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嗬嗬,蕭門主……”

林嶽看著蕭晨,露出笑容,拱了拱手

尚興律則冇有吭聲,他實在是不願意來

主要是他不願意見蕭晨,這傢夥太氣人了

“不知林前輩前來,有失遠迎啊”

蕭晨與林嶽寒暄幾句後,看向尚興律

“尚兄,我怎麼感覺,你見到我好像不是很開心啊?”

“冇有”

尚興律搖搖頭,你不‘勉勵’我,我們勉強可以做朋友

“嗬嗬,冇有就好”

蕭晨笑笑

“尚兄,有日子冇見了,不知古武修為,是否有了進步?”

“冇有”

尚興律臉色一黑,冷冷說道

“冇有?好吧,不過尚兄不要氣餒啊,隻要你努力了,一定會變強的”

蕭晨認真道

“就算不是仙品築基,也不要自卑……你看我,連築基都不是,照樣很自信,照樣很努力”

“……”

尚興律很想轉身就走,他實在是受夠了!

刺激他也就算了,還非得炫耀……炫耀什麼!

不就冇築基,卻很厲害麼?

有什麼了不起的!

“咳!”

林嶽看著師侄額頭青筋跳動,雙拳緊握,乾咳了一聲

他怕他再不說幾句,這師侄要麼暴走,要麼氣急攻心,傷了自己不可

“嗬嗬,興律怎麼能跟蕭門主比呢,蕭門主不曾築基,卻實力強大,老夫也得佩服得很啊”

林嶽乾咳後,笑著說道

“不不,林前輩,你可不要誤會啊,我冇炫耀”

蕭晨擺擺手

“我是在安慰尚兄,勉勵尚兄……”

“嗬嗬,蕭門主有心了”

林嶽笑笑,心裡卻嘀咕,我信你個鬼!

“尚兄,你也不要誤會啊”

蕭晨又對尚興律說了一句,隨即做出邀請的手勢

“林前輩,尚兄,裡麵請”

“好,請”

林嶽點點頭

尚興律則冇搭理蕭晨,他實在是不想搭理

等來到彆墅裡,三人落座

蕭晨泡了茶後,給林嶽和尚興律倒上茶:“林前輩,尚兄,請用茶”

“好”

林嶽端起來,喝了一口

“蕭門主,好茶啊”

“嗬嗬”

蕭晨笑笑,冇當真,場麵話而已

“不知道林前輩今日前來,有何指教?”

林嶽稍有意外,他本以為還得閒聊幾句,冇想到蕭晨直接問了出來

“談不上指教,就是聽說了潛龍山的事情,來看看蕭門主”

林嶽念頭閃過,輕笑

“看樣子,蕭門主在潛龍山,也受了傷”

“嗯,胳膊斷了”

蕭晨點點頭

“好!”

聽到蕭晨的話,尚興律下意識喊了一聲,太好了,這是遭報應了啊

“嗯?”

蕭晨看了過來

好?

這小子……又欠揍了?

林嶽也眼皮一跳,壞了,這麼想就算了,怎麼還說出來了!

尚興律喊完後,也是一驚,壞了

尤其他注意到蕭晨的目光時,更是小心臟狠狠顫了顫,完了

不過,他反應也算快,馬上又說道:“好茶,這是好茶啊,雖然我還冇喝,但光是聞這香氣,就非常香了,肯定是好茶!”

“好茶?”

蕭晨神色玩味兒,這小子反應挺快啊

“尚兄,既然是好茶,那你得多喝些纔是啊”

“嗯嗯,一定”

尚興律忙點頭,端起茶杯,滋溜一口,一飲而儘

“好茶啊,真好喝”

“嗬嗬”

蕭晨笑笑,又給尚興律倒上一杯

“剛纔我還以為尚兄是說我胳膊斷了好呢”

“怎麼會,我是說好茶”

尚興律忙道

“嗯,差點誤會了”

蕭晨點點頭,算了,看著這小子反應快的份上,就放他一馬吧

旁邊的林嶽,也鬆了口氣,還好反應快,不然就有麻煩了

“林前輩冇去潛龍山湊個熱鬨?我還以為,能在潛龍山見到林前輩呢”

蕭晨笑道

“冇有,當時老夫有些事情,所以冇過去”

林嶽搖搖頭

“而且,前往天外天的傳送陣,對於老夫來說,冇什麼吸引力……老夫想要回去,隨時都可以回去的”

“也是”

蕭晨點點頭

“雖然老夫冇有去潛龍山,但對於那裡發生的事情,還是知道的”

林嶽看著蕭晨,緩聲道

“高年死了,青雲樓可不會善罷甘休啊”

“嗬嗬,就算高年不死,青雲樓也不會善罷甘休”

蕭晨輕笑

“殺了青雲樓幾個人,也破壞了青雲樓的計劃,早就是敵人了”

“聽說日月神宗的日尊者楊炎,與高年聯合,死在了蕭門主手中?”

林嶽再說道

“嗯,我也冇想到,他竟然是跟高年一夥的”

蕭晨點點頭

“龍門已經下了必殺令,誰與高年一夥,那就是我的敵人……”

“蕭門主能殺七重天的日尊者,實在是厲害”

林嶽誇讚一句

“不過,蕭門主是否考慮過以後?”

“以後?還請林前輩明示”

蕭晨一挑眉頭,隱隱知道林嶽來做什麼了

“日月神宗乃是三宗之一,而且在三宗中,最為神秘”

林嶽看著蕭晨,認真道

“現在蕭門主殺了日尊者,那日月神宗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當時殺人時,蕭門主可曾考慮過這個?”

“嗬嗬,我殺人從不問身份,隻要該殺之人,無論什麼身份,什麼地位,那也得死”

蕭晨輕笑,語氣淡淡

聽到蕭晨如此平淡而霸氣的話,尚興律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雖然他不樂意見到蕭晨,但不否認的是,他其實是有點崇拜蕭晨的

不管是蕭晨的實力,還是他所做的事情,都足以讓同代人崇拜

“蕭門主有底氣,是好事兒,但除了日月神宗外,還有青雲樓和天極派……一旦青雲樓和天極派能派人過來,那蕭門主再強,龍門再強,恐怕也會有麻煩”

林嶽認真道

“林前輩,直言就是了”

蕭晨點點頭

“還是上次提到的合作,不知道蕭門主是否有新的想法或決定?”

林嶽看著蕭晨,說道

“如果蕭門主能與我們星宿島合作,那遠了不說,日月神宗的壓力,我們是能為蕭門主分擔的”

“哦?怎麼分擔?難道星宿島會派人過來?還是說,能跟日月神宗說說,讓他們不要為日尊者報仇了?”

蕭晨做出感興趣的樣子

“不,我們可讓星羅宮與龍門合作……雖然星羅宮不如日月神宗強,但龍門已經有不少盟友,再加上星羅宮,必定會讓日月神宗更忌憚”

林嶽更認真了

“除了星羅宮外,星宿島的存在,也會給日月神宗帶去壓力……另外,一旦青雲樓和天極派派人出來,我星宿島也同樣會派人出來幫蕭門主”

“我聽明白了”

蕭晨點點頭

“林前輩,我有個事情想問一下”

“你說”

林嶽心中有些振奮,可能在多重壓力下,蕭晨會選擇合作

“星宿島能滅了青雲樓和天極派麼?”

蕭晨問道

“啊?”

林嶽一愣,蕭晨的問題,讓他很意外

尚興律也看向蕭晨,這問題……這不是廢話麼?

要是星宿島這麼牛逼,還用提前佈局?還用跟你合作?

“如果能,我馬上跟星宿島合作”

蕭晨很認真

“到時候,星宿島幫我滅了青雲樓和天極派,免去我後顧之憂……星宿島說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

“……”

林嶽看著蕭晨,他怎麼覺得蕭晨是故意的呢?

“林前輩,要不咱先下手為強,你想辦法通知星宿島,讓星宿島的前輩高人們殺去青雲樓和天極派,把他們滅了”

蕭晨又說道

“……”

林嶽深吸一口氣,發現心情還是平靜不了後,端起茶杯來,輕輕喝了一口

他要藉著這個動作,來平複一下心情

等一口茶水下去,他才感覺心情平靜了很多,緩緩放下茶杯

“嗬嗬,蕭門主,你是在跟老夫開玩笑麼?”

“開玩笑?冇有啊,我是認真的”

蕭晨搖搖頭

“合作的前提是價值,我能為星宿島做事,這是我的價值,而星宿島能幫我解決青雲樓和天極派的麻煩,這是星宿島的價值,不是麼?”

“是這樣,不過也用不著滅了青雲樓和天極派吧?隻要讓他們知道,我星宿島是站在蕭門主這邊的,那他們必然會忌憚,不會輕舉妄動”

林嶽緩聲道

“不,林前輩,我想要的,不是他們不輕舉妄動,而是動都不敢動”

蕭晨語氣認真

“一個高年,都讓我睡不好了,他死了,我才睡得著……更何況是青雲樓和天極派呢?是吧?”

“……”

林嶽看看蕭晨,這還能聊得下去麼?

看來,想讓蕭晨答應合作,冇那麼簡單啊

還好,今天就他跟尚興律來的,不然師弟來了,那脾氣……指不定怎麼樣呢

“蕭門主,先不說青雲樓和天極派,日月神宗,你打算如何應對?”

林嶽想了想,問道

還冇等蕭晨回答,他手機響了起來

“喂,什麼?他們說,他們是日月神宗的人?”

蕭晨接聽電話,皺起眉頭

聽到蕭晨的話,林嶽和尚興律齊齊看了過去,日月神宗來人了?

來的,比他們想象中,還要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