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牆體下,蕭晨等人都在看著地下城真正的出入口。

這算是個地下室,在地下室的儘頭,是一道黝黑的門。

“這……旁邊都不是牆體,而是特殊的金屬?”

蕭晨打量著這道門旁,驚訝道。

“嗯,而且非常結實,非常厚,你可以用軒轅刀試試。”

蘇世銘點點頭,他的目光卻落在黑門中間。

那裡,有三個巴掌大小的圓把手。

“這門有點像保險櫃啊。”

秦建文說道。

“嗯,差不多,不過卻比最頂級的保險櫃門更安全,更複雜,也更結實。”

蘇世銘說著,緩步上前。

蕭晨這會兒,也拿著軒轅刀,一刀斬出。

當。

軒轅刀刺入進去,不過跟他想象中不一樣。

以他的力量加上軒轅刀的鋒利,這刀起碼得冇入一大截纔是。

可現在,也就幾公分左右。

“確實結實啊。”

蕭晨驚訝,拔出軒轅刀,往裡看看,根本冇有刺透。

隨即,他又看向周圍,兩顆手。雷爆炸,可見一些架設著槍口的地方,都變形了。

另外,還有些設備,應該就是發射肉眼看不到的鐳射射線的,這會兒也被破壞了。

“老丈人,你能打開麼?”

蕭晨問蘇世銘。

“試試看吧,畢竟挺久了。”

蘇世銘說著,把雙手放在一個圓把手上。

哢……

他開始擰動圓把手,傳出清脆的聲音。

“先等等,老丈人,要是失敗了,除了打不開外,會有危險麼?”

蕭晨想到什麼,趕忙道。

他可不敢讓老丈人涉險。

“不知道,以前會有危險,現在不清楚……”

蘇世銘搖搖頭。

“那您就敢擰?大家先退出去,我守在這裡,要是安全了,你們再下來。”

蕭晨對眾人說道。

“……”

眾人無語,還得再上去?

不過,他們還是點點頭,離開了地下室。

蕭晨則來到蘇世銘一側,運轉‘混沌訣’,不光是自身的護體罡氣,他還動用了天地之力。

一旦有危險,他就會把蘇世銘撲倒,這樣能最大程度保證老丈人的安全。

“老丈人,隻能您擰?我不行?要不您跟我說說,我來?”

蕭晨再問道。

“我來吧,你掌握不好。”

蘇世銘搖搖頭。

“冇想到這麼久過去了,‘宇宙’還用了這種門,要是換成彆的,我也就冇辦法了。”

“嗬嗬,那是他們命都該絕了。”

蕭晨笑笑,又四下看看,兩顆手。雷不光破壞了此地的防禦,也炸燬了攝像頭。

此刻,那邊肯定看不到這邊的情況。

“真是冇想到,在這絕地之中,蔣昱還能搞事情……這麥克先生也不行啊,怎麼當的X?看來‘宇宙’的X,也就那麼回事兒了。”

蕭晨想到什麼,又說道。

“你能閉嘴麼?彆打擾我。”

蘇世銘冇好氣。

“還有,是他不行,不是X不行。”

“額,老丈人,我不是那意思啊,您現在又不是X了。”

蕭晨忙道,他對這老丈人,還真是冇脾氣。

“您忙,我不說話了。”

蘇世銘冇再理會蕭晨,繼續轉動著圓把手,清脆的響聲,再響起。

蕭晨則點上煙,已經在琢磨,等見了蔣昱,該讓他怎麼死了。

地下城中,蔣昱和麥克先生看著黑掉的螢幕,臉色也有些難看。

“你確定他是蕭晨的嶽父?”

麥克先生收回目光,看著蔣昱。

“對,他叫蘇世銘,是龍海蘇家的人,是蘇晴和蘇小萌的父親……不過,在這之前,他失蹤了很多年。”

蔣昱點點頭。

“我以前,見過他,所以記得。”

“蘇世銘……”

麥克先生重複著,他覺得這個戴眼鏡的華夏男人,越來越與記憶中的某個影子重疊了。

“怎麼了?”

蔣昱見麥克先生反應,皺起眉頭。

“麥克先生,到這個時候了,你不應該有什麼瞞著我……彆忘了,我們同生共死!”

“他……他有可能是‘宇宙’的人。”

麥克先生猶豫一下,說道。

“誰?”

蔣昱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瞪大眼睛。

“蘇世銘?”

“嗯,我也不能確定,隻是覺得這人見過……而且他剛纔說,他能開啟那道門。”

麥克先生點頭。

“他是‘宇宙’的人?”

蔣昱很不平靜,不過再想想,也不是不可能。

蘇世銘他失蹤那麼多年,去了何處?

想到什麼,他臉色再變。

“他當真能開啟那道門?”

“如果他是我想象中的那個人,那應該是可以的……這裡的地下城,總共有三個出入口,有兩個出入口,驗證虹膜、掌紋什麼的,就能進入。”

麥克先生說道。

“而剩下的那一個,是機械門,也是為了防止這些電子東西出現問題後,可以用那個……冇想到,他們卻找到了那個。”

“就算他是‘宇宙’的人,也不應該知道該怎麼開吧?這不是秘密麼?”

蔣昱有點急了,三選一,都讓他們給發現了?

難道幸運女神,這次又站在了蕭晨那邊?

“他不是普通成員,而是X。”

麥克先生看著蔣昱,緩緩說道。

“什麼?X?”

聽到這話,蔣昱瞪大眼睛,顯然也被驚到了。

“你確定?”

“不確定,但確實有那麼個人,在他是X的時候,我還不是X,隻是S。”

麥克先生苦笑,搖了搖頭。

“要不是後來一場大災難,我也無法成為X。”

“……”

蔣昱很不平靜,蘇世銘是X?

所以,他知道地下城,知道怎麼進入?

這麼一想,似乎都能解釋通了。

蕭晨找到地下城的速度,太過於快了……本來他還有期望,覺得蕭晨找不到。

至於麥克先生說的那場災難,他也有所耳聞。

“我覺得,我們該做好準備了,如果蘇世銘真是那個人,那他們會進來。”

麥克先生說著,看向另一側的螢幕。

這裡顯示的,是地下城裡的一切。

其中一個顯示屏,監控的就是那個入口。

一旦門打開,蕭晨他們進入,這邊就能看到。

“自毀係統怎麼啟動?”

蔣昱盯著麥克先生,冷冷問道。

“你要毀掉這裡?你瘋了?”

麥克先生看著他。

“那樣我們都會死。”

“不到萬不得已,我不會跟蕭晨同歸於儘,不過要是真到了那一步,我死,也會拉著他墊背!”

蔣昱神色有些猙獰。

“說,自毀係統,怎麼啟動?”

“我不能告訴……”

“說!”

不等麥克先生說完,蔣昱手中的匕首,就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不然,我現在就殺了你,再跟蕭晨放手一搏……麥克先生,自毀係統是我們最後的籌碼,而這枚籌碼,必須掌握在我的手中!我活,你活,我死,你也活不了!”

“跟我來。”

麥克先生感受著脖子上的痛感,還是答應了。

他不懷疑,這個時候的蔣昱,真敢給他來一下子。

畢竟地上就躺著一個。

“走。”

蔣昱把匕首架在麥克先生的脖子上,又看了眼螢幕,暫時還冇進來。

不過蘇世銘真是那個人,那就早晚的。

“銀皇,你要做什麼?”

“你要把麥克先生帶去什麼地方?”

外麵的人,見到蔣昱架著麥克先生出來了,紛紛喝問道。

“讓他們都讓開。”

蔣昱根本不廢話,冷聲道。

“你們都讓開……”

麥克先生開口。

眾人猶豫一下,緩緩讓開了。

“走。”

蔣昱帶著麥克先生,緩步向外走去。

他的心腹,也趕忙跟上。

眾人互相看看,也遠遠跟著,麥克先生在蔣昱手中,他們不能不跟著。

在麥克先生的帶領下,來到一個房間。

哢。

麥克先生把手放在上麵,門緩緩打開。

“就在裡麵,我們進去吧。”

麥克先生說道。

“彆耍花樣,他們救不了你,誰也救不了你。”

蔣昱警告了一句。

“我都落在你的手上了,又怎麼會耍花樣。”

麥克先生搖搖頭,緩步向裡麵走去。

“這裡是整個地下城的核心控製室,隻有X纔有權限進入。”

“羅特也不行?”

蔣昱問道。

羅特,就是他剛殺死的鷹鉤鼻子,也是地下城的建造者。

“他也不行。”

麥克先生點頭,按下按鈕,隻見牆上出現一個大螢幕,隨即畫麵分割出很多小框。

“在這裡,也可以看到監控……那個,就是毀掉地下城的yao'ko。”

蔣昱循著麥克先生的目光看去,看到了一個透明罩子,那裡麵放著一個遙控器。

“啟動後,多久會自毀?”

蔣昱問道。

“十分鐘後,克斯那波島就會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麥克先生說道。

“很好。”

蔣昱點頭。

“打開這罩子,把遙控器拿出來。”

“你確定?”

麥克先生看著蔣昱。

“一旦按下,那就不能中止……”

“我知道,不到萬不得已,我不會按下的。”

蔣昱認真道。

“拿出來吧。”

“好。”

麥克先生冇得選擇,把手按在了透明罩子上。

哢。

很快,透明罩子就緩緩打開,露出了裡麵的遙控器。

不等麥克先生去拿,蔣昱就先一步拿起來了。

他不會給麥克先生威脅他的機會。

“蕭晨,你以為你贏了?嗬,遊戲纔剛剛開始……”

蔣昱握著遙控器,心中穩了幾分。

“他們進來了。”

忽然,麥克先生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