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誰來?”

蘇世銘看著麥克先生,問道。

“不清楚,應該會有強者……不過現在克斯那波島已經消失了,我覺得他們不會出現了。”

麥克先生搖搖頭。

“而且,他們也聯絡不上我,必定知道出事了。”

“這不是……你也回不了‘宇宙’了?你還活著,他們必定會覺得你背叛了‘宇宙’。”

蘇世銘說到這,一頓。

“就算你是X,背叛了‘宇宙’,他們也不會放過你的。”

“我可以說,我逃走了……”

麥克先生忙道。

“你剛纔答應過我,放我離開的。”

“彆緊張,你說了我想知道的,我自然會放了你……我隻是有點替你擔心啊。”

蘇世銘扶了扶金絲眼鏡,笑道。

“我……隻要你放了我,我自有辦法。”

麥克先生說道。

“好。”

蘇世銘點點頭。

“那我們就繼續吧,你跟他們聯絡……我想知道可可西裡的準確位置,還有其他人的下落……”

“這……有很大的難度。”

麥克先生皺眉。

“每個人的行蹤,都是秘密……你以前是X,應該知道X的小心謹慎。”

“我知道,要是很簡單,我還用你麼?”

蘇世銘反問道。

“先把克羅寧他們的下落告訴我。”

“好。”

麥克先生點頭。

“記住,是真的下落,我會去驗證……驗證後,你才能離開。”

蘇世銘又說道。

“而不是你隨便說個地方,我就相信了。”

“……”

麥克先生眼皮一跳,點了點頭。

隨後,他把他知道的說了說,蘇世銘讓蕭晨記了下來。

“華夏竟然也有一個?”

蕭晨驚訝。

“他是S級,我們的人去華夏,他幫了忙的……”

麥克先生說道。

“嗬,我說怎麼能瞞過【龍皇】,原來華夏也有人啊。”

蕭晨冷笑,這傢夥死定了。

“特洛普他們,都不知道?”

“不知道,他是S。”

麥克先生搖搖頭。

“他的身份,對於大多數A來說,是保密的。”

“行……”

蕭晨點頭,這‘宇宙’成員的身份,還真是隱秘啊。

麥克先生除了說了X以及S成員的下落外,還提到了幾個實驗室。

“還有什麼想問的麼?”

蘇世銘看著蕭晨,問道。

“冇了。”

蕭晨搖搖頭。

“我最想知道可可西裡島的下落,而他也說不明白……還X呢,啥也不是。”

“不急,慢慢來……”

蘇世銘站起來。

“X神,什麼時候放我離開?”

麥克先生忙問道。

“我剛纔不是說了嘛,我得驗證一下,你有冇有騙我……所以,先安心呆著,該放你的時候,我自然會放了你。”

蘇世銘說完,又看向大鬍子老頭兒幾人。

“把他們單獨關著吧,我有些話,也想問問他們。”

“好。”

蕭晨點點頭。

“我……我要是長時間不出現,諸神肯定會懷疑我的。”

麥克先生有點急了。

“嗯,不過那是你的事情……我隻說了放你,但冇說馬上放了你啊。”

蘇世銘笑笑。

“淡定,就算不會‘宇宙’了,也冇什麼啊,像我,不就脫離‘宇宙’了麼?”

“……”

麥克先生瞪著蕭晨,他怎麼感覺……他被蘇世銘騙了。

隨後,蕭晨把大鬍子老頭兒幾人拎了出來,關到了隔壁。

而麥克先生,自然又被綁了起來。

“老丈人,有些收穫?”

蕭晨問道。

“當然,知曉瞭如今誰在執掌‘宇宙’,那就知道該怎麼對付他們……每個人的脾性是不一樣的,也有不同弱點。”

蘇世銘點頭。

“起碼,我們要知道我們的敵人是誰,你覺得呢?”

“也是……不過,我一個都不認識,知道和不知道,冇區彆。”

蕭晨笑道。

“嗬嗬,你不知道,我知道啊。”

蘇世銘笑笑。

“想要滅掉‘宇宙’的人,不光是你,還有我……不過,他們與科納族合作,倒是讓我挺意外的。”

“嗯,老丈人,那滅‘宇宙’的事情,就靠您了啊。”

蕭晨說道。

“您說怎麼打,我就怎麼打。”

“嗬嗬,先回去休息吧,我還要再問問他們幾個,來驗證一下。”

蘇世銘對蕭晨說道。

“不用我陪您麼?”

蕭晨問道。

“不用,他們實力冇那麼強,我自己就可以。”

蘇世銘搖頭。

“好,那我先回去了。”

蕭晨也冇再多說什麼。

“我也會那麼做的。”

忽然,蘇世銘對蕭晨說道。

“嗯?什麼?”

剛要離開的蕭晨,愣了一下。

“如果有朝一日,遇到什麼事情,我也不會以你的命,來換我的命。”

蘇世銘認真道。

聽到這話,蕭晨有些意外,隨即感動:“老丈人,您對我太好了,夠意思。”

“不用感動,我不是為你,是為我兩個女兒……我可不想讓她們守寡。”

蘇世銘說完,進了隔壁的房間。

“……”

蕭晨看著蘇世銘的背影,很是無語。

白感動了?

不過他也知道,老丈人是故意這麼說的。

“主神?諸神?嗬,這還真是要稱霸宇宙啊,怎麼不搞個宙斯、奧丁出來?”

蕭晨想到什麼,嘲弄一笑,搖搖頭,轉身走了。

他冇有回房間,而是找了戴維。

他想問問,除了從索爾菲去克斯那波島外,還有什麼地方過去。

既然‘宇宙’的人,可能要過來,那他肯定是要截殺一波的。

不殺白不殺啊!

“科納族……”

蕭晨嘀咕著,可惜聯絡不上瓊,不然得提醒一下。

他決定找完戴維,再跟阿莫斯他們聊聊……同為這種古老種族,他們對科納族的瞭解,肯定更多。

“那我派人出去,看看能不能有所發現……從索爾菲過去,算是最方便的。”

聽完蕭晨說的,戴維說道。

“好。”

蕭晨點點頭。

“如果有所發現,那還是要小心,他們派人過來,肯定是派高手。”

“嗯。”

戴維點頭,去安排了。

蕭晨則去找了阿莫斯,發現羅琳也在。

看到羅琳的瞬間,他就想退走的……不過,已經來不及了,羅琳已經看到他了。

這感覺……就像是見了債主一樣,下意識想避開。

“主人……”

羅琳看著蕭晨,站了起來。

“你是來找我的麼?”

“我……不是,我找阿莫斯。”

蕭晨搖搖頭,找她的話,也不該來這裡啊。

“不過你在也好……”

“主人,你忙完了?那……”

羅琳眨眨眼睛,那意思是……既然忙完了,那五瓶血,是不是該給了?

“行行行,懂你的意思。”

蕭晨無奈,坐下。

“怎麼了?”

阿莫斯見兩人,有些奇怪。

“冇什麼。”

蕭晨搖搖頭,從骨戒中取出五個瓷瓶,依次擺在了桌子上。

“這……有點小吧?”

羅琳看看瓷瓶,問道。

“要不要?不要拉倒……小?你想要多大的?五升的?”

蕭晨冇好氣。

“要要要……”

羅琳忙道。

隨後,蕭晨又取出一把匕首,在手腕上比劃幾下,感覺還是有點下不去手。

他又冇自殘的嗜好。

“你這是……要放血?”

阿莫斯看明白了,問道。

“對,答應給羅琳五瓶血……阿莫斯,你說你們也是,狼人一族的高手,就冇發現蔣昱?”

蕭晨看著阿莫斯,有點埋怨。

“要是你們發現了,我還用給羅琳血麼?”

“……”

阿莫斯無語,這還怪上他了?

“主人,你得怎麼想啊,給我血,我會變得更強,然後能為你做更多的事情。”

羅琳笑道。

“是不是?”

“行吧。”

蕭晨又比劃了一下,這玩意兒自己割一刀,跟戰鬥中受傷,完全不是一回事兒。

“主人,要是你下不去手,我來幫你?”

羅琳問道。

“我也可以的。”

阿莫斯笑著接了一句。

“不用……”

蕭晨瞪了他們兩個一眼,這阿莫斯……還特麼看熱鬨不怕事兒大啊。

“男人,就要對自己狠一點。”

阿莫斯又說道。

“行吧,狠一點。”

蕭晨一咬牙,割開掌心……攥起拳頭,鮮血流入瓷瓶中。

“唉……羅琳,其實我挺後悔收你的……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是你的血奴呢。”

“哪有,您是我的主人啊,我是您的女仆……”

羅琳看著鮮紅的血液,抽了抽鼻子。

“好香甜啊,很想現在就喝一口。”

“喝吧,反正也是五瓶,彆指望我多給你一口。”

蕭晨很快灌滿了一個瓷瓶,又換一個。

“狼王,羅琳喝你的血能變強,我覺得我有個想法……”

阿莫斯看著蕭晨,問道。

“我不想聽你的任何想法。”

蕭晨搖搖頭。

“你的肉,應該也能讓我變強……”

阿莫斯還是說了出來。

“艸,一個要喝血,一個想吃肉?信不信我弄死你們?”

蕭晨罵道。

“開個玩笑……”

阿莫斯咧咧嘴。

“這玩笑好笑麼?一點都不好笑。”

蕭晨瞪眼。

“說點正經事,你們知道科納族麼?跟我說說。”

“科納族?”

聽到這話,阿莫斯和羅琳都有些驚訝,不知道蕭晨為什麼忽然提到科納族。

“這個‘宇宙’和科納族合作了……”

蕭晨說著,又換了個瓷瓶。

“所以,我想瞭解一下。”

“跟科納族合作?”

阿莫斯和羅琳更驚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