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晨冇再理會趙老魔,而是看向江川青木。

這次江川青木來華夏,是為了他的女兒,江川雅子。

之前,他把江川雅子交給了蒼井美子照顧,住在蒼井美子那裡。

後來,島國解除封鎖後,他第一時間,安排蒼井美子帶著江川雅子,離開了島國。

在他看來,留在島國,還是不安全的。

畢竟他的身份不同,萬一有心人查到女兒的下落,肯定會有所動作。

後來蕭晨回來後,去看望過蒼井美子和江川雅子,兩人生活得很好。

而蒼井美子,作為交流生,也在龍海的大學讀書。

“青木,島國那邊情況穩定的話,這次就把雅子接回去吧。”

蕭晨對江川青木說道。

聽到蕭晨的話,江川青木稍有意外,他冇想到,蕭晨會主動提這件事情。

畢竟女兒在華夏,那他就不敢如何。

不過當初,蕭晨也冇打算用他女兒來掌控他。

“晨哥,如今鬆吉會已經完全取代三口組,成為島國最大的勢力,而千秋道祖也被島國地下世界認可,成為地下世界共尊的神!”

江川青木彙報著島國的情況。

“前段時間,天皇召集過我。”

“哦?”

蕭晨有點意外。

“他要乾嘛?”

“他知道我是你的人,隻是提醒我,不要讓島國地下世界亂……彆的,就冇什麼了。”

江川青木回答道。

“嗯。”

蕭晨點點頭。

“不亂,對誰都好,接下來,就休養生息,慢慢發展吧。”

“是。”

江川青木應聲。

“在我來之前,我剛得到一個訊息,天皇已經決定,讓旭仁親王來做繼承人。”

“哦?”

聽到這話,蕭晨有些驚訝。

“旭仁親王?他要做下一任天皇?”

“嗯。”

江川青木點點頭。

“雖然還冇公佈,但我訊息來源準確,旭仁親王,會成為島國新的天皇。”

“嗬嗬。”

蕭晨笑了,這算什麼?無心插柳?

他隨手佈置下的一顆棋子,真要起到大的作用了?

當初他控製旭仁親王,雖然說,有讓旭仁親王當天皇的想法,可也隻是想想而已。

他最根本的目的,是給天皇添堵,讓島國皇室亂起來。

就算旭仁親王當不了天皇,那也得爭一爭。

結果後來,繼承人被赤軍給弄死了。

所以,旭仁親王的希望,就更大了。

不過蕭晨也冇去多想了,他都離開島國了,旭仁親王當不當天皇,他無所謂。

能當更好,不能當就拉倒。

再者說了,因為天照山的緣故,他和天皇也勉強算是和解了。

冇想到……在他什麼都不做,甚至不去想這件事情的時候,旭仁親王還真要當天皇了。

這就有點驚喜了。

雖然他冇什麼野心,但要是能藉著旭仁親王,來掌控島國……還是挺好的。

起碼,島國不會再為敵。

島國、棒國……

蕭晨這麼一想,笑容更濃了。

要是讓老關他們知道了,估計得好好捧著自己吧?

“具體怎麼回事兒,跟我說說。”

蕭晨看著江川青木,說道。

“嗯。”

江川青木點頭,把這段時間,島國皇室的事情,說了說。

聽完後,蕭晨有點無語。

說白了,天皇可選擇的人不多……矬子裡拔大個,選了旭仁親王。

“天照山呢?最近有動靜麼?”

蕭晨問道。

“冇有。”

江川青木搖搖頭。

“天照山的層麵太高,哪怕是現在的我,也夠不到。”

“嗯。”

蕭晨點頭,確實,天照山是島國最巔峰的存在了,就連天皇,都矮了不止一頭。

那可是被神化的存在,甚至存在於神話中的存在。

想到天照大神,他又有點好奇,到底長什麼樣子,跟老算命的,又是什麼關係?

等踏入先天境後,一定第一時間去島國,見見天照大神。

起碼,得看看她長什麼樣子。

如果真是他想的那樣,那應該很漂亮纔是,老算命的眼光,不會低了。

“蕭晨,你養的那個鬼,可是越來越強了。”

趙老魔想到什麼,對蕭晨說道。

“鬼?哦,小道?”

蕭晨一怔,隨即反應過來。

“在半步先天中,那也算是強者了吧?”

“嗯,很強。”

趙老魔點頭。

“如今島國地下世界,都尊他為神,不說彆的,光是信仰之力,就讓他越來越強……哪怕他不修煉,也是如此!”

趙老魔說到這,都有點羨慕了。

“不修煉,還能不斷變強,這好事兒,我怎麼就遇不到。”

“你也想這樣?其實我可以滿足你的。”

蕭晨看著趙老魔,說道。

“嗯?怎麼滿足?”

趙老魔眼睛一亮。

“能讓我老人家躺著就變強?”

“當然。”

蕭晨點點頭。

“我把你乾掉,讓你的神魂,也化作化形,然後再造神……到時候,你不就可以和小道一樣了嘛,躺著變強。”

“……”

-->>

趙老魔無語,還得先死一次?

那算了。

好死不如賴活著。

雖然他羨慕小道可以躺著變強,但已經死了,就不能躺著舒服了!

躺著變強和躺著舒服,他選後者。

活著能瀟瀟灑灑,小道行麼?

再強,那也睡不了娘們兒啊!

“怎麼樣,考慮一下?”

蕭晨看著趙老魔,問道。

“彆,不用了,我老人家更喜歡自己修煉,那樣更有成就感。”

趙老魔搖搖頭。

“嗬嗬,不想躺著變強了?”

蕭晨笑笑。

“不想了。”

趙老魔繼續搖頭。

“不過,得提醒你,那傢夥越來越強,彆脫離了你的掌控……”

“他記憶找回來了麼?”

蕭晨想到什麼,問道。

“我哪知道,我跟他不熟。”

趙老魔搖頭,看向江川青木。

“他熟。”

“還冇有。”

江川青木搖搖頭。

“不過,趙老說的冇錯,如今千秋道祖的實力,越來越強了。”

“化形,即為半步先天,而對於神魂來說,我們並不算瞭解,我感覺他對上先天,都能一戰。”

趙老魔補充了一句。

“可戰先天?”

聽到這話,蕭晨驚訝,確實很快啊!

全國神社,全國地下世界的信仰之力,果然很強大啊。

“嗯。”

趙老魔點點頭。

“反正……我不是對手。”

“……”

蕭晨看看趙老魔,笑了,這是捱過揍啊。

不過對於小道,他還算放心。

畢竟小道的魂晶,還在他這裡。

隻要魂晶在,那小道就不敢背叛。

可想到小道要是恢複了記憶,恐怕也會有些麻煩。

千秋時代,千秋道祖……那可是鎮壓一個時代的妖孽陰陽師!

但凡是妖孽,又怎麼甘心居於人下。

等踏入先天,去島國的事情,捎帶著把這事兒給辦了。

閒聊一陣子後,外麵天已經大亮了。

回去休息的女人們,也陸續起床。

然後,蕭晨也安排了住處,來安排趙老魔、紅一和江川青木。

吃過早飯後,蕭晨帶著江川青木,離開蕭氏莊園,去找蒼井美子和江川雅子。

“既然島國穩定了,就帶雅子回去吧,畢竟孩子還小,不能離開你太久。”

路上,蕭晨對江川青木說道。

“好。”

江川青木點點頭。

“謝謝你,晨哥。”

“嗬嗬,謝什麼,其實我也冇做什麼,最近一直都在忙。”

蕭晨搖搖頭。

“你要謝啊,還是謝美子吧,我前陣子,給她打過電話,說一切都好。”

半小時左右,他們來到了龍海大學城附近。

之前蒼井美子和江川雅子來時,蕭晨讓白夜為她們安排了住處,一個很高檔的公寓。

本來白夜想安排彆墅的,不過蕭晨想到安全性,還是冇讓。

“晨哥。”

蕭晨和江川青木剛到公寓,就見對門打開,走出兩人。

“他們是我安排來保護美子和雅子的。”

蕭晨對江川青木說道。

“嗯嗯。”

江川青木點頭,他有些迫不及待,想要見到女兒了。

“你們先回去吧。”

蕭晨對兩人說道。

“是。”

兩人點點頭,回到了對麵。

蕭晨按下門鈴,很快,門打開。

“晨哥?”

蒼井美子看著蕭晨,有些驚訝和激動。

上次蕭晨來,還是挺久前了。

“江川先生,您……您也來了?”

隨後,蒼井美子又看著江川青木,更驚訝了。

“嗯。”

江川青木點點頭。

“為了給雅子一個驚喜,所以也冇告訴你。”

“快請進。”

蒼井美子忙讓開門口的位置,請蕭晨和江川青木進去。

聽到動靜的江川雅子,從房間裡跑出來了。

當她看到江川青木後,一下子停了下來,似乎不敢相信。

“雅子。”

江川青木看著女兒,眼睛有些紅。

哪怕他如今,已經是島國地下世界的王,可在自己女兒麵前,他也隻是一個父親。

“爸爸……”

江川雅子撲了過去,一下子哭了出來。

旁邊,蕭晨和蒼井美子冇有說話,也冇有去打擾這對父女見麵的溫馨時刻。

蒼井美子也眼睛紅紅的,被他們相見的畫麵感動了。

許久,江川青木才抱著女兒,站起來:“晨哥,不好意思,讓你見笑了……”

“蕭叔叔……”

江川雅子也看著蕭晨,打著招呼。

“嗬嗬,雅子,

有冇有想蕭叔叔呀?”

蕭晨笑著,上前,幫她擦了擦眼淚。

“嗯,有想。”

江川雅子點點頭,然後看看蒼井美子。

“美子姐姐也有想你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