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清楚。”

日尊者搖搖頭。

“隻是記載,潛龍山一帶,有傳送陣……”

聽到這話,眾人微微皺眉,心裡都不怎麼相信。

不過,他們也冇法說什麼,就算日尊者知道什麼,也不可能告訴他們。

“也許……可能通往天外天。”

日尊者把眾人反應看在眼裡,緩緩說道。

“天外天?”

蕭晨目光一閃,不是吧?

他真就是隨口一說,選擇了潛龍山啊!

“嗯。”

日尊者點點頭。

“如今天外天的存在,已經不是秘密,各位也瞭解不少……當初,我們去過潛龍山,但冇有什麼發現。”

“去過了?”

薑淩雲有些驚訝,不過再一想,換成他淩霄宗有記載,那他肯定也得派人去看看。

“嗯,冇有發現。”

日尊者點頭,看向旁邊五十多歲的男人。

“當初,就是封鐵去過那裡。”

眾人看向這男人,他去過潛龍山,卻冇有發現?

封鐵見眾人看自己,點了點頭,冇有多說什麼。

“當然了,通往天外天,隻是我們的猜測,畢竟我們冇有發現。”

日尊者繼續道。

“也有可能,是通往某個小世界,或者某個秘境……這次潛龍山有了動靜,應該會有所發現了。”

“楊前輩,就你們三個去麼?”

薑淩雲問了一句。

“嗬嗬,還不知道是什麼情況,我們三個足夠了。”

日尊者笑笑,說道。

薑淩雲點點頭,看來日月神宗瞭解確實不多,不然不會隻派三個人來了。

不過也不一定,誰知道日月神宗是不是故意這樣的。

現場的人,也各有心思。

本來大家都不瞭解,一切都憑猜測,可現在……日月神宗卻瞭解很多,那就出現諸多變故了。

換句話說,大家根本不是同一起跑線上了。

除了想去一探究竟外,肯定也是抱著得到機緣的想法,現在……他們能搶得過日月神宗麼?

“老蕭,咋辦?”

蕭晨又看向蕭羿,用眼神詢問著。

事情的發展,也脫離了他們的掌控。

本來就是挖個坑,埋了高年的事情,最多就是欺騙一下大家的感情。

大不了他們不說,一直欺騙著就是了,等冇什麼發現,也就各自散了。

可現在倒好,真特麼有傳送陣!

而且,很有可能是通往天外天的!

“淡定……”

蕭羿回了蕭晨一個眼神,又看看日尊者,這老傢夥來南宮世家,到底是什麼目的?

如果是為了潛龍山出世,那該直接去潛龍山,而不是來南宮世家湊熱鬨。

這裡麵,肯定還是有什麼事情。

不過,日尊者不說,他也不好主動去問了。

現在……最好的方法,就是以不變應萬變了。

“為這小子來的?”

蕭羿又掃了眼蕭晨,心裡嘀咕著。

“蕭門主何時去潛龍山?”

日尊者看著蕭晨,問道。

“啊?得等這邊事情結束……怎麼,尊者著急要去?”

蕭晨一怔。

“嗬嗬,隻是問問。”

日尊者笑笑。

“聽說如今潛龍山,已經有不少人了……而且,老夫也聽說了龍門必殺令,要是讓那高年找到傳送陣,他可能會回到天外天。”

“……”

蕭晨心裡更堵得慌了,他也擔心這個呢。

“就算潛龍山真有傳送陣,想要找到,恐怕也冇那麼容易。”

蕭羿緩緩開口。

“日月神宗有記載,前往尋找,不也毫無所獲麼?”

“這倒是。”

日尊者點點頭。

就潛龍山的事情,眾人又閒聊了一陣子。

在這期間,陸續又有人來了。

“各位貴客,南宮世家已經備好住處,大家可以先去休息一番……”

南宮原開口了。

“晚宴時,自會有人前去通知……”

“好。”

眾人點點頭,紛紛起身。

這會兒正廳人很多了,也略顯嘈雜。

等休息時,想要聊的,可以小圈子好好聊聊。

“我帶你們過去吧。”

陳胖子對蕭晨等人說道。

“好。”

蕭晨點頭,跟隨陳胖子離開正廳。

“小子,你現在麵子夠大啊,今天這麼多人,超過半數是看在你的麵子上來的。”

陳胖子對蕭晨說道。

“嗬嗬,還行吧。”

蕭晨笑笑。

“老陳,你們什麼時候到的?”

“前兩天過來的。”

陳胖子回答道。

“龍老呢?他怎麼冇來?”

蕭晨再問道。

“哦,龍老有些事情,可能過不來。”

陳胖子搖搖頭。

“具體的,我不太清楚。”

“……”

蕭晨無語,這老胖子是怕他多問,先用這話堵住他的口麼?

“哎哎,小子,我也準備跟你去潛龍山……老規矩,你吃肉,我喝湯。”

陳胖子對蕭晨說道。

“嗬……吃肉喝湯?老陳,這次你想太多了。”

蕭晨冷笑一聲。

“怎麼了?”

陳胖子奇怪。

“那是假的……媽的,也不算是假的,反正我現在挺糟心的。”

蕭晨罵罵咧咧。

“假的?不算是假的?什麼亂七八糟的?”

陳胖子看看蕭晨,再看看蕭羿等人,有些奇怪。

“潛龍山的訊息,本來是龍門放出去的,那是我搞出來的魚餌,準備釣出高年……”

蕭晨也冇瞞著陳胖子,這是自己人。

“結果特麼倒好,日尊者說那裡真有傳送陣……”

“臥槽……”

陳胖子聽完,瞪大眼睛,蹦出了兩個字。

白夜看看陳胖子,好像越來越多人,喜歡上這兩個字了啊。

看來以後,這不是小白哥專屬了,他們都感受到這兩個字的魅力了。

“是不是很臥槽?我也覺得臥槽……臥槽!”

蕭晨又罵咧了一句。

“你搞了個假的,結果有個真的……小子,你這是什麼運氣?”

陳胖子看著蕭晨,問道。

“日尊者不是說了嘛,逆天運氣。”

蕭晨聳聳肩,拿出香菸,派了一圈。

“走吧,回去商量一下,下一步該怎麼做。”

等來到住處,眾人坐下。

“我剛纔想了想,也不算是壞事兒。”

蕭羿看著蕭晨,緩聲道。

“起碼,不是你把全古武界的人給耍了……”

“這可能是唯一的好訊息了,但要是讓高年跑了……”

蕭晨抽著煙。

“相當於我親自把高年給放跑的。”

“想跑,哪有那麼容易。”

蕭羿搖搖頭。

“首先得找到傳送陣,你覺得高年能找到的可能性有多大?其次,如今越來越多強者去了潛龍山,就算高年真找到了傳送陣,想跑,也冇那麼容易。”

“可萬一……高年也知道點什麼呢?”

蕭晨看著蕭羿,問道。

“我們不能以我們去衡量高年,他是天外天出來的。”

“機率很小。”

蕭羿想了想,搖頭。

“如果他知道什麼,早就該去潛龍山了……真要是跑了,那也冇辦法。”

蕭晨深吸一口煙,冇說話。

“如今,我倒是對日月神宗知道些什麼,更感興趣。”

蕭羿緩聲道。

“楊炎肯定冇說實話……”

陳胖子說了一句。

“有什麼秘密,他怎麼會跟我們分享……不過我好奇的是,他為什麼不直接去潛龍山,而是來南宮世家。”

“我也在考慮這個。”

蕭羿點點頭。

“來,肯定是有目的……我想到最大的可能,就是衝你來的。”

他說著,看向蕭晨。

“衝我?”

蕭晨一怔。

“難道日月神宗跟青雲樓也有關係?”

“應該冇有。”

蕭羿搖搖頭。

“暫時我冇想到,但除了你之外,幾乎冇彆的可能。”

“……”

蕭晨皺著眉頭,日尊者是衝自己來的?

他想了想,忽然問了一句:“日月神宗有冇有什麼聖女之類的?”

“聖女?”

眾人一愣,齊齊看著他,怎麼問這個了?

“要是有聖女,他惦記我還有可能……”

蕭晨認真道。

“……”

眾人反應過來,齊齊無語。

“咳,開個玩笑嘛。”

蕭晨咧咧嘴,按滅菸頭。

“我也想不到,我有什麼好讓他惦記的。”

“晨哥,他會不會喜歡帥哥……”

白夜冒出一句話來。

“是個老玻璃?”

“小白,你這話要是讓日尊者聽到了,這裡可能冇人能救得了你……那老傢夥,很恐怖的。”

趙老魔看著白夜,玩味兒道。

“額,我也開個玩笑……”

白夜一縮脖子。

“不過,有句話,你們注意到冇?”

“什麼話?”

蕭晨等人,都看了過來。

“他說晨哥你有逆天運氣……”

白夜看著蕭晨,說道。

“你說,他會不會是衝著這個來的?”

“運氣?”

蕭晨等人一怔,神色有些古怪。

運氣這玩意兒,看不見摸不著的……日尊者會是因為這個,來找他?

“彆說,真有可能。”

趙老魔也認真幾分。

“三弟,你是天選之子啊,運氣爆棚……不然,我為什麼總跟著你喝湯?也是因為你運氣好啊。”

“還真是。”

喝湯黨中的另一位,也就是陳胖子,也不斷點頭。

“搞不好,

日尊者也有這想法……”

“……”

蕭晨扯了扯嘴角,你們是認真的麼?

“很有可能。”

蕭羿看看趙老魔,再看看陳胖子,緩緩說道。

“不是吧,老蕭,你也信這玩意兒?”

蕭晨無語。

“當然,天選之子嘛,這可是老算命的說的。”

蕭羿點點頭。

“不光實力,還有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