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靜。

現場,死一般寂靜。

眾人看著血泊中,已經死去的白髮老者,都生出幾分寒意。

白髮老者有多強大,他們剛纔都見識過了,絕對是現場最強者之一。

可就是這麼個強者,卻被一截樹枝乾掉了。

而且,還是連反應的機會都冇有,一擊斃命!

出手的人,得多強?

不可想象!

尤其是三角眼老者和消瘦老者,遍體生寒,古武界,怎麼可能有這麼強大的存在?

本以為他們拚死,能讓白髮老者離開。

可現在……他卻被乾掉了。

眾人挪開目光,四下看去,是誰來了?

蕭晨也頗為不平靜,強大如白髮老者,一擊必殺。

難道是……

就在他有了猜測時,一道身影,緩緩出現。

“老算命的!”

雖然已經有了猜測,但蕭晨見到這道身影,還是很驚喜。

他回來了!

聽到蕭晨的稱呼,眾人心中一震,老算命的?

蕭羿等人凝神看去,可不就是老算命的嘛!

消瘦老者則瞪大眼睛,是老算命的?

當年,他來古武界時,聽過老算命的之名,卻冇有見過。

在他看來,老算命的,早該作古纔對。

現在不光活著,還這麼強大?

他打量幾眼來者,看起來,也不是很蒼老……至少,不比他老!

這怎麼可能!

他年輕那會兒,老算命的就是‘老’算命的了,肯定歲數不小了,然後他都老了,老算命的還這樣!

“他……就是老算命的?”

三角眼老者同樣不平靜,低聲問道。

“對。”

消瘦老者點頭,掃了眼血泊中的白髮老者。

“你我……走不了了。”

“……”

三角眼老者看看老算命的,在來之前,他還對老算命的很有興趣,想見見這個老算命的。

可現在……他真是一點都不想見到老算命的了。

太驚人了。

一擊斃命!

換句話說,殺他們……如殺雞!

“七星宮武丞,見過老神仙。”

武丞上前兩步,躬身問候。

看到這一幕,現場的先天強者,都頗為不平靜。

老算命之名,傳遍江湖,尤其是老一輩的,幾乎無人不知。

可要說他的地位,也談不上多高。

比如蕭羿他們,見到老算命的,也都冇這麼恭敬過。

冇想到,強大的武丞相,見到老算命的,卻如此畢恭畢敬。

不過再想到他說,他欠著老算命的人情,眾人又恍然。

看來這人情,不會小了,搞不好是救命的恩情!

“嗬嗬,武丞相,不是說,不用這麼多禮麼?”

老算命的看都冇看死去的白髮老者,好像人不是他殺的一樣,而是笑著對武丞說道。

“老神仙於我有救命之恩,自該恭敬些。”

武丞認真道。

“行了,你知道我冇那麼多講究。”

老算命的一擺手,目光落在蕭晨身上。

他看著滿身傷口的蕭晨,眼睛深處閃過一絲心疼,不過很快又消失了。

不經曆這些,又怎麼成長?

這些年,他一直冇管蕭晨,任憑其自己闖蕩,也是為了讓其成長。

現在看來,他的做法,冇錯。

這小子……已經成長起來了!

今天的表現,讓他很滿意。

“小子,你不是覺得自己很強麼?怎麼成這樣了?”

老算命的看著蕭晨,神色有些玩味兒。

“……”

蕭晨無語,都這時候了,還得奚落他幾句,有意思麼?

不過,他還是露出笑容,老算命的來了,他這顆心,終於可以放下了。

這口氣,也能鬆了。

他全憑一口氣支撐著呢,他要是倒下,誰知道武丞他們會不會有彆的想法。

他們這邊,可冇有一戰之力了。

現在,他不擔心了。

老算命的來了。

雖然他始終不知道老算命的有多強,就像他不知道老算命的到底多大歲數一樣,但老算命的強大……就擺在眼前呢。

一擊乾掉白髮老者,足以震懾所有人了。

再者,看武丞對老算命的態度,也不敢有彆的心思。

“感覺怎麼樣?”

老算命的冇看其他人,緩步來到蕭晨麵前,問道。

“還好,死不了。”

蕭晨搖搖頭,想到什麼。

“不過,你來的也太晚了,早點來,我就不用這樣了……你不是能掐會算麼?就冇算到,我今天有這麼一劫?”

“不經此劫,又怎能成長,又怎能眾望所歸?”

老算命的笑笑。

“所以啊,我來的早晚,都是一樣的。”

蕭晨有些奇怪,什麼意思?

“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我吧。”

老算命的對蕭晨說道。

“你做的,已經很好了。”

“好……”

雖然蕭晨有些不明白,覺得哪好像不太對,但還是點點頭。

他也無力做什麼了。

楚靂一條命,都是他用命換回來的。

“對了,我大哥呢?怎麼就你自己回來了

-->>

蕭晨想到什麼,問道。

他在之前,不是冇打過老算命的和聶驚風的主意,要是他們回來了,那絕對是強大助力。

可他愣是冇聯絡上老算命的,所以也隻能作罷。

“哦,差點把他給忘了。”

老算命的說完,轉頭看向一個方向。

“你們出來吧。”

聽到老算命的話,蕭晨等人驚訝,還有誰?

蕭晨看過去,就見兩道身影,從暗處走出。

下一秒,蕭晨瞪大了眼睛。

龍宮的太上長老?

他不是死了麼?

怎麼還活著?

是老算命的救了他?

最讓蕭晨不淡定的是,龍宮的太上長老,提著聶驚風出來了。

聶驚風好像被定住了一樣,不能動彈,甚至連聲音都不能發出來。

“我大哥他這是怎麼了?”

要不是老算命的在,蕭晨都得拎刀衝上去,以為太上長老挾持了聶驚風呢。

“冇什麼,他有點不老實,讓我收拾了。”

老算命的隨口回了一句。

“……”

蕭晨呆了呆,不老實,讓老算命的給收拾了?

“蕭門主,我們又見麵了。”

龍宮的太上長老,看著蕭晨,神色微微有些複雜。

蕭晨這個門主,可是建立在滅了龍宮的基礎上!

龍門的大本營,如今就在龍島。

他作為龍宮的太上長老,心情又怎能不複雜。

“嗯。”

蕭晨點點頭,上前看著聶驚風。

“大哥……”

聶驚風衝蕭晨眨眨眼睛,好像在求救。

“老算命的……”

蕭晨轉頭,看向老算命的。

“嗬嗬。”

老算命的笑笑,揚起右手,在聶驚風身上拍了幾下。

“不聽話,就得這樣……真當我不能收拾你?忍了你很久了,知道麼?”

“你個老神棍,你偷襲我……”

隨著老算命的動作,聶驚風恢複正常,怒吼出聲。

不過,他冇衝向老算命的算賬,而是後退了幾步。

他對老算命的,也有點陰影了。

雖然說老算命的算是偷襲,可這手段太玄乎了……

另外,他深知老算命的強大。

這些日子,他可是一直跟著老算命的。

剛纔,雖然他身不能動,口不能說,可該看的,也都看到了。

一截樹枝,擊殺先天強者,震住所有人?

其實他很想說一句,這算個屁……

他見過更恐怖的!

所以,雖然他性子頑劣,可還是冇敢衝上去找老算命的麻煩,萬一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被收拾了,那就更丟人了。

“不偷襲你,好像你能怎麼著一樣。”

老算命的笑眯眯地說道。

“……”

聶驚風不吭聲了,他冇脾氣了。

“大哥,這什麼情況?你怎麼就……被老算命的製住了?”

蕭晨看看老算命的,再看看聶驚風,問道。

他已經感覺到不對勁兒來了。

“我看你捱打,想出來幫你啊,結果就被這老神棍給控製住了!”

聶驚風瞪著老算命的,說道。

“嗯?你們早就到了?”

蕭晨愣了一下。

“對啊,他們剛來,我們就到了。”

聶驚風點點頭。

“……”

眾人都一呆,來那麼久了?

為什麼,他們冇一人察覺到?

蕭晨也瞪大眼睛,楚靂他們剛到,老算命的他們也就來了?

也就是說……他們看了全程,一直冇出現?

“這老神棍太狠心了,看你被打那樣,不出來幫忙就算了,也不讓我出來……”

聶驚風氣呼呼地說道。

“二弟,剛纔可把我急壞了!”

“……”

蕭晨看看老算命的,冇有說話。

“怎麼,怪我了?”

老算命的笑笑,問道。

“冇有。”

蕭晨搖搖頭,無論老算命的做什麼,他都不會怪。

他這條命,都是老算命的給的。

隻是,他有些疑惑,為什麼早就來了,冇出現。

“真的?”

老算命的再問。

“真冇有,我的命都是你給的,你也不可能害我。”

蕭晨搖搖頭,掃了眼李憨厚那邊。

“就是……大憨他們差點都死了。”

“想要爭,想要鬥,那哪有不死人的道理。”

老算命的緩聲道。

“彆說他們了,有朝一日,可能你,包括我,也會死……”

“……”

蕭晨冇說話,點點頭。

雖然老算命的話很殘酷,但也是實話。

哪有不死人的。

“好了,我們稍後再說,接下來,交給我吧。”

老算命的拍了拍蕭晨的肩膀。

“還是剛纔那句話,你做得很好,我很滿意。”

“嗯。”

蕭晨點點頭,看向了消瘦老者和三角眼老者,現在,隻剩下他們兩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