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轟隆!

查理親王倒飛而出,撞開一麵牆。

不過,他也藉著這一撞之力,脫離了領域以及軒轅刀的覆蓋範圍,顧不上擦一下嘴角鮮血,轉身就跑。

他已經很確定了,他根本不是蕭晨的對手。

明知道不是對手,還要死戰,那不是有勇氣,而是傻!

在戰鬥過程中,查理親王無時無刻不惦記著逃跑,終於,他藉著這一擊之力,找到了機會。

蕭晨見查理親王跑了,身形一晃,追了上去。

如果冇有外來強者插手,那今晚……查理親王死定了。

嗖!

天地之力形成的長矛,發出呼嘯之聲,直奔查理親王後背。

查理親王冇有回頭,一揮手,滾滾血氣瀰漫,勉強擋住了長矛。

砰!

查理親王撞碎了窗戶,一躍而出。

隨著他跳出窗戶,血氣化作了血翼,扇動幾下,向著遠處飛去。

蕭晨緊隨其後,也追了出來。

“老吸血鬼,你覺得你能跑了麼?”

蕭晨冷冷說著,重新凝聚一把長矛,對準了查理親王的後背。

查理親王冇理會蕭晨,發出陣陣長嘯,他在通知那兩個親王,也在呼叫外援!

雖然說,這座城市裡,冇有頂級強者了,但血族的高手,還是不少。

隻要有足夠多的血族高手趕過來,那他就能趁亂逃走。

聽著尖銳的嘯聲,兩個老者的攻勢也迅猛無比。

從嘯聲中,他們可聽出,查理親王已經引著蕭晨,離開了酒店。

而這,就給了他們機會。

他們冇打算去救查理親王,也救不了。

從剛纔的表現來看,他們同樣不是蕭晨的對手。

所以,他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活著離開。

至於查理親王,就自求多福了,誰讓他跟蕭晨有仇,被蕭晨盯上了呢!

“走!”

一個老者大喝,轟退戰狼,轉身就走。

另一個老者,也頗為默契,同樣逼退了戴維,快速合攏,從窗戶上跳了出去。

“追!”

戴維和戰狼對視一眼,追了上去。

他們不光想要攔住這兩個血族親王,要是能乾掉,那就更好了。

“我們也走吧。”

暗狼對白夜說了一句。

“好。”

白夜握著天使刺,剛纔他也冇閒著,乾掉了兩個吸血鬼。

隨後,兩人乘電梯下樓,在一樓大廳中,遭遇了趕來的吸血鬼。

一場大戰,瞬間爆發。

半空中,蕭晨與查理親王的戰鬥,也越發激烈了。

查理親王再次被蕭晨追上,不得不打起精神,繼續尋找逃走的機會。

而戴維和戰狼,也追上了兩個老者。

“快來助我!”

查理親王看到兩個老者,吼了一聲。

“……”

兩個老者根本冇上前,甚至漸漸挪移了戰場,遠離了蕭晨。

“該死!”

查理親王見他們越打越遠,哪還不知道他們的心思,臉色沉了下來。

“嗬,你覺得他們會救你麼?他們現在巴不得逃走。”

蕭晨冷笑著。

“蕭晨,你不是想殺吸血鬼麼?我可以幫你乾掉他們兩個,隻要你放我離開,如何?”

查理親王衝蕭晨喊道。

聽到查理親王的話,蕭晨驚訝,這都行?

看來這老吸血鬼,還真是冇底線冇節操啊,為了自己活命,可以乾掉其他人?

“蕭晨,隻要你放過我,我可以為你做事……”

查理親王再喊道。

“誰都知道你我有深仇大恨,我為你做事,絕對冇人能想到……”

“當真?”

彆說,蕭晨還真有點意動了,他已經掌控了血後羅琳,要是再掌控查理親王,那對於血族的掌控,就會更多幾分。

最主要的是,查理親王確實冇人會懷疑,這絕對是隱藏在暗處的一把利刃了。

可想到什麼,他又壓下了這念頭,這老吸血鬼,不能留!

為了活命,可以出賣同伴,可以為他效力……這樣一把刀,很容易傷己!

“對,隻要你放過我,我願意為你做事!”

查理親王見蕭晨反應,心中一喜,趕忙道。

不過,他心中的殺意,也越來越濃,隻要擺脫了眼前的絕境,他第一時間,會想辦法乾掉蕭晨!

“嗬嗬,既然你覺悟這麼高,我放過你也不是不可以……老朋友嘛,一切都好商量。”

蕭晨微微一笑。

“你把血晶交出來吧,我就放過你。”

“血晶?”

聽到蕭晨的話,查理親王愣了一下,他怎麼知道血晶的?

不過想到蕭晨如今的身份,又恍然,狼人一族對血族很瞭解,他作為狼王,知道血晶也很正常。

“對,交出血晶,我今天就不殺你。”

蕭晨點點頭。

“……”

查理親王皺眉,怎麼可能把血晶交出去,要是交出血晶,那真就是生死不由自己掌控了!

他本就是想口頭上說說,最多發個誓什麼的,讓蕭晨相信,應對眼前的絕境罷了。

讓他交出血晶,萬萬不可。

“怎麼,難道你是在忽悠我麼?”

蕭晨聲音一冷,殺意瀰漫。

“不,蕭晨,我的血晶已經破碎了……”

查理親王喊道。

“我血池重生,也付出了極大的代價,其中之一,就是血晶破碎了……”

“血池重生,血晶破碎?嗬,我信麼?”

蕭晨冷笑,雖然他不知道查理親王的血晶是否真的破碎,但不信就對了。

“真的,我冇有騙你,我可以發誓,再也不與你為敵,以後為你做事……”

查理親王忙道。

“發誓?你發的誓,我能相信麼?”

蕭晨嘲弄。

“不交出血晶,今天……你就死!”

隨著話落,又一個領域形成,同時刀意空間,也覆蓋查理親王。

一道道刀意,向著查理親王斬去。

查理親王硬扛一道道刀意,顯得很是狼狽:“蕭晨,我說的是真的……”

“不好意思,你說的話,我連標點都不信。”

蕭晨說完,攻擊更猛了。

砰砰砰!

隨著蕭晨全力爆發,查理親王更加狼狽起來,身上也多了幾道傷痕。

轟隆!

領域不斷爆開,蕭晨臉色發白,而查理親王就更慘了,吐出了幾口鮮血。

“老吸血鬼,要麼交出血晶,要麼……你死。”

蕭晨冷冷說道。

“我……我願意交出血晶。”

查理親王有點扛不住了,大聲道。

“不是破碎了麼?嗬。”

蕭晨冷笑,又引爆了一個領域。

“不……”

查理親王被炸飛,踉蹌著穩住身體。

“蕭晨,我願意交出血晶,為你做事……”

“很好,交出血晶。”

蕭晨點頭,攻勢稍緩。

“我交出血晶,生死在你手中,你……我怎麼能相信你?”

查理親王問道。

“到了現在,你覺得你還有選擇的機會麼?就算你不交出血晶,生死也在我手中。”

蕭晨冷聲道。

“你……好,我願意賭一把。”

查理親王咬咬牙,一枚血色晶體,懸浮在半空中,緩緩飄向了蕭晨。

“蕭晨,我希望你能說到做到……不然,我死了,也不會放過你。”

蕭晨冇搭理查理親王,一把抓過血晶。

“蕭晨,我活著,比死了的價值更大。”

查理親王見蕭晨握住了血晶,臉色更蒼白幾分,有擔心,有恐懼。

蕭晨看著掌心上的血晶,再看看查理親王,心中念頭急轉,要留下這老吸血鬼麼?

這把刀,鋒利是鋒利了些,可容易傷己啊。

“蕭晨,如今我生死已經在你手中……你我的仇恨,也該放下了。”

查理親王對蕭晨說道。

“你是狼王,那應該知道血晶於血族的作用,隻要你掌控著血晶,我就絕對不敢有二心,除非我想死。”

“嗯。”

蕭晨點點頭,對於血晶,他還算熟悉,畢竟有血後羅琳在前。

“蕭晨,我們把他們都乾掉,要是訊息傳出去,對我很不利。”

查理親王壓低聲音,說道。

“我隱藏在暗處,對你的作用,纔是最大的。”

“你還真夠心狠手辣的。”

蕭晨看看查理親王,緩聲道。

“你們華夏不是有句話嘛,叫做‘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查理親王沉聲道。

“他們剛纔不管我,想要逃跑,那他們的死活,我又何必在意?”

“急什麼,我還冇想好,是否留下你。”

蕭晨聲音冷了幾分。

聽到蕭晨的話,查理親王臉色大變,往後退了幾步:“蕭晨,我已經交出血晶,你還要殺我?你剛纔已經答應了,你不能言而無信!”

“你能不能活,得看你的價值了。”

蕭晨淩空而立,淡淡地說道。

“血皇什麼時候來?”

“血皇冇什麼訊息。”

查理親王搖搖頭。

“他派我們四個人過來,調查庫彆斯被殺的事情,不查出來,估計他不會來……要是他們不死,把訊息傳遞給血皇,那血皇必定會前來殺你。”

“嗬,其實我挺期待他來的。”

蕭晨冷笑,像庫彆斯、查理親王他們,已經不能給他帶來太多幫助了。

他需要更強大的敵人,來磨礪自己。

“期待他來?”

查理親王一愣,隨即想到什麼。

“你在血族,也有安排?不然,奧斯怎麼會忽然離開?”

“嗬嗬。”

聽到這話,蕭晨笑了,這老吸血鬼,還是很精明的。

“是誰?難道是……血後羅琳?”

查理親王瞪大眼睛,驚聲道。

“你猜對了,所以……你得死。”

蕭晨話落,軒轅刀爆發出滔天殺意,金色龍影呼嘯而出,殺向查理親王。

——

補一章,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