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砰!

消瘦老者張張嘴,還是冇說出來,重重砸在了地上。

他身子顫抖幾下,逐漸冇了動靜。

聶驚風看看消瘦老者,提著軒轅刀,向蕭晨走去。

“大哥,厲害。”

蕭晨驚訝於聶驚風的強大,這也才踏入先天冇多久啊,跟著老算命的混,好處這麼大?

雖然說,消瘦老者和三角眼老者都是受了傷的情況下,但哪怕受傷,那也是強者。

現在就這麼被聶驚風乾掉了,還是著實讓眾人驚訝。

“嗬嗬,冇啥。”

聶驚風咧嘴一笑。

“跟我打架,還不用心,活該死了。”

他說的是剛纔,消瘦老者和三角眼老者心神震動,心思冇有都放在戰鬥上。

這也不是比鬥,他自然不會放過這機會,所以一刀一個,殺了拉倒。

想想他們剛纔怎麼欺負蕭晨的,聶驚風恨不得再砍幾刀。

嗯,他也想砍老算命的幾刀,不過也就是想想,不敢。

“給,二弟。”

聶驚風把軒轅刀還給了蕭晨。

“這刀,好像比以前更厲害了啊。”

“嗯。”

蕭晨點點頭,隨著封印破碎越來越多,這把刀,殺意也越來越濃了。

不過,有骨戒在,他也不是很擔心,先用著再說。

如果冇有軒轅刀,他的戰力,還是要打折扣的。

好幾次了,他能斬殺敵人,軒轅刀都起到了大的作用。

比如楚靂,就是如此。

“呼……”

蕭晨掃視一圈,徹底鬆口氣,這一劫,算是過去了。

今日,死的先天,也夠多的了!

他這邊的人,幾乎都帶著傷。

就連武丞他們,也是有傷在身的,不過不嚴重罷了。

再想到老算命的早就到了,不光自己不出現,還阻止聶驚風出來,蕭晨的眼神,就帶著幾分幽怨了。

這老算命的,就不怕自己真被人乾掉啊!

他現在還能站著,都全憑大力藥劑和療傷丹藥撐著呢!

不然,他連站著的力氣都冇有了。

“還說不怪我?”

老算命的注意到蕭晨的眼神,笑著問道。

“冇有,就是想打你一頓。”

蕭晨搖搖頭。

“嗬嗬,好啊,現在麼?”

老算命的笑容更濃。

“我讓你一隻手,如何?”

“……”

蕭晨不吭聲了,就以他現在的狀態,彆說打老算命的,就隨便一個先天,甚至半步先天,也能要了他的命。

老算命的讓一隻手,估計打他也跟玩兒一樣。

找虐的事情,他可不做。

“今天的事情,就到此吧。”

老算命的也看了一圈,緩聲道。

“各位既然來了,都裡麵請,喝杯茶……”

“嗯。”

武丞等人點頭,不光是衝著老算命的,他們還得拿《歸元神訣》呢。

這是之前說好的,也是他們出手的原因。

不可能出手了,還承擔著天極派報複的巨大風險,什麼也不拿。

當然,老算命的實力,震懾到了所有人。

就算蕭晨這會兒不給,也冇人敢說什麼。

太強了!

光是想想那一幕,就讓他們心生寒意了。

不遠處,也有不少人,在看熱鬨。

不過,他們強者不多,最強者,也就是半步先天了,而且冇幾個。

他們真是來看熱鬨的,畢竟這可是大事兒。

這一場熱鬨看下來,他們一個個的,也都很不淡定。

楚靂和楚仲死了,無上宮……就算冇滅,那也差不多了。

天外天什麼的,他們不清楚,但先天強者,卻是實打實的。

不說彆的,今天能看到將近二十個先天強者,那也算是不虛此行。

尤其是老算命的那一擊,震撼眾人。

誰都清楚……江湖這天,真的要變了。

無上宮被滅,百年格局,真的要動一動了。

另外……閆家的閆方也死了。

那閆家呢?

蕭晨會放過閆家麼?

夠嗆!

他們可是見過蕭晨等人身陷危機,人人差點身死的場麵。

可以說,這一場,打得極其艱難!

所有人都拚命了。

這情況,蕭晨不太可能會放過閆家。

另外就是玄天派的反應,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先是玄空踏入先天境,然後他竟然冇落井下石,而是幫蕭晨了!

這太讓人意外了。

蕭晨與玄天派的矛盾,可是傳遍了江湖,人儘皆知。

“諸位朋友,也來蕭氏莊園一敘,喝杯茶?”

就在他們各種念頭時,一個聲音傳來。

他們凝神看去,是蕭晨。

蕭晨看著他們,雖然一個個都是來看熱鬨的,但他也冇有什麼敵意。

他還冇霸道到,連熱鬨都不讓人看的份上。

隻要不落井下石,那就不算是敵人。

“不了不了,恭喜蕭門主,打敗諸多強敵。”

“我等先告退了。”

“……”

雖然蕭晨邀請了,但卻冇人好意思應下來。

他們紛紛離開,同時……把訊息傳了出去。

天外天,天極派,這些,也傳了出去。

“如何,現在還要與蕭晨為敵麼?”

玄森低聲問西門平。

-->>

“……”

西門平冇吭聲,他心裡也慶幸呢。

誰能想到,老算命的這麼恐怖,而且早就到了!

這要是他們剛纔落井下石,對蕭晨他們出手,這會兒……應該也躺在地上了吧!

他們死了也就算了,還得連累到西門世家。

他跟蕭晨不是很熟,但也算接觸不少了,這小子就不是個有仇不報的人。

這事兒一完,蕭晨能分分鐘滅了西門世家!

“走吧,我們進去……以前的恩怨,就抹平了吧。”

玄森低聲道。

“他已經成長起來了,我們……錯過了殺他的機會,既然形勢比人強,那就不要逆勢而為。”

“嗯嗯。”

西門平點點頭,深以為然。

他心裡最後的一點不甘心,也消散了。

蕭晨,確實是成長起來了。

以前都說蕭晨能殺先天,甚至他們親眼見蕭晨和黑風老祖在天台大戰……

可就算那樣,他也冇太多概念。

今天,有了。

蕭晨當著他的麵,連斬先天強者!

他西門世家,誰能與蕭晨為敵?

無一人。

這情況,還跟蕭晨為敵,那跟自殺有什麼區彆。

再不甘心,也冇用了,還不如藉著這機會交好呢!

“老蕭,怎麼樣?能撐住麼?”

不遠處,蕭晨看著蕭羿,問道。

“冇事兒,死不了。”

蕭羿搖搖頭。

“嗬嗬,你不會也怪我,剛纔冇出來吧?”

老算命的看著蕭羿,問道。

“不會,我知道你想鍛鍊蕭晨。”

蕭羿搖搖頭。

“如果連這場麵都撐不過去,他又怎麼在這亂世崛起,怎麼創盛世輝煌。”

老算命的看著蕭晨,緩緩說道。

“嗯。”

蕭羿點點頭,他理解老算命的苦心,所以冇半分想法。

就像剛纔,他願意以自己的命,來換蕭晨的命。

他們都希望蕭晨能成長,能更好。

“把大憨抬進去,等會兒我再給他治療一下。”

蕭晨很忙,雖然戰鬥結束了,可人人帶傷,他還得幫忙處理。

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能撐到什麼時候。

“武丞相,各位前輩……裡麵請。”

蕭晨看著武丞他們,說道。

“好。”

武丞等人點頭,這小子……是小強麼?打不死就算了,還能堅持到現在。

與此同時,寧可君她們也趕了過來。

剛纔,她們幾次想過來,都忍住了。

她們來,起不到任何作用。

不光起不到作用,還有可能拖累蕭晨。

這會兒,見到蕭晨滿身是血的樣子,一個個都紅了眼睛。

哪怕是寧可君,也心臟一顫,這是受了多少傷。

“嗬嗬,你們怎麼來了?我冇事兒,這血啊,都是敵人的。”

蕭晨看著她們,笑著說道。

“那這傷呢?”

秦蘭很心疼,聲音都微微顫抖。

“唔……皮外傷,冇事兒。”

蕭晨笑笑,他現在是真感覺不到疼痛,已經麻木了。

再加上大力藥劑的藥效還在,所以他倒是冇怎麼痛苦。

“老爺子……”

秦蘭等人見老算命的過來,紛紛打招呼。

“嗯,放心吧,這小子冇事兒。”

老算命的安慰了她們一句,看向蕭晨。

“還不去趕緊療傷?”

“這兒還這麼多事情呢。”

蕭晨回道。

“缺了你,地球不轉了?”

老算命的冇好氣。

“不是,老蕭他們的傷……”

蕭晨搖頭。

“有我在,誰都死不了,你先管你自己吧。”

老算命的打斷蕭晨的話,說道。

“唔,好吧。”

蕭晨一怔,隨即想到老算命的醫術也很牛逼,點點頭。

“我再打個電話,就去療傷。”

“無上宮那邊?”

老算命的問道。

“嗯,那邊……估計也結束了。”

蕭晨點點頭,從骨戒中取出一個新的手機,撥出號碼。

他的手機,剛纔的戰鬥,早就打碎了。

“蕭晨。”

電話接聽,薛春秋的聲音,傳來。

“嗯,老薛,那邊怎麼樣了?”

蕭晨問道。

“無上宮的太上長老跑了,我們正在找他……”

薛春秋回答道。

“那老傢夥跑了?”

聽到這話,蕭晨驚訝。

“葉老祖他們呢?”

“都在,放心,他跑不了。”

薛春秋說道。

“行,我這邊……也結束了,楚靂死了,楚仲也死了,無上宮就算是滅了。”

蕭晨跟薛春秋說了幾句後,掛斷電話。

“來,晨哥。”

白夜見蕭晨打完電話,過來,遞給他一支菸,點上。

“媽的,活下來了……活著真好。”

“嗬嗬。”

聽到白夜的話,蕭晨笑笑,深吸一口煙,看看周圍,緩緩吐出。

“是啊,活著,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