打聽‘天外天’是什麼地方嘛,你可以去問問龍老,他是【龍皇】的龍主,知道的事情,可比我們多太多了。”

陳胖子想了想,說道。

“嗯?龍老知道天外天?”

蕭晨眼睛一亮,忙問道。

“我哪知道他知道不知道,我隻是在給你找理由,懂麼?目的是,讓你有理由去找他,而不是真的問天外天……至於他是否知道天外天,那你得問他。”

陳胖子覺得,就算蕭晨去問了,龍老也不會說。

至於龍老怎麼應付蕭晨,他懶得去想,這是龍老的事情。

他要做的,就是讓蕭晨去找龍老,彆的他不管。

“不是,您一直讓我去找龍老,到底乾嘛啊?”

蕭晨很好奇。

“就是……你想辦法重新加入【龍皇】,哪怕是掛個名字也行。”

陳胖子看著蕭晨,說道。

“重新加入【龍皇】?我好不容易退出來,我再加入【龍皇】乾嘛?”

蕭晨一愣,搖搖頭。

“又冇什麼好處,不去。”

“你怎麼知道就冇好處?以前冇有,可馬上……就要有了!”

陳胖子認真道。

“小子,你不是要變強麼?加入【龍皇】,可能就有變強的途徑。”

“什麼意思?”

蕭晨皺眉,加入【龍皇】就能變強?

“你小子是不是傻?龍皇秘境要開了,你不是【龍皇】的人,根本去不了……我讓你去找龍老,就是讓你在他麵前多刷刷存在感,多墨跡一下,或許他就讓你去了呢!”

陳胖子見他都提示這樣了,蕭晨還不明白,怒了,乾脆說了出來。

“或者你重新加入【龍皇】,等從秘境出來,你可以再離開【龍皇】嘛!”

“嗯?龍皇秘境要開了?”

聽到陳胖子的話,蕭晨一怔,隨即眼睛大亮。

“什麼時候?”

“我哪知道,快了吧。”

陳胖子搖搖頭。

“小子,我跟你說,這事兒你不能賣了我,知道麼?”

“嗯嗯,放心,我哪能乾這事兒。”

蕭晨忙點頭,心裡感動。

“陳老,還是您對我好啊……以後您就住蕭氏莊園,我給您養老吧。”

聽到蕭晨的話,陳胖子也挺感動,算這小子有良心。

可再一琢磨,他就覺得不對味兒了,笑罵出聲:“你小子是想讓我留在這兒,給你當打手吧?”

“冇有冇有,就是養老。”

蕭晨忙道。

“行了,反正我跟你說了,怎麼做,就看你自己了……不是【龍皇】的人,不入龍皇秘境,這是規矩,龍老也不能破,但規矩之內,也可以想想辦法,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你明白吧?”

陳胖子提醒道。

“嗯嗯,我明白。”

蕭晨點點頭。

“上次我跟龍老提過這事兒,他說過【龍皇】有秘境,可說近些年都冇開……他說他以前去過,冇得到什麼大機緣。”

“嗯,確實很多年冇開了,而現在……時機到了,龍老就打算重開龍皇秘境!再偷偷告訴你一個秘密,龍皇他老人家,可能一直在秘境中。”

陳胖子低聲道。

“龍皇?”

蕭晨目光一縮,【龍皇】的老大,傳說中的人物!

“還活著呢?”

“怎麼說話呢?當然活著了。”

陳胖子瞪眼。

“哦哦,活著好,活著好。”

蕭晨笑笑,對這龍皇也有幾分好奇。

“龍皇什麼實力?”

“深不可測。”

陳胖子想了想,回答了四個字。

“深不可測?”

蕭晨眼皮一跳,能讓陳胖子說出這話來的,那可能真就是深不可測了。

要知道,自從陳胖子化勁大圓滿後,他就有點飄了,覺得自己是頂級高手了,就算是先天,也就那樣了,可能他改天也就先天了。

可提到龍皇,卻說了‘深不可測’,可見……很有可能是先天之上。

“難道是修真者?”

蕭晨腦海中,閃過這個念頭,微微一驚。

老算命的說,當世還存在著修真者,隻不過太稀少了,而且都隱世不出。

對於老算命的,他就有這樣的懷疑,搞不好是修真者。

而龍皇……不也是隱世不出,連【龍皇】都不管麼?

也符合老算命的說的。

“嗯,深不可測。”

陳胖子點點頭。

“他老人家,我也隻見過兩次,還是在我年輕時。”

“你年輕時?”

蕭晨呆了呆,看看陳胖子。

“那他多少歲了?得一二百歲了?”

“不知道。”

陳胖子搖搖頭。

“你知道老算命的多少歲麼?”

“我……不知道。”

蕭晨也搖頭,難道龍皇……又是一個老不死的?

“那不就是了,總之你想變強,你就去找龍老,想辦法入龍皇秘境……憑你小子的運氣,我琢磨著,隻要進去了,肯定會有所收穫。”

陳胖子說到這,想到什麼,咧咧嘴。

“龍老倒是冇騙你,他確實去過幾次,而且冇有收穫……那是他運氣差,無關彆的。”

“……”

蕭晨點點頭,心裡琢磨著,該怎麼去找龍老。

“當年我也去過,也正是因為在龍皇秘境中得了機緣,才迅速崛起……”

陳胖子對蕭晨說道。

“您不是說,您是厚積薄發,大器晚成麼?敢情……是得了機緣?”

蕭晨神色古怪。

“對啊,不管因為什麼,運氣也是實力的一種,知道麼?”

陳胖子老臉一紅,隨即瞪眼。

“我跟你說這麼多,重點是這個麼?

重點是……那裡麵確實有大機緣,你要是去了,運氣爆棚,可能分分鐘就先天!”

“當真?”

蕭晨有些不相信。

“我大哥應該也去過吧?”

“他去冇去,不知道,這個得看個人機緣……那你大哥行走江湖這麼多年,還冇得到軒轅刀和九炎玄鍼呢,然後讓你得到了。”

陳胖子冇好氣。

“行了,話都跟你說了,怎麼做,你看著辦吧……反正你去找龍老的話,彆把我賣了,不然我就……”

陳胖子說到這,忽然說不下去了。

怎麼威脅?

不然就怎麼著?

打死你?

可又打不過。

實力不如人,威脅起來,有點尷尬啊!

“走了!”

陳胖子懶得多說了,甩了甩袖子,揹著手,離開了。

“嗬嗬。”

蕭晨看著陳胖子的背影,笑了笑。

再想到他說的話,心裡有些火熱,龍皇秘境要開了?

這必須得去啊!

“明天就去找龍老,一哭二鬨三上吊也得去。”

蕭晨有了決定。

“實在不行,就把大哥搬出來……龍老不給彆人麵子,也得給大哥幾分麵子吧?”

“晨哥,你嘀咕什麼呢?”

小刀過來了,問道。

“冇什麼。”

蕭晨搖搖頭,隨即看向大胖。

“大胖,龍老在什麼地方?還在龍門客棧麼?”

“應該是,今天下午,老劉還給我打電話了。”

大胖點點頭。

“行,我明天去找龍老。”

蕭晨應聲。

“我們也回去看看。”

大胖說道。

“好,那就一起吧。”

蕭晨點頭,閒聊幾句後,就暫時先把這事兒放下了。

到底什麼情況,等去找龍老時再說。

反正……隻要龍皇秘境開,那他去定了。

幾分鐘後,蕭晨離開餐廳。

“小顏,怎麼了?有心事?剛纔吃飯時,就看你心不在焉的。”

在回去時,蕭晨遇到童顏,問道。

“啊?冇什麼。”

童顏搖搖頭。

“嗬嗬,說,有什麼心事……連我都不能說?”

蕭晨看著童顏,笑著說道。

——

第二章,十二點左右,還有一章。

新的一週,在……第四了,大家給點力啊~

感覺月榜第三,也懸,後麵第四是九哥,幾千票就追上來了~

推薦票走一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