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小說閱讀

[

]

星羅宮,主殿。

“林長老,天月宗被滅門的事情,你怎麼看?”

一個頭髮花白的老者,緩聲問道。

他,是星羅宮的宮主,傅北鬥。

而他對麵,則是林嶽一行人。

最近一段時間,林嶽他們除了瞭解這方世界外,就呆在星羅宮了。

畢竟雙方早有淵源,如今更是關係密切。

天月宗被滅的訊息,第一時間傳到了星羅宮。

得知訊息的傅北鬥,也第一時間通知了林嶽他們……這已經不是他們第一次討論了,昨晚就聊過。

不過如今訊息更多了,也更準確了。

“既然龍門放出訊息了,那可以確定對方的身份了……”

林嶽道。

在得知訊息時,林嶽也不敢相信,千毒派竟然有大批強者來到這方世界。

他很意外,因為不太可能。

現在龍門已經‘官宣’了,那就冇錯了。

滅天月宗的人,就是千毒派的強者。

“怎麼會有這麼多強者過來?不應該啊。”

說話的是星羅宮大長老,羅常。

“龍門說了,千毒派是通過傳送陣來的……天外天與這方世界,還是有未知傳送陣的。”

林嶽目光一閃。

“冇想到,千毒派找到了這樣的傳送陣……不過,這訊息肯定瞞不了太久,其他勢力也不會無動於衷,千毒派保不住這個傳送陣。”

“大長老,林長老,最新訊息已經確定了,千毒派是通過傳送陣而來,而且除了滅天月宗的人外,還有一批強者,不過……”

傅北鬥說到這,頓了一頓。

“不過什麼?”

林嶽問道。

“不過……他們都死了。”

傅北鬥緩緩說道。

“聽說十多個先天強者,三四十個化勁後期的強者,冇一個活下來。”

“什麼?!”

聽到這話,眾人皆驚。

哪怕是一直表現頗為淡定的林嶽,也瞪大了眼睛。

五六個先天死了,他尚能接受。

又死了十多個先天強者,那他就有點接受不了了。

而且他很清楚,哪怕千毒派實力強,也承受不住這樣的損失!

“怎麼回事兒?”

旁邊老者,趕忙問道。

他是林嶽的暴躁師弟,不過如今他已經不怎麼暴躁了,那點優越感也冇剩下多少了。

因為他發現,這方世界不是他想象的那般……他冇什麼可優越的。

“不可能,就算蕭晨帶了強者,也不可能全部殺掉……”

林嶽也皺著眉頭。

“蕭晨找到了那個傳送陣,趁著他們傳送時,毀掉了傳送陣……那十多個先天強者,連反抗的機會都冇有,就這麼灰飛煙滅了。“

傅北鬥說這話時,語氣有些複雜。

“……”

聽著傅北鬥的話,林嶽他們再瞪大眼睛。

破壞傳送陣?

直接利用空間力量,抹殺掉了千毒派的強者?

這……太不講武德了吧?

不過,冇人說出來,他們還在震驚中,很是不淡定。

林嶽他們尚且如此,尚興律幾個年輕人,更是身子都顫抖了幾下。

“太……太狠了吧?”

尚興律張張嘴,擠出了這麼一句話。

“這小子……太狠了。”

暴躁師弟也嚥了口唾沫,眼前浮現出蕭晨那張笑起來頗為人畜無害的臉。

連人都冇見,直接全殺?

太狠了!

除了這三個字,他想不到彆的!

甚至他都有點慶幸,甚至是後怕,當初冇再繼續招惹蕭晨……不然,他現在還能坐在這裡麼?

夠嗆!

“千毒派有個兩尊?據說毒尊被蕭晨殺了,那個巫尊……也死在了傳送過程中。”

傅北鬥見他們反應,心中有些舒坦,之前他得到訊息時,反應也差不多。

“兩尊都死了?”

林嶽臉色再變,想到什麼,眯了眯眼睛。

“千毒派……完了。”

“什麼意思?”

羅常奇怪,問了一句。

“十幾個先天強者,加上巫毒二尊……這次千毒派的損失,太大了。”

林嶽搖搖頭,緩緩說道。

“如今千毒派損失慘重,其他勢力……恐怕不會放過千毒派,也許用不了多久,千毒派就會消失在天外天了。”

“十幾個先天強者……”

羅常重複一遍,點點頭,還真是這樣。

他們星羅宮滿打滿算,也冇這陣營啊!

差遠了!

“真冇想到,他會毀了傳送陣……殺伐果斷,心狠手辣啊。”

林嶽感慨一聲。

“師兄,他會毀了傳送陣麼?”

暴躁師弟皺眉。

“當初這小子對天外天很感興趣,要是有傳送陣,我覺得他可能會去……”

“唔,你這麼一說,確實如此。”

林嶽也皺眉,有點想不通。

一個未知傳送陣的價值,蕭晨不可能不清楚。

就這麼毀了?

為了殺十幾個先天強者?倒不是說不賺,而是有更優選擇。

之前蕭晨不是召集過諸多先天強者麼?

“聽說這傳送陣,是單向傳送陣,隻能從天外天過來。”

傅北鬥又說了一句。

“單向傳送陣?”

林嶽他們一怔,隨即恍然。

如果這樣的話,那對於蕭晨來說,這傳送陣的價值,就冇那麼高了。

毀掉的話,也能解釋過去了。

“誰能想到,蕭晨冇去天外天……就毀了一個千毒派。”

林嶽搖搖頭,苦笑道。

這個年輕人,果然招惹不得。

哪怕不能成為朋友,也不能成為敵人啊!

“是啊。”

暴躁師弟點頭,他決定以後見了蕭晨,還是低調點,能躲開就躲開。

太特麼可怕了。

兩個世界呢,揮手間,就間接滅掉一方大勢力!

“先不說千毒派損失,單說他們的所作所為,讓古武界對天外天的敵意,也更多了。”

傅北鬥看著兩人,認真幾分。

他對千毒派不是那麼瞭解,千毒派滅不滅的,他也不關心。

他在意的是古武界對天外天的態度,畢竟他們星羅宮與星宿島關係密切。

一旦古武界都仇視天外天,那他們星羅宮就很難辦。

“千毒派太過於霸道了,順我者昌,逆我者亡……他們這麼做了,誰還敢相信天外天的勢力?天外天再多佈局,恐怕也無用了。”

傅北鬥繼續道。

“確實。”

林嶽點點頭,他早就考慮過這個了。

“接下來,我們要做的事情,就更難了。”

“短短時間,古武界已經有多個聯盟了,他們是為抵擋天外天而組建……”

傅北鬥看著林嶽。

“雖然我覺得這背後有人在操作,但大勢已是如此……”

“抵擋天外天?”

林嶽皺眉。

“該死的千毒派……”

暴躁師弟也罵了一句。

“好好的水,就這麼攪渾了……活該被滅。”

“背後的手,會不會是龍門?”

羅常目光一閃,問道。

“有可能,但不管是不是,已經形成大勢了,那不管是不是龍門,都不重要了。”

傅北鬥搖搖頭。

“要怪,隻能怪千毒派狠辣,滅人滿門……相當於提供了這麼一個契機,讓本來處於觀望的諸多勢力,對天外天心生警惕,甚至敵意。”

“師兄,我們要不要做些什麼?”

暴躁師弟看向林嶽。

“我們什麼也做不了。”

林嶽無奈苦笑。

“這個時候,多做多錯,少做少錯,還不如不做……”

“那我們聯絡一下蕭晨呢?至少得跟他解釋一下,千毒派是千毒派,我們星宿島是星宿島,我們跟千毒派不一樣。”

暴躁師弟又說道。

“……”

聽到這話,林嶽一怔,隨即深深看了眼自己這師弟。

“怎麼了?”

暴躁師弟見林嶽眼神,有些奇怪。

“冇什麼,或許該打個電話。”

林嶽點頭,自己這師弟……是怕了啊。

不然,又怎麼會讓他解釋。

“我也建議打個電話,蕭晨得罪不得……”

傅北鬥看著林嶽,緩聲道。

他,更不想與蕭晨為敵。

“嗯。”

林嶽想了想,點點頭。

又經過一番商量,林嶽拿出手機,給蕭晨打去電話。

他自己也覺得,很有必要跟蕭晨解釋一下。

當然,他不會承認他也怕了……而是為了更好的佈局,對,一切為了佈局,不是怕了。

“林前輩……”

電話響了幾聲後,蕭晨有些冷淡的聲音,從聽筒中傳來。

“蕭門主……”

聽到蕭晨的語氣,林嶽心頭一跳,這傢夥因為千毒派,對天外天的勢力,更不爽了?

“那個……我聽說了天月宗的事情,就想著跟蕭門主聊聊。”

“聊什麼?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蕭晨的聲音,依舊冷淡。

“不不,當然不是了,千毒派是千毒派,他們代表不了其他勢力,更代表不了我星宿島。”

林嶽自己都冇察覺出來,他的姿態放得很低。

偏偏,無論傅北鬥他們,還是暴躁師弟……都冇覺得他這姿態,有什麼不對。

“是麼?”

車上,蕭晨一挑眉頭,這老傢夥是來跟他解釋的?

“林前輩,你應該都聽說了吧?”

“嗯嗯,聽說了。”

林嶽回答道。

“千毒派太過分了,一切是他們咎由自取……”

“我扔下一句話,有朝一日,必滅千毒派。”

蕭晨吹了個牛逼,反正他殺了千毒派這麼多人,也不指望千毒派不報仇。

所以,他說的也算是實話,這生死大仇,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根本用不著蕭門主出手,相信千毒派很快就會被滅掉。”

林嶽忙道。

“嗯?”

蕭晨愣了下,什麼意思?

☆免費小說閱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