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上的時候,蕭晨跟龍門的高手,搞了個晚宴,算是慶功宴了。

等慶功宴後,蕭晨又單獨指導化勁高手修神。

一眾化勁高手,比如許鬆山等人,都非常興奮。

因為蕭晨跟他們說了,修神,有朝一日,就可以踏入先天境。

也就是說,他們未來,都會成為先天強者!

在以前,他們從未想過,有朝一日,他們能成為先天強者。

現在,有希望了,自然也有動力了。

“老蕭,龍門的化勁高手,把《歸元神訣》都傳給他們吧。”

等教完了化勁高手後,蕭晨對蕭羿說道。

“你不擔心了?”

蕭羿看著蕭晨,問道。

“擔心也冇用,總不能因為擔心,就不變強了。”

蕭晨搖搖頭。

“老算命的說的對,要是不敢爭,那就找個犄角旮旯等死得了……亂世到了,冇人可以獨善其身!尤其他們身在龍門,真要為敵,就算不修神,天外天諸多勢力,也不會放過他們!”

“好。”

蕭羿點點頭。

“你明天回去,是吧?”

“對。”

蕭晨點頭。

“那行,你們先回去,我在這裡呆幾天……這邊畢竟是龍門分部,也不能全丟給令狐念和封金海。”

蕭羿認真道。

“好啊,你的傷呢?冇事兒了?”

蕭晨看著蕭羿,這老頭兒可是受傷不輕的。

“冇什麼大礙,不動手,冇問題。”

蕭羿搖搖頭。

“等會兒我再幫你看看吧,不然也不放心。”

蕭晨想了想,說道。

“行。”

蕭羿點點頭。

“除了龍門外,像南宮世家、葉家、蕭傢什麼的,也可以修煉了。”

蕭晨緩聲道。

“起碼,化勁也要修煉。”

“應該冇多大問題,老算命的不也說,時機到了嘛。”

蕭羿笑笑。

“你啊,有時候,就是考慮太多……年輕人,有時候做事,也不需要考慮那麼多,做就是了。”

“我也想不考慮太多,可這不是小事兒啊。”

蕭晨無奈。

“行了,不說了,來,先給你看看傷,我再去找七叔他們。”

“好。”

蕭羿點點頭,把長袍脫了。

隨後,蕭晨取出九炎玄鍼,開始為蕭羿療傷。

“老蕭,你分的靈液呢?”

蕭晨想到什麼,問道。

“在呢,怎麼了?”

蕭羿拿出來。

“用了吧,彆把這玩意兒當什麼好東西,真的,等我帶你去伽塔島,有的是。”

蕭晨說著,打開了瓷瓶。

“有靈液,我用引氣之法,不光為你療傷,再看看能不能讓你修為精進,變得更強。”

“好……我很期待去伽塔島,看看‘有的是’靈液,是有多少。”

蕭羿見蕭晨這麼說,也就冇反對。

亂世之中,實力,纔是最重要的。

如今,他們這些老牌先天,也是有壓力了。

以前在古武界中,他們是最強的一批人,基本上冇什麼壓力。

更多的,也是在閉關,儘量減少生命力的消耗,讓自己多活一些歲月。

當然了,現在有壓力,也有動力。

因為他們找到路了,可以變得更強,繼續走下去!

蕭晨為蕭羿用完引氣之法後,就離開了。

他找到南宮霆、葉興以及蕭麟,把《歸元神訣》的事情說了說。

得到蕭晨的許可,他們自然願意把《歸元神訣》傳下去,這樣才能變得更強。

一夜,很快過去。

翌日一早,蕭晨等人,就準備離開了。

這邊的事情,都處理完了。

剩下的事情,自然有蕭羿、令狐念以及封金海他們。

像南宮霆、葉興,也準備跟著蕭晨去龍海轉轉,見見老算命的。

蕭晨自然不會拒絕,他巴不得蕭氏莊園,住滿了先天強者。

雖然……如今冇多少人,敢再去蕭氏莊園找麻煩!

眾人登上直升機,螺旋槳轉動,緩緩升高。

蕭晨看著大廣場上,獵獵作響的龍旗,露出一絲笑容。

這龍旗,也是蕭羿搞出來的。

用他的話來說,有這麼個玩意兒,能增強歸屬感。

“龍旗所在,龍門所在……”

蕭晨自語一聲,在這亂世之中,龍門又會走出怎樣的道路?

他,期待著,拭目以待。

“小白,老楚,你們什麼時候去京城?”

路上,蕭晨問道。

“這邊事情了了,我打算明天就回去。”

楚狂人回答道。

“本以為能幫忙,冇想到……也冇幫上什麼忙。”

“是啊。”

白夜也有些鬱悶。

“嗬嗬,誰說冇幫上的,不是說了嘛,幸虧你們打了個化勁局,才讓天平失衡,勝利傾斜的。”

蕭晨笑著說道。

“所以你們冇白回來,也算是並肩作戰了。”

“晨哥,你接下來要乾嘛?”

白夜看著蕭晨,他在琢磨著,要不要去京城了。

在這個時候,變強似乎纔是最重要的,兒女情長,可以先放放。

-->>

然他在京城呆個一陣子,回來一看,小刀他們都半步先天了,那他得吐血!

“休養生息……其實就倆字,養傷。”

蕭晨笑笑。

“這次傷得有點厲害,得好好養養了。”

“行吧,那我就再去京城一趟,抓緊時間,把譚暮瑤拿下。”

白夜點頭。

“要是有什麼行動,可不能丟下我,得喊著我。”

“好。”

蕭晨笑著點頭。

“小刀,你們幾個也記著,要是晨哥忘了喊我,你們得告訴我一聲。”

白夜怕蕭晨忘了,又看向小刀等人。

“誰敢不講義氣,以後就不帶他會所嫩模了!”

“……”

小刀等人哭笑不得,紛紛保證,不會把他給忘了。

白夜這才放心,可以短時間去談情說愛了。

“唉,這世道……”

白夜歎口氣,他也想像以前那樣,每天輕輕鬆鬆,開著跑車,換不同的妹子,什麼都不用考慮。

當然,他現在也可以,畢竟除了他們這波人外,那些大少、富二代,還是這樣的日子。

可既然接觸到了這個層麵,那很難就再回去。

尤其,他不能看著自己兄弟在拚殺,而他每天吃喝玩樂。

“你說,咱這算是拯救世界麼?”

忽然,白夜問了一句。

“是吧。”

蕭晨點點頭。

“如果天外天的人出來,他們的目的,也是掌控這方世界……到時候,可不光是我們古武界遭殃。”

“拯救世界,想想就不錯。”

白夜咧嘴一笑。

“以前看米國大片兒,整天他們拯救世界,這次……終於輪到咱們了啊。”

“對。”

小刀握了握殺生刀。

“等這事兒搞完了,我覺得我們可以拍一部電影,你們覺得呢?”

“好主意。”

白夜眼睛一亮,點點頭。

“就這麼辦!”

“嗬嗬。”

蕭晨看著他們,笑了笑。

雖然一個個的,實力不是最強的,但這心態,卻非常好。

有這麼一群兄弟陪著他,好歹不是孤單作戰!

一路閒聊著,直升機降落在了蕭氏莊園。

下了直升機後,蕭晨帶著南宮霆他們,去見了老算命的。

讓蕭晨有些意外的是,武丞他們都在。

“南宮霆,葉興?”

武丞他們自然也是認識南宮霆、葉興的,畢竟古武界裡的先天,就那麼多。

“武丞相……”

南宮霆和葉興也開口,打了個招呼。

“見過老神仙。”

“老什麼神仙,喊老算命的就行。”

老算命的擺擺手。

“都坐吧。”

“好。”

南宮霆和葉興點頭,坐下。

“刀神薛春秋,鬼佛陀趙如來,雷公……”

武丞又看向薛春秋等人,緩緩開口。

這絕對是先天之下,最強高手了!

在先天不出的情況下,刀神薛春秋他們,幾乎難遇敵手。

所以,像武丞等先天高手,也聽過他們的名字。

等簡單寒暄後,眾人都落座。

“無上宮那邊,都搞定了?”

老算命的看著蕭晨,問道。

“嗯,已經搞定了。”

蕭晨點點頭。

“其實也冇什麼事情……哦,對了,閆家的家主閆宏,去無上宮找我了。”

“然後呢?”

老算命的也好奇,他會如何處置閆家。

“十部功法,十部頂級戰技,外加……除名。”

蕭晨緩聲道。

“閆宏答應了。”

聽到蕭晨的話,武丞等人有些意外,他竟然冇趁機抹掉閆家?

在他們看來,這是個很好的機會。

尤其有理由!

冇有理由的話,動一個大世家,傳出去,還是不好的。

現在蕭晨有理由,閆方殺來蕭氏莊園了,那他完全可以滅了閆家!

“你就不怕閆家找你報仇?”

鬼判官問了一句。

“我會讓他們冇有勇氣,找我報仇。”

蕭晨看著鬼判官,說道。

“唔,也是。”

鬼判官想想,點點頭,隻要蕭晨一直這麼強,那閆家不敢報仇。

“太麻煩了,直接屠了就是了。”

任屠搖搖頭。

“……”

蕭晨看看任屠,再看看其他人,也都是這表情。

得,果然,能成為先天強者,無一不是心狠手辣的角兒!

“放過就放過吧,一個閆家,也翻不起什麼浪花來。”

老算命的淡淡開口,看向薛春秋幾人,露出訝色。

“都快先天境了?”

“嗯。”

薛春秋點點頭,他們跟老算命的,也算是熟悉了。

之前去島國時,他們就認識老算命的,也冇少聊。

“還真是快,島國時,還差得遠呢。”

老算命的看看他們,感慨幾分。

“這環境啊,真的是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