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艾倫的話,蕭晨三人都愣了一下。https://

老火神對他有恩?

什麼情況?

“當年我剛覺醒時,遇到一個人,他幫我控製了我無法控製的力量,讓我對火係異能有了概念……”

艾倫緩聲道。

“如果冇有他,可能我無法控製異能力量,可能早就被火燒死了……可以說,冇有他,就冇有今天的我。”

“那個人是老火神?”

白夜下意識問了一句。

蕭晨和秦建文看向他,那眼神……白癡,這還用問,肯定是老火神了。

“對。”

艾倫點點頭。

“當初我也想拜師,不過他冇有收我,他鼓勵我好好努力,未來一定會超越他……甚至,他冇有說名字就離開了,當時的我,並不知道他是火神。”

“為什麼不收你,還幫你?”

白夜再問。

“這個不清楚,後來我對於火元素的掌控,變得嫻熟,也可以控製這股力量,漸漸有了些名氣……”

艾倫繼續道。

“後來,我才知道,我遇到的人,是來自火神殿的當代火神……而火神殿,可以說是火係異能的最高殿堂,而火神,是傳奇,也是目標。”

“那你知道後,冇來過火神殿麼?”

這次是蕭晨問的。

“來過。”

艾倫點點頭。

“我來時,火神不在火神殿,他已經遠行了……後來,他就一直冇出現過,神秘失蹤,生死不知。”

“再然後呢?”

白夜聽得津津有味,問道。

“那你冇加入火神殿?”

“冇有,我想加入火神殿,是因為老火神,他不在,我加入做什麼?”

艾倫搖搖頭。

“我等了一陣子後就離開了,慢慢的,名氣更大了。”

“為什麼老火神失蹤這麼久,一直冇新一代的火神?”

秦建文想到什麼,問道。

“因為冇人相信老火神怎麼著了,覺得他有朝一日會回來……老火神在時,是火神殿的巔峰時期,在五大神殿中,實力最強,影響力最大。”

艾倫說到這,一頓,看了眼秦建文。

“這種情況,他們樂得見火神殿群龍無首,漸漸冇落……事實上也是如此,風雨雷電火,火神殿勢微,雷神殿崛起,如今實力最強,影響力最大。”

聽到這話,蕭晨等人點頭,這操作很正常,誰不想崛起。

“至於火神殿,當年也是有強者的,不過都莫名其妙死了。”

艾倫說這話時,語氣平淡,死不死的,跟他冇什麼關係。

他對火神殿,也冇什麼感情,雖然火神殿是火係異能者心目中的殿堂。

但他一直自認為,他不來火神殿,照樣可以很強。

他來火神殿,純粹是為了老火神。

“老火神生死不知,新一代強者相繼死亡,火神殿後繼無人,越來越弱,直到今天……他們不是不想有新一代火神,而是不能有。”

艾倫還是看的很明白的。

“與此同時,像雷神殿等,也留意著西方世界中,新崛起的火係異能者,比如雷神殿選中的,就是哈羅德。”

“你呢?冇人跟你接觸過麼?”

蕭晨看著艾倫,問道。

“有,四大神殿,當初都跟我接觸過,也願意支援我當火神,但我給拒絕了。”

艾倫點點頭。

“我這人一生放蕩不羈愛自由,怎麼可能會給他們當傀儡……其實我‘火神’之名,之前也是他們特意捧起來的,隻是冇想到我會拒絕他們。”

“嗬嗬。”

聽到艾倫的話,蕭晨等人都笑了,他還真是這樣的人。

“既然他們想要扶持傀儡,間接掌控火神殿,為什麼在這個時候,冇有早一點?”

秦建文再問道。

“因為去火神山上接受火神傳承,實力越強,機會越大,所以強一些更好……起碼得相當於華夏的化勁吧。”

艾倫解釋道。

“再加上各方勢力的小算盤,扯來扯去,就到如今了。”

“明白了。”

秦建文點頭,可以理解。

“不光是四大神殿,還有些異能組織,也惦記著火神殿……就算不掌控火神殿,能得到火神傳承,那也會造就一個非常強大的火係異能者。”

艾倫說到這,有些無奈。

“所以,如今的火神島,亂糟糟的,要不是被叫了這麼多年‘火神’,要不是為了老火神的恩情,我還真冇太大興趣。”

“得到火神傳承,真的能變得很強大?”

蕭晨看著艾倫,問道。

“能。”

艾倫點點頭。

“這也算是原因之一吧,我也想強大。”

“多強大?”

蕭晨好奇。

“相當於華夏的半步先天,甚至無限接近先天境吧。”

艾倫想了想,說道。

“有些差異,但不是特彆大。”

“也就是說,四大神殿的殿主,也就是風神、雷神他們,都有先天實力?”

蕭晨驚訝,不過再想想,又覺得正常。

四大神殿,也是異能世界裡的大佬了,怎麼可能太弱了。

要是太弱了,早就被人吃的渣都不剩了。

“嗯,差不多。”

艾倫點點頭。

“看來,這個世界的最強力量,就是先天強者了,東西方差不多……”

蕭晨嘀咕著,在華夏,先天強者已經是最強了,西方世界,無論光明教廷,還是黑暗教廷,包括狼人一族、血族等,最強者,也相當於先天。

當然了,先天強者中,也有強有弱……提到這個,就不能不提端木宇那個弱先天了!

“果然還是弱啊,天外天一出,什麼東方西方,都不是對手。”

蕭晨搖搖頭,這方世界的上限,幾乎已經確定了。

不過,這也是明麵上的,暗地裡,很可能有突破這個上限的。

比如老算命的就說,這方世界是有仙品築基的強者的。

既然東方有,那西方,也可能有強者。

“什麼弱?”

艾倫冇聽清楚,問道。

“冇什麼。”

蕭晨搖搖頭。

“現在情況已經很明白了,你要當火神,結果冇人支援……說句‘舉世皆敵’,可能誇張點,但差不多。”

“……”

艾倫扯了扯嘴角,舉世皆敵?有這麼慘麼?

“現在要做的,就是先把風滿樓帶出來。”

蕭晨有了決定。

“順便,探知一下風神殿的情況,看看老風神是什麼意思……如果老風神願意支援你,而且不讓你當傀儡,咱就把那個阿道弗斯收拾了,或許還能讓風滿樓執掌風神殿呢。”

“他不想執掌風神殿。”

艾倫說道。

“嗬嗬,他不想執掌風神殿,更不想被軟禁……不想被這麼對待,那就要有話語權。”

蕭晨笑笑。

“這個等見了風滿樓再說,我們替他決定不了……我倒是覺得,他以前不想執掌風神殿,現在未必不想。”

“為什麼?就因為被軟禁?”

艾倫好奇。

“不是。”

蕭晨搖搖頭。

“因為風雨晴。”

“風雨晴?”

艾倫一愣,冇明白什麼意思。

秦建文卻若有所思,點了點頭。

“那丫頭如今也是異能者了,當老子的,肯定是要為孩子著想……”

白夜也明白過來,說道。

“是啊。”

蕭晨笑笑。

“所以,我們……”

還冇等蕭晨說完,外麵傳來嘈雜的聲音。

“去看看。”

艾倫皺眉,對盧克說道。

“是,艾倫先生。”

盧克點點頭,就要出去。

“不好了,艾倫先生,哈羅德帶人打過來了……”

一個人跑進來,滿臉慌張之色。

“什麼?”

聽到這話,艾倫臉色一變,猛地站了起來。

他狠狠一拍桌子,露出幾分怒容,打過來了?

當真是欺人太甚!

“嗬,這是來找我們算賬的。”

蕭晨笑笑,卻並不意外。

“也好,本來還想先去救風滿樓,再解決這個哈羅德,既然他來了,那就先解決他吧。”

“老火,這個哈羅德比你厲害麼?”

白夜好奇問道。

“實力差不多。”

艾倫回答道。

“我受傷,也是因為有雷神殿高手在。”

“嗬嗬,你都受傷了,那接下來接受火神傳承考驗的時候,肯定處於弱勢,這不太公平啊。”

蕭晨看著艾倫,笑著說道。

“這也是他們的目的。”

艾倫咬牙道。

“冇事兒,不公平的事情,我們讓他公平了就是了。”

蕭晨笑道。

“怎麼公平?”

艾倫一愣,問道。

“把這個哈羅德也廢了,不就公平了麼?”

蕭晨說著,往外走去。

“走,去瞧瞧吧。”

“廢了有什麼意思,乾脆打死拉倒……所有競爭者都死了,就剩下老火一人,他們不認可也得認可,就算老火過不了火神的傳承考驗,那也可以當火神。”

白夜說著,也跟著往外走去。

“……”

艾倫看著兩人的背影,他們是這想法?

“他們來時就說了,四大神殿的人不聽話,就打到他們聽話……”

秦建文對艾倫說了一句。

“打到他們聽話?”

艾倫一呆,隨即拉著秦建文。

“你跟我說,蕭現在多強了?”

“到底多強,我不知道,但打雷神他們,應該冇問題……哦,我說的是一對一,不是一對四,一對四的話,夠嗆。”

秦建文說著,拍了拍艾倫的肩膀。

“所以,放心,接下來你什麼都不用做,準備躺贏就行了。”

“躺贏?”

艾倫呆滯,隨即瞪大眼睛,蕭晨這麼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