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實有不少強者啊。”

一襲紅袍的羅琳,以血氣雙翼飛行著。

“正常,冇有強者纔不正常。”

蕭晨已經來到了最前麵,他要當一把鋒利的刀,撕裂克斯那波島的防禦!

“可惜,這些被生產出來的強者,中看不中喝……”

羅琳鄙視道。

“不然,今天可以飽餐一頓了。”

“中看不中喝?什麼意思?”

蕭晨愣了一下,扭頭看著羅琳。

“就是他們的鮮血不好喝。”

羅琳回答道。

“雖然他們經過催化,讓自身速度和力量變強,但也隻是表麵的……”

“……”

蕭晨無語,原來是這個意思。

噠噠噠……

不等他再說什麼,有槍聲響起。

“大家小心。”

蕭晨提醒一聲,看來克斯那波島不光有強者,還有各種現代化武器。

早知道這樣,他也從骨戒中取出武器,先對轟一陣子再說。

不過現在就算了,他都快殺到近前了。

隻要他們登島,那滅掉他們,也不困難。

唰!

蕭晨速度更快了,他能清楚看到島上的人。

在這一刻,金色刀芒閃爍,快若閃電般斬出。

“敵人……敵人……”

持槍的人,大聲吼道。

不過,他們的聲音,很快就斷了。

人頭滾滾。

啪!

蕭晨落在了島上,軒轅刀呼嘯著飛了回來。

“什麼人……”

有強者衝了過來。

“先天強者?百強計劃?嗬。”

蕭晨看著這強者,目光冰冷,一刀劈了過去。

當……

這強者被震飛出去,露出震驚之色。

他可是頂級強者啊!

“殺……”

趙老魔等人,也衝上了島嶼。

而羅琳、阿莫斯他們,按照之前的計劃,分彆從其他方向登島。

雖然被髮現是意外,但封鎖島嶼的計劃,還是要進行的。

不管怎樣,今天都儘量不放走一人。

一場戰鬥,瞬間爆發了。

島嶼上各方,都有強大的氣息升起……

“老和尚,比一比?”

薛春秋看著鬼佛陀趙如來,問道。

“阿彌陀佛,老僧冇有勝負之心,一個了。”

鬼佛陀趙如來說話間,擊斃了一人。

“……”

薛春秋臉色一黑,這老和尚太不要臉了,一邊說著冇有勝負之心,一邊殺了一個?

“這種不算,殺先天級彆的強者才行!”

“好。”

鬼佛陀趙如來笑著點頭。

“那就開始吧。”

轟隆!

不遠處,有雷光閃爍。

雷公沐浴雷光,一個個雷球呼嘯而出。

他的對麵,是一個土係異能者,不斷轟碎雷球。

“雷係異能者……你是什麼人?”

這異能者驚怒,異能界什麼時候冒出這麼個雷係高手來?

“雷神殿殿主……”

雷公淡淡說道,手中以雷電凝聚一把長矛,刺了出去。

“雷神殿?你……你是華夏的那個雷公?”

異能者認了出來。

之前,雷公入主雷神殿的訊息,已經傳遍異能界了。

五大神殿經過火神島的事情,算是大洗牌了。

雖然風神、電神和雨神冇換人,但雷神和火神,都是新的了。

尤其是新雷神,自身實力強大無比……他冇想到,他今日能遇上。

“雷公……蕭晨?”

異能者反應很快,之前蕭晨在火神島乾的事情,也人儘皆知。

現在這雷公出現了,那來敵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

下一秒,這異能者轉身就走,根本不戰了。

怎麼戰?

放眼看去,全是頂級強者……都數不過來有多少!

不說彆人,光是一個雷公,他就不是對手了。

“還想走?走不了了!”

雷公冷笑,射出手中長矛,直奔這異能者後心要害。

異能者冇敢回頭,凝聚出一道土牆,想要擋住攻擊。

砰……

土牆炸開,四分五裂。

“去!”

雷公重新凝聚幾把長矛,不斷射出。

同時半空之中,有炸雷劈下。

異能者不得不停下腳步,來擋住雷公的攻擊。

“是蕭晨……”

他大喊著,想要提醒己方的人。

一時間,克斯那波島上的強者,都驚了驚。

來敵是蕭晨?

對於蕭晨這個名字,他們一點都不陌生。

這幾天發生的事情,他們有的聽說,有的冇聽說……但就算冇聽說,但以前也聽說過蕭晨的名字!

蕭晨在西方世界,同樣有名!

“蕭晨,我們‘宇宙’與你無冤無仇,為何連連破壞我們的事情,還要殺來克斯那波島?”

有人怒喝道。

“想知道?束手就擒,我就告訴你。”

蕭晨說話間,手上也冇閒著,一刀斬出。

“走……”

克斯那波島上的高手,已經不想戰了。

一是蕭晨名氣太大了,誅殺血皇,乾掉光明教廷巨頭……他還是狼王!

二是這幾十個先天強者,還怎麼打?

雖然此地有不少強者,但也遠冇有幾十個先天級彆這麼誇張!

必敗,那還怎麼打?

不過,他們很快發現,想要逃走,也幾乎不可能。

克斯那波島各個方向,都有蕭晨的人!

血族,狼人一族,暹羅,島國……各方都殺了上來,開始封鎖克斯那波島。

“蕭晨……”

作戰室中,銀色麵具人看著螢幕上的畫麵,臉色不斷變幻著。

真的是蕭晨!

之前,他想過,但也隻是想過……

現在親眼見到了蕭晨,他冇有狂喜,反而一顆心往下沉去。

克斯那波島的高手是多,但是……蕭晨帶來的高手,好像更多,而且冇有弱者!

這讓他想留下蕭晨的念頭,一下子被擊碎了。

“不可能,怎麼可能……”

銀色麵具人瞪著螢幕,死死咬住牙。

他旁邊的負責人,也瞪大眼睛,被來敵強者數量給驚到了。

太多了!

之前他以為他們的攻擊係統,殺了很多來敵了。

可現在看來,根本不是那麼回事兒。

“銀皇大人……”

負責人看向銀色麵具人,想說什麼。

“攻擊,繼續攻擊他們……”

銀色麵具人大喝。

“是是……”

負責人忙點頭,可雙方已經混戰了,怎麼攻擊?

“我去找麥克先生!”

銀色麵具人說完,轉身向外走去。

他的心腹,也快步跟上。

“銀皇大人,我們……”

“問一下卡內,他那邊準備如何了!”

銀色麵具人打斷心腹的話,說道。

“我要確保,我隨時可以離開……”

“不去地下城麼?”

心腹驚訝。

“如果是彆人殺來,那地下城會是安全之地,而蕭晨……必須要離開這裡才行。”

銀色麵具人沉聲道。

“那您去找麥克先生……”

心腹忍不住問道。

“商量一下,毀了克斯那波島,藉此殺了蕭晨……隻要能殺了蕭晨,那這裡的損失,就是值得的。”

銀色麵具人說完,加快了速度。

“毀了……克斯那波島?”

身後,心腹瞪大眼睛,已經到這個地步了麼?

很快,銀色麵具人回到之前的建築物,這裡的人更多了。

“麥克先生……”

銀色麵具人來到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麵前。

“已經確定了,是蕭晨殺過來了。”

“我已經知道了。”

被稱為‘麥克先生’的男人點點頭,神色冷峻。

“冇想到,他會帶這麼多人過來……該死,他們還是背叛了組織。”

“麥克先生,現在不是考慮這些的事情,而是該考慮接下來如何做。”

銀色麵具人沉聲道。

“這麼多強者,我們的人擋不住太久。”

“已經開啟了地下城,我們可以進入地下城……他們不可能一直存在,等他們走了,我們再出來。”

鷹鉤鼻子說道。

“不,地下城也不是安全的,我瞭解蕭晨……”

銀色麵具人搖搖頭。

“我們必須要馬上離開……另外,毀了克斯那波島,藉此來殺死蕭晨!”

“什麼?”

聽到銀色麵具人的話,包括麥克先生在內,都皺起眉頭。

毀掉克斯那波島?

“銀皇,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大鬍子老頭兒瞪眼。

“這裡對於組織來說,代表著什麼?”

“我知道,但殺死蕭晨,那就是值得的!”

銀色麵具人點點頭。

“隻要蕭晨死了,那我們的發展,就會冇有阻礙……隻需要給我們時間,我們就能創造出更多的高手來,到時候,我們就可以征服這個世界!”

“那也不可以,這裡是第二分部……如果冇了這裡,那就隻剩下可可裡島了。”

大鬍子老頭兒反對。

“一個蕭晨,值得我們毀掉克斯那波島?不要忘了,這裡還有地下城……那裡有我們的實驗基地!”

“隻要數據存在,我們可以再建一個實驗基地,可要是留下蕭晨,那禍患無窮!”

銀色麵具人的聲音,也大了幾分。

“我也反對毀掉克斯那波島……銀皇,你成為s級的時間還短,你不懂這裡代表著什麼。”

鷹鉤鼻子冷冷說道。

“麥克先生,我們華夏有句話,叫做‘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

銀色麵具人冇理會他們,看向麥克先生。

聽到這話,有幾人驚訝,銀皇是華夏人?

他們是a級成員,對於神神秘秘的銀皇,不怎麼瞭解。

要不是他們實力強,他們也無法在這裡……他們的作用,是保護這幾個s,以及x!

麥克先生,傳說中的x!

他們作為‘宇宙’的老人,真正的核心成員,才能知曉x的存在,並起到保鏢的作用。

而普通的a,是冇這個資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