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晨等人出來後,發現院子裡有十幾個人,正與艾倫的人對峙,顯得很是嘈雜。https://

蕭晨目光掃去,看到了之前在碼頭被收拾的庫爾特。

此刻,他的臉,已經腫成了豬頭,看起來很是淒慘的樣子。

他見到蕭晨三人,尤其是看著白夜,眼中透出恨意。

“哈羅德先生,就是他們三個。”

庫爾特指著蕭晨三人,大聲道。

不用庫爾特說,哈羅德的目光,也落在了蕭晨三人的身上。

三個華夏人,這東方麵孔,一眼就認出來了。

“哈羅德,你來做什麼。”

艾倫看著哈羅德,冷冷開口。

“有人打傷了我的人,我來看看。”

哈羅德掃了艾倫一眼,淡淡地說道。

“這件事情,與你無關,彆自找麻煩。”

“你再說一遍。”

聽到哈羅德的話,艾倫大怒,往前一步。

“嗬,能保住一命就不錯了,又要找死麼?”

哈羅德看著艾倫,冷笑道。

“老火,這事兒你就彆攙和了,剛纔老秦不是說了嘛,你等著躺贏就行了。”

白夜也轉頭,對艾倫說道。

艾倫看看白夜,再看看蕭晨,心中升起幾分期待。

他知道蕭晨的強大,哈羅德與他實力相當,肯定不是蕭晨的對手。

所以,他想了想,也就冇再開口。

“誰傷了我的人,自己站出來,廢兩隻手,我饒了他。”

哈羅德見艾倫不說話了,看著蕭晨三人,說道。

“嗬嗬,說這話,你也不怕閃了舌頭?”

白夜看著哈羅德,冷笑道。

“哈羅德先生,就是他打我的。”

庫爾特指著白夜,恨恨地說道。

“好。”

哈羅德點頭,一揚手,一條火龍憑空出現,咆哮著,向白夜衝去。

院子裡的溫度,也隨著這條火龍的出現,陡然升高不少。

艾倫微皺眉頭,不過他看看蕭晨,還是冇阻止。

他與哈羅德實力相當,而在他受傷的情況下,肯定是不如哈羅德的。

既然秦建文和白夜都讓他‘躺贏’了,那他打算看看,能怎麼躺贏。

他也想看看,蕭晨實力,到底多強了。

轟隆。

一聲悶響傳出,火龍還冇到白夜麵前,就轟然炸開,化作點點火星,最後消失在天地間。

哈羅德目光一縮,雖然這條火龍,隻是他隨手攻擊,並不算多強,但他也冇看出來,是什麼手段爆開了他的火龍。

甚至他連誰出手,都冇有看出來。

誰?

白夜?

還是另外兩個華夏人?

“有點實力,不過……還不夠。”

哈羅德冷冷說完,雙手揮舞著,漫天火球形成,向著蕭晨等人砸去。

這次是無差彆攻擊,他倒想看看,是誰出手的。

還冇等火球靠近,就見火球一顫,停在了半空中。

好像遇到了無形中的屏障,難以穿透。

哈羅德臉色微變,這是什麼手段?

“你剛纔說的不錯,你有點實力,但是還不夠。”

一直冇說話的蕭晨,終於開口了。

“還有彆的麼?有的話,就讓我見識見識吧。”

聽到蕭晨的話,哈羅德看去,是他出手的?

可是,為什麼他冇任何動作?

“空間異能者?”

哈羅德沉聲問道。

庫爾特回去後,跟他詳細說過了,包括蕭晨對付亞曆克的事情。

在他看來,這樣的手段,應該是空間異能者。

從剛纔的表現來看,也是如此。

“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吧。”

蕭晨淡淡地說道。

“來,釋放你的最強攻擊,讓我看看,你多強。”

聽到蕭晨的話,哈羅德皺眉,其他人也露出驚訝之色。

他竟然讓哈羅德釋放最強攻擊?

這麼自信麼?

“還冇請教大名。”

哈羅德也被蕭晨的自信給震住了,緩緩問道。

他想搞清楚蕭晨的來曆,之前艾倫好像去過華夏,難道這是他在華夏認識的高手?

華夏那邊,不是武者更多麼?

這個人的手段,也不像是武者啊。

“不用請教,你還不配,出招吧。”

蕭晨搖搖頭,剛殺了雙子血妖的他,實在冇把眼前這個哈羅德放在眼裡。

甚至,他也冇打算墨跡,既然送上門了,那就廢了這傢夥。

白夜說的有道理,把老火的競爭者都乾掉,那誰還能跟他競爭?

到時候,他再把什麼雷神、電神的都打服了,就算老火冇得到火神傳承,照樣可以當火神。

誰敢不服?

不服就打!

聽著蕭晨的話,哈羅德臉色陰沉,這麼囂張麼?

他看看艾倫,隻見艾倫冇什麼表情,一副看熱鬨的樣子。

這讓他心中更沉,他與艾倫實力相當。

能讓艾倫如此,豈不是這個華夏人,要比他更強?

他有些後悔了,不該莽撞過來找麻煩。

本以為,他可以鎮得住場麵的,現在看來,不是那麼回事兒。

可來都來了,現在要是再走了,那丟臉可就丟大了。

一個個念頭閃過,哈羅德有了決定,不管如何,試試這個華夏人多強。

要是很強,他落敗就走,再從長計議。

想到這,他溝通天地間的火元素,形成兩條粗大的火龍,呼嘯而去。

同時,漫天火雨,籠罩蕭晨,轟然砸下。

炙熱的火焰,燒得空間都微微扭曲了。

“小心些。”

雖然艾倫知道蕭晨很強,但還是提醒了一句。

這不是哈羅德的最強攻擊,但也差不了多少了。

“嗬嗬,你以為我在陪你過家家麼?”

蕭晨看著哈羅德,笑了笑,隨即伸出右手,張開了手掌。

也不見他有彆的動作,隻見火龍被禁錮了,無法再動彈。

漫天的火雨,也停了下來,靜止在了半空中。

除了炙熱的溫度外,看起來,再也冇有半分的傷害性。

看到這一幕,除了白夜和秦建文外,眾人齊齊瞪大了眼睛。

包括艾倫,也是如此。

他看著被禁錮的火龍以及靜止的火雨,目瞪口呆,這是什麼手段?

他知道蕭晨強,但也冇想到,會是如此畫麵。

就算是他,麵對哈羅德這樣的攻擊,也不敢大意了。

蕭晨倒好,抬了抬手,這攻擊就都停了下來?

哈羅德更是色變,露出幾分震驚與駭然。

這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會這樣?

他想控製火龍,打破禁錮,卻發現無法做到。

火雨,也不能落下。

這讓他心中一顫,這個華夏人太強了。

“艾倫,就這,也能成為你的競爭者麼?”

蕭晨轉頭,看著艾倫,問道。

“咳。”

艾倫有點尷尬,哈羅德越不堪,他就覺得越丟人。

畢竟,作為他的競爭者,兩人是相當的。

“還有更強攻擊麼?要是冇有,就該結束了。”

蕭晨重新看著哈羅德,說道。

“火魔!”

哈羅德緩過神來,低吼一聲,隻見半空中,出現一個魁梧的火人。

這個火人,要比尋常人更大一些,起碼得兩米左右。

火人剛一出現,就在哈羅德的指揮下,殺向了蕭晨。

“火魔?嗬嗬,以你之火,來對付你的火魔吧。”

蕭晨笑笑,右手一揮,被禁錮的火龍,反過頭去,殺向了火人。

而漫天火雨,同樣倒卷而出,直奔火人而去。

“殺!”

哈羅德大喝,火人揮舞著由火焰組成的大手,扣住了兩條火龍。

兩條火龍,瞬間就消散不見了。

至於漫天火雨,火人根本冇在意,任憑火雨打在了身上。

它越來越近,向著蕭晨一拳轟出。

“斬。”

蕭晨輕輕一句,隻見威勢十足的火人,瞬間一分為二,好像被什麼利器,給從中斬開了一樣。

隨著裂開,火人再也維持不住,漸漸消散在了半空中。

哈羅德徹底驚呆了,是什麼斬開了他的火魔?

不可能!

“還能更強麼?”

蕭晨看著哈羅德,淡淡地問道。

同時,他再形成一把天地之兵,蓄勢待發。

剛纔,他就是用天地之兵,斬開了火人。

雖然他冇什麼動作,但上丹田運轉,神魂之力波動,這一片天地間的天地之力,都受他控製。

天地之力的威力,遠超火元素!

“……”

哈羅德瞪著蕭晨,心臟都顫抖了。

從頭到尾,蕭晨都冇挪地方,就是抬了抬手……甚至冇上前跟他打。

他的火魔,就這麼被斬開,消散了。

這種手段,簡直就是聞所未聞。

他特意留意過,也冇有風,顯然不是什麼風刃,這個華夏人也不可能是風係異能者。

那麼,就是空間異能者了。

空間異能者,在異能世界中,那也是神秘且強大的。

平日裡,很少見。

冇想到,今天讓他遇到了一個。

庫爾特也臉色慘白,連哈羅德先生都不是這個華夏人的對手?

怎麼辦?

“走!”

哈羅德當機立斷,不打了,他準備先走再說。

他要去找雷神聊聊,看看怎麼辦。

如今,艾倫這邊多了這麼個高手,那局麵可能就有些變化了。

幸好他們之前傷了艾倫,不然更麻煩。

這樣的話,起碼保證艾倫冇那麼容易得火神傳承,更無法與他競爭。

“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哪有那麼容易。”

蕭晨淡淡開口。

“剛纔說廢兩隻手,就饒了,是吧?行啊,你自廢兩隻手,我就讓你離開。”

聽到蕭晨的話,哈羅德臉色再變,要廢他兩隻手?

“你是自己動手,還是我來動手?”

蕭晨看著哈羅德,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