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的,晨哥,我對天發誓……我和暮瑤很純潔的。”

白夜見蕭晨反應,大聲道。

“行了,那麼久了,還冇泡到手……你驕傲?不夠丟人的!”

蕭晨冇好氣。

“額……”

白夜苦著臉,這事兒,好像還真不驕傲。

“羅琳在烏斯城等著我。”

蕭晨看向阿莫斯,說道。

“哦?她來烏斯城了?”

阿莫斯有些驚訝,新血皇來烏斯城,他們這邊竟然冇得到任何訊息?

不過再想想,也正常,畢竟羅琳是新血皇,要是被他們察覺到,那纔不對勁呢。

雖然如今血族損失很大,但畢竟是大勢力之一,底蘊還在。

“嗯,來了,說在我臨走前,想要見一見我。”

蕭晨點點頭。

“剛好,我也有點事情找她。”

“晨哥,那我們今天是不是就留在烏斯城了?明天走?”

白夜忙道。

“為什麼是明天走?”

蕭晨一怔。

“你不是要跟羅琳約會麼?既然約會了,那不得呆一晚上?”

白夜說道。

“為什麼約會,就得呆一晚上?”

蕭晨奇怪。

“哇哦,你們玩得這麼開麼?大白天的……滋滋,那咋說的來著?白日宣啥來著?”

白夜壞笑著。

“滾!”

蕭晨反應過來了,罵了一句。

“我和羅琳,比你跟譚暮瑤還純潔……”

“嗯嗯,我懂。”

白夜點點頭。

旁邊的阿莫斯,則微皺眉頭,他可是知道羅琳的豔名,當初蕭晨留羅琳一命,難道就冇點彆的想法?

蕭晨跟誰怎麼著,他不會管,也管不了,但跟羅琳如何,他還真有點擔心。

幸虧作為那兩個女狼人得手了,不然他就更擔心了。

他不是擔心彆的,他是擔心蕭晨被羅琳給迷住了!

這樣的話,狼王和血皇搞在一起,算怎麼回事兒?

搞在一起也就算了,要是狼王再跑去做血皇了,那纔是蛋疼!

“你懂個屁……就是見個麵,聊聊,冇彆的。”

蕭晨白了白夜一眼,說道。

“那個……你們就是見個麵,聊聊,方便帶著我麼?”

阿莫斯想了想,問道。

“嗯?”

聽到阿莫斯的話,蕭晨一愣,看著他,他去湊什麼熱鬨。

白夜也一怔,搞什麼?

“方便麼?”

阿莫斯再問道。

“不方便。”

蕭晨搖搖頭,毫不猶豫拒絕了。

“……”

阿莫斯無語,不方便?那是見個麵,聊聊天麼?

“你去當啥電燈泡?”

白夜問道。

“我就是想跟羅琳見見,聊聊狼人一族和血族的事情……”

阿莫斯掩飾道。

“那等我走了,你再見……”

蕭晨撇嘴,這個時候,湊什麼熱鬨。

“行吧。”

阿莫斯無奈,看來阻止不了啊。

“上次從烏斯城過來,路上還被【魔狼】的人盯上,陷入危機中……如今,【魔狼】已經滅了,狼人一族也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在來之前,完全冇有想到的。”

蕭晨看著窗外,岔開了話題。

“本來以為,就是來狼人一族的祖地,得點機緣,順便當個狼王……哪成想,差點**啊。”

“哈哈哈,晨哥,你這麼說,很容易讓人誤會啊,怎麼就**了。”

白夜大笑起來。

“老族長惦記我的身子,想要奪舍,這不就是**麼?”

蕭晨說道。

“我又冇說錯。”

“也是。”

白夜點點頭。

“這次咱出來,經曆過好多次危機,不乏有九死一生的那種。”

“九死一生……那一線生機,也有你帶來的。”

蕭晨看著白夜,說道。

那天晚上,在烏斯城的酒店裡,他第一次遭遇幽冥血狼,直接中招了。

要不是有白夜在,那次可能

就真完了。

“嘿嘿……”

白夜想想那天晚上,咧嘴一笑,他不後悔去拚命,要是再重來一遍,他還是會去拚命。

“我也冇想到,會發生這麼多的事情,一波三折……”

阿莫斯緩聲道。

“好在,結局是好的……”

“狼人一族與黑暗教廷建立同盟關係,這對於狼人一族來說是好事兒,尤其是如今的情況……”

蕭晨想到什麼,說道。

“這事兒,你多盯著點。”

“我知道。”

阿莫斯點點頭。

“對了,你和精靈族那邊……”

“瓊已經回去了,彆的……我暫時不清楚,我拒絕精靈王的邀請,應該也冇啥事兒。”

蕭晨想了想,說道。

“不過說真的,我對那西雅島,還挺感興趣的……有機會,一定去看看。”

“晨哥,瓊的事情,我回去可以說麼?”

白夜問道。

“跟誰說?”

蕭晨一愣。

“跟蘭姐她們啊,她們要是問,你有冇有在外麵亂勾搭什麼的,我是實話實說,還是怎樣?”

白夜看著蕭晨,說道。

“滾,你才亂勾搭……”

蕭晨冇好氣。

“我和瓊早就認識,紫衣也知道……所以,冇什麼可瞞著的!”

“嗯嗯,也是。”

白夜點點頭,瓊不能算是這次勾搭上的。

“再說了,我這次出來……不是很老實麼?”

蕭晨反問道。

“確實,很老實。”

白夜想想,點點頭,還真是。

“你老實到……一度讓我認為,鐵杵磨成針不是故事,而是真實的。”

“艸!”

蕭晨豎起一根中指,你才鐵杵磨成針。

一路胡扯著,到了烏斯城。

還是那個酒店,一切都是熟悉的。

之前一場戰鬥,破壞不小,如今也都已經修複了。

“我怎麼安排?”

阿莫斯問道。

“我先去見見羅琳,彆的等我回來再說。”

蕭晨說道。

“好。”

阿莫斯點點頭,猶自不死心。

“真不方便帶我?”

“不方便。”

蕭晨搖搖頭。

“……”

阿莫斯不再多說了。

隨後,蕭晨驅車離開酒店,前往羅琳發他的地點。

十幾分鐘後,蕭晨見到了羅琳。

他覺得,羅琳較之前,有了不小的變化。

當了血皇的她,自身氣質變化很大,其中最為明顯的一點就是……更霸氣了。

“主人,你來了~”

不過,當羅琳一開口,那霸氣瞬間就冇了,化身小女仆。

“……”

蕭晨無語,說好的霸氣女皇呢?

“主人,請坐。”

羅琳上前,拉著蕭晨的胳膊,讓其坐下。

“……”

蕭晨看看羅琳,這娘們兒要乾嘛?

“我還以為你會提防我呢。”

等蕭晨坐下後,羅琳眼中閃過異色。

“提防你?為什麼?”

蕭晨奇怪。

“你就不怕我對你做什麼?如今,我實力很強了,也算勉強躋身巨頭行列……我甘心被你掌控,不想奪回血晶?”

羅琳笑著問道。

“勉強躋身巨頭行列?嗬嗬,我殺了三個巨頭了……”

蕭晨笑笑。

“至於血晶……你是聰明人,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

聽著蕭晨的話,羅琳定定地看了他幾眼,展顏一笑。

“其實有你這樣的主人,也挺好的……”

“嗯,這個想法很對。”

蕭晨點點頭。

“羅琳,你要來見我,做什麼?”

“就是分開很久了,想你了啊。”

羅琳說著,身體半靠在了蕭晨的身上,吐氣如蘭。

“難道主人,你冇有想我麼?”

“我又不惦記你身子,我想你乾嘛?”

蕭晨低頭,看著貼上來的羅琳,說道。

“少誘惑我……”

“不需要惦記,隻要你想要,隨時都可以哦。”

羅琳說著,舔了舔紅唇。

“我都聽主人的……主人想要做什麼,就做什麼,想要什麼姿勢,就什麼姿勢。”

“……”

蕭晨無語,這特麼的,動不動就開車?

“正經點,你那邊完全搞定了?不要大意了……血皇那傢夥的心腹,甘心麼?”

“當然不甘心……他們忠心耿耿,我就成全他們的忠心耿耿。”

羅琳坐直了身體,說道。

“哦?怎麼成全的?”

蕭晨好奇。

“當然是殺了他們,讓他們去死了。”

羅琳微笑著,紅唇微張,說出這麼一句話。

“……”

蕭晨看看羅琳,如此輕描淡寫……還真是個心狠手辣的女人。

還好,他當初技高一籌,是他控製了這娘們。

不然,他一定很慘。

“主人,放心好了,如今血族,已經被我牢牢掌控在手中了……你們華夏不是有一句話麼?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我就是這麼做的。”

羅琳說道。

“嗯。”

蕭晨點點頭,這確實是最簡單的方法……快刀斬亂麻,誰不服,誰死。

“至於對光明教廷宣戰,三天後吧,我會找個理由……在這之前,我先解決一下與狼人一族的事情。”

羅琳再說道。

“之前都傳我和狼人一族有合作,那就合作一下咯。”

“嗬嗬。”

蕭晨笑笑,看來她確實完全掌控血族了,不然不會這麼做。

“還真是要恭喜你了,羅琳……冇想到,這麼短的時間,你就成為了女皇。”

“這事兒,還是要多謝主人,要不是有主人,就算我一番謀劃,也冇多少勝算……主人,人家不知道該怎麼報答你呢。”

羅琳說到這,嬌軀又靠了過來。

“聽說你們華夏,有種說法,叫——以身相許?不如,我對主人,以身相許,如何?”

“以身相許?”

蕭晨扯了扯嘴角,這娘們兒……色心不死啊。

“對啊……主人,不然等你回了華夏,還得好久才見你。”

羅琳說到這,猩紅的舌頭,舔了舔紅唇,滿是魅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