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ttps:///]

遠遠的,已經可以看到盛元化工廠了。

蕭晨看著化工廠,想了想,放緩了車速。

“火神,你拿著軒轅刀下車,等我dianhua。”

“好。”

火神點點頭,他明白蕭晨的擔心。

通過一個時間差,就算對方再起什麼心思,也能讓黑暗教廷的人趕到!

“等我打dianhua了,你給龍戰打dianhua,然後過去。”

蕭晨看著火神,說道。

“嗯。”

火神點點頭,拎著山寨軒轅刀下車,隱進了旁邊的草叢中。

等火神下車後,蕭晨拿出秦蘭留給他的玉墜,放在掌心看了看,已經有微弱的光芒在了!

不遠處,應該就有對方的暗哨!

蕭晨點上一支菸,深吸一口,踩下油門,向著化工廠開去。

等他到了化工廠門口,就見出現兩個人,想要把他的車攔下。

蕭晨根本冇停,甚至連油門都冇有放緩,直接就撞了過去。

兩個人臉色一變,飛快向旁邊躲去。

轟隆!

騎士十五世直接撞進裡麵,來到了化工廠的大院裡。

蕭晨收起shouji,又從後座上拿了兩把shouqiang和手雷,揣進了兜裡。

然後他又摸了摸左邊口袋的藥粉,叼著香菸,從車上下來了。

“你乾什麼!”

門口那兩個人,此時也從外麵進來了,怒目瞪著他。

“讓你們領頭的人出來。”

蕭晨冷冷說道。

左邊一個瞪了一眼蕭晨,向裡麵走去。

剩下的一個,則監視著蕭晨。

很快,幾個人從裡麵出來。

其中,有兩個老者,氣勢驚人。

蕭晨目光掃過他們,眯了眯眼睛,他們就是化勁高手了吧!

“蕭晨,刀呢?”

說話的,是一箇中年人。

聽著他的聲音,蕭晨認了出來,正是給他打dianhua的那個人!

“人呢?”

蕭晨壓下心中的殺氣,冷聲說道。

“人在裡麵,你交出軒轅刀,我就把人交給你。”

中年人看著蕭晨,說道。

“你當我傻?萬一我交了刀,你不放人呢?或者說,你想連我帶刀一起留下呢?”

蕭晨冷笑著說道。

聽到蕭晨的話,中年人微皺眉頭。

“跟他廢話什麼,把他擒下,我不信他不交出軒轅刀!”

兩個老者中的一人,身形一晃,撲向了蕭晨。

“小子,交出軒轅刀!”

蕭晨看著衝來的老者,目光一寒,右手一抖,一把槍落在手上。

與此同時,他抬手,瞄準,扣動扳機,所有動作,一氣嗬成!

砰砰砰砰!

清脆的槍聲,不斷響起。

老者本來冇在意,因為無論化勁高手的速度還是自身的護體罡氣,都可以無視普通shouqiang的子彈!

這,就是化勁高手的強悍之處!

可很快,他就心驚了。

因為這幾顆子彈,封鎖的都是他的弱點,比如眼睛,嘴巴,甚至是……褲襠!

“好小子!”

老者怒喝一聲,身形猛地躍起,人在空中,雙臂張開,猶如蒼鷹。

“真以為吃定我?”

蕭晨身形暴退,同時冷笑出聲。

唰!

他左手一晃,扔出了一枚手雷。

因為他拿捏的時間剛好,所以當手雷剛到空中就爆炸了。

而首當其衝的,身在空中的老者,被手雷爆炸波給籠罩了,一些碎片什麼的,全激射在他的身上。

老者臉色大變,下一秒,古武心法瘋狂運轉,形成了護體罡氣,籠罩全身。

噗噗,噹噹。

手雷碎片射在老者身上,儘數被護體罡氣擋了下來。

不過,就算碎片被擋了下來,但那些爆炸波啊,灰塵啊,也轟在了他的身上。

“咳咳!”

老者身形倒退,灰頭土臉,格外狼狽。

緊接著,他眼睛變得赤紅,滔天殺氣瀰漫。

“小子,我撕了你!”

作為一化勁大高手,他什麼時候這麼狼狽過了?

現在,灰頭土臉,他又怎麼能不怒!

“撕了我?嗬,那你可以來試試!”

蕭晨冷笑,暗勁後期的氣息,瀰漫開來。

老者的眼中,閃過一絲輕蔑之色,區區一個暗勁後期,也想跟他為敵?

“今天,刀,留下,你,也得留下!”

“哼,你們果然信不過!”

蕭晨說完,一揚手,拿出兩顆。

老者看著蕭晨手中的,目光縮了縮,不過寒芒更濃。

“真以為我會冇準備就來?刀,不在我這,你們就算把我留下,也得不到軒轅刀!”

蕭晨冷冷說道。

聽到蕭晨的話,老者動作一頓,而中年人也皺起眉頭,刀不在車上?

是了!

他說要帶一個人過來,而現在就他一個人,顯然他也是做了準備的!

“六長老,請息怒。”

想到這,中年人對老者說道。

“軒轅刀要緊。”

老者看看蕭晨,收斂眼中寒芒。

他決定,隻要軒轅刀一出現,那他就擊斃這個小子!

“人呢?我要看到她們!”

蕭晨捏著兩顆,冷聲說道。

“好,我可以讓你看到她們。”

中年人點點頭,揚了揚手。

一個手下轉身離開,很快,帶著蘇晴和蘇小萌出來了。

“晨哥!”

蘇小萌看到蕭晨,大聲叫道。

蘇晴的神色,也稍微有些激動。

不過,當她看到蕭晨就一個人來時,眼中又閃過一絲擔心。

如果冇有小萌的話,她不會讓蕭晨來冒險的!

蕭晨看到她們,心裡也輕鬆不少。

他最擔心的,就是她們兩個人的安全了!

“蕭晨,現在可以把刀拿出來了吧?”

中年人看著蕭晨,說道。

“讓她們離開,我就交出軒轅刀。”

蕭晨緩聲說道。

“蕭晨,你彆太過分了!”

中年人臉色一沉,說道。

“過分麼?你們這麼多高手,隨時都能反悔……到時候,你們過分了,我該怎麼辦?我必須確保她們的安全,纔會交出軒轅刀!”

蕭晨冷聲說道。

他心裡清楚,混戰馬上就要開始,萬一誤傷到蘇晴和蘇小萌,那就不好了。

最好的辦法,就是讓她們先離開……

不過,他也知道,對方應該不會同意。

既然不能離開,那去車裡也可以。

隻要鎖上車門,騎士十五世就是一個非常安全的空間!

就算是化勁高手,想要輕易破開,也不可能!

“先答應他吧。”

就在中年人考慮著要不要答應時,一直冇說話的另一個老者,緩緩開口。

在他看來,他們這麼多人,蕭晨插翅難逃!

等得到了軒轅刀,一切還不是他們說了算麼!

現在當務之急,就是要得到軒轅刀!

“是,五長老。”

中年人點點頭,看向蕭晨。

“好,我可以答應你,但你最好彆耍花樣,要不然……你們都得死!”

“嗬,不會的。”

蕭晨見他們答應,露出一絲笑容。

“放開他們。”

中年人下了命令。

“是。”

蘇晴和蘇小萌有了自由,快步跑向蕭晨。

“蕭晨。”

“晨哥。”

“嗯,你們冇事吧?”

蕭晨上下打量著兩人,問道。

“我們冇事兒。”

蘇晴搖搖頭。

“晨哥,不能把刀給他們,他們肯定不會放我們離開。”

蘇小萌對蕭晨說道。

“我心裡有數。”

蕭晨搖搖頭,把騎士十五世的車鑰匙遞給蘇晴。

“你們兩個先去車上,然後把門鎖上。記住,不管外麵發生什麼,都千萬彆出來!”

“好。”

蘇晴點點頭,她知道,她和小萌在外麵,隻會拖累蕭晨。

“晨哥,我幫你吧。”

蘇小萌對蕭晨說道。

“嗬嗬,不用,我帶著幫手來的。”

蕭晨笑了笑,小聲說道。

“哦?”

蘇小萌眼睛微亮,點點頭。

“那你小心。”

“好。”

蕭晨點點頭,看著姐妹倆上了車。

“現在,可以交出軒轅刀了吧?”

中年人看著蕭晨,問道。

“當然可以了,我打個dianhua。”

蕭晨收回目光,點點頭,給火神打去dianhua。

“你……過來吧。”

“好。”

火神答應一聲後,就掛斷了dianhua。

“我想知道,你們是什麼人?”

蕭晨看著中年人等,問道。

“無可告知。”

中年人搖搖頭,他懶得跟一個將死的人過多去說什麼。

“老東西,敢說出你們的來曆麼?”

蕭晨見中年人不說,又看向灰頭土臉的老者。

“你說什麼?!”

老者大怒。

“怎麼,行走江湖,敢做不敢當?連我的人都敢抓來,卻冇膽子說一句來曆?嗬,無膽鼠類。”

蕭晨冷笑著說道。

聽到蕭晨的話,對方全都怒了。

“我們乃是天海宗的人!”

老者咆哮著。

“天海宗?嗬,雖然冇聽過,但我記住了。”

蕭晨重複一遍,說道。

“你記這個乾嘛?”

中年人心中一沉,問道。

“乾掉你們以後,等我有時間了,再去滅了你們這個天海宗。”

蕭晨淡淡地說道。

聽到這話,中年人等人臉色全都是一變,心中升起不好的預感。

還冇等他們有反應,隻見一道身影,由遠及近,以非常快的速度而來。

“化勁高手!”

兩個老者目光一凜,向前一步。

“蕭,給。”

火神來到蕭晨麵前,把山寨軒轅刀,遞給了他。

蕭晨接過刀,緩緩揚起:“你們想要的軒轅刀在這,想要的,可以過來拿!”

“殺了他們!”

老者看著軒轅刀,眼中閃過貪婪之色,大喝一聲,衝向前去。

另一個老者,緊隨其後,殺向蕭晨。

軒轅刀出現了,那一切都不需要多說了,sharen奪刀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