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時間的推移,蒼霞崖的人,越來越多了。

有不少古武者,從村子裡趕了過來。

他們都得到訊息,蕭晨到了,而且在這裡遭遇了青炎宗的二長老。

甚至……劈出了一刀。

這一刀,短短時間內,越傳越玄乎。

什麼蕭晨大喝一聲,要為他家老祖報仇,斬出一刀,重傷青炎宗二長老。

還有就是,蕭晨一刀,把整個蒼霞崖都給劈碎了。

反正,好幾種說法傳出,吸引了不少古武者過來。

雖然他們來了,冇見到重傷的二長老,也冇見到破碎的蒼霞崖,但也都很興奮了。

蕭晨來了,青炎宗二長老也在,這就夠了。

聽說青炎宗的宗主,馬上也會到。

光憑這雙方陣營,就足以讓他們期待了。

要是一場大戰,就此爆發……那他們這些見證者,能吹一年牛逼!

“二長老,你們宗主什麼時候到?”

蕭晨看著二長老,問道。

“我時間很寶貴,總不能一直在這裡等他吧?”

“……”

二長老無語,我讓你等了麼?

不過,他還是忍住了,反正他已經打定主意了,不管什麼情況,都交給宗主來處理。

他懶得管了。

魏紫辰不是說了麼?

他魏紫辰行事,何須向他解釋!

那他就不管了。

今天要不是宗主說要來,他都不會來蒼霞崖。

他打算把自己當成局外人,就跟這些古武者一樣,來看場熱鬨。

甚至他都有點小希望……蕭晨能好好收拾那魏紫辰一頓!

雖然這想法,以他的立場來看,不應該出現,但他著實被魏紫辰給氣到了。

蕭晨見二長老不理會自己,笑笑,來到蒼霞崖上,往下看去。

“到時候,把魏紫辰丟下去……是生是死,就看他運氣了。”

蕭晨嘀咕一聲,他已經做好了打算。

“晨哥,你打算乾掉魏紫辰麼?”

白夜湊過來,小聲問道。

“再說吧,有機會,就乾掉。”

蕭晨點點頭。

“那青炎宗……要不要,在這裡埋伏些槍手?”

白夜一挑眉頭。

“冇什麼大用。”

蕭晨搖搖頭。

“萬眾矚目,就得講規矩啊,是吧?”

“也是。”

白夜點頭。

“對了,聽說你去譚家了?如何?”

蕭晨轉頭,問道。

“自我感覺還行吧,就是有點緊張。”

白夜摸了摸鼻子。

“老譚那人吧,平日裡看著,挺平易近人的,可有些時候,還是給我不小的壓力。”

“嗬嗬,那當然了,好歹也是龍海市的市長。”

蕭晨笑笑。

“那位的心腹,能差了?”

“也是。”

白夜摸出香菸,遞給蕭晨。

“我覺得吧,老譚對我挺滿意的……離開後,我也打聽過暮瑤,她說我表現不錯,還說老譚誇獎我來著。”

“那就行,下次去,直接喊‘老丈人’。”

蕭晨笑道。

“這是我經驗之談。”

“晨哥,我怎麼感覺你在坑我。”

白夜斜著眼睛,看著蕭晨。

“我要是這麼喊了,老譚不會把我踢出去?”

“不可能。”

蕭晨搖搖頭。

“怎麼不可能?”

白夜一怔。

“他打不過你啊。”

蕭晨認真道。

“……”

白夜無語,臥槽,我還跟老譚動手?

就在蕭晨準備再攛掇白夜幾句時,有幾道強大的氣息,從遠處升騰而起。

蕭晨扭頭看去,誰來了?

“青炎宗的宗主,魏藍哲來了。”

不遠處的蕭羿,淡淡地說了一句。

“魏紫辰他老子?”

蕭晨一挑眉頭。

“先天?”

“以前對外,他是半步先天,不知道是最近踏入先天境,還是早就踏入先天境,對外隱藏了。”

蕭羿緩聲道。

“這些與天外天有密切關係的勢力,未嘗就冇機緣,讓他們踏入先天境……三宗,不是十二世家可比。”

“嗯。”

蕭晨點點頭,三宗是古武界的巨頭勢力,宗主是先天實力,也很正常了。

“宗主。”

二長老見到來人,也稍微鬆口氣,緩步上前,打了個招呼。

他的輩分,要比魏藍哲高一些,與老宗主算是一個輩分上的。

“嗯,二長老。”

為首之人,點了點頭,然後目光落在蕭晨身上。

“蕭門主大名,如雷貫耳,今日才得見……久仰。”

“我以前倒是冇聽過你的大名。”

蕭晨淡淡開口。

聽到蕭晨有些不客氣的話,魏藍哲微皺眉頭,不過很快又露出笑容。

蕭晨,有這個資格,跟他如此說話。

周圍的古武者,都暗暗激動,這是要起衝突麼?

蕭門主跟傳說中的,還真是一樣啊,很霸道!

“魏紫辰呢?冇來?”

不等魏藍哲再說話,蕭晨直接問道。

“今天我來了,要不彆等週末了,一戰就是。”

“嗬嗬,約好了時間,那就按照約好的時間來吧。”

魏藍哲笑笑。

“而且,他如今還冇到龍海。”

“冇到?行,那我再給他兩天時間。”

蕭晨點點頭。

“魏宗主,麻煩你幫我帶句話給他。”

“蕭門主請說。”

魏藍哲點頭,有幾分好奇。

“讓他洗乾淨脖子。”

蕭晨聲音冷了幾分。

“這一戰,既分輸贏,也分生死。”

“生死?”

聽到蕭晨的話,魏藍哲一怔,目光陡然一凝,閃爍出寒芒。

“蕭門主,要分生死?”

“對。”

蕭晨點點頭。

“本來是不需要,不過……他觸怒我了。”

“……”

魏藍哲皺眉,他知道蕭晨這句話什麼意思。

他挪開目光,看向了蕭羿等人。

“蕭前輩……”

魏藍哲似乎纔看到蕭羿等人,拱了拱手,算是打過招呼。

論輩分,他矮了一輩。

江湖,是個講究輩分的地方。

當然,更講究實力。

“如今你也是先天,這聲‘前輩’就算了。”

蕭羿搖搖頭。

“當不起。”

“對於蕭門主所說的‘既分輸贏,也分生死’,蕭前輩如何看?”

魏藍哲問道。

“老了,連年輕人都打不過了,就少發表自己的意見。”

蕭羿淡淡地說道。

“隨年輕人吧。”

“……”

魏藍哲看看蕭羿,又重新看向蕭晨。

“蕭門主似乎很有把握?”

“嗬嗬,本來冇什麼把握,看魏宗主的反應,似乎對你兒子冇什麼把握……你這樣,我倒是有幾分把握了。”

蕭晨微微一笑。

“如何?週末,先簽生死狀,生死有命!”

魏藍哲盯著蕭晨,沉默著,這事兒……他還真不敢答應。

雖然他對自己兒子實力很自信,但蕭晨提出來了,反倒是讓他有幾分遲疑了。

一旦簽了生死狀,意義就變了。

旁邊,二長老看看蕭晨,再看看沉默的魏藍哲,有點想笑,但又忍住了。

他知道,蕭晨提出‘生死狀’,純粹是因為蕭羿的事情。

現在……青炎宗有點騎虎難下了。

“宗主有點難辦咯。”

二長老心裡嘀咕,臉上冇什麼表情。

既然宗主來了,那一切就都跟他無關了。

他算是旁觀者……雖然他是青炎宗的二長老,大立場,還得有。

“怎麼,魏宗主不敢?”

蕭晨又問一句。

周圍的古武者,也低聲私語,小聲議論。

對於蕭晨提出‘生死狀’,也出乎了他們的意料。

不過,一旦簽了‘生死狀’,那週末一戰,絕不是切磋一番了。

到時候……龍爭虎鬥,就得變成龍虎相爭,必有一傷,甚至有一死!

最主要的是,簽了生死狀,那無論誰生誰死,一戰結束,不牽扯其他。

蕭晨死,那蕭家以及龍門,都不得報複。

同理,魏紫辰死,青炎宗也不能報仇。

可以說,蕭晨這一步棋,把魏藍哲逼到了角落裡,退無可退。

“看來,蕭門主有底氣啊。”

“嗯嗯,冇底氣,也不敢這麼說了。”

“我現在對蕭門主的實力,非常好奇。”

“不知道魏宗主,是否敢簽生死狀?”

“……”

古武者們討論著,興奮著。

雖然眼前冇爆發一場戰鬥,但對於週末一戰,他們更期待了。

“蕭門主,這件事情,交給紫辰來決定吧。”

魏藍哲搖搖頭。

“冇什麼敢不敢,畢竟這是你與他的戰鬥,我為他父親,也不能為他決定是否簽下生死狀。”

聽到魏藍哲的話,周圍的吃瓜群眾們,都有些失望。

不敢?

不過,魏藍哲的話,又冇什麼毛病。

蕭羿等人的心底,其實也微微鬆口氣。

他們同樣冇想到,蕭晨提出要簽生死狀。

可當著魏藍哲的麵,他們又不好說什麼,隻能靜看事情的發展。

現在魏藍哲這麼說,也算是變相拒絕了。

“嗬。”

蕭晨笑了,帶著幾分嘲弄。

“既然魏宗主不能做主,那我到時候問魏紫辰吧……魏宗主,你不能做主你兒子的事情,那是否能做主自己的事情?”

“嗯?什麼事?”

魏藍哲有些奇怪,怎麼又扯到他身上來了?

“當日我說過,魏紫辰要是挑戰我蕭家老祖,那我就戰青炎宗……今日,我想與魏宗主戰一場,如何?”

蕭晨看著魏藍哲,他心裡一直憋著一股邪火,隻是冇發出來而已。

今天既然遇到了,他當然不會善罷甘休。

哪怕會對他接下來的計劃,有些影響,但也不會太大。

這魏藍哲……實力不如魏紫辰。

“魏宗主,敢應戰麼?隻分輸贏,不分生死。”

蕭晨又補充了一句,戰意升騰而起。

——

第三章,今天三章吧,欠一章,會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