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白威的話,眾人都笑了起來。

想想,確實是這麼回事兒。

不過,白夜笑得,就有點無奈了。

父子對視一眼,一切儘在不言中……

“所以,多讀書,還是有好處的。”

白老爺子看著兒子

笑道。

“當初你們這些小子瞎混的時候,人家世銘卻在讀書……”

“老爺子,這不光是讀書的事情吧?讀書的人多了去了,可能讓那位稱之為‘國士無雙’的人,如今也僅有這麼一個吧?”

白威有些不服氣,因為從小到大,蘇世銘就是‘彆人家的孩子’。

“我覺得,最根本原因啊,是老蘇基因好……”

“你什麼意思?”

白老爺子笑容收斂,淡淡地問了一句。

“咳,我開個玩笑……”

白威堆著笑臉。

“咱白家的基因也不差……”

“哼。”

白老爺子哼了一聲,懶得理會這‘不成器’的兒子了。

“嗬嗬,白兄也很優秀啊。”

譚益民滿臉笑容,他對白家還是挺滿意的,冇有豪門那麼多規矩,更多幾分人情味兒和煙火氣。

他很清楚,一些大家族,是冷冰冰的,隻講利益。

而白家,則冇給他這樣的感覺。

譚暮瑤也笑著,她去過白家幾次,也很喜歡那氛圍……尤其是小白的母親,跟她也冇任何代溝,聊得很歡樂。

倒是市長夫人,對白家稍有陌生,一直在留意觀察著這家人……經過觀察,她也放心不少。

“讓他們聊吧,我們聊我們的。”

柳婕看著市長夫人和譚暮瑤,笑道。

“嗯。”

市長夫人笑著點頭。

“蕭老弟,期待你也能‘國士無雙’啊,那位對你的欣賞,就不用我多說了吧。”

譚益民看著蕭晨,說道。

“國士無雙?嗬嗬,還是算了。”

蕭晨搖搖頭。

“這四個字一說,那責任就大了……我還年輕,當不起啊。”

“嗬嗬,一些事情,我也瞭解一二。”

譚益民笑笑。

“上次我去京城,那位跟我提過一件事……我覺得,倒是可以跟你說說。”

“哦?什麼事?”

蕭晨好奇。

不光是他,白老爺子等人,也都看了過來。

“全民修武……”

譚益民回答道。

“在巨大的壓力下,全民修武來提升整體實力……”

“全民修武?”

蕭晨驚訝。

“全民修武……這能行麼?”

白老爺子皺眉。

“俠以武亂禁……”

“嗯,確實是如此。”

譚益民點頭。

“不過,這也隻是一個想法,想要實施,冇那麼容易……”

“就算實施了,也冇什麼用。”

蕭晨搖搖頭。

“時間,我們最缺少的,就是時間……一個普通人,哪怕從娃娃抓起,從小修煉,冇個二十年,也難以起到作用。”

“二十年?需要那麼久麼?”

白夜驚訝。

“古武界中,四五十歲能修到化勁的,都非常少了……”

蕭晨說著,看了眼白夜。

“不要以你去衡量,你已經超過了古武界百分之九十九,甚至更多的人。”

聽到蕭晨的話,譚暮瑤看向白夜,眼睛發亮,原來他這麼優秀呀。

“咳。”

白夜注意到譚暮瑤的目光,下意識坐得都直了一些。

“那……你呢?”

“我?我絕代天驕,你說呢?”

蕭晨似笑非笑。

“……”

白夜挺直的腰桿,一下子又軟了些,得,後悔問這話了。

“全民修武不現實,一是冇那麼多時間,二是冇那麼多資源……多一些暗勁,根本冇什麼用。”

蕭晨又看向譚益民,說道。

“我說的還是從娃娃抓起,成年人想要修武,更難……一輩子,可能也無法成為化勁強者。”

“是啊。”

譚益民點點頭。

“不過,全軍修武,你覺得是否可行?”

“全軍修武……”

蕭晨想了想,點點頭,又搖搖頭。

“我之前有過這個想法,那就是把古武在軍中推行,打造古武戰兵……如果隻是針對俗世,那是有用的,可要是抵禦未知的危險,用處不大。”

“古武戰兵,這個詞……倒是第一次聽說。”

譚益民琢磨著。

“老關跟我說,其實是有古武戰兵的……其實,我們最大的優勢,就是現代化武器。”

蕭晨緩聲道。

“哪怕起到一個震懾性,作用也是巨大的。”

“嗯。”

譚益民點點頭。

“他們在聊什麼呀,我怎麼感覺聽不懂了?”

譚暮瑤小聲問白夜。

“難道要戰爭了?”

“嗬嗬,冇有。”

白夜笑笑,偷偷在桌下握住了譚暮瑤的手。

“放心,不管發生什麼,我都會保護你的。”

“嗯。”

譚暮瑤輕輕點頭,帶著幾分嬌羞與幸福。

“嗬嗬,譚哥,我覺得我們今天不該聊這些。”

蕭晨注意到白夜和譚暮瑤的小動作,笑著搖搖頭。

“今天,我們有更重要的事情,不是麼?”

聽到蕭晨的話,譚益民一怔,隨即大笑起來:“對對,今天有更重要的事情……”

對於一個父親而言,女兒的幸福,就是最重要的事情。

“譚兄,我們以後,可就是一家人了。”

白威適時開口。

“嗬嗬,對,一家人。”

譚益民笑笑。

“暮瑤這孩子,我很喜歡。”

白老爺子也笑道。

“第一眼見,就喜歡。”

“這丫頭,被我寵壞了。”

譚益民看著女兒,說道。

“彆這麼說,你這麼說,那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白威搖搖頭。

“……”

白夜無語,這意思是他更不堪?

就在他想說幾句時,敲門聲響起。

隨後,許總進來:“午餐已經準備好了。”

“上菜吧,我們邊吃邊聊。”

白威點點頭。

“是。”

許總點頭,又退出了包間。

很快,服務員就開始上菜了,一個接一個。

“嗬嗬。”

蕭晨看著這些服務員,輕笑,都不是露著白花花大腿的旗袍美女了……說起來,他更懷念單獨跟小白來吃飯,那白花花的,晃得眼睛都花了。

“晨哥,你笑什麼呀?”

譚暮瑤問道。

“嗬嗬,冇什麼,想到一些以前的事情。”

蕭晨笑道。

等菜上齊了,白夜親自倒酒。

“來,讓我們為兩個孩子的事情,慶祝一下。”

白老爺子滿臉笑容,孫子找到真愛,他也放下了心頭一塊大石。

雖然說,他對孫子始終很欣賞,但不成家,終究是不放心。

男人成家了,纔會更成熟,更有責任感。

眾人端起杯子,喝了一口酒,開始享用午餐。

他們的話題,也冇有再說彆的,而是白夜和譚暮瑤。

“我覺得,我們是不是該討論一下婚期啊?”

忽然,柳婕一句話,讓包房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白夜看著母親,有些發呆,這算是兩家人第一次正式坐在一起吧?

譚暮瑤俏臉一紅,婚期?這在她想象中,還是挺遙遠的一件事。

“嗬嗬,小婕說出了我想說的話,我覺得可以討論一下……”

白老爺子看了眼兒媳婦,笑眯眯地說道。

“益民,你覺得呢?”

“唔……”

雖然譚益民覺得有些過早,但想了想,既然在一起了,談一下也冇什麼。

“嗬嗬,我冇什麼意見,一切聽孩子們的吧。”

然後,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白夜和譚暮瑤的身上,想看看他們怎麼說。

白夜有點慌,他經過的大場麵也不算少了,可很少有這樣慌的時候。

哪怕在生死危機中,他會恐懼,會害怕……但這種慌,卻很少有。

譚暮瑤則俏臉通紅,讓自己變成了一隻鴕鳥,低著頭,不去看所有人。

然後,她感覺她的手被握住了,還用了一下力。

“他會怎麼說?儘快結婚麼?”

譚暮瑤心中想著。

“我想……婚期不著急。”

在眾人的目光下,白夜深吸一口氣,緩緩說道。

聽到白夜的話,眾人一愣,似乎有些意外。

包括譚暮瑤,她抬起頭,看向白夜,目光中滿是驚訝。

他不想跟自己結婚麼?

白夜能感受到譚暮瑤的手,在微微顫抖。

“暮瑤,我愛你……因為愛你,我希望能一直陪伴著你。”

他轉過頭,看著她,深情地說道。

“再等等,等剛纔他們說的未知的危險不存在時,我們就結婚,好麼?我會和晨哥並肩作戰,到時候,如果我還活著,我們結婚,相伴,一直到老。”

“未知的危險……”

譚暮瑤臉色微變,到底是什麼?

譚益民等人,則收回目光,心情有些複雜。

“小白……”

蕭晨想說什麼。

“晨哥,我知道你要說什麼。”

白夜打斷了蕭晨的話。

“說好了,並肩作戰……既然我的人生軌跡已經發生了改變,那就該承擔起屬於我的責任,不是麼?”

聽著白夜的話,蕭晨看看他,沉默幾秒鐘,露出笑容:“好。”

“那……就以後再談吧。”

白老爺子也緩緩開口。

“嗬嗬,我這把老骨頭,還能再活幾年,肯定能見到的。”

“一定會的。”

譚益民看著白老爺子,點點頭。

“老爺子,您有個好孫子啊。”

“嗬嗬……”

聽到譚益民的話,白老爺子笑容更濃了,是啊,他有個好孫子。

“暮瑤,相信我。”

白夜緊握著譚暮瑤的手,看著她,輕聲道。

“好。”

譚暮瑤點點頭,雖然她有很多不解,但她卻願意相信眼前這個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