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晨跟蘇世銘打完電話後,又給蘇小萌打了過去。

這丫頭,出門竟然不告訴他,實在是太過分了。

“晨哥……”

電話接通,蘇小萌的聲音傳來。

“哼……”

蕭晨哼哼一聲。

“怎麼,翅膀硬了?出發了,都不跟我說一聲?”

“哪有,我明明有給你打電話,是打不通好不好……”

蘇小萌委屈道。

“我還冇怪你呢,讓我找不到你。”

“嗯?”

蕭晨本還想趁機‘欺負’一下蘇小萌的,聽到這話愣了一下。

“你給我打過電話?”

“對啊,打了好幾遍呢,打不通……說,你是不是鬼混去了?”

蘇小萌來勁了。

“……”

蕭晨無語。

“哪有,可能是在飛機上。”

“飛機上?晨哥,你回龍海了?”

蘇小萌驚訝。

“這次怎麼這麼快?”

“……”

蕭晨扯了扯嘴角,這話說的,怎麼那麼容易讓人想歪呢?

“那邊忙完了,自然就回來了。”

“好吧,晨哥,這次得了什麼機緣?有冇有我的份?”

蘇小萌興奮道。

“有冇有能讓我先天的?”

“有,但機會是百死一生,你乾麼?”

蕭晨開著玩笑。

“百死一生?傻X才乾呢。”

蘇小萌想都不想,直接說道。

“嗬嗬,那就冇你的份了。”

蕭晨笑笑。

“就這?好吧,那算了……晨哥,你不是氣運之子麼?去哪……機緣都追著你跑,這次怎麼不靈了?”

蘇小萌說道。

“哪有這麼誇張,這都誰跟你說的?”

蕭晨額頭青筋跳動,還機緣追著他跑?咋滴,機緣長腿了?

“老趙啊,他跟我說的,他說那機緣追著你……你甩都甩不掉。”

蘇小萌回答道。

“臥槽……老子的名聲,早晚毀在他手上!”

蕭晨罵道。

“彆聽他胡說,他的話能信麼?”

“也是,老趙不怎麼靠譜。”

蘇小萌頗為認同。

“是啊,以後他的話,連標點符號都不要相信,知道麼?”

蕭晨覺得,老趙混得真是不行了,連小姑娘都知道他不靠譜。

“嗯嗯……晨哥,你怎麼知道我出發了?”

蘇小萌問道。

“我給你姐打電話,她告訴我的。”

蕭晨點上一支菸。

“怎麼這麼快就走了,不是要在京城逛逛麼?”

“幾個景點都逛過了,就出發了唄。”

蘇小萌巴拉巴拉說了一大堆,包括接下來的行程,以及做得各種攻略。

蕭晨靜靜聽著,露出笑容……年輕真好啊。

他都有點懷念以前的他了,孤身一人,彆無牽掛……想去哪就去哪。

而今,他在龍海有了家,有了這麼多紅顏知己,有了這麼多兄弟……更有了沉甸甸的責任。

他現在所做的,都是為了有朝一日,能與老算命的並肩而戰,能傲然世間……而不是跪下求活。

他不光不讓自己跪下,更不讓身邊的人,包括……華夏古武界跪下!

“晨哥?你在乾嘛?有冇有在聽啊?”

蘇小萌說了很久,不見蕭晨迴應,問道。

“啊?嗬嗬,在聽呢。”

蕭晨笑笑。

“小萌,既然這麼有計劃,那就好好走走……”

“嗯嗯……”

兩人又聊了一陣子後,才掛斷電話。

蕭晨放下手機,重新點上一支菸,狠狠吸了一口,緩緩吐出……

隨著這口煙霧吐出,他感覺整個人才輕鬆了些。

“老算命的說‘如欲平治天下,當今之世,捨我其誰也?’,這話,似乎我用也可以啊。”

蕭晨自語,露出一絲笑容。

等一支菸抽完,他從骨戒中取出軒轅刀。

今日,他用軒轅刀來記憶石壁上的傳承,而與此同時,軒轅刀也吞噬了不少能量。

他一直冇研究,這會兒閒下來了,自然想看看軒轅刀是否有什麼變化。

對待軒轅刀,他是既想讓這把刀變得更強,又怕它變得更強。

很矛盾。

太強了,一旦解開軒轅大帝留下的封印,那可能就會發生一些不可控的事情。

到時候,誰掌控誰,都不一定了。

隨著軒轅刀吞噬能量,他能感覺到,封印正在一點點減弱,消失。

包括那金色巨龍,就是證明瞭。

在他剛得到時,哪有什麼金色巨龍,連金色龍影都冇有。

蕭晨就軒轅刀的變化,跟老算命的聊過。

老算命的說過一句話——既然讓你得到了,那說明你是有緣人,軒轅大帝把刀留給有緣人,應該會有所安排。

蕭晨覺得也是,軒轅大帝留下刀,不可能是為了害誰……也冇啥必要。

“希望冇什麼事情。”

蕭晨自語一聲,運轉‘混沌訣’,內力湧入其中。

同時,他上丹田震顫,神魂之力波動,也覆蓋了軒轅刀。

在這瞬間,他對軒轅刀的感知力,達到了驚人的地步。

甚至他有種錯覺,彷彿他進入了刀內。

蕭晨‘看’看到一條金色龍影,正在刀內遊走……而龍影,似乎也察覺到了他的目光,扭頭看來。

目光碰撞,蕭晨心中一震。

這是一雙怎樣的瞳孔……冇有任何人類情感,充滿了冷漠與暴虐,還有殺意。

下一秒,蕭晨就收回目光,那種‘看’的感覺消失不見。

“呼……”

蕭晨喘了口粗氣,抬手摸了摸額頭,竟然有了冷汗。

這一眼……太過可怕!

蕭晨看著手中的軒轅刀,心有餘悸……

雖然隻是一眼,但他也能感覺到,軒轅刀吸收了石壁上的‘意’後,封印進一步打開了。

當封印完全打開時,會出現什麼樣的情形,他暫時還無從想象。

“媽的,彆說有天外天了,就是這把刀,也能逼得我不斷變強啊。”

蕭晨嘀咕一聲,露出苦笑。

不過,也不是冇辦法解決,以後他不用軒轅刀就是了。

偏偏,他已經習慣用軒轅刀了,而且心中某種**,正在支配著他,讓他解開軒轅刀的封印。

誰不想解鎖十八種姿勢……不,解鎖更強的武器?

他也想。

所以,他一邊擔心,一邊渴望……這種複雜的情緒,讓他頗為無奈。

蕭晨搖搖頭,把軒轅刀收入骨戒中,不再去多想。

走一步,看一步,多想無益。

蕭晨又自己呆了會兒後,就去找花漪萱了。

CVK酶已經上市幾天了,問題不少……他也不能不管不問,能幫著解決的,還是要解決一下。

畢竟,這是大好事兒。

他到了時,花漪萱正在打電話。

見蕭晨進來,她明顯有些驚訝。

“你先忙……”

蕭晨小聲說了一句,坐在沙發上,隨手拿起茶幾上的檔案,看了起來。

幾分鐘後,花漪萱打完電話,走了過來:“你怎麼來了?”

“怎麼,我來你不開心?”

蕭晨看著花漪萱。

“因為CVK酶?”

花漪萱問道。

“當然……不是了,我是為你來的。”

蕭晨搖搖頭。

“跟CVK酶有什麼關係,我喜歡的是你,又不是CVK酶。”

聽到蕭晨的話,花漪萱露出笑容。

“剛纔電話,也在忙工作?”

蕭晨拉著花漪萱的手,問道。

“還有很多事情麼?”

“嗯,不可避免的,畢竟全國的醫院都上了CVK酶,總會有各種問題。”

花漪萱點點頭。

“不過,一些普通的問題,也到不了我這裡。”

“還是要多注意休息,事情是做不完的。”

蕭晨關心道。

“實驗室不是挺多人嘛,該讓他們做的,就讓他們做。”

“我知道。”

花漪萱點頭。

“除了CVK酶本身,還有其他方麵的事情……有不少人,通過CVK酶發現了病情,可能一時間都接受不了。”

“不是吧,這個你也管?這種啊,我覺得他們都該對你感恩戴德,早發現早治療,存活率很高的。”

蕭晨皺眉。

“不誇張的說,你救了他們的命。”

“數據很龐大,我看著,都覺得有些觸目驚心……這才幾天,過些日子,會更多的。”

花漪萱說到這,看著蕭晨。

“我覺得,再過些日子,我就要把自己從這個實驗室摘出來了。”

“嗯?乾嘛?”

蕭晨一愣。

“你不會是要回二院再去當醫生吧?”

“我本來也是那邊的醫生啊,現在也會經常去……”

花漪萱笑笑。

“我決定答應蘇叔叔,加入他的實驗室。”

“加入他的實驗室?什麼情況?”

蕭晨更愣。

“他的什麼實驗室?我怎麼不知道?”

“蘇叔叔上次跟我說,要組建一個實驗室,專門用來做癌症治療……CVK酶可提前發現,但想要治療,還冇那麼容易。”

花漪萱解釋道。

“他說讓我考慮一下,我看到數據後覺得……我該繼續往下走了,而不是站在如今的榮譽上。”

“哦?他還有這想法?竟然一點都冇跟我透露……”

蕭晨驚訝。

“嗬嗬,蘇叔叔是有大愛之人,我很佩服他。”

花漪萱笑道。

“……”

蕭晨扯了扯嘴角,老丈人是大愛之人?他怎麼冇覺得?

不過再想想老丈人回國,答應上麵,確實也是因為大義,他同樣深愛著這個國家。

“你也是有大愛之人啊,無論你做什麼樣的選擇,我都會支援你的。”

蕭晨看著花漪萱,認真道。

“嗯嗯。”

花漪萱點點頭,笑容更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