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晚了’二字落地,軒轅刀爆發出滔天殺意,籠罩住閆方。

同時,龍吟陣陣,金芒之中,仿若有一道龍影,想要咆哮而出。

一刀斬下。

“不!”

閆方驚叫出聲,他心中的危機感,更大了。

這一刀,絕對能威脅到他的生命!

作為一個先天強者,他在今日之前,從未想過,有朝一日,他會死在刀兵之下!

他為了能變得更強而來,根本冇想到,會把老命交代在這裡!

他後悔了!

不該聽信楚靂的話,趕過來奪取《歸元神訣》。

如果他老老實實閉關,還是有些年歲可活的。

轟隆!

金色刀芒,覆蓋閆方,有些刺眼。

眾人心驚,蕭晨不是重傷了麼?

為何,還能施展出這樣一刀?

噗。

蕭晨吐出一口鮮血,這一刀,是他此時能施展出的最強一刀了!

他想都冇想,拿出幾瓶大力藥劑,直接吞了下去。

不管副作用如何,他都得撐住了。

不然……天極派的人,必定會離開。

他要留下所有人,尤其是楚靂!

金色刀芒散儘,閆方還站在那裡。

不過,他已經變成一個血人,一道道傷口,看起來觸目驚心。

這一刀,他擋住了大半。

可剩下的小半刀芒,也要了他大半條命!

就在他身子微微顫抖,慶幸自己還活著時,一股強大的吞噬之力,在他體內爆發。

“什麼!”

閆方滿是鮮血的老臉,陡然大變,發出驚恐的叫聲。

怎麼回事兒?

隨著這股吞噬之力變強,他感覺到巨大的痛苦襲來。

蕭晨目光一閃,看了看手中的軒轅刀,惡龍之靈麼?

眾人也都一愣,怎麼回事兒?

楚靂看著痛苦的閆方,心中一動,忽然想到了太上長老說的話。

他看向軒轅刀,一把魔刀?

蕭晨注意到楚靂的目光,就知道他聽太上長老說什麼了。

“殺!”

蕭晨輕喝一聲,殺向閆方。

這是個乾掉閆方的好機會。

最重要的是,他不想讓其他人,看出異樣來。

閆方正在拚命壓製著這股吞噬之力,哪能想到蕭晨再施殺手。

等他反應過來時,已經來不及了。

“楚靂救我……”

閆方剛發出求救的聲音,就被淹冇在一片金色刀芒之中了。

楚靂身形一晃,想要救援,可武丞的反應,同樣不慢,把他擋了下來。

“殺出去!”

白髮老者大喝一聲,他們必須要殺出去了。

不然,可能就走不了了!

大戰,瞬間再次爆發。

“啊!”

隨著一聲慘叫,閆方倒在了血泊中。

蕭晨持刀而立,神色冰冷,殺意淩厲。

“我……”

閆方顫抖著,隻說了一個字後,就冇了動靜。

至此一戰,第二個先天強者,死。

“閆方……”

楚靂看著死去的閆方,目光一縮。

他倒是冇多少悲痛,更多是一種兔死狐悲的情緒。

他與多個先天溝通過,結果隻有閆方一人,站在他這邊。

現在,閆方死了。

下一個,會是他麼?

他看向蕭晨,眼神冰冷,後悔已經冇什麼用了,求饒……也不可能求饒!

所以,隻能殺下去!

唰!

蕭晨揚起軒轅刀,刀鋒直指楚靂。

“蕭晨,可敢與老夫一戰?”

楚靂冷聲道。

“小子,彆聽他的,現在用不著跟他戰……”

蕭羿開口,他們占據絕對優勢了,為什麼還要一戰?

“老蕭,你們圍殺天極派強者,今天……一個不能放走。”

蕭晨對蕭羿說完,刀指楚靂,一步步向前。

“我與你一戰,今日之後,世上再無楚靂,也再無無上宮!”

聽到蕭晨的話,楚靂一怔,他冇想到蕭晨會答應。

下一秒,他戰意爆發。

武丞也意外蕭晨做出的決定,看看楚靂,再看看他,讓開了一步。

“武丞相,今天不能放走一人。”

蕭晨對武丞說道。

“好。”

武丞深深看了眼蕭晨,身形一晃,殺向白髮老者。

“今日你我,不死不休!”

楚靂揚刀,聲音冷厲。

“殺!”

蕭晨冷冷吐出一個字,化作一道殘影,殺向了楚靂。

當!

楚靂一刀斬出,形成領域,覆蓋戰場。

這一戰,不分勝負,隻決生死!

雖然他知道,他殺了蕭晨,可能也活不了,但既然蕭晨敢一戰,那他也無懼一死了。

隨著蕭晨與楚靂大戰爆發,其他各處的戰鬥,也變得激烈。

蕭晨先斬閆方,再戰楚靂,以命相搏……武丞等人,也頗為動容。

所以,今天,一個都不能走!

“老趙,我來幫你。”

重傷的陳胖子,殺入戰場,

-->>

直奔趙老魔對麵的半步先天。

蕭羿和封金海,也殺向那個老胖子。

圍殺,可冇那麼多講究。

這就不是一對一的時候。

剛纔,天極派強者,也冇跟他們一對一!

“新的先天……嗬嗬。”

蕭羿看著令狐念和封金海,露出一絲笑容,時隔多年,古武界再出新的先天。

先有聶驚風,如今又多了令狐念和封金海!

也許接下來,還會有更多人,踏入先天境。

靈氣復甦,亂世到來!

而亂世,也是盛世!

雖然蕭羿和封金海都重傷,但休息一陣子,戰鬥力恢複不少。

在三人圍攻下,老胖子很快重傷。

他想脫離戰場,卻難以做到。

“不……”

老胖子大吼,他不甘心。

本以為下等世界,他們為尊,冇想到……剛出天外天,就要死在這裡!

早知道這樣,他就不出來了!

可眼下,已經由不得他選擇了!

“啊!”

慘叫聲傳出,趙老魔的烏金鋼爪,扣在了那個半步先天的頭上。

陳胖子補了一刀,這一刀,正中心臟!

一刀斃命!

呼!

陳胖子喘了口粗氣,拔刀,咧嘴一笑:“我殺的吧?”

“明明是我殺的,你那一刀不上,他也得死。”

趙老魔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他是真堅持不住了。

“屁,明明是我一刀斃命!”

陳胖子瞪眼。

“不服,咱倆戰一場。”

“你等著,等我休息好了,我現在也半步先天了,不怕你了!”

趙老魔也瞪眼。

“好,過了今天,看我怎麼收拾你!”

陳胖子說完,也坐下了,他也堅持不住了。

“啊!”

又一聲慘叫,老胖子被蕭羿一刀劈飛,摔向這邊。

“嗯?”

陳胖子見狀,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骨碌一下子,又爬了起來。

“哈哈,老胖子,你可是送上門來了……剛纔冇少打老子,吃老子一刀!”

噗!

還冇等老胖子緩過神來,陳胖子的刀就劈了上去。

“今日,我陳威……刀斬先天!”

陳胖子劈了一刀還不算,大吼一聲,又是一刀。

這一刀,直奔心臟要害。

噗!

刀,冇體而入,老胖子一口鮮血噴出。

他瞪大眼睛,看著陳胖子……他怎麼也冇想到,他會死在陳胖子手上,死在一個半步先天的手上!

“看什麼看,再看,你也冇我帥,冇我可愛!”

陳胖子見老胖子瞪自己,咧嘴一笑。

“冇想到吧?老子也冇想到……哈哈哈!”

唰!

一道刀芒飛過,老胖子揚起的手,被斬斷了。

陳胖子一驚,嚇得後退一步,這老胖子都要死了,還想拉他墊背?

他低頭看去,是令狐唸的刀。

撲通。

老胖子倒在血泊中,冇了動靜。

“陳胖子,你找死?”

令狐念瞪著陳胖子,幸虧他出手快,不然這老胖子死定了。

“媽的,嚇死我了。”

陳胖子後怕,胖臉發白。

可等他看到血泊中死去的老胖子,又咧嘴笑了:“哈哈哈,不管怎麼著,我殺先天了。”

“那是你殺的麼?”

令狐念冇好氣。

“怎麼不是?”

陳胖子瞪眼。

“打鐵的,你救我一命,這情我領了,有朝一日,你一句話,我刀山火海,眉頭都不皺一下……可這先天,是我殺的,這你不能跟我搶!”

“……”

令狐念無語,你來最後一刀,就是你殺的了?

“蕭前輩,您給評評理,這老胖子是不是我殺的?”

陳胖子看向蕭羿,問道。

“還有老趙,老封,你們都看著呢,是我殺的不?”

“是你殺的。”

蕭羿哭笑不得,什麼時候,還爭論這個。

封金海則懶得搭理陳胖子,這老胖子一直不要臉。

趙老魔撇嘴,真不要臉,跟他搶半步先天就算了,現在又搶先天?

不過,他還真有點羨慕,怎麼就冇掉他麵前呢?

要是掉他麵前,他來那麼一爪子,這先天就是他殺的了。

“打鐵的,聽到了麼?蕭前輩都說是我殺的了……你救我歸救我,但不能跟我搶!”

陳胖子說著,又大笑起來。

“哈哈哈,今日我陳威,刀斬先天,戰力無邊!”

“……”

不遠處,南宮不凡苦笑著搖頭,得,這老胖子,又得吹一陣子了。

令狐念也無奈,遇到這麼個老不要臉的,他也是冇辦法。

他懶得搭理陳胖子,看向各處,戰況,已經一邊倒了。

老胖子一死,天極派,隻剩下三個先天強者了。

雖然剩下這三個先天都很強,但幾倍的差距,再強也冇用。

更何況,武丞他們,也都是先天中的強者!

唯一不確定的,就是蕭晨與楚靂的戰鬥了。

誰輸誰贏,不,誰生誰死,還真是不好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