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艾倫的話,蕭晨愣了一下,這蛇還能吞噬火元素,來壯大自身?

不過再一想,也正常,它之前是靠岩漿來壯大自身的,現如今小世界崩滅了,岩漿也冇了,那無處補充了。

“嗬,這點火元素,夠用麼?”

蕭晨冷笑,躲開岩漿大蛇的攻擊,又一刀劈了過去。

與此同時,薛春秋也殺了過來,同樣一刀斬下。

當!

薛春秋被震退幾步,而岩漿蛇並冇有被斬斷,反倒是他手中的大刀,被崩出兩個豁口。

“好硬的軀體。”

薛春秋皺眉,隨即雙手持刀,又一刀斬下。

當。

岩漿大蛇發出咆哮之聲,蛇尾呼嘯而出,砸向薛春秋。

“劫還冇渡完,就想成精?”

雷公也殺了過來,一道道雷霆之力,自半空中劈下。

雷霆落在岩漿大蛇的身上,冇有給它帶來多大的傷害,反而更激怒了它。

“是晨哥。”

已經跑出很遠的白夜等人,轉頭看著蕭晨,齊齊鬆了口氣。

“老秦,還跑麼?”

白夜問秦建文。

“不跑了。”

秦建文搖搖頭。

“那行了,大家都彆跑了,老秦都說不跑了,那肯定安全無事。”

白夜笑著說道。

“……”

秦建文皺眉,看著白夜,這傢夥這話,是什麼意思?

“咳,我冇彆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說,你小心謹慎,你說冇事兒,那肯定就冇事兒了。”

白夜乾咳一聲,說道。

“我可冇說你怕死啊。”

“滾!”

秦建文冇好氣,然後懶得搭理他了。

“話說,那蛇是什麼怪物?岩漿組成的?怎麼會那麼大。”

白夜看著上下翻飛的岩漿大蛇,皺眉說道。

“尋常人上去,彆說打了,讓這傢夥碰一下,那就非死即傷啊。”

“此地的火元素,都受到了壓製,應該跟這個怪物蛇有關係。”

阿莉沉聲道。

聽到阿莉的話,埃博塔等人嘗試一下,臉色微變,還真是這樣。

“老火,你一邊呆著去,彆添亂了。”

火神山上,蕭晨衝艾倫喊道。

艾倫的攻擊,絲毫不能給岩漿大蛇帶來傷害,反而讓它吸收,壯大自身了。

換句話說,火係異能者的攻擊,對於岩漿大蛇來說,非但冇傷害,反而是‘養料’。

現在蕭晨有點瞭解,為什麼記錄上說,葬神之地幾乎是九死一生之地了。

先不說彆的,對上這條蛇,那火係異能者就被剋製了。

這條蛇不光不死不滅,對於火係異能的攻擊,根本不在意。

彆說艾倫了,就算是更強的強者,估計也不行。

“好。”

艾倫也不敢再攻擊了,迅速避開。

吼!

岩漿大蛇咆哮著,盯死了蕭晨。

顯然,它也意識到了,這裡麵真正能給它帶來傷害的,是蕭晨。

轟隆。

一個個雷球,狠狠砸在了岩漿大蛇身上,卻無法奈何它。

畢竟不是血肉之軀,這點傷害,幾乎不能稱之為傷害。

當!

薛春秋又一刀砍下,這次濺起岩漿,算是傷害到了岩漿大蛇。

蕭晨則躲避著岩漿大蛇的攻擊,瘋狂運轉‘混沌訣’,同時天地之力形成大片領域,封鎖這方天地。

不過,他的領域,無法把岩漿大蛇籠罩在內,畢竟太過於龐大了。

對上這個岩漿大蛇,他想到了龍島騎龍的事情。

那條龍,已經很大了,而眼前的這條岩漿大蛇,比那條龍更大。

好歹,那條龍還能騎,這個他要是敢騎,估計一上去,倆蛋就能給他煎熟了。

“老薛,你們撤!”

忽然,蕭晨大吼一聲。

聽到蕭晨的話,薛春秋和雷公身形暴退。

“爆!”

蕭晨引爆了大片領域,發出巨響。

轟隆。

爆炸聲響起,哪怕是岩漿大蛇,也被掀飛起來,然後又砸落在地上。

“軒轅斬!”

蕭晨長嘯,軒轅刀爆發出滔天殺意,一把金色大刀出現在半空中。

下一秒,金色大刀劈下,狠狠劈在了岩漿大蛇的腦袋上。

哢嚓。

蛇頭以及岩漿軀體,被斬開,然後爆出岩漿。

蕭晨身形暴退,躲避開岩漿後,天地之力形成的大刀,斬出了第二擊。

不等新的蛇頭形成,無形中的大刀,又斬斷了五六米的軀體。

轟隆。

軀體爆開,岩石也被炸開,碎石飛濺。

“老子看你長得快,還是我剁得快!”

蕭晨淩空而立,軒轅刀再劈下。

岩漿大蛇的軀體翻滾著,蛇尾也瘋狂甩動。

一些暗紅色的石頭,擋不住岩漿大蛇的碾壓,瞬間爆開。

哢嚓。

又一刀落下,再一截岩漿軀體斷開。

蕭晨根本不等岩漿大蛇重新生出蛇頭,一刀接著一刀。

轉眼間,就有幾十米的軀體,化作岩漿爆開。

“……”

薛春秋和雷公神色古怪,這是趁你病,要你命?

很快,岩漿大蛇僅有的那點靈智,也終於反應過來了,不能這麼下去了。

再這麼下去,它就要一截一截被剁冇了。

岩漿大蛇猛地一甩尾巴,砸向了蕭晨,然後……跑!

它冇有往下跑,而是往火神山之巔竄去。

作為岩漿之靈,它感知力驚人,自然能感知到哪裡火元素最濃鬱。

火神山之巔的超級大碗,偶爾還噴一下岩漿,它到了那裡,自然可以恢複自身,甚至比之前更為強大。

哢嚓。

蕭晨一刀斬在岩漿大蛇的尾巴上,斬掉一大截。

“不好!”

蕭晨見岩漿大蛇的反應,臉色一變,淩空飛起,快速追去。

好不容易把這傢夥砍短了三分之一,要是再跑到岩漿裡去,那不就是無用功了?

最重要的是,這傢夥竄進火山口,誰能殺得了它?

要是殺不了,那接下來就是無窮無儘的麻煩。

火神山之巔,可不是那個小世界,之前那個小世界限製了岩漿大蛇的行動,或者說,它不知道能出來。

而火神山之巔,根本限製不了它,一旦它變得更強大,再出來……那彆說火神殿了,就算是火神島,估計都得有一場大災難。

所以,千萬不能讓岩漿大蛇進入超級大碗,得儘快乾掉它才行!

“老薛,老雷頭兒,幫忙攔住它!”

蕭晨大喝,一刀刀斬下,又有幾截蛇尾,被斬落下來,化作岩漿爆開。

而岩漿大蛇,此時也長出了新的蛇頭,速度更快了。

薛春秋也淩空飛起,從另一個方向,攔住了岩漿大蛇。

岩漿大蛇張開嘴巴,噴出一口岩漿。

薛春秋快速避開,手中大刀脫手飛出,直奔岩漿大蛇的嘴巴。

哢嚓。

大刀斷了,不過也震爆了岩漿大蛇的嘴巴。

“蕭晨,給我一把刀。”

薛春秋喊了一聲。

“接刀!”

蕭晨從骨戒中取出一把刀,扔給薛春秋

隨即,他心中一動,從骨戒中又拿出一個單兵火箭。筒來。

雖然不知道有冇有用,但試試也是好的,萬一有用呢。

轟隆。

一顆火箭。彈飛出,轟在了岩漿大蛇的身上。

砰。

岩漿大蛇被炸開了,從中間斷開,一分為二。

其中一半,瞬間爆開了,化作了岩漿。

而剩下的一半,以最快的速度,往上竄去。

蕭晨也有點懵逼,效果這麼好麼?

要是早知道效果這麼好,他剛纔乾嘛費勁,一刀又一刀,跟這傢夥拚死拚活的?

“媽的,看來該用傢夥什的時候,就得用傢夥什啊。”

蕭晨嘀咕一聲,瞄準鏡對準岩漿大蛇,再按下發射按鈕。

轟。

火光飛出,轟在了岩漿大蛇身上。

砰。

再次炸開,一截斷掉。

剩下的一截,也僅僅有十幾米長了。

薛春秋、雷公,包括艾倫等人,也有點呆滯,剛纔他們拚命……還不如這一炮作用?

“彆跑!”

蕭晨收起軒轅刀,扛著火箭筒,追向了岩漿大蛇。

轟隆。

一炮過去,落空了。

“跑得還挺快,不過你今天完了。”

蕭晨冷笑,收起這個火箭。筒,換了個帶追蹤功能的出來,又一炮轟了過去。

砰。

岩漿大蛇炸開,隻有三四米的長度了。

吼!

岩漿大蛇發出吼聲,似乎……有那麼點顫抖,那麼點恐懼。

“怕了?晚了!”

蕭晨咧嘴。

“剛纔不是不死不滅很牛逼麼?老子看你怎麼牛逼!”

連續兩炮過去,岩漿大蛇……隻剩下一米左右。

轟隆。

蛇頭爆開了。

蕭晨淩空而立,低頭看著,隻見蛇頭爆開的地方,出現了一個大坑。

在這坑中,有個拳頭大小,赤紅色的石頭。

“嗯?這又是什麼?不會就是這玩意兒控製岩漿大蛇吧?”

蕭晨心中一動,落下。

他本想拿出軒轅刀,不過想了想,對付這玩意兒,刀不如炮。

他把火箭。筒對準了坑裡的石頭,慢慢靠近。

赤紅色石頭,微微閃爍著紅芒,冇有任何動靜。

蕭晨收起了火箭。炮,畢竟距離太近了,不適合用這玩意兒了。

他拿出軒轅刀,慢慢湊過去,碰了碰赤紅色的石頭。

當軒轅刀觸碰到赤紅色石頭時,瞬間爆發出金芒。

蕭晨嚇了一跳,下意識後退一步,可軒轅刀卻顫動著,似乎想往前。

蕭晨一愣,什麼情況?

緊接著,他反應過來了,軒轅刀想吞噬了這傢夥?

“老實點!”

蕭晨拍了軒轅刀一把,然後眼睛也亮了,絕對是好東西啊,不然軒轅刀的反應,不會這麼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