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跟楚狂人離開藥浴房後,蕭晨給白夜打了個電話。

“小白,老楚來了,晚上帶著暮瑤來家裡吃飯吧。”

蕭晨對白夜說道。

“楚靈也在呢,等吃完飯,你把她們送回去。”

“好,我問問暮瑤。”

白夜說完,問了譚暮瑤一句。

“晨哥,可以的,我們一會兒就過去。”

“好,讓暮瑤給老譚說一聲。”

蕭晨說完,掛斷電話。

“小白和暮瑤過來?”

楚狂人問道。

“嗯,他們一會兒就過來。”

蕭晨點點頭。

“老楚,既然你跟暮瑤也認識,那多給小白說幾句好話。”

“這還用你說?我是以前冇想到小白,再說了,人家一市長千金,也不用我操心這個啊。”

楚狂人點上煙。

“既然小白看上了,那當哥哥的,肯定得支援。”

“嗯。”

蕭晨笑笑,老楚還是很仗義的,要是彆再那麼防著自己,就更好了。

“話說,老譚那邊什麼心思?”

楚狂人想到什麼,問道。

“往往到了一定高度,有些事情,就不能隨著性子來了。”

“聯姻麼?”

蕭晨一挑眉頭。

“對啊,你以為我為什麼冇結婚?當初我老爺子也想讓我聯姻的,我給拒絕了,所以就拖到現在。”

楚狂人說道。

“哦哦,我還以為你真有什麼特殊癖好呢。”

蕭晨笑笑。

“滾蛋,你才喜歡女木乃伊呢。”

楚狂人冇好氣。

“我跟我老爺子說了,除非遇到讓我覺得可以摯愛一生的女人,不然我不結婚……結果特麼的,到現在都冇遇到。”

“嗬嗬,冇事兒,等你五六十了,也許你摯愛一生的女人才十五六……憑你的魅力和地位,一切都不是問題。”

蕭晨笑著說道。

“……”

楚狂人看看蕭晨,這小子有點不會聊天啊!

“對了,龍山那邊,搞得怎麼樣了?”

“還在建設中,也快了,等你下次再來,就可以去了。”

蕭晨笑道。

“下次再來?你要是帶我海上仙島,我就不走了啊。”

楚狂人說道。

“……”

蕭晨無語,又一個賴上的?

“羨慕你啊,這是要當山大王……在這個時候,能占據一座山的人,真是太少了。”

楚狂人羨慕道。

“要是給我一座山,我也不回京城了。”

“一座山有個好羨慕的,我還有幾個島呢。”

蕭晨淡淡地說道。

“國內國外都有,龍島現在也是我的。”

“……”

楚狂人不說話了,確實冇法聊了。

一小時左右,白夜帶著譚暮瑤來了。

“楚叔叔,晨哥……”

譚暮瑤打著招呼。

“嗯,嗬嗬,暮瑤,挺久冇見,更漂亮了啊。”

楚狂人笑道,然後看向了白夜。

“小白,你得喊我什麼啊?”

“楚……叔叔?”

白夜看看楚狂人,再瞄了眼譚暮瑤,不確定地喊道。

“對咯,大侄子,哈哈哈。”

楚狂人大笑著,拍了拍白夜的肩膀。

“……”

白夜咬牙,媽蛋的,趁機占便宜啊。

“小白,快,也不給我們介紹一下?”

小刀他們也早就等著了,這會兒紛紛起鬨。

“好,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是市長千金,譚暮瑤。”

白夜無奈,給做了介紹。

“你們好。”

譚暮瑤落落大方,與小刀等人打招呼。

“坐吧,你們今天去哪玩兒了?”

蕭晨笑著,今天這譚暮瑤……估計得被當‘動物’給圍觀了。

女人們還冇回來了呢,到時候……指不定多少台戲。

“也就是去逛逛街,購購物,隨便逛逛……我發現暮瑤對龍海,比我還熟悉呢。”

白夜笑著說道。

“嗯,暮瑤,你跟你爸說了麼?彆一會兒,他來找我要人。”

蕭晨看著譚暮瑤,說道。

“我已經跟他說過了。”

譚暮瑤回答道。

“嗬嗬,冇不讓你來?”

蕭晨笑道。

“冇有,我說楚叔叔來了,楚靈也在。”

譚暮瑤搖搖頭。

“……”

蕭晨無語,這是因為楚狂人來了,才放心讓來的?

就在他們說話時,女人們也陸續回來了。

她們得知譚暮瑤來了時,都第一時間來了主彆墅。

然後,譚暮瑤就傻眼了。

雖然說,她早就知道,無論她父親還是白夜,都跟她提過,蕭晨有很多紅顏知己,可真見到了,依舊懵逼。

而且,個個兒很漂亮。

女人們也都很熱情,與譚暮瑤聊著,就差一口一個‘弟妹’了。

在聊天過程中,她們也是見縫插針,誇著白夜。

哪怕是白夜,都聽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我真這麼優秀麼?

譚暮瑤時不時看著白夜,有些事情,她心裡也有數。

“小白,讓他們聊著,走,咱出去抽根菸。”

楚狂人喊道。

“來了。”

白夜答應一聲,出去了。

“小白,怎麼樣?”

蕭晨他們也在外麵,當著譚暮瑤的麵兒,不好問。

“還行,我覺得她對我印象挺好的了。”

白夜點上煙。

“對了,我打算戒菸了。”

“啥玩意兒?”

聽到白夜的話,蕭晨等人愣了一下,戒菸?

“為什麼?”

“為了健康。”

白夜認真道。

“你快拉倒吧,還為了健康……你修煉古武,一天抽十盒煙,也能比普通人活得更久。”

蕭晨冇好氣。

“說,到底為什麼?”

“因為……暮瑤說,她不喜歡男人抽菸。”

白夜說道。

“臥槽,就因為這個,你要戒菸?”

蕭晨等人目瞪口呆。

“嗯嗯。”

白夜點點頭。

“晨哥,以後你們彆給我煙了啊。”

“……”

蕭晨等人互相看看,現在誰都相信了,這特麼絕對是真愛了!

為了譚暮瑤,白夜連煙都能戒了,牛逼!

“不對啊,老譚也抽菸啊。”

蕭晨想到什麼,說道。

“她管不了她爸啊,而且也冇說不讓我抽,隻是說了這麼一句。”

白夜回答道。

“……”

蕭晨服了。

“我覺得小白以後能怕老婆,你們覺得呢?”

楚狂人叼著煙,吞雲吐霧。

“以前那個天不怕地不怕的白大少……已經死了。”

“……”

白夜哭笑不得,至於的麼?

“楚哥,我過陣子可能去京城。”

“喊楚叔叔,怎麼又喊哥了。”

楚狂人糾正道。

“暮瑤冇在,咱各論各的。”

白夜說道。

“我看到了一隻舔狗的誕生……”

小刀看看白夜,說道。

“滾蛋,你才舔狗呢,我這是真愛。”

白夜冇好氣。

“楚哥,我去京城,可得麻煩你了。”

“冇事兒,到了京城,你該怎麼著怎麼著,跟龍海一樣……有啥事兒,就給我打電話。”

楚狂人滿口答應。

“楚哥仗義!”

白夜豎起大拇指。

“今晚……一條龍走起!”

“什麼一條龍……明明是一條龍江魚。”

蕭晨笑著。

“老楚,你這話來的夠快啊。”

“還行,智商太高,冇辦法的事情。”

楚狂人得意道。

等抽完煙後,蕭晨等人又聊了一陣子,纔回到主彆墅。

半小時後,餐廳的廚師,做好了晚餐。

“雖然中午給老楚接風洗塵過了,今晚人齊了,先歡迎老楚來龍海,然後再歡迎暮瑤和楚靈來家裡做客,來,乾杯。”

蕭晨端起杯子,大聲說道。

“乾杯。”

眾人紛紛舉杯,很是熱鬨。

等喝了一陣子後,蕭晨又端起杯子:“明天演唱會,我們也預祝曦雨的演唱會,圓滿成功……”

“對對,這個酒得喝。”

眾人紛紛說道。

“嗬嗬,謝謝大家。”

牧曦雨起身,笑道。

“曦雨,你少喝,彆喝多了,明天狀態不好。”

蘇晴對牧曦雨說道。

“嗯嗯,我知道了,晴姐。”

牧曦雨點點頭。

眾人碰了碰杯子,一飲而儘。

一群人吃著喝著閒聊著,很是熱鬨。

等吃完飯後,白夜就把譚暮瑤和楚靈送回去了。

“等我回來。”

臨走時,白夜偷偷說了一句。

“好,等你回來。”

楚狂人笑笑,今晚還得吃一條龍江魚呢!

“我覺得小白眼光很好啊,這市長千金很不錯。”

秦蘭等人,對譚暮瑤的印象也很好。

她們都把白夜當弟弟一樣,自然免不了多操心。

“現在譚暮瑤冇太多心思,所以這場戰爭,還是要打下去……必須幫小白抱得美人歸。”

蕭晨又開了個簡短的作戰會議。

楚狂人在旁邊無語,至於的麼?

不過,同時他也有些感動。

他在京城朋友遍地,可要是他有事兒,能為他如此儘心儘力的,又有幾人?

朋友,隻有遇到事情了,才知道,哪些是真的朋友,哪些是狐朋狗友。

簡短的作戰會議結束後,牧曦雨就回去休息了,她得早早起床。

要不是今晚楚狂人來了,譚暮瑤她們也都來了,她可能就不回來了。

“你不去曦雨房間?”

秦蘭找到蕭晨,問道。

“今晚?”

蕭晨看看秦蘭。

“對啊,曦雨也來了有日子了……”

秦蘭點點頭。

“蘭姐,你就不怕……明天曦雨嗓子啞了,唱不出來?”

蕭晨笑著問道。

“嗯?”

秦蘭先是一愣,隨即反應過來。

“你這傢夥……彆說,還真是,你還是彆去了。”

“嗬嗬,等會兒我們出去喝酒,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你們都早休息。”

蕭晨笑了笑。

“好,彆太晚了,明天還得去看演唱會。”

秦蘭叮囑。

“嗯嗯,知道。”

蕭晨答應一聲。

——

今天週一,這是第一章,不定時更新吧。

我們這小地方,也發現了一例,從武漢回來的一老頭兒,回來後,冇少溜達,坐過客車,公交車,還聚會,超市……現在被觀察了不少人,有兩個同車的人,也被隔離了~正在找一輛公交車上的人,應該不少。

我也感冒了,嗓子有點不舒服,不過我是凍著了~~~

大家都注意些,保護好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