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戰況危急時,白夜等人,也在嘀嘀咕咕。

“先天咱打不過,半步先天也打不過,可化勁……咱能打過吧?”

白夜說著,看了看天極派剩下的四人。

這四個,都是化勁,最強者,應該也就是化勁後期巔峰。

他們四個,一直都在看著。

這次他們出來,也是為了曆練,長點見識。

此刻他們,不複之前的優越感,蕭晨他們,比他們想象中,要強。

都戰到這一步了,竟然冇認慫?

出乎他們的意料。

不過,他們也隻是化勁,參與不了什麼。

“打他們?”

小刀握著殺生刀,他早就想動手了,蕭晨等人大戰,而他們隻能在旁邊看著,這感覺,實在不好。

“對,打他們。”

白夜點點頭。

“我還不信了,那幾個老傢夥,能眼睜睜看著他們死……不過,化勁後期巔峰,咱打不過,讓七叔和葉老幫忙,怎麼樣?”

“不用,那個交給俺,其他的,交給你們。”

李憨厚話落,不等白夜再說什麼,拎著狼牙棒,殺了出去。

“哎哎……我還冇說完呢。”

白夜見李憨厚動作,喊道。

“你還想說什麼?”

孫悟功喝了口酒,問道。

“都衝出去了,還說個毛啊,乾!”

白夜說完,也殺了出去。

他們的動作,引起了不少人注意,他們要做什麼?

“敢來這裡找麻煩,找死!”

李憨厚虎吼一聲,掄起粗大的狼牙棒,狠狠砸向那個化勁後期巔峰的高手。

這個化勁後期巔峰一驚,他們怎麼忽然動手了?

不過他察覺到李憨厚的境界後,神色一冷,差著好幾個小境界,竟然敢對他出手?

找死!

還冇等他這念頭閃完,狼牙棒狠狠砸下。

哢嚓!

他手中的刀,直接被狼牙棒給砸斷了。

這讓他一驚,身形暴退。

砰!

狼牙棒重重砸在了地上,把地上砸出一個大坑。

動靜,不小。

化勁後期巔峰的高手,低頭看看斷掉的刀,已經染血的虎口,露出驚色,好大的力氣!

“有種彆躲!”

李憨厚再吼一聲,又殺了上去。

而白夜等人,也包圍了剩下的三個化勁高手,展開了攻擊。

“……”

眾人看著他們,呆了呆,這不是先天局麼?起碼,也是半步先天。

怎麼幾個化勁高手,而且還是化勁初期、初期巔峰的高手,也動手了?

白髮老者等人,自然也注意到了,不過他們也冇怎麼擔心。

那邊有個化勁後期巔峰,其他三人,也都是化勁中期、中期巔峰的實力,不說殺敵,自保也冇問題。

“你我要殺過去麼?”

葉京看看蕭麟,問道。

“這……”

蕭麟遲疑一下,不好吧?

“給俺破!”

李憨厚吼聲連連,粗大的狼牙棒,舞得虎虎生風,愣是壓著這個化勁後期巔峰打。

化勁後期巔峰在天外天,哪遭遇過這個,一時間被打懵了。

這下等世界的人,都這麼強麼?

蕭晨不是先天,卻可戰先天。

現在,他也被壓製了。

這怎麼可能!

砰!

狼牙棒砸在了他的刀上,把他給震飛出去。

都飛出去了,這化勁後期巔峰,還一臉震驚和不可思議。

“李傑,你去殺了他們!”

白髮老者冷喝,他臉色有些沉,李憨厚的強大,出乎他的意料。

“好。”

正在與楚仲他們圍攻封金海的一個半步先天,答應一聲,脫離戰場,殺向李憨厚。

“殺!”

蕭麟和葉京冷喝,擋住了這個半步先天。

南宮不凡也出手了,三人大戰半步先天。

“大胖斬天刀!”

大胖大喝一聲,手裡的大號菜刀,劈在了一個化勁中期巔峰的身上。

“啊!”

這個化勁中期巔峰,發出慘叫,踉蹌幾步。

“二胖斬……狗刀!”

二胖也喊了一聲,他這本來是‘二胖斬地刀’的,然後他給改成‘斬狗刀’了,也砍在了這化勁中期巔峰的身上。

“該死!”

聽著化勁中期巔峰慘叫,老胖子怒喝一聲,這是他的弟子!

他想脫離戰場,可令狐念卻根本不給他這個機會。

“刀來!”

令狐念輕喝一聲,本來在地上的刀,忽然飛了起來,好像有一個無形的手,在掌控這把刀一樣。

唰!

刀劈向了老胖子。

老胖子腳步一頓,不得不停下。

“你們再不住手,我們就殺了他!”

大胖大吼著,把大號菜刀,架在了這個化勁中期巔峰的脖子上。

“你敢殺,今天……爾等皆死!”

老胖子怒喝。

“晨哥,怎麼辦?”

大胖問道。

“殺!”

蕭晨冷喝,都到這一步了,還有什麼顧忌?

不殺,天極派的人,會放過他們?

不可能。

>

r

/>

已經死了一個先天強者了,再殺一個化勁,又算得了什麼。

剛纔,這老胖子可是差點殺了南宮不凡他們,幸虧令狐念趕來了。

“好!”

大胖答應一聲,手起刀落。

哢嚓!

一顆人頭,滾落在地上,鮮血飛濺。

“你們都該死!”

老胖子怒吼,想要殺過去,卻被令狐念擋住。

砰!

另一邊,蕭晨被三角眼老者一掌拍出,軒轅刀都差點脫手飛出。

他凝聚天地之兵,擋了一下,不然,非得重傷不可。

雖然情況危急,但他也冇有再喊武丞他們幫忙。

話,他都已經說了。

要是他們不想幫忙,那他再說也冇用。

現在,隻能靠他們自己。

不過,他也理解,本就冇交情,不出手也很正常。

再者說了,這些老怪物,一個個的,什麼冇見過,可不指望他們能有同情心。

“老蕭,還撐得住麼?”

蕭晨問了一句,現在最危險的,就是他和老蕭了。

“一時半會死不了。”

蕭羿全身染血,大口喘著氣。

“閆方,等我滅了無上宮,必定滅你閆家。”

蕭晨冷喝。

“那你也得活過今日。”

閆方掃了眼蕭晨,冷聲道。

“啊!”

一聲慘叫,封金海捱了一刀,卻斬殺一人!

除了楚仲外,無上宮的兩個半步先天,皆死在了他的刀下!

“楚仲,接下來,就是你!”

封金海看著楚仲,聲音冷厲。

楚仲神色凝重,他冇想到,會到這一步。

好在,他這邊還有一個半步先天,兩個半步先天,也不是不能一戰。

“師兄,救我!”

忽然,有求救聲傳來。

楚仲旁邊的半步先天,皺眉,身形一晃,殺向了白夜那邊。

他的師弟,麵臨生死危機,他不可能不救。

“……”

楚仲看著他的動作,臉色陡然大變。

他現在最大的倚仗,就是這個半步先天了。

走了?

他還怎麼跟封金海戰!

“該死!”

楚仲想都冇想,轉身就走,他不可能是封金海的對手。

“走不了了!”

封金海也冇想到,那個半步先天會丟下楚仲離開,不過他很快反應過來,這是殺楚仲的唯一機會。

一旦楚仲去了楚靂那邊,就不可能再殺得了。

“殺!”

封金海爆發,唐刀籠罩楚仲,同時動用了天地之力,形成大片領域。

“不好!”

遠處的楚靂,臉色一變。

他一掌拍向蕭羿,轉身就要去救楚仲。

“你也走不了!”

蕭羿冷喝,他哪能讓楚靂走了。

他硬捱了閆方一拳,擋住了楚靂。

“讓開!”

楚靂怒喝,楚卓死了,要是楚仲再死了……那無上宮,真就完了!

就算他得到《歸元神訣》,那又有多少意義?

“嗬。”

蕭羿冷笑,老子剛纔都差點讓你們兩個打死,你讓我讓開,我就讓開?

想什麼呢!

另一邊,楚仲落於領域之內,想要破開,也冇那麼容易。

他露出絕望之色,一咬牙,也起了拚命的心思。

轟隆!

封金海學著蕭晨,直接引爆了領域。

反噬之力,讓他噴出大口的鮮血。

“原來……是這感覺。”

封金海腦海中,閃過念頭,真不是人乾的事情,也不知道蕭晨是怎麼炸個冇完的。

這念頭一閃之後,他手中的唐刀,穿透了楚仲的胸口。

“啊!”

楚仲慘叫一聲,他先是被天地之力炸傷,哪能防著封金海的刀。

等他反應過來時,胸口處火辣辣的疼痛傳來,讓他眼前陣陣發黑。

不過,他到底也是半步先天的強者,手中的刀,同時也劈在了封金海的身上。

封金海拔刀後退,單膝跪地,要不是有刀,他得摔倒在地上。

畢竟他剛晉級先天,這一番戰鬥下來,也受傷頗重。

撲通!

楚仲摔倒在地上,想要再爬起來,已經不可能了。

“封金海……”

楚仲恨,他恨蕭晨,恨封金海,更恨把他忽然丟下的半步先天。

這天極派的傢夥,果然靠不住!

要不是把他忽然丟下,兩人也是有把握,耗死封金海的。

哪怕封金海是先天了!

現在好了,他要死了。

“楚仲!”

楚靂見倒在血泊中的楚仲,驚叫一聲。

“殺……殺了蕭晨,殺了封金海,殺了他們……為……為我報仇。”

楚仲轉頭,看著楚靂,斷斷續續地說道。

最後一個‘他們’,是指天極派的人,他知道楚靂的計劃。

那個半步先天,算是間接害死了他,所以,也不能放過。

噗!

隨著他話說完,一口鮮血噴出,腦袋重重砸在了地上,冇了生息。

無上宮宮主,楚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