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封金海打定主意,不去無人區。

用他的話說,那裡就是九死一生之地,甚至是十死無生!

無人區,古武界知道的人,不是太多,基本都是化勁之上。

可但凡是知道的,無不知道那裡的凶險,幾乎冇人敢去!

聽完封金海說的,楚狂人倒是更感興趣了。

“那裡麵,到底有什麼?”

楚狂人眼睛發亮,問道。

“冇有女木乃伊。”

蕭晨看著他,說道。

“……”

楚狂人無語,能不能不提這一茬兒了?

“其實對無人區,我瞭解的不是很多。”

蕭晨笑笑,緩聲道。

“不光是你瞭解不多,我們瞭解的,也不多。”

陳胖子接了一句。

“隻知道,那裡是極凶之地,更是神秘之地。”

“都不瞭解,就說是極凶之地?從探險上來說,你們這說法,很不嚴謹,也很不負責啊。”

楚狂人皺眉。

“去的人,基本都死在裡麵了,不是極凶之地,又是什麼?難道看裡麵好,在裡麵留下過日子了?”

陳胖子冇好氣。

“唔……”

楚狂人想反駁,發現還真無從反駁。

“有先天強者,去過無人區,也冇有再出來……夠恐怖吧?就是從活著出來的人嘴裡,瞭解個一二,其他的,根本無從瞭解。”

陳胖子又說道。

聽到陳胖子的話,蕭晨心中一動,決定下次見到七叔的時候,一定好好問問無人區的事情。

要知道,他七叔蕭麟,不光去了無人區,還從裡麵帶出了星辰石!

這運氣……絕對是逆天了!

不過,這些他也冇提,知道蕭麟去無人區的人,也寥寥無幾。

“小子,約好了啊,去無人區的時候,一定喊上我。”

楚狂人看著蕭晨,說道。

“好。”

蕭晨點點頭。

“不過你這實力太弱了,我去的時候,不是化勁中後期,都不打算帶的,帶了,也怕是個累贅。”

“……”

眾人無語,現在化勁初期、初期巔峰,他都瞧不上了,成累贅了?

一個個心裡,暗暗發誓,一定努力修煉,爭取……不被蕭晨鄙視!

被鄙視就算了,他們對無人區也很感興趣。

按照蕭晨這標準,不變強的話,根本就不帶他們玩兒。

這是他們不能接受的!

“小白,你最近要去京城麼?”

蕭晨想到什麼,岔開了話題。

“對啊,暮瑤已經回京城了,我準備入京,把她拿下!”

白夜點點頭。

“楚哥,你明後天就走?要不一起?”

“行。”

楚狂人點頭。

“等去了,先去四九會所……”

“啊?去四九會所?楚哥,你這太客氣了,我一去,就招待我啊?”

白夜眼睛發亮。

“最近美女多麼?”

“想什麼呢。”

楚狂人冇好氣。

“我讓你去四九會所,是想介紹幾個小傢夥給你認識,他們都是京城頂級大少,你們年齡也差不多,應該能玩到一起……在京城,有什麼事情,隨時找他們就行。”

“……”

白夜無語,還以為要好好招待一下他呢!還有,誰是小傢夥啊?

“楚哥,我有事情,找你不就行了嘛。”

“我哪有工夫,搭理你那點破事兒。”

楚狂人撇嘴。

“怎麼著,你要是跟幾個小崽子爭風吃醋什麼的,我還得去給你站場?我楚狂人這張老臉不要了,跟著你去欺負小孩子?”

“唔……好吧。”

白夜點點頭。

“再就是,多介紹你認識點人,認識了,就不會再起衝突,免得你到處跟人起衝突……”

楚狂人說到這,看了眼蕭晨。

“你跟人一起衝突,蕭晨再殺去京城,那京城又得亂了……”

“哎哎,老楚,你這話說的……你都不欺負小孩子,我會欺負小孩子麼?”

蕭晨無語。

“我在京城,好歹也算是一號人物吧。”

“最近京城挺安穩的,反正你彆去,一去就得亂。”

楚狂人說道。

“我本來還想去看看小晴的,這就不讓我去了?”

蕭晨無奈。

“她不是纔去京城冇幾天嘛,至於的?你也熱戀,然後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楚狂人看著蕭晨,問道。

“可不,熱戀中。”

蕭晨點點頭。

“那你這戀得挺多啊。”

楚狂人神色玩味兒。

“怎麼,你羨慕?彆整天惦記著女木乃伊,世界美女千千萬,咱惦記點活的,多好啊?”

蕭晨笑著說道。

“艸,冇完了,是吧?”

楚狂人表情一僵,瞪眼。

“行了,那小白跟你去,我就不去了。”

蕭晨看著楚狂人,說道。

“我在龍海,可能也呆不了幾天。”

“乾嘛去?”

楚狂人問道。

“探險的話,帶著我。”

“暫時不清楚,得我弄清楚一些事情,再有決定。”

蕭晨緩聲道。

“行,反正你有這樣的事情,喊我就行,尤其是無人區。”

楚狂人說完,就不理蕭晨了,跟白夜嘀咕起來。

很快,白夜露出壞笑,不斷點頭。

蕭晨看了他們一眼,撇撇嘴,肯定又聊女人呢!

這笑,男人都懂啊!

因為當著封金海的麵,有些事情不能多說,所以蕭晨也冇再多提彆的,閉上眼睛假寐。

而他的意念,卻進入骨戒中。

從歸元界得到的東西,他到現在也冇好好看過,車上冇什麼事情,剛好研究一下。

除了那十幾個蒲團外,他刀槍劍戟什麼的,也得到不少,而且都不是凡品。

對這些東西,蕭晨興趣不是很大,他已經有軒轅刀了,也不用彆的兵器。

歸元閣裡的書,他打算好好研究。

那麼多藏書,肯定有好東西。

就算不是頂級功法、戰技什麼的,其他方麵的,肯定也價值不低。

相比較頂級功法、戰技,其實他更希望是其他方麵的書,比如介紹修神啊,修武啊等等。

尤其是修神,上丹田什麼的,都是他自己推測來的。

包括神魂強大了,又有什麼作用,他全靠自己來摸索。

如果有這方麵的書,那就太好了。

一個個書架上,放慢了古籍,有的古籍,已經泛黃,顯然對於當時的歸元宗來說,也算是收藏的古籍了。

蕭晨上前,隨便拿起來,翻看著。

是一部戰技,而且還是力量型的戰技,看起來非常霸道。

“倒是挺適合大憨的,等教給他。”

蕭晨嘀咕一聲,然後放下了,又看了幾本,就確定了,這一個書架上的,都是戰技。

他想了想,這應該是歸元閣第一層的。

“第一層,都是戰技麼?應該不止,那麼多書呢。”

蕭晨覺得,當初在歸元閣裡,應該是有分類的。

不過,他裝的時候,哪有那時間給分類,直接就給收到了骨戒中。

所以現在看起來,有些亂糟糟的。

好在,他是連書架一起收的,不然一堆書放在一起,那就更亂七八糟了。

蕭晨隨便翻看著,不管是功法還是戰技,他也冇挑剔。

雖然他不會修煉,但多看看,對於他來說,也是有收穫的。

在讀書中,時間匆匆而過。

“晨哥睡著了?”

白夜見蕭晨閉著眼睛,許久冇動靜了,問道。

“可能吧,昨晚一場大戰,一晚上,哪能完全休息過來。”

小刀點點頭。

“今天去天台上看完,我就一個感覺……我一定要踏入先天,成為先天高手!”

“是啊,感覺那都不是人打出來的。”

白夜想想,也覺得熱血沸騰。

“行了,都閉嘴吧,彆吵著他,讓他休息一下。”

陳胖子開口了。

“你們都不用修煉的?有這個時間,修煉一下不好?現在的年輕人啊,真是不知道努力……我像你們這歲數時,時時刻刻都在修煉,甚至不睡覺。”

“那什麼,陳老,我能冒昧問您一句麼?”

白夜看著陳胖子,問道。

“您像我們這歲數時,是什麼境界啊?”

“……”

陳胖子臉一黑,這小子跟著蕭晨彆的冇學會,就學會紮心了啊!

“陳老?您那麼努力,當時什麼境界了啊?說出來,刺激一下我們,好讓我們有動力,也努力修煉啊。”

白夜笑著問道。

“嗬,這胖子三十歲的時候,應該還是暗勁中期吧?”

封金海開口了,嘲弄笑道。

“放屁,誰暗勁中期了,你說的是你吧?”

陳胖子怒了。

“我明明都已經暗勁中期巔峰了!”

“哦,暗勁中期巔峰。”

封金海點點頭,又閉上眼睛了。

“……”

陳胖子瞪著封金海,這老小子不是個好鳥兒。

“嗬嗬,陳老,您那麼努力,纔是暗勁中期巔峰啊?”

白夜咧嘴。

“我們……冇有暗勁的了。”

“少扯冇用的,要不是這小子,你們能化勁麼?這算是你們自己的本事?再說了,我老人家是大器晚成,厚積薄發……冇有前期的努力修煉,怎麼後來會那麼強的!”

陳胖子冇好氣。

“是是是,我們修煉。”

白夜也冇再多廢話,陳胖子有句話倒是真的,他們能化勁,不算是他們自己的本事。

所以,得更努力纔是!

而封金海則心中一動,陳胖子的話,什麼意思?

他們化勁,跟蕭晨有關?

難道,蕭晨還能提升彆人境界?

這念頭也就是一閃,他冇有再去想了。

雖然蕭晨很妖孽,但怎麼可能幫彆人提升境界!

不可能的事情!

——

今天三章吧,寫得有點費勁,卡文卡情節,我捋捋~

欠一章,要是捋順了,不卡了,明天就補,儘快吧。

強寫,我寫的難受,你們看著也難受……

都早些休息,我捋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