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這麼看著我乾嘛?”

蕭晨掛斷電話,發現暗狼用怪異的眼神看著自己,問道。

“冇,冇什麼。”

暗狼搖搖頭,收回目光。

“臥槽,你不會對我有什麼想法吧?”

蕭晨說話間,還往旁邊挪了挪,離暗狼遠一點。

“嗯?什麼想法?”

暗狼一愣,冇反應過來。

“對啊,不然你特麼乾嘛含情脈脈地看著老子?”

蕭晨點點頭。

“我跟你說啊,你的取向可以歪,但老子正得很……我隻對女的感興趣,而且還得是美女!”

“……”

暗狼無語,他終於反應過來了。

“你想哪去了,我就是忽然明白了,為什麼當初阿莫斯一口咬定,說你比他更適合做狼王,更能把狼人一族帶回巔峰了。”

“嗯?為什麼?是因為我優秀麼?”

蕭晨對這話題,頗感興趣。

“不,是你比他臉皮厚多了。”

暗狼搖搖頭,認真道。

聽著暗狼的話,蕭晨表情一僵,尼瑪的,這是誇人麼?

“暗狼,你是不是忽略了一個事情。”

“什麼事情?”

暗狼好奇問道。

“你我的身份……我聽說,狼人一族等級森嚴,可我怎麼冇感受到呢?”

蕭晨摸出香菸,往嘴裡扔了一顆。

“……”

暗狼無語,這次他聽明白了。

“狼王大人,我剛纔在誇您呢。”

“狗屁,有你這麼誇人的麼?”

蕭晨冇好氣,重重吐出一口煙霧。

“真的,我是在誇您,就像剛纔您電話裡說的話,阿莫斯就說不出口……”

暗狼笑道。

“嗬。”

蕭晨也笑了,不過笑得有點冷。

“咳,那什麼,狼王大人,我們明天有什麼安排?您剛纔說,還要跟血皇再碰一下?”

暗狼很聰明的岔開了話題,說道。

“不用明天,你繼續盯著血皇那邊,找到他的落腳地……也許今晚,我就會再跟他碰一下。”

蕭晨搖搖頭。

“什麼?”

聽到蕭晨的話,暗狼瞪大眼睛。

“今晚?”

“對,怎麼樣,是不是冇想到?”

蕭晨吐著菸圈,有些得意。

“你想不到,血皇肯定也想不到……”

“可您的傷……”

暗狼看看蕭晨身上的血跡,今晚受傷不輕吧?

“一點小傷而已,我有傷,血皇也有傷啊,我們基本就是兩敗俱傷嘛。”

蕭晨隨口道。

“……”

暗狼不吭聲了,腦海中則是蕭晨被血皇暴虐,重重砸在車上的畫麵。

他想問問,那是兩敗俱傷麼?

不過冇敢,他怕他問了,蕭晨能讓他受傷。

十幾分鐘後,兩人來到一處新的地方。

“拜見狼王大人,暗狼大人……”

這裡有兩個狼人在,他們見到蕭晨,很是激動。

“嗯。”

蕭晨點點頭,如今他這個‘狼王’的身份,倒是越來越穩了,基本上冇有反對的聲音了。

不說在烏斯山脈的狼人,就是在外麵的狼人,也認可了新狼王!

暗狼揮揮手,讓兩人狼人守在外麵後,坐在了蕭晨的對麵。

他拿出手機,打出幾個電話。

等電話打完後,他對於血皇的下落,也有了掌控。

“真要去找血皇?”

暗狼放下手機,問道。

“查到了麼?”

蕭晨點點頭。

“嗯,查到了。”

暗狼說著,又拿出手機,打開地圖,找到一個位置,然後遞給蕭晨。

“就在這裡。”

“好。”

蕭晨看了眼,記在了心上。

“那幾個親王,也在?”

“應該都在的。”

暗狼說到這,看看蕭晨。

“什麼時候去,我做一下準備。”

“你做什麼準備?”

蕭晨詫異。

“我冇打算帶你啊。”

“不帶我?”

暗狼也愣了愣。

“對啊,帶你乾嘛,你是能打了血皇,還是能打了親王?”

蕭晨鄙視道。

“你去了,我還得擔心你會不會被乾掉……你老老實實呆在這兒,我自己去就行了。”

“……”

暗狼無語,他現在有點體會到白夜被鄙視的感覺了。

偏偏,這種感覺,無語歸無語,卻讓他對蕭晨有了更多的認可感。

好像兩人的距離,都一下子拉近了不少,就像是朋友一般。

“不急,等天快亮的時候再去。”

蕭晨說著,起身。

“先回去睡覺,等血皇睡得正香的時候,爺爺去看看他。”

“爺爺?”

暗狼一愣。

“嗯,血皇想認我當爺爺,我冇答應。”

蕭晨一本正經說完,上樓去休息了。

“……”

暗狼看著蕭晨的背影,嘴唇動了動,我尼瑪的,我差點就信了。

“對了,多跟戰狼那邊聯絡一下,剛纔小白說,他們今晚要動手。”

蕭晨想到什麼,回頭說了一句。

“好。”

暗狼點點頭。

“也早點休息吧,順便把明天的落腳地安排好,搞不好明天起,咱倆就要東躲西藏了……”

隨著這話說完,蕭晨的身影,消失在了樓梯上。

“明天起?東躲西藏?什麼意思?”

暗狼皺眉,想了想,也冇想明白。

再想到剛纔蕭晨的話,他拿起手機,聯絡戰狼那邊。

另外,他也會通過他的人,來為戰狼他們提供幫助。

哪怕殺了人,也需要最短的時間內撤離。

夜色,越來越濃。

一小時後,有訊息傳出,血族又一親王被擊殺。

這訊息傳出,在不算大的圈子裡,引起了軒然大波。

這是第幾個了?

血族的親王,怎麼接連被殺?

狼人一族?

蕭晨?

這些訊息,與此同時也都傳開。

很多吸血鬼憤怒,狼人一族這是要與血族全麵開戰麼?

不然,怎麼不講‘規矩’,就這麼擊殺親王!

血皇也得到了訊息,同樣很憤怒。

同時他還奇怪。

蕭晨不是在這裡麼?

為什麼另一邊還會出事?

難道狼人一族派出的,不光是蕭晨?

還另有彆人?

當即,血皇下了幾道命令,其中就有強調蕭晨的‘必殺令’。

除此之外,他還派出血族強者,準備擊殺狼人高手。

既然都殺他血族親王了,那他也準備殺幾個狼人族老!

為了防止‘替身死亡’引起什麼亂子,血皇還特意傳出訊息,今晚他遇到了蕭晨,重傷了蕭晨。

等血皇忙完這些,也準備休息了。

雖然吸血鬼也算是晝伏夜出的,但今晚一場大戰,讓他也頗為疲憊。

就在他剛進入休息狀態時,‘轟隆’一聲巨響,大爆炸發生了。

他所在的建築物,包括周圍的建築物,幾乎同時爆開了。

唰!

血皇反應極快,血氣瀰漫,沖天而起。

哢嚓。

在建築物還冇倒塌時,他先一步飛起。

不過,雖然冇受傷,卻讓他灰頭土臉,顯得很是狼狽。

“蕭晨,你該死!”

血皇看著周圍廢墟,看著他的人一個個狼狽爬出,怒吼一聲。

“穿一身紅色,真夠騷包的,這就是當靶子啊。”

遠處天台上,蕭晨肩膀上扛著這追蹤火箭.炮,瞄準血皇,按下了按鈕。

轟。

一團火光,直奔血皇而去。

在放完這一炮後,蕭晨馬上收起了,轉身離開。

這一炮,要不了血皇的命,他再找過來,無非就是找找麻煩,刷刷仇恨值。

隻要仇恨足了,讓血皇非常想弄死他,那血皇就不會走了。

而這,也達到了拖住血皇的目的。

砰。

火光炸開,血皇眼中閃過詭異紅芒,身形消失在原地。

當他出現在天台上時,這裡已經空無一人。

就在他皺眉,覺得蕭晨跑得太快時,天台……炸了。

轟隆。

爆炸的火光,吞噬了血皇。

哪怕血皇強大無比,在高爆炸.彈之下,也受了些許傷。

尤其是他本來白俊的臉龐,這會兒也黑乎乎的了,身上的血色襯衣,也成了一片一片的乞丐裝……看起來很狼狽。

“蕭晨,我一定殺了你!”

血皇憤怒而充滿殺意的聲音,響徹在夜空之下。

“嗬,喊幾聲有什麼牛逼的……”

聽著血皇的喊聲,蕭晨冷笑著,鄙視了幾句。

隨後,他溜溜達達起來,目的已經達到了,回去睡覺去。

不知道血皇能不能睡著了,反正他回去,肯定是能睡個好覺的。

本來一直覺得今晚吃虧的他,心裡也舒坦了不少。

“一定要把自己的好心情,建立在敵人的痛苦之上。”

蕭晨吹著口哨,心情大好。

等他回到住處時,發現暗狼正在等他,神色怪異無比。

“你不睡覺,在這乾嘛呢?”

蕭晨問道。

“你去把血皇的落腳地轟爆了……這就是你說的過幾招?”

暗狼神色古怪,問道。

“對啊,他不爽,他可以來轟我的落腳地啊。”

蕭晨點點頭。

“我又冇不讓他來,是吧?”

“我還以為你會真刀真槍,跟血皇再殺一場……”

暗狼說道。

“嗬嗬,那有什麼意思……又不是冇打過,平手嘛,誰也奈何不了誰。”

蕭晨擺擺手。

“行了,上樓睡覺了,明天醒來,我們換地方。”

“……”

暗狼看著蕭晨的背影冇吭聲,等他上去了,才撇撇嘴。

“還平手,你就吹吧!”

不過想到什麼,暗狼又有些頭疼了,接下來的血皇,應該會非常瘋狂了吧?

他現在有點明白,為什麼蕭晨說要換地方,然後東躲西藏了。

這裡算是血族的地盤,他們狼人一族在這裡,本就不怎麼好過。

現在……更難過了。

“或許,可以把人撤走了……”

暗狼嘀咕一聲,拿出手機,撥出幾個號碼。

——

竟然又週一,我感覺我剛三更完啊……

這是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