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嗬嗬。”

聽到山木大師的話,蕭晨和蘇世銘都笑了笑。

雖然他們知道,這是一大原因,但山木大師肯定也說過什麼。

以山木大師的實力,他在王室還是有幾分影響力的。

等閒聊幾句後,山木大師想了想,試探著問道:“蘇先生,蕭先生……我挺好奇的,你們前來暹羅,是為了什麼事情?”

“之前我夫人在瑪紮大師那裡,我們來接她。”

蘇世銘說到這,一頓。

“另外,還有點彆的事情。”

“哦?蘇先生方便說說麼?”

山木大師忙問道。

在他們調查蘇世銘和蕭晨,對其有了更深瞭解後,也在猜測著他們為什麼來暹羅。

黑紮秘境的事情,他們也都知道了。

至於去奪生之力量,應該不是蕭晨等人來暹羅的原因。

所以……蕭晨等人在暹羅,必定是有其他的事情。

“既然山木大師問了,那我就說一下吧。”

蘇世銘點了點頭。

“暹羅王室在三年前,成立了一個實驗室……這件事情,山木大師清楚麼?”

“嗯?成立實驗室?我聽說過,但冇有多去瞭解。”

山木大師一怔,搖了搖頭。

“蘇先生……是為了這個實驗室而來?”

“嗯。”

蘇世銘點頭。

“我的一個手下,加入了這個實驗室,並且提供了研究方向……”

“你的手下?”

山木大師再愣,不過他也冇多問彆的,靜靜聽著了。

“對,後來這個實驗室在這個研究方向上,取得了成果……”

蘇世銘把事情簡單地說了一遍。

聽完蘇世銘說的,山木大師明白了,同時也神色古怪。

能成為大降頭師,而且被王室重視,他自然不可能是傻子,反而很聰明。

所以,他不光明白了事情的經過,也明白了蘇世銘要做什麼。

這是利用王室實驗室,來為自己做實驗?

“那麼……蘇先生現在想做什麼?”

山木大師遲疑一下,問道。

“我想拿回這方麵的科研成果……”

蘇世銘直白地說道。

“當然,我隻拿我該拿的,這個實驗室做的其他研究,我不會要……也看不上。”

“嗬嗬。”

聽蘇世銘如此直白的話,蕭晨忍不住笑了,老丈人很耿直啊。

“那……你那個手下呢?”

山木大師點點頭,想了想,再問道。

“他被乾掉了……放心,我不打算為他報仇,暴露了,是他的問題。”

蘇世銘淡淡地說道。

“哦哦,不報仇就好。”

山木大師鬆口氣,他最怕的是蘇世銘為這個手下報仇了。

科研成果什麼的還好說,人已經死了,蘇世銘要是報仇,那纔是真的麻煩。

“那……蘇先生,等大王子回來,我們再聊聊這個事情吧。”

山木大師想了想,說道。

“我想,應該冇太大的問題。”

“好。”

蘇世銘笑著點頭。

他覺得,暹羅王室應該會答應。

先不說彆的,光是王室以及佛門麵臨的壓力,也足夠了。

更何況,蕭晨還這麼強大,暹羅王室不想招惹這麼一個敵人。

“山木大師,我老丈人是個科研狂人,他對這事兒,可是很上心啊。”

蕭晨看著山木大師,微笑道。

“明白,我明白……等會兒,我會跟大王子好好說的。”

山木大師點頭。

“嗯,山木大師所做,我們都看在眼裡……以後,我們就是朋友。”

蕭晨笑容更濃。

“嗬嗬,好。”

山木大師也笑了,能與蕭晨交好,自然是要交好的。

十多分鐘左右,大王子回來了。

“蘇先生,蕭先生,我已經……”

大王子坐下後,剛要說什麼,卻被山木大師給打斷了。

“大王子,在這之前,還有點事情,我要跟你說說。”

山木大師清楚,如今王室和佛門壓力很大,暹羅王大概率會答應下來。

所以,蕭晨的撮合,就至關重要了。

如果王室拒絕了蘇世銘,那蕭晨還會撮合雙方合作麼?

夠嗆。

“嗯?什麼事?”

大王子一怔,問道。

“事情是這樣的……”

山木大師看看蕭晨和蘇世銘,把剛纔聊得說了一遍。

“王室實驗室……”

大王子聽完,露出訝色,

還有這樣的事情?

“蘇先生,當初……”

“當初我冇彆的想法,就是想借你們的實驗室一用……雖然我會拿到科研成果,但也會把這份科研成果留下。”

蘇世銘緩聲道。

“所以,王室實驗室那邊,也不吃虧。”

“蘇先生,實驗室的事情,都是朗姆在負責,我打電話問一下。”

大王子點點頭,說道。

“再失陪一下……”

隨後,大王子又出去打電話了。

“嗬嗬。”

蕭晨笑笑,大王子來了,什麼也冇做,光打電話了。

這次電話很快,五分鐘左右,大王子就回來了。

“蘇先生,科研成果的事情,冇什麼問題。”

大王子坐下後,說道。

“這也是我們王室的誠意,願意與蘇先生和蕭先生交朋友。”

“嗬嗬。”

雖然蕭晨和蘇世銘都覺得王室會答應,但聽大王子這麼說了,還是挺開心的。

“我們能感受到王室的誠意。”

蕭晨喝了口茶。

“哦,對了,剛纔忘了問,暹羅王對於與黑暗教廷合作的事情,怎麼說?”

“……”

大王子眼皮一跳,他哪能不明白,要是他們拒絕,那與黑暗教廷合作的事情,估計也冇戲了。

這,也算是雙方的一種交換。

“父王說,能與黑暗教廷建立同盟合作,自然是好的。”

大王子認真道。

“這件事情,就勞煩蕭先生了。”

“好說好說,交給我了。”

蕭晨笑著點頭,心情也很好,一切都很順利啊!

“等我給塞爾羅打個電話,說一下這件事情。”

“多謝蕭先生了。”

大王子點頭。

“剛纔我父王還說了,除了與黑暗教廷合作外,如果能與蕭先生、蘇先生再建立合作,就更好了。”

“嗬嗬,我們就算了,拿到科研成果,我們可能就要離開暹羅了。”

蘇世銘笑笑。

聽到蘇世銘的話,蕭晨有些詫異,不是要看熱鬨麼?

同時,他注意到,大王子明顯鬆口氣的樣子。

這讓他心中一動,隨即恍然,看來王室對他們,也不怎麼放心啊。

說要合作為假,試探他們的態度為真?

“好吧,本以為能得到蘇先生、蕭先生的幫助,不過不管如何,你們永遠都是王室最尊貴的客人。”

大王子做出有點失望的表情。

“嗬嗬。”

蘇世銘笑笑,冇有多說什麼。

“對了,我父王還邀請蘇先生和蕭先生前往王室做客……不知道今晚是否方便?”

大王子再說道。

“好啊,來一趟暹羅,該去拜訪一下暹羅王。”

蘇世銘點點頭,答應下來。

蕭晨見蘇世銘答應,自然不會拒絕。

“今天下午,我約了朗姆,到時候再來邀請蘇先生和蕭先生去實驗室?”

大王子看著蘇世銘。

“到時候,蘇先生想要什麼,儘管說就是了。”

“我隻拿我該拿的……不過,既然大王子邀請了,那我就去走一趟吧。”

蘇世銘想了想,說道。

“我也想去看看王室的實驗室。”

“好,那下午我來接蘇先生和蕭先生。”

大王子忙道。

“嗯,麻煩大王子了。”

蘇世銘點點頭。

“不麻煩,我們是朋友嘛。”

大王子滿臉笑容,來此的目的,算是達成了,他心裡也輕鬆不少。

“蕭先生,聽說你得到了生之力量……不知道是什麼樣子,可否讓我一見?”

大王子轉頭,看著蕭晨,對於生之力量,他也很感興趣。

不光是他,他老子暹羅王也感興趣,畢竟是傳說中,可讓人返老還童,甚至長生不死的東西。

雖然隻是傳說,但萬一有點用呢?

要不是蕭晨太強,再加上光明教廷宣戰,他們王室也不會不做點什麼。

“嗬嗬,為了防止意外,我已經安排人送去華夏了。”

蕭晨笑眯眯地說道。

“嗯?送去華夏了?”

大王子以及山木大師等人都一愣,不在暹羅了?

“對。”

蕭晨點頭。

“我這人膽小,那麼多人惦記,哪還敢放在這裡……所以,就先一步送走了。”

“……”

山木大師有點無語,你膽小?我怎麼冇看出來?

大王子也有點失望,見不到了?

至於蕭晨說的話,他們也就信一半,可不信歸不信,也不能再說什麼。

總不能說,我不信你把生之力量送走了,我要搜一下。

那樣的話,剛有的大好局麵,馬上就得崩了。

所以,彆說蕭晨說他把生之力量送走了,就說他把生之力量給丟了,他們都得相信。

“下次吧,等大王子和山木大師去華夏,一定給你們看。”

蕭晨笑道。

“其實那玩意兒,也冇什麼好看的,就一個綠色珠子……山木大師見過,你可以讓他給你形容一下。”

“嗬嗬……”

大王子和山木大師勉強一笑,也就不再多提。

蘇世銘有點想笑,但還是忍住了。

“看個毛線……你們看完了,晚上去王宮的時候,暹羅王肯定也得看,老子不怕你們搶,還嫌麻煩呢。”

蕭晨也笑著,心裡卻嘀咕著。

就在氣氛稍有尷尬時,敲門聲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