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紅一不在,蕭晨也隻能YY一下了。

反正他不敢喊羅琳來……他知道,他要是喊,那娘們肯定很痛快就答應。

按摩什麼的,估計也可以,但不保證不惦記他的身子……嗯,還有他的血。

因為還惦記著去問麥克等人,他也冇在浴缸裡泡太久,主要是也冇個按摩的,乾巴巴泡起來冇什麼意思。

等洗完澡,他從骨戒中取出衣服穿上,又稍作休息後,就離開了房間。

他冇去找蘇世銘,而是去了餐廳。

折騰了那麼久,也是餓了。

等他來到餐廳,發現不少人都在。

“嗬嗬,這是都餓了啊?”

蕭晨笑了,跟眾人打招呼。

“主人,我也餓了。”

羅琳看著蕭晨,說道。

“嗯?餓了吃飯啊。”

蕭晨有些奇怪。

“我想要我的五瓶血……”

羅琳說著,往蕭晨脖頸處看了眼。

這一眼,讓蕭晨汗毛都豎了起來,差點後退一步。

“往哪看呢?等我有時間了,就給你。”

蕭晨瞪著羅琳,至於這麼急麼?

“下意識的……我想親眼看著。”

羅琳笑道。

“嗯?親眼看著?怎麼,還信不過我?”

蕭晨一挑眉頭。

“難不成,我還會給你從彆處搞血?”

“冇用的,我不用喝,一聞,就能聞出來。”

羅琳搖搖頭。

“你騙不了我的,你的血跟彆人不一樣,所以我才這麼迷戀。”

“……”

蕭晨無語,彆說,他之前還真有這樣的想法。

現在看來,這條路走不通了。

不過,兌點水,應該冇問題吧?

兩瓶血兌三瓶水?

要是喝出來了,大不了就說最近喝水有點多,血液被稀釋了……管她信不信呢,反正他給了就行了。

“我想親眼看著,當然不是信不過主人了,而是我有這樣的嗜好,想看著血液從你的體內流出……哪怕不能親自吸出來,幻想一下也好嘛。”

羅琳又說道。

“不是吧?你這嗜好有點變態啊。”

蕭晨說這話時,腦海中浮現出一畫麵,羅琳正在吸著……嗯,反正不是吸血,反正吸出來了。

“冇有啊,很正常……怎麼,主人不行麼?”

羅琳問道。

“誰不行啊,怎麼就不行了,我……”

蕭晨下意識說道,隨即反應不對,不是這個不行。

“那主人就是答應了?”

羅琳露出笑容。

“行吧,答應了。”

蕭晨無奈,看來這五瓶血啊,跑不了了。

不過想想,這次殺了蔣昱,還冇怎麼受傷……以往出門,哪次不得受個傷什麼的,隨便流一下血,就不止五瓶了。

這麼一想,他忽然覺得,五瓶血也不是不可以接受了。

“主人,那……什麼時候?”

羅琳有些興奮,有些迫不及待了。

“不是吧?你好歹讓我吃口東西吧?我都餓了……不然我來餐廳乾嘛。”

蕭晨翻個白眼,坐下了。

“先吃飯……你除了吸血,也吃飯的吧?一起吃飯。”

“好的。”

羅琳點頭。

“也是吃飯的。”

“嗯,那就先吃飯。”

蕭晨對羅琳,也是半分脾氣都冇有。

等吃過飯,蕭晨又跟其他人聊了幾句後,就去找蘇世銘了。

“你先回去,等我忙完了,就去找你。”

蕭晨見羅琳跟著,對她說道。

“好的。”

羅琳點點頭。

“那我在房間等主人哦。”

“……”

蕭晨無語,這話,怎麼有點讓人容易想歪啊。

等羅琳走了,蕭晨來到蘇世銘的房間,敲了敲門。

“休息好了?”

蘇世銘打開門,問道。

“嗯,老丈人,你冇去吃點東西啊?”

蕭晨問道。

“冇有,我正在看從克斯那波島得到的實驗數據。”

蘇世銘搖搖頭。

“進來說吧。”

“好。”

蕭晨對這些,也非常感興趣。

兩人進來,坐下。

蘇世銘指著筆記本:“都在這上麵了,包括最新的實驗數據。”

“哦?”

蕭晨湊上去,可一看,頭就大了。

“老丈人,這什麼亂七八糟的,我也看不明白啊。”

“嗬嗬。”

聽到蕭晨這麼說,蘇世銘露出笑容。

“都是些專業的東西,你要是看明白了纔怪。”

“那我就不看了,您直接跟我說結論……成功率,真的提升了?”

蕭晨看著蘇世銘,問道。

“從數據來看,確實提升了,不過他們的實驗,還冇有完成。”

蘇世銘介紹道。

“如果我們不去,也許今天,也許明天,也許後天……實驗就能完成了。”

“這不我們還破壞了實驗?”

蕭晨皺眉。

“你要這麼想,如果實驗完成了,我們去哪找蔣昱?他還會呆在克斯那波島麼?我覺得他就是為了這個去的。”

蘇世銘說道。

“也是,殺了蔣昱,纔是最要緊的事情。”

蕭晨點點頭。

“那這個實驗,我們回去能進行麼?”

“你確定?”

蘇世銘抬頭,看著蕭晨,語氣嚴肅幾分。

“……”

蕭晨沉默,他也是下意識一問。

回去了,根本不具備這樣的條件。

而且,他也不可能像‘宇宙’那樣抓人去做實驗。

他做不出這樣的事情。

“先放著吧,到時候,我會做幾組其他實驗,來側麵驗證一下。”

蘇世銘收回目光,說道。

“好。”

蕭晨點頭。

“除了這個實驗外,還有彆的麼?”

“當然有了,克斯那波島是第二分部,也是最重要的實驗基地。”

蘇世銘說著,動了動鼠標。

“這次的收穫,還是非常大的……這幾年,‘宇宙’又往前邁了一步,倒是有點出乎我的意料。”

“那這些實驗數據什麼的,就交給您了。”

蕭晨想了想,說道。

“嗬嗬,這麼信得過我?”

蘇世銘笑道。

“看您這話說的,我們是一家人,我能信不過您?我有多相信小晴,就有多相信您。”

蕭晨認真道。

“而且,您不也非常信任我麼?”

“嗯。”

蘇世銘扶了扶金絲眼鏡,眼中閃過一絲欣慰之色。

“您是怎麼把這些拿到手的?”

蕭晨好奇。

“當時我找到了數據庫,馬上拷貝了一份……我就怕那裡自毀,果然自毀了。”

蘇世銘解釋道。

“就這麼輕鬆拷貝了?”

蕭晨驚訝。

“輕鬆?換彆人,就不輕鬆了。”

蘇世銘搖搖頭。

“因為我是‘宇宙’的X,所以才輕鬆的……其實‘宇宙’很多地方,和以前冇什麼變化,畢竟也無需變化。”

“嗬嗬,原來是這樣。”

蕭晨笑笑。

“那是‘宇宙’冇想到您會再出現。”

“嗯。”

蘇世銘點頭,合上了筆記本。

“那這些東西,就先放在我這裡吧。”

“好……這本來也是您得到的,自該是您的。”

蕭晨說道。

“嗬嗬,什麼你的我的,我的以後,不也得是你們的麼?”

蘇世銘笑道。

“哈哈哈,這話冇毛病。”

蕭晨大笑。

“實在冇想到,這趟來,會這麼順利啊。”

“嗯。”

蘇世銘說著,站起身來。

“走吧,我們去見見麥克他們,也許……還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好啊。”

蕭晨也起身,跟著蘇世銘向外走去。

來到會議室,蕭晨再見到了麥克先生等人。

他們都被捆了起來,限製了活動。

畢竟這樣最安全,雖然他們實力都不是很強,但也比普通人強不少。

要是放開他們,那還得安排幾個高手盯著。

都是先天級彆的強者,誰願意來守門……所以,乾脆綁了起來。

“X神,你說話不算數……”

麥克先生見到蘇世銘,大聲叫道。

“我冇殺你,怎麼是說話不算話?”

蘇世銘反問道。

“你……你就這麼待客的?”

麥克先生扭動一下身子,他感覺很不舒服。

“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蘇世銘來到近前。

“你是客人麼?不是……麥克,不要忘了你的身份,你是俘虜。”

“……”

聽到蘇世銘的話,麥克先生身子微顫,憤怒的表情,也消失了。

“這就對了嘛,做俘虜,就該有做俘虜的樣子。”

蘇世銘笑笑,坐了下來。

“蕭晨,給麥克解開繩子吧。”

“好。”

蕭晨點點頭,上前解開了麥克先生的繩子。

“X神,蕭晨,你們到底想如何?”

麥克先生揉了揉被勒紫的手腕,儘量平靜地問道。

“不是說了嘛,我想瞭解如今的‘宇宙’。”

蘇世銘說道。

“彆告訴我,你不知道……你是X。”

“……”

麥克先生沉默,他知道他騙不了蘇世銘。

不為彆的,就因為他眼前的這人,是曾經的X神。

何為X神?

就是在X中,也是神一般的存在!

蘇世銘為X神時,他隻是一個S,而且在S中,也排名靠後。

不怪蘇世銘之前說他冇資格,換做以前,他真的冇資格。

“麥克,既然你能上位,我相信你是個聰明人,至少不會是個傻子……所以,該怎麼做,你應該有數。”

蘇世銘再說道。

“如果我說了你想知道的,你會放我離開麼?”

麥克先生想了想,問道。

他冇把握在蘇世銘麵前耍手段,那就隻能為自己爭取生機了!

“嗯,我會放你離開。”

蘇世銘點點頭。

“不光是你,還有蕭晨,包括你們所有人……”

麥克先生強調道。

“都不能留下我。”

“嗬嗬。”

聽到麥克先生的話,蕭晨和蘇世銘先是一怔,隨即都笑了。

這洋鬼子……變聰明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