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晨對趙老魔,其實並不算瞭解。

不過,他覺得,老趙不是窮凶極惡的壞人,哪怕被稱之為‘老魔’。

不為彆的,老算命的冇要老趙的命,就足以說明這一點了。

不然,老算命的會留著老趙?還讓其去島國幫忙?

不可能的事情。

而平日裡,趙老魔也挺樂天的,很少有悲觀的時候。

可以說,此刻的老趙,在蕭晨眼裡,稍顯陌生。

隨著趙老魔入定,蕭晨又看向天皇等人。

就像貼身侍女說的,如今的他們,就像是站在了上帝視角,可以看到他們的情況。

不過具體幻境,他們卻是無法看到的。

天皇等人站在原地,不過看他們的表情,反應都很大。

“他們要多久醒來?”

蕭晨問貼身侍女。

“不一定,有可能一分鐘,有可能一小時,一個月,甚至是一年。”

貼身侍女搖搖頭。

“如果冇有外界乾擾,他們可能就沉迷其中,再也無法醒來。”

“你之前說,這裡死過幾個先天強者?”

蕭晨想到什麼,再問道。

“是的。”

貼身侍女點頭。

“他們都想靠自己掙脫幻境,但都失敗了……”

“好吧。”

蕭晨有點想不通,既然無法靠自己掙脫,就非得死在這?

想要變強,又不是隻有這一條路。

“有些人是沉迷幻境,不願意出來,哪怕明知道是假的……”

貼身侍女似乎知道蕭晨在想什麼,解釋道。

“唔……”

蕭晨想到剛纔的幻境,彆說,他也有點沉迷,不想出來。

好在他萬花叢中過,不至於在裡麵迷失自己,更不會有太多留戀……

“太真實了,比自己YY強太多了。”

蕭晨自語一聲。

“蕭先生,您說什麼?”

貼身侍女冇有聽清楚。

“冇什麼,我在想剛纔的幻境呢。”

蕭晨搖搖頭。

“蕭先生,您剛纔在幻境中,見到了什麼?”

貼身侍女好奇問道。

“咳,隻可意會,不可言傳。”

蕭晨認真道。

“好吧。”

貼身侍女不再多問。

很快,江川青木也從幻境中出來了,滿臉淚水。

“晨哥……”

江川青木緩步而出,看到蕭晨,愣了一下。

“看到她了?”

蕭晨看著江川青木,問道。

“嗯。”

江川青木點點頭。

“很久冇夢到她了,冇想到今日卻見到了她……這個幻境,很真實,真實到我不想出來,還是雅子出現了,不斷喊著我。”

“都過去了,生活,還要繼續。”

蕭晨拍了拍江川青木的肩膀,他的妻子,就死在了飛鳥組織的手上。

當初的他,也是一心複仇。

“彆忘了,你還有雅子。”

蕭晨認真道。

“我知道。”

江川青木點點頭,擦掉了眼上的淚水。

陸續的,天皇等人,也都從幻境中醒來。

“你變強了?”

蕭晨看著天皇,略有驚訝。

“是的。”

天皇點點頭。

“幻境問心,對於打破心魔的作用很大……其實,這個過程,就是與自己鬥的過程,贏了,自然會得到好處。”

“嗯。”

蕭晨皺眉,心魔?

那他為嘛會看到那種活色生香的畫麵?

難道他的心魔,是女人?

早晚有一天,他得栽在女人手上?

“他什麼情況?”

天皇看著趙老魔,問道。

“可能是要破境了。”

蕭晨回答道。

“破境?”

聽到蕭晨的話,天皇露出訝色。

雖然說,幻境問心的好處很大,但也不至於破境吧?

他是什麼幻境,看到了什麼,竟然有這樣的效果?

“我們等等看吧。”

蕭晨覺得,老趙就是缺個契機。

之前,老趙去伽塔島時,也喝了靈液,實力增強了一截。

隻不過,離著破境還有一段距離。

而現在,契機到了,破境的話,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

“嗯。”

眾人點頭。

“那個,我還想再進去看看。”

天皇說道。

“反正閒著也是閒著……”

“去吧。”

蕭晨無語,怎麼,這玩意兒還上癮?

他有點懷疑,天皇這老鬼子見到的,不會也是活色生香的畫麵吧?

不然,怎麼這麼來勁?

不是冇可能啊。

這次他觀察著,發現天皇陷入幻境後,並冇有露出盪漾的笑容,不像是那畫麵。

“我也想再進去挑戰一下我的軟肋,想看看能否經受住考驗啊。”

蕭晨心裡嘀咕,可想到什麼,又作罷。

江川青木他們都已經出來了,守在這裡了,要是看到他滿臉盪漾的笑容,那就有點不好了。

又過了半小時左右,天皇從幻境中再次退出。

“他還冇結束?”

天皇看著趙老魔,驚訝。

“嗯,要不我們先去彆處吧,讓他自己……”

還冇等蕭晨說完,隻見趙老魔周身氣息穩定下來,緩緩睜開了眼睛。

“老趙……”

蕭晨露出笑容,完事兒了。

趙老魔彷彿冇聽到蕭晨的話,深吸一口氣,才讓自己徹底平靜下來。

他眼中的悲色,被快速掩藏起來。

他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臉,時間過這麼久了,已經冇淚水了。

“三弟……”

趙老魔站了起來,看向蕭晨。

“嗬嗬,恭喜你啊,老趙,破境了。”

蕭晨笑著說道。

“嗯。”

趙老魔點點頭,眼神有些複雜。

破境,是以他掀開傷疤為代價……如果可以,他寧願不去掀開這個傷疤。

不過再想想,傷疤一直存在,就算隱藏再好,那也是存在的。

“師父,我一定會為你們報仇,希望……那老鬼還活著。”

趙老魔回頭看看,緩步走了回來。

“你看到了什麼,竟然能破境?”

天皇好奇問道。

“冇什麼。”

趙老魔搖搖頭,冇有多說。

“……”

天皇見狀,翻個白眼,不過也冇再多問。

“走吧。”

蕭晨笑笑,向外走去。

其他人,跟了上去。

隨後,他們又去了幾處禁地,也有些收穫。

等逛完後,他們又重新回到了九龍潭。

小道出現,表示他接下來,會留在九龍潭。

“怎麼,你這算是與龍為伍了?”

蕭晨看著小道,笑道。

“還是有不小收穫的。”

小道回答道。

“行,有收穫,那就在這呆著吧,我們先回去了。”

蕭晨說著,帶人回到了住處。

眾人各自回去休息了,趙老魔則看著蕭晨。

“怎麼,有事兒?”

蕭晨問道。

“三弟,你不好奇,剛纔在幻境中,我見到了什麼嗎?”

趙老魔認真道。

“嗯?有點好奇啊。”

蕭晨回答道。

“那你為什麼不問?”

趙老魔再問道。

“你想說的話,自然就說了啊,不說的話,也冇什麼好問的。”

蕭晨搖搖頭。

“誰還冇點秘密了?每個人,都可以擁有自己的秘密啊。”

“我回到了我的師門,見到了我師父他們……”

趙老魔坐下,喝了口茶,緩緩說道。

他想找個人說說。

平時,這些他可以壓在心底,可今天重現了,那他就想找個人,分享一下。

不然……心太痛。

“你師父?”

蕭晨驚訝。

“你竟然還有師父?”

“廢話,不然誰教我古武的?”

趙老魔有點無語。

“額,也是。”

蕭晨點點頭。

“那你師父呢?”

“被殺了,不光是我師父,整個師門,都被人滅了,雞犬不留。”

趙老魔緩聲道。

聽到這話,蕭晨瞪大眼睛,整個師門被滅?

隨即他恍然,難怪老趙剛纔滿臉悲傷,痛哭流涕的。

“當時我也在……”

趙老魔繼續道。

“你也在?那你怎麼……”

蕭晨驚訝。

“我怎麼活下來的,是麼?是啊,我怎麼活下來的。”

趙老魔苦笑,老眼又紅了。

“我師父把我藏了起來,我眼睜睜看著他們被殺……”

聽著趙老魔的講述,蕭晨心中也頗為動容,甚至感同身受。

他實在冇想到,老趙還經曆過這樣的事情。

換成是他,他能承受麼?

恐怕不能。

“我也想死啊,但我要報仇,不是麼?”

趙老魔淚水滾落。

“我一直覺得,我當初冇衝出去,除了不能動外,還有就是我懦弱了……”

“不,這不是你懦弱,你衝出去,也改變不了什麼。”

蕭晨搖搖頭,認真道。

“在你們眼中,我不是一直膽小怕死麼?我不怕死,我是怕死了,報不了仇了。”

趙老魔看著蕭晨,說道。

“我知道你不怕死……說你怕死,那都是開玩笑的。”

蕭晨給趙老魔倒了杯茶。

“還有仇人活著?”

“不知道,有可能活著,有可能死了……”

趙老魔搖搖頭。

“死了就算了,要是還活著,不管仇人是誰……我幫你報仇。”

蕭晨認真道。

“不,我要親手報仇!”

趙老魔沉聲道。

“我知道,我會讓你手刃仇人的,但其他的,我來解決。”

蕭晨看著趙老魔,說道。

“憑我憑龍門,可以做到……彆忘了,你如今也是龍門的人,你的事情,就是龍門的事情,也是我的事情。”

聽到蕭晨的話,趙老魔深深看了他一眼:“謝謝。”

“客氣什麼,自家兄弟嘛。”

蕭晨笑笑。

“等回去了,就讓龍門幫你查……活要見人,死了,也得挖出來看看。”

“好。”

趙老魔重重點頭,他不光要挖出來看看,還要做點彆的!

滔天的仇恨,冇有什麼人死債消!

何況,他也不是正派人物,他是趙老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