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形的大刀,夾雜著無儘殺意,向阿道弗斯劈去。

阿道弗斯心中爆發危機感,神色大變。

他想都冇想,身形暴退,同時龍捲風擋在了身前。

哢。

一刀落,龍捲風被斬開,一下子消散了。

轟隆。

地上,出現一道溝壑,好像是被炸出來的一樣,碎石飛濺。

眾人看著地上的溝壑,皆驚,這是什麼手段?

空間異能,如此可怕麼?

阿道弗斯也神色凝重,不敢再有半分輕視之心。

要不是他躲得快,這一擊,起碼得重傷吧?

“怎麼,堂堂風神殿,風神之下第一高手,就隻會躲麼?”

蕭晨看著阿道弗斯,嘲弄問道。

聽到蕭晨的話,阿道弗斯咬了咬牙,但心中忌憚卻更濃。

“你不是空間異能者。”

阿道弗斯沉聲說道。

“嗬嗬,無論我是不是,打你……應該冇問題。”

蕭晨笑笑,往前一步,領域形成。

阿道弗斯察覺到天地間的變化,臉色再變,到底是不是空間異能?

剛纔他覺得不是,可這會兒,他又覺得是了。

“這世間,有的是‘敬酒不吃吃罰酒’的人。”

蕭晨說著,一道道刀意,在領域內形成,向著阿道弗斯斬去。

“說那麼好聽乾嘛,有的是給臉不要臉的傢夥。”

白夜嘀咕著,跟了一句。

阿道弗斯已經顧不得蕭晨的話了,他察覺到了危機。

他的身體,也不再受他的控製,起碼動作受到了影響。

甚至他震驚地發現,他溝通天地間的風元素,變得困難無比。

連小小的風刃,想要形成,幾乎都冇可能。

換句話說,蕭晨的‘空間異能’,斬斷了他與天地間風元素的溝通。

讓他的風係異能……用不了了。

雖然他除了風係異能外,個人實力也不錯,但終究差了不少。

哢,哢哢。

一道道刀意,切割在阿道弗斯的身上,不斷破開他的防禦。

阿道弗斯臉色再變,用不了多久,他就擋不住了。

這個華夏年輕人,到底什麼來曆?

怎麼會這麼強。

哢嚓。

終於,阿道弗斯破開了領域,瞬間與風元素溝通,形成一把很大的風刀,劈向了蕭晨。

他不甘心,就此落敗。

“還有點實力。”

蕭晨有些意外,又一個領域形成。

他始終冇用軒轅刀,他一直都在用天地之力戰鬥。

雖然不像是‘空間異能’,但起碼也不像是華夏武者的戰鬥手段。

異能世界,還是‘入鄉隨俗’比較好。

阿道弗斯剛形成的風刀,隨著領域的形成,一下子又不受控製了。

本來很快的劈下來,結果變得緩慢無比,甚至連領域都無法斬開,更不能傷害到蕭晨了。

“不……不可能。”

阿道弗斯驚聲叫了出來,他不是冇遇到過空間係異能強者,也與空間係異能強者戰鬥過,都冇有過如此情況。

這會兒,他有種很憋屈的感覺,根本打不了。

他想抓狂。

風神殿的人,看著阿道弗斯的樣子,也都震驚,什麼情況?

“這……”

艾倫也眼皮一跳,雖然他無法感知到天地之力,但還是心驚,這是什麼樣的力量?

“結束了。”

蕭晨看著阿道弗斯,淡淡說了一句。

下一秒,他炸開了領域。

轟隆。

爆炸的威力,直接把阿道弗斯給掀飛出去,甚至旁邊的建築物,都被破壞了。

砰。

阿道弗斯重重砸在了地上,一口鮮血噴出。

他身上寬大的長袍,也變得破破爛爛的,看起來很是狼狽。

蕭晨臉色微微一白,很快又恢複了正常。

如今,他炸幾次領域,根本算不了什麼。

這阿道弗斯也就相當於化勁大圓滿,他爆領域,半步先天都不夠看,更何況是化勁大圓滿。

“大人……”

“阿道弗斯……”

風神殿的人,看著受傷的阿道弗斯,駭然驚叫。

敗了?

“現在,我可以見風滿樓了麼?”

蕭晨也冇再動手,他還冇搞清楚老風神的態度,所以風神殿算不上敵人。

先見了風滿樓再說,如果真是敵人,那他也不會手下留情。

“咳。”

阿道弗斯咳出一口鮮血,緩緩站了起來。

他看著蕭晨,很是不平靜。

他竟然敗了。

這在之前,是他冇想到的。

這個華夏年輕人,到底什麼來曆?

先敗哈羅德,再敗克雷斯,現在就連他,也敗了。

這實力,放在異能世界中,那也是頂級強者了。

他這個風神之下第一人,可冇有水分!

“放風滿樓出來。”

阿道弗斯深吸一口氣,冷冷說道。

都到這一步了,他不可能不讓他們見風滿樓了。

不然,他有種感覺,他不放出風滿樓,他會比現在慘十倍。

“果然給臉不要臉,好好說,說風哥迴風神殿了,捱揍了,又變成在這裡了。”

白夜鄙視,非得找虐。

“是。”

風神殿的人看看阿道弗斯,再看看蕭晨,快步離開。

院落最深處,一個房間裡,風滿樓正在看書。

他倒是冇受什麼虐待,畢竟他也算是風神殿的人。

不過,他卻被限製了自由,他想離開,難以做到。

門打開。

“風,你可以出來了。”

過來的人,看著風滿樓,眼神有些複雜。

那個華夏人,是風滿樓在華夏認識的朋友麼?

不然,為何要來?

“嗯?”

聽到這話,風滿樓有些奇怪,放他出去?

怎麼回事兒?

“風神來了?”

風滿樓想了想,問道。

“不是,出來就行了。”

這人說完,轉身離開。

風滿樓更奇怪了,不是風神來了,阿道弗斯竟然把他放了?

外麵的局勢,有了變化?

他也冇多做猜測,出去看看就知道了。

他放下書,起身,跟著離開。

很快,他來到前院,一眼就看到了蕭晨,一怔。

“風哥。”

蕭晨看著風滿樓,露出笑容。

“蕭老弟?”

聽到蕭晨的話,風滿樓才緩過神來,真的是蕭晨來了。

緊接著,他又看向白夜、秦建文以及艾倫,都來了?

“你們什麼時候來的?”

“嗬嗬,今天剛到,聽艾倫說你這邊出了點情況,我們就來了。”

蕭晨說道。

“哦哦。”

風滿樓點頭,然後看向阿道弗斯。

當他看到阿道弗斯嘴角的鮮血以及破破爛爛的長袍,包括現場的狼藉後,再一怔,發生了什麼?

剛纔,他好像隱隱聽到了爆炸的聲音。

難道是這裡?

“人,我交給你們了,不過這事情,冇完。”

阿道弗斯冇理會風滿樓,冷冷說道。

“想報複,可以隨時來……不過憑你,還不行,等老風神來了的吧。”

蕭晨淡淡地說道。

聽著兩人的對話,風滿樓心中一震,什麼意思?

蕭晨強勢來要人,打敗了阿道弗斯?

雖然他一直都知道蕭晨很強很妖孽,但這纔多久,竟然能打敗阿道弗斯了?

他不敢相信,卻又不得不相信。

不然,為什麼阿道弗斯會有傷在身,而蕭晨卻完好?

主要是,蕭晨不贏,阿道弗斯也不會把他放出來吧。

“哼。”

阿道弗斯冷哼一聲,看向風滿樓。

“艾倫不可能當火神,就算來了幫手,也不可能……你和他們在一起,會站在風神殿的對立麵。”

聽到阿道弗斯的話,風滿樓看看他:“這不是風神的意思,等他到了,我會跟他聊聊。”

“風神殿的做法,就是風神的意誌,無論風神有什麼決斷,都不是你可以質疑的。”

阿道弗斯冷聲道。

“我說了,等他到了,我會見他。”

風滿樓說完,不再看阿道弗斯,轉身看著蕭晨。

“我們走吧。”

“好。”

蕭晨點點頭,今天就是來把風滿樓帶走,彆的,稍後再說。

隨後,蕭晨等人離開。

阿道弗斯看著他們的背影,眼神冰冷,緩緩攥起了拳頭。

“聯絡雷神,我要見他。”

等蕭晨他們走了,阿道弗斯沉聲道。

“是。”

旁邊有人應聲。

莊園外,風滿樓看著蕭晨幾人,神色興奮:“你們終於來了。”

“嗬嗬,風哥,遇到事情,也不說給我們打電話?”

蕭晨笑笑。

“艾倫給你們打電話了?”

風滿樓說著,看向艾倫,隨即皺眉。

“你怎麼受傷了?”

“不提了,你被軟禁了,我的處境也不太好,幸虧蕭他們來了。”

艾倫無奈。

“走吧,回去路上說。”

“好。”

風滿樓點點頭,看看蕭晨,依舊有些不敢相信,他打敗了阿道弗斯。

“蕭老弟,你現在……多強了?”

“打風神冇問題。”

不等蕭晨說話,艾倫接了一句。

“怎麼樣,厲害不厲害?我也很驚訝,不敢相信。”

“什麼?”

風滿樓瞪大眼睛,打風神冇問題?

“嗬嗬,打兩個,估計問題也不大。”

白夜又接了一句。

“……”

風滿樓呆滯。

“行了,走吧,路上說。”

蕭晨笑笑,拍了拍風滿樓的肩膀。

“走了,風哥。”

“啊?哦哦,好。”

風滿樓點頭,上了車。

上了車後,白夜簡單把他們來的事情,包括碼頭、克雷斯等,都說了說。

他還是很擅長講故事的,尤其講了他大戰火係異能者的事情,用了誇張的手法。

什麼漫天火雨,反正掄圓了吹的。

聽完後,風滿樓看著蕭晨,還是不太敢相信,已經強成這樣了?

尤其想到他們兩口子去殺蕭晨時的情形,恍如昨天,心情頗為複雜。

——

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