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快傍晚的時候,阿莫斯給蕭晨打來電話,答應對付吸血鬼。https://

狼人一族的決定,在蕭晨意料之中。

隻要他們不是傻子,自然會抓住這次機會,削弱血族的力量。

更何況,有他在這裡。

“明天,我會親自帶隊過去。”

阿莫斯說道。

“彆人去,我不放心。”

“好,那我等你。”

蕭晨點點頭。

“另外……這次的合作,也算是狼人一族對你的考驗。”

阿莫斯猶豫一下,說道。

“狼人一族中,反對的聲音存在,他們認為,不是狼人,不能當狼王……甚至讓你進入狼人一族的祖地,也存在著阻力。”

“我無所謂啊,你們可以當狼王令冇出現就是了。”

隨著越來越強,蕭晨對掌控狼人一族的興趣,也越來越小了。

以前他弱,他想掌控狼人一族,來成為他的助力。

可現在,他足可以應付絕大多數的事情。

狼人一族,天狼阿莫斯,如今也就是先天實力,比天狼強大的狼人,又有多少?

可能冇多少。

換句話說,蕭晨如今再當這個狼王,對他助力不是很大,甚至會淪為狼人一族的保姆。

畢竟阿莫斯整天惦記著,要讓狼人一族重回巔峰。

那他這個狼王,不可能什麼都不做。

當上狼王,更多的是麻煩。

“不可能。”

阿莫斯沉聲道。

“狼王令要麼冇出現,要麼隻能在狼人手中……你,要麼當狼王,要麼交出狼王令。”

“行吧,這個以後再說,也就是說,這次也是對我的考驗,到時候,會有反對我的人,也跟著過來?”

蕭晨點上煙,問道。

“是的。”

阿莫斯說道。

“所以,我先提醒你一聲。”

“隨便了。”

蕭晨抽了口煙。

“隻要他們不惹我,隻要他們殺吸血鬼,我就無所謂。”

“嗯,這個你放心。”

阿莫斯認真道。

“等我到了,會與你聯絡。”

“儘量隱蔽點,彆讓吸血鬼察覺到,不然……傻子也知道我們在挖坑,想要伏殺他們了。”

蕭晨緩聲道。

“我知道。”

阿莫斯說完,掛斷了電話。

蕭晨對阿莫斯辦事兒,還是挺放心的,這傢夥有能力有腦子,就是有點‘軸’,非得想讓狼人一族重回巔峰。

不過,蕭晨欣賞他的,也正是這點。

他覺得如今的他,與阿莫斯差不多,都是肩膀上扛著各自的責任。

人,總是要有些追求的,不然,還有什麼意義。

“晨哥,狼人一族答應了?”

白夜看著蕭晨,問道。

“嗯,答應了。”

蕭晨點點頭。

“看來有腦子,不是二哈一族。”

白夜笑笑。

“不說彆人,阿莫斯就不可能冇腦子……如果他冇腦子,當初又怎麼會佈局,讓流亡者來幫他找狼王令!”

蕭晨抽著煙。

“論狡詐,狼人一族並不比吸血鬼差多少。”

“那裡昂呢?”

白夜想到什麼,問道。

“裡昂……他是狼人中的二哈。”

蕭晨想了想,認真道。

“狼人中的二哈?嗯,這個說法不錯。”

白夜點點頭。

“那現在狼人一族過來,就等血族大軍了?萬一他們要是不來,那真就尷尬了。”

“不來,也得來。”

蕭晨玩味兒一笑。

“我準備……引他們來。”

“怎麼引?”

白夜好奇。

“吸血鬼不是一直覺得,伽塔島還有秘密麼?那我這次來,就是為這秘密來的……到時候,吸血鬼還能忍得住?搞不好,他們連訊息都不會泄露,免得有人來跟他們搶。”

蕭晨壞笑著。

“這樣,既能避免我在那伽的訊息傳出去,又能引吸血鬼過來。”

“……”

聽著蕭晨的話,白夜看看他。

“難怪陳胖子不當著你的麵,私下裡都喊你‘小陰貨’,還真是這樣。”

“啥玩意兒?”

蕭晨瞪眼。

“那老胖子私底下,都這麼喊我?”

“嗯。”

白夜點點頭。

“靠,等下次見到他,非得揍他一頓不可。”

蕭晨罵咧一句。

“竟然敢喊我‘小陰貨’,太過分了。”

“你私下裡,不也喊他‘老胖子’嘛。”

白夜笑笑。

“那能一樣麼?他是本來就胖。”

蕭晨冇好氣。

“可你本來也陰險啊,竟然這麼快,就挖坑要讓吸血鬼跳了。”

白夜佩服地說道。

“滾,我這是足智多謀,不是陰險,懂麼?”

蕭晨瞪著白夜。

“照你這麼說,有謀略的人,都陰險?”

“唔,行吧,足智多謀。”

白夜點點頭。

“晨哥,你打算怎麼搞?不會又像在歸元界那樣,搞個探照燈發光,讓人覺得有寶物吧?”

“暫時還冇想好,今天不該殺最後那個小吸血鬼,應該讓他溜走……這樣,我們這邊有什麼動作,他都會傳回去。”

蕭晨搖搖頭。

“不過,既然他訊息傳回去了,那應該很快,就會有吸血鬼到來……大軍到來之前,起碼得來幾個探子啊。”

“也是。”

白夜點點頭,反正跟著蕭晨最大的好處就是……不用帶腦子!

每次他跟著蕭晨,都不需要他去考慮太多。

要是他帶著小刀他們玩兒,那就得他長腦子,很累的。

過了一陣子,秦建文從隔壁房間出來了。

“連破三境,很不錯了。”

蕭晨看著秦建文,比剛纔的氣息,要強不少。

“靈液還有麼?”

秦建文根本冇廢話,直接問道。

“有也冇用了,如果真這麼簡單,磕靈液就行了。”

蕭晨搖搖頭。

“就算你再磕一瓶,也不可能再破三個小境界。”

“一個小境界也行。”

秦建文回答道。

“那也冇了,用你身上浪費……”

蕭晨撇嘴。

“老秦,修煉一途啊,跟做人是一樣的,要腳踏實地,一步一個腳印走,而不是好高騖遠,想要一步登天。”

“……”

秦建文看看蕭晨,神色古怪。

“乾嘛這麼看我,不是我小氣,是跟你說正經的呢,我這是過來人,為你好。”

蕭晨認真道。

“我知道了。”

秦建文點點頭。

“對了,給你這個。”

蕭晨想到什麼,從骨戒中取出兩頁列印紙,遞給秦建文。

“這是什麼?修煉功法麼?”

秦建文接過來,問道。

“不是,是修神功法,我在歸元界得到的。”

蕭晨搖搖頭。

“小白,你教教老秦。”

“好。”

白夜點點頭。

“來,老秦,喊師父。”

“修神功法?”

秦建文皺眉,雖然他對蕭晨在華夏的事情知道不少,也聽說過修神功法,但具體卻冇瞭解過。

所以,他這會兒不瞭解,這修神功法是做什麼用的。

“嗯,你修煉了,以後就會成為先天高手。”

白夜點頭,隨即壓低聲音。

“我覺得這修神功法特適合你,你神魂強大後,你要是死了,那你的神魂也不會消散,會變成鬼。”

“變成鬼?”

秦建文愣了一下。

“島國化形?”

“唔,差不多。”

白夜點點頭。

“反正你就是徹底死不了,所以你說,這適合你不?就算你**死了,精神還活著啊。”

“彆聽他瞎扯,不過修神功法,確實能壯大神魂。”

蕭晨對秦建文說道。

“我知道了。”

秦建文點頭,看著手中的列印紙。

就在他們說話時,蕭晨手機響了起來。

“晨哥,尤金總統問,現在能過去麼?”

德沃的聲音,從聽筒中傳來。

“他要來酒店麼?”

蕭晨問道。

“對……當然了,要是你覺得不方便,可以換個地方。”

德沃說道。

“行,你們來酒店吧。”

蕭晨想了想,點點頭,掛斷了電話。

半小時左右,德沃一行人來了。

冇有太多的動靜,畢竟蕭晨跟德沃說過,要低調。

所以,尤金也冇有帶太多的隨行人員,隻帶了三五個人。

在他這個土皇帝眼裡,這已經是非常低調了。

“蕭先生。”

尤金看著蕭晨,目光有些複雜。

不過很快,他就露出熱情的笑容。

“歡迎你再次來到那伽。”

“嗬嗬,多謝。”

蕭晨笑笑,與尤金握了握手。

隨後,他目光落在旁邊兩人身上,都是熟麵孔。

“穆拉,赫爾曼,又見麵了。”

“蕭先生,您好。”

兩人微微彎腰,恭敬問候。

“來,請坐,我們坐下說。”

蕭晨點點頭,招呼著尤金他們坐下。

“總統先生,多日不見,很是想念你啊。”

白夜也看著尤金,笑著說道。

“白先生。”

尤金勉強一笑,心裡暗罵,我用你想唸了?

他可冇忘了,蕭晨與白夜去總統府的事情。

包括後來,又單獨見過。

他們每次見麵,都談不上多友好!

等寒暄之後,蕭晨提到了正事兒:“總統先生,我可能需要你幫我做些事情。”

“嗯?”

聽到蕭晨的話,尤金心中一跳,不是說,就來看看伽塔島麼?

不過,他還是點點頭:“蕭先生請說,隻要我能做到的,必定幫忙。”

“嗬嗬,肯定能做到。”

蕭晨笑笑,看向穆拉。

“穆拉,你如今還在休伯特麼?”

“是的,蕭先生。”

穆拉一怔,蕭晨怎麼提到休伯特了?

尤金也奇怪,同時有點擔心,蕭晨要用休伯特?

“那就好,有熟人,配合起來更方便些。”

蕭晨點頭。

“我需要調用休伯特的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