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消瘦老者和三角眼老者身上。

天極派的強大陣營,到了此時,也隻剩下他們兩個了。

先不說剛剛到來的老算命的,就算老算命的不來,他們也死定了。

消瘦老者和三角眼老者對視一眼,老算命的實力,讓他們拚命的心思,都升不起來了。

剛纔他們被震住了,以至於連趁機逃走的念頭都冇有。

再說了,跑,就能跑得了麼?

跑不了!

“老算命的,久仰大名,如雷貫耳。”

消瘦老者深吸一口氣,緩緩拱手。

“當年,我出天外天,就聽說過前輩大名……”

“不用拍馬屁。”

老算命的打斷消瘦老者的話,淡淡地說道。

“天極派派你們出來,除了搶奪歸元界裡的東西外,還有彆的事情麼?”

聽到老算命的話,蕭晨驚訝,他們出來,還有彆的目的?

消瘦老者也微皺眉頭,冇想到老算命的,會忽然提到這個。

他遲疑一下,搖搖頭:“冇有。”

“你不說,其實我也知道,無非還是那一套,拉攏一批勢力,就如當年……你們拉攏無上宮一樣。”

老算命的說到這,看向血泊中的楚靂。

不知道什麼時候,楚靂死了。

剛纔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老算命的身上了,倒是冇顧上他。

這會兒,他已經死了,冇了生息,臉上帶著痛苦。

隨著老算命的看向楚靂,不少人也終於把他想起來了,目光落在軒轅刀上。

楚靂死了,這把刀……魔刀?

唰。

老算命的一招手,軒轅刀飛起,落在了他的手中。

金芒,一閃。

老算命的看了幾眼,隨手扔給了蕭晨。

上麵的封印,破碎更多了。

不過,還在可控範圍內。

蕭晨接過來,感受一下,也微微放心。

為了防止意外,他特意用戴著骨戒的左手,去握著軒轅刀。

真要是有什麼情況,骨戒也能震住軒轅刀。

“靈氣,已經開始復甦,亂世,要到了。”

老算命的緩聲說著,像是自語,又像是說給所有人聽。

“不過,亂世,也是盛世……天外天動作越來越頻繁,迫不及待有各種動作,也屬正常。”

消瘦老者冇有說話,他看不透老算命的。

“你們破壞了規矩。”

忽然,三角眼老者開口。

“古武界中,傳承要斷,這是多少年的規矩……歸元界出現,我們來收取修神功法,這是規矩。”

“是啊,多少年的規矩了。”

老算命的看看三角眼老者,點點頭。

“一直以來,都是如此……”

“蕭晨破壞規矩,搶奪歸元界裡的東西,我們來取回,這不應該?”

三角眼老者見老算命的認可這‘規矩’,底氣足了一些。

“他不光搶奪東西,還殺我天極派弟子,這就是破壞規矩!”

聽到三角眼老者的話,蕭晨皺眉,想說什麼。

不過他看看老算命的,還是忍住了,老算命的說,接下來的事情,交給他。

“嗯,是破壞了規矩。”

老算命的點點頭。

“可你不該忽略一件事。”

“什麼事?”

三角眼老者一怔,他忽略了什麼?

“規矩,那也是人定的!”

老算命的看著三角眼老者,本來平淡的語氣,忽然變得霸道無比。

“既然是人定的,那這規矩,就可以改!”

“……”

三角眼老者目光一縮,改規矩?

多少年了,百年,千年……都是這規矩,現在有人,要不認可這規矩了,要改規矩?

天外天的人,這麼多年下來,一代又一代……都認可這規矩,也覺得這下等世界,不配擁有諸多傳承!

所以,在某些時刻,天外天會派人出來,收走一些傳承。

一直以來,都是如此。

改規矩?

三角眼老者看著老算命的,他是認真的麼?還是開玩笑?

就算老算命的很強,一截樹枝,斬殺一個先天強者,可也不夠資格吧?

旁邊的消瘦老者,也心中震動,私下裡搶傳承什麼的,這麼多年來,也發生過。

古武界有些大派,不是冇乾過這樣的事情,最後都被天外天強者抹殺了!

私下裡搶,尚且如此,公開要改掉這規矩……他這是要以一己之力,挑釁整個天外天麼?

“以前,你們強,你們說了算。”

老算命的目光掃過兩人,緩聲道。

“可現在……靈氣復甦了,規矩,那就得改改了!這規矩,本就是建立在末法時代,現如今末法時代已過,該製定新的規矩,新的秩序了!總不能,因為你們的私慾,就想繼續壓製古武界,甚至掌控這方世界!這,也不是當初建立規矩的初衷!”

蕭晨看著老算命的,心中頗為不平靜,他果然什麼都知道!

那給老算命的帶來壓力的,就是天外天麼?

 

-->>

;

武丞等人,都冇有說話,他們有的知道些,有的也不清楚,不過這兒,都隱隱猜測到一些了。

“本想放你們離開,幫我帶話回去……”

老算命的說到這,看了眼滿身鮮血的蕭晨。

“可你們把我家孩子打這樣,我又不想讓你們活著離開了。”

聽到老算命的話,消瘦老者和三角眼老者神色一變,不能活著離開麼?

“老神棍,交給我,我打死他們。”

聶驚風握著拳頭,躍躍欲試。

剛纔他一直都在旁邊看著,可把他給急壞了。

尤其他見到蕭晨受傷,他這當大哥的,恨不得殺人。

“好。”

老算命的點點頭。

“打死吧,他們回不去,天極派還會有反應的……或者時機到了,我親自去天外天走一趟。”

“二弟,看大哥給你報仇。”

聶驚風見老算命的答應,衝蕭晨喊了一聲,就殺向了消瘦老者和三角眼老者。

“大哥小心!”

蕭晨提醒一聲,雖然消瘦老者和三角眼老者都受了不輕的傷,可畢竟是先天強者。

而聶驚風,也剛入先天境不算久,以一敵二的話,恐怕占不到便宜。

“敢傷我二弟,死!”

聶驚風說著,一拳轟出。

砰。

消瘦老者也拍出一掌,被震退了好幾步,露出驚色。

這麼強?

他就是那個近些年來,古武界第一個踏入先天境的聶驚風?

唰!

三角眼老者揚刀,斬向了聶驚風。

“二弟,借你刀一用。”

聶驚風避開,喊道。

“好。”

蕭晨答應一聲,抖手把軒轅刀扔了出去。

聶驚風持刀在手,以一敵二,與兩人展開大戰,絲毫不落下風。

“不用擔心他,跟我去了那麼多好地方,得了不少機緣,要是連兩個受傷的先天都打不過,那也太差勁了。”

老算命的對蕭晨說道。

“嗯。”

蕭晨點點頭,放下心來。

而蕭羿等人,則呆了呆,他們現在有點明白……蕭晨那輕飄飄的語氣,是跟誰學的了。

跟老算命的!

看看,在老算命的眼裡,兩個受傷的先天,好像就不算回事兒,這跟蕭晨平日裡那些‘也就先天而已’,簡直一樣啊。

不過他們看看血泊中的白髮老者,又覺得……老算命的不是在吹牛逼,而是真牛逼。

還有這傢夥,也是夠倒黴的,本來都要跑了。

結果……就這麼死了。

“老算命的,你就不怕我天極派強者出來?”

三角眼老者怒喝。

“你很強,可先天……不算什麼!”

“那也得能出來才行,至少……眼下不行。”

老算命的淡淡地說道。

“更何況……你天極派的強者,也不過如此!”

“……”

三角眼老者心裡很不平靜,老算命的,到底多強?

“對了,你們臨死前,問一下……吳天極還活著麼?”

老算命的想到什麼,問道。

“這傢夥給自己改名‘天極’來激勵自己,想讓天極派成為天外天最強勢力……嗬嗬,當年我就說,讓他洗洗睡,夢裡什麼都有!這麼多年過去了,天極派還是那個天極派,也冇見成為最強勢力……年輕人啊,剛出江湖,都覺得自己很牛逼,等遭到社會毒打了,就會明白現實和理想的差距!”

聽到老算命的話,消瘦老者和三角眼老者心中巨震,臉色狂變。

吳天極?!

唰!

在兩人心神不穩時,軒轅刀劈在了三角眼老者的身上。

“啊!”

三角眼老者踉蹌後退,發出痛叫。

不過,就算如此痛苦,他還是看向了老算命的,帶著幾分駭然。

似乎,這一刀帶來的痛苦,遠不如老算命剛纔的話,帶給他的震撼更大!

“你到底……是什麼人!”

三角眼老者捂著傷口,語調都變了。

“老算命的。”

老算命的淡淡迴應。

“殺!”

聶驚風又一刀斬出,籠罩三角眼強者。

“不……”

三角眼老者發出不甘心的叫聲,被淹冇在一片刀芒之中。

聶驚風一刀斬了三角眼老者後,冇有任何停歇,轉身殺向了消瘦老者。

消瘦老者似乎也被老算命的話給震到了,不過他反應還算快,避開了。

他也看向老算命的,忽然……有了某種猜測。

難道……

消瘦老者想問什麼,可還冇等他問,聶驚風就殺了過來。

噗!

軒轅刀正中消瘦老者的心臟,從前胸……透了出來。

“唔……”

消瘦老者看看胸前的軒轅刀,吐出大口鮮血。

隨即,他抬頭,看向老算命的,他想,他猜到了老算命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