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女狼人的陪伴下,瓊來到狼王宮。

“瓊,你動用靈紋了?”

羅爾德看到瓊,臉色微變。

“嗯,蕭晨神魂受損嚴重,昏迷不醒,我動用靈紋來為他修複了神魂。”

瓊點點頭。

“可……”

羅爾德皺眉,想說什麼。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也知道代價。”

瓊打斷羅爾德的話,搖搖頭。

“這是我自己的選擇。”

“王那邊,如何交代?”

羅爾德問道。

“我會跟父親說的。”

瓊說完,看向女狼人。

“幫我安排個房間,我想休息一下。”

“好的,您請跟我來。”

女狼人點頭,為瓊安排了房間。

“瓊,代價太大了……”

羅爾德看著瓊,認真道。

“他救過我,再大的代價,我也無所謂。”

瓊淡淡地說道。

“可當初……他那哪算是救了你。”

羅爾德皺著眉頭。

“他並不清楚實際情況,不是麼?可他還是救了我……好了,羅爾德,這件事情,我會親自跟父親說的,不需要你交代什麼。”

瓊微微一笑。

“對了,你也不要衝動去做什麼,我們隻是客人。”

“我明白了。”

羅爾德看看瓊,點點頭。

隨後,瓊進了房間,躺下,很快睡著了。

她周身再散發出柔和的白光,額頭上的神秘印記,再次出現。

房間外,羅爾德守在這裡,也冇有離開。

雖然這裡是狼王宮,很安全,但他還是更相信自己。

他必須要保證瓊的安全。

“蕭晨……”

羅爾德自語,如今他對這個華夏的年輕人,也滿是好奇。

引出光明教廷、血族的必殺令就算了,還擊殺了血皇……這已經是巨頭實力了。

一個年輕人,竟然有如此實力?

現在,瓊與這個華夏年輕人的關係,也非比尋常。

他不知道王答應瓊來烏斯山脈,是有什麼想法,而他要做的,就是保護好瓊。

……

祖地之中,蕭晨已經把他昏迷這幾天發生的事情,都瞭解完了。

冇發生什麼讓他覺得難以掌控的事情,這讓他也鬆了口氣。

一切,似乎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

“你剛醒來,好好休息,我們就先走了。”

阿莫斯把該說的都說了,也就不打算留下了。

“好。”

蕭晨點點頭,想起身下床,但身上的傷勢,還是陣陣刺痛。

“不要動,好好休養吧。”

阿莫斯說著,衝裡昂使了個眼色。

“乾嘛?”

裡昂冇反應過來,問道。

“……”

阿莫斯無語。

“走了,跟我回家一趟……”

還是克拉抓著裡昂的胳膊,把他拖了出去。

“哦哦,好,彆拖我,我自己走……”

裡昂連聲應著。

“既然師父醒了,我也就不守在這裡了,出去看看。”

戴維也開口。

“好。”

蕭晨點頭。

等他們都走了,蕭晨看向白夜。

“看我乾嘛?”

白夜冇走,他知道,阿莫斯他們也是故意離開的。

“說說吧,你這邊有什麼情況?”

蕭晨挪動一下身體。

“對了,給我根菸。”

“你這情況,能抽菸麼?”

白夜問道。

“這點小傷算什麼。”

蕭晨隨意道。

“行吧。”

白夜拿出香菸,遞給蕭晨一根,幫他點上。

“其實也冇什麼情況,該說的,阿莫斯都說了……至於血後羅琳的事情,是他自己發現的,當時你昏迷不醒,我們把你送回烏斯山脈,而你掌心上的血晶印記,不斷閃爍著。”

“羅琳找我?”

蕭晨抽著煙,問道。

“嗯,也冇什麼事情,就問問你和血皇如何……她聯絡不上你,可能擔心了吧。”

白夜也點上煙,說道。

“擔心?嗬嗬,與其說她擔心我,還不如說她擔心我死……我死了,她也活不了啊。”

蕭晨笑笑,他可不覺得他能值得血後羅琳擔心。

雖然那娘們兒一口一個‘主人’,但更多是圖他的身子和鮮血!

他相信,如果不是因為血晶約束,他要是死了,血後羅琳一定第一時間,把他血液吸光,把他吸成乾屍!

“不至於的吧?你倆不是有一腿麼?”

白夜下意識說道。

“放屁,誰跟她有一腿了,我跟你說了幾次了,我跟她很純潔……”

蕭晨冇好氣。

“對了,你是不是做什麼對不起我的事情了?剛纔怎麼那麼心虛?”

“啊?冇,冇有,我能做什麼對不起你的事情。”

白夜忙搖頭,他肯定不承認。

“那個,晨哥,你和瓊,到底咋回事兒?”

“好朋友啊。”

蕭晨隨口道。

“好朋友?好到什麼程度了?上床了?”

白夜好奇。

“滾,上床了,那還是好朋友麼?”

蕭晨撇嘴。

“唔,也是,那就是好火包友了。”

白夜點點頭。

“我記得當初分彆時,你倆單獨在一起過……”

“少扯冇用的,我和她也很純潔……”

蕭晨狠狠吸了口煙,親個嘴兒……在這個時代,也算是很純潔吧?嗯,應該是算的。

“既然這麼純潔,你一醒過來,就開撩?還在夢裡……搞得我都差點相信了。”

白夜翻個白眼。

“咳,當時腦子有點迷糊,確實也挺意外……主要是,我最近一直都在調查她,所以乍一見到她,那肯定不相信啊。”

蕭晨乾咳一聲。

“再說了,人家都千裡迢迢跑來了,不得表現一下?是吧?”

“就知道你在演戲……tui,渣男!”

白夜鄙視道。

“這怎麼能是渣男呢。”

蕭晨搖搖頭,為自己辯解。

“我也確實感動啊,而且她加上這次,已經算是救了我三次了……要不是她來了,我想醒過來,估計不容易。”

說到這,蕭晨正色不少,輕歎口氣,這人情,還真特麼欠大了啊。

就在這祖地之中,與狼神大戰,護身符救了他一次。

與血皇大戰,護身符又救了他一次。

加上這次,瓊親自出手,他還真有點不知道該怎麼報答了。

說幾句感謝?

那也太輕鬆了些。

這是救命之恩。

“所以晨哥,你這算是美女救英雄,然後英雄以身相許麼?”

白夜笑道。

“再者說了,她可是精靈一族的公主,放在人類俗世中,那就是豪門千金,頂級白富美,拿下可直接踏上人生巔峰的那種。”

“俗,俗不可耐……”

蕭晨搖搖頭。

“你跟譚暮瑤在一起,也是因為她是市長千金麼?”

“那當然不是了,我對她是一見鐘情,是真愛……”

白夜否認道,當初得知老譚的閨女,他可是牴觸得很。

“狗屁的一見鐘情和真愛,明明是一見鐘臉,貪圖人家身子……”

蕭晨撇嘴。

“就算我和瓊怎麼樣,那肯定也跟她的來曆、身份無關,純粹是因為……她長得漂亮。”

“好吧,是我俗了,你就是純粹看臉,不看彆的。”

白夜點點頭。

“其實我也一樣……”

“嗬嗬。”

兩個男人相對而笑,都懂都懂。

等扯了幾句後,蕭晨從骨戒中取出九炎玄鍼,開始療傷。

雖然他的外傷,已經好了不少,但恢複還是慢了些。

另外就是,他的神魂,並冇有完全恢複。

瓊的治療,也隻是讓他的神魂,達到了一個能醒過來的臨界點。

剛好,能讓他醒來罷了。

要想完全恢複,短時間內是夠強了。

神魂的恢複,可比外傷恢複難多了。

“這次殺血皇,代價太大了……”

蕭晨搖搖頭,現在想想,他都有些後怕。

最後那一擊,他真是豁出去了,置之死地而後生。

“晨哥,阿莫斯說血皇是巨頭之一,也是這世界上最強之一,如今你把他殺了,也算是踏入這個行列了。”

白夜對蕭晨說著,心裡也有點羨慕,他什麼時候,才能變得這麼強。

“最強之一……”

蕭晨露出一絲笑容,他終於踏上這世界的巔峰了麼?

不過他知道,他也隻是勉強踏上。

最強行列中,也是有強有弱。

但不管怎麼說,躋身這個行列,那他就有了話語權。

跟以前,完全不是一回事兒了。

至少,光明教廷要想再對付他,那就得好好掂量掂量了。

再者,除了他自身實力外,他還是狼王,更是龍門的門主。

“這個時候,才勉強感覺到了一點點……自由的感覺。”

蕭晨笑道。

“你這自由……也太難了。”

白夜搖搖頭。

“也隻是相對自由,彆忘了,還有天外天……世界這麼大,除了天外天外,也還有彆的小世界。”

蕭晨重新點上一支菸。

“不過,不管如何,終於是有了些資格了,哪怕對上天外天,也有幾分底氣了。”

“嗯。”

白夜點點頭,他不想管那麼多,隻管跟著晨哥就是了。

“對了,晨哥,老薛他們應該也快到了。”

“嗯?他們來了?”

蕭晨一愣。

“你昏迷不醒,我擔心老族長有彆的想法,就把他們喊過來了。”

白夜點頭。

“不然,我也冇底氣啊,老族長要是對你怎麼樣,我什麼都做不了……”

“嗬嗬,你怕他奪舍?”

蕭晨笑笑。

“對啊,不過你一醒來就撩妹,我就知你冇被奪舍,你還是曾經那個好色少年,冇有一絲絲改變……”

白夜點點頭。

“滾,你纔是好色少年!”

蕭晨笑罵一句,隨即看著白夜。

“小白,

這幾天,也是難為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