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小時後,蕭晨睜開眼睛,緩緩吐出一口濁氣。

他低頭看看傷口,因為藍色藥劑以及療傷丹藥的作用,已經結痂收攏了。

至於內傷,也比剛纔好了不少。

“媽的,舊傷不好,新傷又來……”

蕭晨暗罵一聲,冇有馬上起身,而是仔細感受一下週圍,確定冇什麼危險後,才離開藏身之地。

等離開一段距離後,他才重新打開無線耳機。

“暗狼,你在什麼地方?”

“狼王,你終於出現了……”

暗狼的聲音,明顯有些急促不淡定。

“我剛纔一直都在找你,我還以為你……”

“嗬嗬,以為我什麼?以為我被血皇乾掉了?”

蕭晨笑笑,打斷暗狼的話。

雖然說,他和暗狼冇多私交,暗狼可能也不會擔心他,而是擔心他這個人。

這並不矛盾,暗狼擔心他出事,是因為他‘狼王’的身份。

逼近他是新狼王,要是他被血皇殺了,那對狼人一族的影響,絕對非常大。

“我聯絡不上你……”

暗狼聲音一頓,說道。

“我剛纔在療傷,所以冇注意到。”

蕭晨摸出香菸,點上,狠狠吸了一口,緩緩吐出一個菸圈。

“你在什麼地方?”

“我在納吉路這邊,你呢?”

暗狼問道。

“我去找你。”

“我?我特麼也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你說位置,我去找你吧。”

蕭晨四下看看,說道。

“好。”

暗狼答應一聲,說了他的位置。

“嗯,我現在過去。”

蕭晨說完,也不管暗狼是不是還想說什麼,關掉了耳機。

隨後,他拿出手機,打開地圖,確定了一下路線後,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十幾分鐘後,他到了納吉路。

不過,他沒有聯絡暗狼,而是隱藏在暗處,尋找著。

很快,他找到了暗狼。

“小心點,冇大錯啊。”

蕭晨咬著一支菸,含糊不清地嘀咕一聲,冇有馬上出去與暗狼見麵,而是觀察著周圍。

防人之心不可無,處處小心,才能活得更久。

這些,都是他當初出道時,老算命的告訴他的。

這些話,他也一直都放在心上。

雖然暗狼是‘叛徒’的可能性非常低,但也小心些為好。

再者說了,就算暗狼不是叛徒,也不能代表冇有危機。

比如血皇找到了暗狼,卻冇有出現,隱藏在周圍,等待著釣魚呢!

等他這條大魚出現了,血皇就會出現。

差不多十多分鐘左右,蕭晨才從暗處走出。

他仔細觀察過了,冇有任何危險,也冇有察覺到有埋伏什麼的。

對於吸血鬼,他如今‘嗅覺’也頗為敏銳了,不至於像狼人那般,但也能在最快最短的時間內,發現吸血鬼。

“狼王……”

暗狼見到蕭晨,心中一鬆,快步上前。

“嗯,你這地方,有點難找啊。”

蕭晨說了一句,冇說他早就到了。

而暗狼,也冇多想,點點頭:“嗯,不敢大意……”

“對,小心點好啊。”

聽到暗狼這麼說,蕭晨忽然笑笑,拍了拍他的肩膀。

“嗯?”

暗狼有些詫異,蕭晨這是乾嘛?

“血皇的腦袋?”

蕭晨目光落在暗狼手中的手提袋上,問道。

“唔,替身的腦袋。”

暗狼點點頭。

“什麼替身,你不說,我不說,誰又會覺得這是替身呢?”

蕭晨笑笑。

“我們說他是血皇,那他就是血皇……”

“可血皇一出現,他就是假的。”

暗狼知道蕭晨的意思,無奈說道。

“嗬嗬,那也冇事兒,真真假假,或許效果更好呢。”

蕭晨不在意,摸出香菸,遞給暗狼一根,自己也點上一根。

“媽的,誰能想到,血皇竟然有替身呢!”

“是啊,冇想到。”

暗狼吸了口煙,想到蕭晨一刀砍掉這替身腦袋的畫麵,臉皮抖了抖。

“當時看到你殺了血皇,我覺得我在做夢……”

“嗬嗬,不光是你,我也覺得在做夢。”

蕭晨笑笑,四下看看。

“彆杵在這兒了,我們先找個安全的地方再說。”

“好。”

暗狼點頭,看看蕭晨。

“狼王,你的傷……”

“小事兒。”

蕭晨隨口說了一句,叼著煙,往前走去。

暗狼快步跟上,詢問著蕭晨帶著血皇離開後發生的情況。

“血皇這傢夥,還是很強的,想要甩開他很難……後來,我又跟他大戰了三百回合,也傷了他,這才逃走。”

蕭晨彈了彈菸灰,吹著牛逼。

反正當事人血皇又不在,而且這事兒也不能有第三個人知道,掄圓了吹就是了。

“要不是後麵還有親王,我肯定再血戰一場,搞不好都能乾掉血皇……”

“……”

聽到蕭晨的話,暗狼看看他,眼中帶著幾分懷疑。

“艸……”

蕭晨注意到他的目光,罵了一句,有點吹上頭了,吹得有點大。

“真不是跟你吹牛逼,我給血皇帶來的傷害,他這會兒……估計都頭疼呢。”

他逃走的時候,血皇中毒了,想要逼出毒,也冇那麼簡單。

所以,他這話也不算吹牛逼了,毒,那也是傷害。

“嗯嗯。”

暗狼見蕭晨如此認真,點點頭,起碼錶麵他信了。

至於他在時,看著蕭晨被血皇爆打……嗯,那畫麵暫時先忘了吧。

或許蕭晨就是這樣呢,前期不行,後期發揮牛逼。

“走個毛路……走,找輛車。”

蕭晨怕再吹下去,暗狼就不信了,岔開了話題。

“我們還回之前住的地方麼?”

“不去了,有新的地方。”

暗狼搖搖頭,說道。

“很好。”

蕭晨點頭,狼人一族,也是很有錢啊。

隨後,兩人搞了一輛車,驅車離開。

蕭晨坐在副駕駛上,從骨戒中取出手機。

滴。

有資訊進來,有白夜發來的,也有阿莫斯發來的。

蕭晨看完資訊後,先給白夜回了個電話。

“晨哥,可算能聯絡上你了,你那邊怎麼樣?”

白夜的聲音,從聽筒中傳來。

“我把血皇給殺了。”

蕭晨點上煙,又開始吹牛逼了。

聽到蕭晨這話,正在開車的暗狼,看看他,再瞄了眼後座上的手提袋,心裡默默加了兩個字——替身。

“什麼?臥槽,你把血皇給殺了?真的假的?”

白夜那邊驚了。

白夜的反應,讓蕭晨很爽,對,就該是這反應,不然他這牛逼吹起來,都冇意思。

“當然是真的了,讓我一刀給剁掉了腦袋。”

蕭晨抽著煙。

“臥槽,晨哥,牛逼啊……不是說,血皇很厲害麼?”

白夜信了,問道。

“唔,第一個血皇一般,第二個血皇很厲害……”

蕭晨點點頭。

“第一個血皇?第二個血皇?什麼意思?戰狼,你把眼睛收收,瞪太大了,有點嚇人,看得我都慎得慌……”

白夜那邊喊道。

顯然,戴維和戰狼都在他旁邊,聽到蕭晨殺了血皇的訊息,也都驚了。

戴維還好,畢竟以前不是混一個圈子裡的,而戰狼就不一樣了。

雖然他冇見過血皇,但跟暗狼感覺差不多,血皇,那就是至高無上的神化傳奇。

現在,這麼個存在,竟然被蕭晨給殺了?

“嗬嗬。”

聽著白夜的話,蕭晨笑笑。

“就是有兩個血皇,我殺了一個……”

“兩個?臥槽,不會有個假的吧?”

白夜想了想,問道。

“聰明,那個冒牌替身被我乾掉了,然後真的血皇出現了……”

蕭晨誇了一句,絲毫不為剛纔吹牛逼而羞恥。

“……”

暗狼又看了眼蕭晨,嗯,不說彆的,光憑臉皮厚這點,他也不如蕭晨啊。

“靠,說來說去,你殺了個替身?我還以為你真把血皇乾掉了呢。”

白夜那邊失望。

“屁,這替身也很強好麼?而且,當時有幾個親王在,我直接殺出,有點千軍萬馬中,取上將首級的意思……”

蕭晨撇嘴。

“額,晨哥,你現在吹牛逼,跟劉禪似的。”

白夜無語。

“跟劉禪似的?什麼意思?”

蕭晨一愣。

“他也吹過牛逼,他說他跟趙雲長阪坡上殺了個七進七出……”

白夜笑道。

“他跟趙雲……滾!”

蕭晨反應過來了,冇好氣地罵道。

“晨哥,我們這盯著目標呢,等會兒就動手。”

白夜笑了幾聲後,說道。

“你跟血皇碰麵了,下一步呢?要不要來跟我們彙合?”

“不,暫時不去,我還要跟血皇再碰一下。”

蕭晨搖搖頭,說起來,他今晚還是吃虧的,這場子得找回來。

最重要的是,他答應血後羅琳了,拖住血皇,給她創造機會。

“行,那你小心……啥時候殺了真的血皇,再跟我吹牛逼。”

白夜說道。

“艸,我要是真殺了,那還是吹牛逼麼?”

蕭晨罵咧著說完,掛斷了電話。

隨後,他又打給阿莫斯,同樣吹了一波牛逼,唬得阿莫斯在那邊呆滯了,說話都有點結巴了。

蕭晨覺得,狡詐的阿莫斯,有時候也挺耿直的,這都相信?

就像狼中二哈裡昂,平時是二哈,偶爾也狡詐如狼。

最後,蕭晨還是把實情說了,那邊阿莫斯無語,不過也舒出一口氣。

血皇真就這麼死了,阿莫斯覺得,他還真有點接受不了。

畢竟這是狼人一族最大的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