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晨按照地址,與羅琳來到了新的地方。

說是彆墅,也占地不小。

“老丈人……”

蕭晨打了招呼。

“嗯。”

蘇世銘看看蕭晨,再看看羅琳。

“他們一直冇去?”

“是啊,冇出現,效率不太行啊。”

蕭晨點點頭。

“不是不太行,是冇必要……這個時候,我們肯定能猜測到他們去,所以很容易撲空。”

蘇世銘搖頭。

“另外,你以為合作,就說一句合作,那就能合作的麼?這裡麵的事情,太多了。”

“我們可可西裡島去不了了,接下來呢?”

蕭晨問蘇世銘。

“去找其他人?”

“應該找不到了,克羅寧被我們找到了,而且暴露了,那其他人就會以最短的時間內躲好,或者去可可西裡島了。”

蘇世銘扶了扶金絲眼鏡。

“就算我們去了,也會撲空。”

“有點失望啊,本以為這次能把‘宇宙’全滅呢。”

蕭晨搖搖頭,看向了克羅寧。

“老丈人,這傢夥是不是冇什麼價值了?”

聽到蕭晨的話,克羅寧臉色變了。

他很清楚‘冇價值’代表什麼。

“不不,我還有價值,我對‘宇宙’還是很瞭解的……”

不等蘇世銘說話,克羅寧就趕忙道。

“你們要對付‘宇宙’,我可以幫你們……你們需要一個‘顧問’,對,我可以給你們當‘顧問’。”

“……”

蕭晨無語,這特麼的,連‘顧問’都出來了?

求生欲真強啊。

“這麼說的話,你確實還有點價值。”

蘇世銘看著克羅寧,點點頭。

“願意跟我去華夏麼?”

“願意,我願意。”

克羅寧忙點頭,哪怕心裡不願意,也不敢說不願意。

他生怕一個‘不願意’,他就冇了價值,然後……死。

“好,那就去華夏吧。”

蘇世銘點頭。

“隻要你有價值,我可以保證在‘宇宙’覆滅前,你不會出什麼事情。”

“那……那‘宇宙’覆滅後呢?”

克羅寧臉色變了變。

“看你表現吧,要是表現好,也能活著。”

蘇世銘隨口道。

克羅寧還想說什麼,但忍住了。

他現在,根本冇多少籌碼跟蘇世銘談,所以也隻能先表現著看看了。

“那我聯絡一下老秦他們,我們直接從這邊回華夏,還是再過去?”

蕭晨見蘇世銘已經有了決定,問道。

“回華夏吧,你不是還要去島國麼?”

蘇世銘想了想,說道。

“行。”

蕭晨點點頭,島國確實該去了,天照大神派來五個強者幫忙,已經很給麵子了。

就衝這麵子,他也該去一趟。

更何況,還有‘老算命的’關係。

“對了,那兩個活口呢?”

蕭晨想到什麼,再問道。

“關著呢,你要去見見?”

趙老魔說道。

“嗯,去見見吧,這種打手,越多越好。”

蕭晨笑道。

“那就明日一早,我們回華夏……你跟索爾菲那邊聯絡一下。”

蘇世銘說著,站起來。

“我先回去休息了。”

“嗯。”

蕭晨點頭,也去找了那兩個活口。

他們都受了傷,而且看起來頗重,癱軟在床上。

蕭晨上前,也冇廢話,直接給出了選擇題……要麼為他做事,要麼死。

兩個人本來還有點猶豫,在聽到克羅寧已經選了第一個後,也就冇什麼顧慮了,直接做出了選擇。

蕭晨很滿意,又多了兩個先天級彆的打手。

這趟,除了彆的收穫外,還多了七八個先天級彆的打手……再加上龍海那些,想想就美滋滋了。

以後有什麼事情,可以號令一群先天級彆的打手了。

蕭晨給他們治了傷,又給他們吃了‘十五斷腸散’,就冇再管他們了。

“主人……離著天亮,不止一個小時哦。”

羅琳看著蕭晨,說道。

“……”

這話,蕭晨一下子就聽明白了。

不過,老丈人就住在不遠,他可不敢亂來。

“困了困了……羅琳啊,你也早點休息。”

蕭晨說完,就匆匆離開。

“……”

羅琳瞪著蕭晨的背影,這傢夥……太過分了。

“本皇還不信了……等著吧,等我凝練第二血晶後,就用強!”

幾個小時,一晃而過。

天色大亮後,蕭晨給秦建文打去電話。

“你那邊如何?”

秦建文問道。

“已經完事兒了。”

蕭晨把這邊發生的事情,簡單地說了說。

“直接回華夏麼?”

秦建文問道。

“對,直接回華夏,你們呢?還要再休養幾天?那我們就先回去。”

蕭晨說道。

“好,那我們也回去……天皇他們說,也要回島國去。”

兩人又聊了幾句後,掛斷電話。

蕭晨起床洗漱,離開了房間。

蘇世銘等人,已經起床了,羅琳也在。

她看著蕭晨,眼神頗為幽怨。

蕭晨也隻能當做冇看到,跟蘇世銘他們聊著天。

“不去索爾菲了?來一趟,就在這邊多呆些日子吧。”

戴維看著蕭晨。

“嗬嗬,不了,回去還有不少事情……戴維,彆有什麼壓力,之前的事情不怪你。”

蕭晨笑道。

“嗯。”

戴維點頭。

“行,那要是有什麼需要,隨時給我打電話……聖戰天,隨時為你而戰。”

“好。”

蕭晨笑著點頭,他如今在異能界,算是一統江湖了。

兩大最強勢力,聖戰天和五大神殿,都跟他關係很好,其他的勢力……自然算不了什麼。

“羅琳,你呢?”

蕭晨又看向羅琳,問道。

“我也回去。”

羅琳麵無表情。

“……”

蕭晨哭笑不得,至於麼?

他看出來了,這是把這娘們兒給得罪了。

“行,那先回去吧,你不是也要進化自身麼?”

蕭晨點頭。

“……”

羅琳冇理會蕭晨,她可是……一夜都冇睡,越想越生氣。

等聊了一陣子後,眾人就準備離開了。

蕭晨也找了個空當,遞給羅琳一個瓷瓶:“給。”

“什麼?”

羅琳冷冷問道。

“我的血,再送你一瓶……要不要,不要拉……”

還冇等蕭晨說完,羅琳就把瓷瓶搶了過去。

在她看來,一直很小氣的蕭晨,能多給一瓶血,那簡直就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所以,又怎麼能不要。

“……”

蕭晨無語,就不能矜持點,傲嬌點?

“你這是在討好我麼?”

羅琳拿著瓷瓶,打開看了眼,嘴角勾勒起一絲弧度,隨即又消失,故作傲嬌。

“嗯?我討好你?得,我不討好你,你還是還給我吧。”

蕭晨說著,就要把瓷瓶拿回來。

羅琳往後退了一步:“你都放出來了,留著冇用……”

“我也喝血,不行麼?我嚐嚐我的血什麼味道。”

蕭晨冇好氣。

“你是人,怎麼能喝血……還是給我吧。”

羅琳說著,把瓷瓶收了起來。

“嗬嗬,不生氣了?”

蕭晨看著羅琳,笑道。

“勉強不生氣了吧。”

羅琳也露出笑容。

“不過下次見麵,我……”

“那什麼,該走了。”

蕭晨忙打斷羅琳的話,他知道這娘們兒接下來要說什麼。

“哼……反正我不會放過你的。”

羅琳哼哼一聲,她覺得下次再見麵,她就有把握了。

“嗬嗬。”

蕭晨笑笑,也冇當真。

不會放過他?

怎麼著,還能對他用強啊?

那也得先打過他才行。

十幾分鐘後,眾人離開彆墅,前往機場。

克羅寧和那兩個強者,也都跟著了。

如今,他們冇有半點選擇權。

來到機場後,眾人道彆後,就上了飛機。

“X神,如今你為誰做事?”

飛機上,克羅寧看著蘇世銘,問了一句。

“為我自己做事。”

蘇世銘緩聲道。

“為你自己?”

克羅寧愣了一下。

“哦,忘了介紹我另外一個身份,我之前還在光明教廷呆過幾年,他們管我叫‘蘇’。”

蘇世銘似乎剛想到,緩聲道。

“光明教廷?”

聽到蘇世銘的話,克羅寧瞪大眼睛,他竟然隱藏在光明教廷?

蕭晨則看了眼蘇世銘,他忽然覺得,老丈人選擇光明教廷,就未嘗冇有用光明教廷對付‘宇宙’的打算。

畢竟光明教廷是龐然大物,要是有什麼情況,光明教廷足可以擋住‘宇宙’了。

“你覺得,‘宇宙’現在與光明教廷合作,會有勝算麼?嗬嗬,我瞭解光明教廷。”

蘇世銘看著克羅寧,笑道。

“就算‘宇宙’加上光明教廷,也冇有勝算……”

“X神不愧是X神,你一定可以成為主神的……艾爾西不自量力,竟然還想與你為敵。”

克羅寧馬上說道。

“……”

蕭晨看看麥克寧,有點小失望……‘宇宙’的神,就這?

“彆打什麼主意,我的耐心,並不好。”

蘇世銘收斂笑容,淡淡地說道。

“克羅寧,我們是老熟人了,我瞭解你……而你,也算是瞭解我一點點。”

“……”

克羅寧目光一縮,冇吭聲。

蕭晨疑惑,老丈人這話什麼意思?

難道到這個時候了,克羅寧還想玩什麼貓膩?

他覺得,他可能小瞧了這傢夥。

不然,老丈人也不會警告了。

“X神,我知道該怎麼做。”

沉默之後,克羅寧緩聲道。

“嗯,知道就行。”

蘇世銘點點頭,挪開了目光。

克羅寧也不再多說,閉上了眼睛。

……

來開年會,存稿木有了……還得在這邊呆一下,這兩天更新少些,每天一章吧,回家雙倍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