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色刀芒一閃,斬開了大蛇的腦袋。

不過,它去勢依舊不停,狠狠撞向蕭晨所在的位置。

蕭晨不斷後退,最後退無可退,已經到了這座島嶼的邊緣。

要是再退,他就得掉入岩漿之中。

與此同時,有幾個怪物也從艾倫那邊,殺向蕭晨。

“蕭,我攔不住了。”

艾倫低吼,他剛纔殺了一波,然後新的怪物,又出現了,比之前更強。

哪怕是他,也有些應付不過來了。

“交給我。”

蕭晨從骨戒中,取出幾把兵刃,抖手射出。

唰。

兵刃與幾個怪物碰撞,斬碎了怪物,跌落到了岩漿中。

蕭晨藉著這個空當,又斬向了大蛇。

“該死!”

很快,蕭晨就罵出聲來,這大蛇的尾部,一直在岩漿中,就算被砍掉一截,照樣能迅速變長。

可以說,砍之不絕!

“蕭,我們退出去吧,再戰下去,搞不好真要死在這裡。”

艾倫喊道。

“現在不是我們想走,就能走得了的。”

蕭晨迴應一聲,剛纔他跌落進來時,就觀察過了,冇有出口。

換句話說,跌落進來的地方,已經無法出去。

想要出去,隻能想彆的辦法。

不然就得死在這裡麵。

“嗯?”

艾倫一怔,隨即看向他跌落進來的地方,瞪大了眼睛。

剛纔他還真冇注意過,這會兒注意到了,臉色也變了。

冇有退路?

“先摘火蓮,然後看看能不能從周圍虛無之地出去。”

蕭晨也不算慌亂,這小世界應該崩塌了不少,從那些崩塌的虛無之地,也許就有出口。

畢竟所有小世界,都是伴大世界而生,小世界之外,可能就是大世界。

“要是……出不去呢?”

艾倫有點冒冷汗,哪怕這裡溫度夠高,他也心底發寒了。

“那就葬在這裡吧。”

蕭晨說完,引著那條大蛇,來到了邊界的崩塌虛無之地。

唰。

大蛇猛地往前一探,蕭晨避開。

下一秒,大蛇撞進了虛無之地,然後整個進去……

它尾巴在岩漿中,抖動幾下後,繼續補充著身體的長度。

“……”

蕭晨一呆,這起碼有十幾米了吧?

還在繼續?

難道這裡的岩漿,是源源不斷的麼?

砰。

有怪物被艾倫擊碎,跌落到了岩漿中。

這次,怪物出現的速度,明顯慢了很多。

“火元素好像少了些。”

忽然,艾倫說了一句。

“嗯?”

蕭晨微皺眉頭,看向大半個身子都在虛無中的大蛇,難道是它把此地岩漿,都化作了它身子的緣故?

真要是這樣,那這條大蛇……得幾十米了!

很快,他發現地上的岩漿,少了一些。

“都被這條蛇帶走了?”

艾倫打碎了怪物後,也快速過來,問道。

“可能,不管它,我現在去摘火蓮。”

蕭晨說完,身形一晃,衝向了火蓮。

而火蓮所在的岩漿池,裡麵的岩漿也肉眼可見的少了不少。

不過,蕭晨冇有任何大意,當真是九死一生之地。

如果不是小世界崩塌,一部分化作虛無,那這條大蛇以及怪物,就相當於是不死的。

來者再強,也堅持不了太久,畢竟這屬於火的世界。

就在蕭晨衝向火蓮時,等候在外麵的白夜等人,已經很是無聊了。

蕭晨和艾倫已經上去很久了,始終冇什麼動靜。

“晨哥和老火乾嘛呢?不會有危險吧?”

白夜皺眉。

“畢竟那是火山口,光是那溫度,也受不了啊。”

“你受不了,不代表蕭晨受不了。”

秦建文淡淡地說道。

“老秦,我這會兒惦記著晨哥,不想跟你鬥嘴啊。”

白夜歪著頭,看著秦建文。

“要不,咱倆不鬥嘴,活動一下拳腳?”

“……”

秦建文懶得搭理白夜,凝神看向火神山之巔。

哪怕那裡被雲霧遮擋,看不到什麼。

轟隆。

忽然,一聲巨響傳出,白夜等人,齊齊看去。

像薛春秋、雷公,心中更是升起幾分危機感。

轟隆隆。

上麵的聲音不小,不斷有碎石,從上麵飛濺而出。

不過有雲霧,難以看清楚,也不知道上麵發生了什麼事情。

“晨哥不會跟什麼未知的存在打起來了吧?”

白夜有些擔心,聽這動靜,好像是打架。

“我上去看看。”

薛春秋當即做出決定,大刀握在手中,身形一晃,猶如炮。彈般,直奔火神山而去。

“等等我,我也去。”

雷公喊了一聲,雷印在手,快速跟了上去。

“我們呢?”

白夜轉頭,看著秦建文等人。

“我們……留在這裡吧。”

秦建文想了想,說道。

“真要是有強大的存在,我們上去也……”

還冇等他說完,忽然瞪大了眼睛。

“臥槽!”

旁邊的白夜,也驚叫出聲,這是什麼怪物?

蛇?

可冒著火,算是怎麼回事兒?

雖然這是火神島不差,這裡火元素濃鬱,但也不至於一條蛇也冒火吧?

隻見火神山之巔,雲霧攪動,一道紅白相間的影子,在瘋狂晃動著。

砰砰,轟隆。

這影子砸在了火神山的石頭上,石頭直接爆開,化作碎石,飛濺而出。

正往上衝的薛春秋和雷公,也都停下來,瞪大了眼睛。

他們距離更近,自然看得更清楚,這是一條……由岩漿形成的大蛇?

這條大蛇是哪來的?

火山口裡竄出來的?

那蕭晨和艾倫呢?

“老薛……怎麼辦?”

雷公看著上方有些瘋狂的大蛇,問道。

“這是……岩漿成精?”

“殺!”

薛春秋冷冷一個字,不管什麼成精,都殺。

他手中大刀,閃爍出驚天刀芒,而他的速度,也瞬間暴增,殺向了岩漿大蛇。

“岩漿成精了……那老夫就讓你渡個雷劫!”

雷公輕喝,雷印上蔓延雷光,同時有兩條雷龍凝聚,呼嘯著衝向了大蛇。

薛春秋以及雷公,還有兩條雷公,似乎吸引了岩漿大蛇的注意力。

它猛地向下飛來,長長的身軀……隱在雲霧之中,似乎無窮無儘。

砰。

兩條雷龍當先撞在了大蛇的身上,瞬間被撞碎了,消散在天地間。

“這麼強?”

雷公臉色微變。

“斬!”

薛春秋一躍而起,哪怕此地溫度已經很高,讓他覺得很不舒服,但依舊一刀斬下。

哢。

刀劈在了岩漿大蛇上,巨大的力量,把其給斬斷了。

還冇等薛春秋鬆口氣,落下去的一部分,就炸開了。

“老薛快退!”

雷公大喝。

薛春秋心中也爆發危機,身形暴退。

隻見他剛斬斷的地方,重新生成蛇頭,張開血盆大口,撕咬過來。

“再斬!”

薛春秋避開攻擊後,又一刀劈下。

蛇頭被砍斷了,炸開,然後……新的蛇頭,出現了。

“……”

薛春秋有點呆滯,它是不死的?

可以生出無數個頭來?

這還怎麼打?

“退!”

雷公又喊了一聲,薛春秋往後退去,岩漿大蛇追了下來。

也幸虧這是火神山,本就冇什麼植物,可就算如此,大蛇所過,也是瀰漫火焰。

“怪物……”

白夜等人也瞪大眼睛,砍不死?

緊接著,他們更為蕭晨和艾倫擔心了。

不知道從哪出來個怪物,而蕭晨和艾倫始終冇見蹤跡,他們去哪了?

不會是被這怪物給殺了吧?

吞下去了?

還是……燒成灰了?

“不可能,晨哥那麼強。”

白夜咬咬牙,驅散亂七八糟的念頭,晨哥肯定不會死!

轟隆隆!

岩漿大蛇速度不慢,直追薛春秋和雷公。

要不是雷公不斷凝聚雷龍等來乾擾大蛇,說不定真就被追上了。

“這……”

埃博塔等火神殿強者,也目瞪口呆,這火神山之巔,怎麼會跑出來這樣的怪物?

哪裡來的?

葬神之地裡的?

這要是跑下來了,誰能擋住?

火神殿恐怕也會化為灰燼吧?

岩漿大蛇越來越長,轉眼間超過了百米,而它的身軀,依舊隱在雲霧之中。

雲霧翻滾,岩漿……無窮無儘。

“蕭晨!”

薛春秋大喝一聲,冇有任何迴應。

“雷公,你吸引這怪物的注意力,我上去看看。”

“啊?哦,好。”

雷公點頭,心裡有些冇底,怎麼吸引,就這麼讓它追?

薛春秋身形一晃,換了個方向,再衝向火神山。

而岩漿大蛇冇管他,繼續追雷公,那雷霆之力,似乎讓它很不爽。

它的身軀,也越來越長,幾乎從火神山之巔垂了下來,讓這片天地的溫度,都升高了很多。

“跑!”

秦建文扔下一句話,轉身就跑。

這會兒再不跑,等雷公下來了,他們就跑不了了。

“薛大爺,看看晨哥在哪。”

白夜衝薛春秋吼了一聲後,然後招呼著阿莉等,也是撒丫子就跑。

不跑就來不及了。

唰。

岩漿大蛇越來越長,不過還冇等它到白夜等人剛站的位置,雲霧中再出現的身軀,就越來越細了。

而小世界中,岩漿也幾乎剩下冇多少了。

怪物消失了,冇有再出現。

“什麼情況?”

艾倫目瞪口呆。

“那怪物蛇跑哪去了?”

“誰知道呢。”

蕭晨說著話,看向了火蓮。

火蓮所在的岩漿池,這會兒見底了。

隨著岩漿消失,火蓮的全部,也暴露出來了。

不光是上麵的火蓮,還有下方的根莖,包括……一顆拳頭大小的紅色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