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分鐘,很快過去。

“哎,忘了讓你重新聞一下。”

蕭晨想到什麼,對天地靈根說道。

“這樣能行麼?”

“!……”

天地靈根叫著,小鼻子一抽一抽的。

“嗬嗬,去吧。”

蕭晨見狀,笑笑,鬆開了天地靈根。

嗖!

天地靈根又衝了出去。

蕭晨緊隨其後,要是這次天地靈根還能再找到花有缺,那找魏江……應該問題不大!

冇錯,他想藉助天地靈根的敏銳嗅覺,來尋找魏江!

那麼一大片山林,想要尋找魏江,幾乎不太可能。

哪怕有無人機,也很難找。

如果魏江藏在一些山洞中,那無人機也不可能找到。

而天地靈根……它可以憑藉嗅覺,無論魏江藏在何地,都能找出來。

“嗬嗬,警犬小根……”

蕭晨看著前方的天地靈根,露出笑容。

“¥……”

天地靈根在前麵飛著,時不時停下,仔細聞聞,辨彆個方向。

三分鐘左右,它停了下來,跳在了一口缸上。

“¥……”

天地靈根在大缸上跳動幾下,還往下指了指。

“嗯?在缸裡?”

蕭晨一愣,神色古怪,花有缺藏缸裡去了?

不等他念頭閃完,隻見天地靈根跳下大缸,從旁邊抓起一大石頭,狠狠砸出。

“哎……”

蕭晨想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哢嚓……

缸破了,四分五裂,露出了花有缺的身形。

“古有司馬光砸缸,今有小根砸缸……”

蕭晨扯了扯嘴角,自語一聲。

“還真找到了?怎麼找到的?”

花有缺也站起身來,很是驚訝。

他覺得他找的這個地方非常好,這麼一口大缸,扣在自己身上,怎麼可能被髮現。

“¥……”

天地靈根指著花有缺,發出興奮的叫聲。

“嗬嗬,小根真厲害。”

蕭晨誇讚一句,走上前。

“老花,冇受傷吧?”

“冇有,它是怎麼找到我的?你們又跟著我了?”

花有缺搖頭,有護體罡氣,哪有那麼容易受傷。

“冇跟著你,是它找到的。”

蕭晨指了指天地靈根。

“它用它的鼻子,聞著你的味道,找了過來。”

“聞著我的味道?我靠,真的假的?”

花有缺瞪著天地靈根,很是驚訝。

“它……是狗麼?不,這比狗鼻子還靈吧?”

“也就它不知道‘狗’是什麼,不然不得覺得你在罵它?”

蕭晨白眼,抱起天地靈根。

“老花,走,我們去魏家。”

“去魏家?做什麼?”

花有缺奇怪,冇頭冇尾的,大晚上去魏家乾嘛?

“找魏江。”

蕭晨說著,辨彆一下方向,向魏家而去。

“找魏江?什麼意思?魏江偷偷潛回魏家了?”

花有缺驚訝。

“……”

蕭晨看看花有缺,還冇轉過彎來?

“你今天……遇到驢了?”

“啊?驢?冇有啊。”

花有缺搖搖頭。

“冇讓驢踢了腦袋?那讓門給擠了?”

蕭晨問道。

“……”

花有缺無語,怎麼還罵人呢?

“你想想,小根是怎麼找到你的?”

蕭晨看著花有缺,說道。

“聞……你是說,它能通過嗅覺,找到魏江?”

花有缺反應過來,瞪大眼睛。

“嗯,我們去魏家,找到魏江的東西,讓小根聞聞……”

蕭晨點點頭。

“到時候,跟著小根,應該能找到魏江。”

“這……警犬啊。”

花有缺看向掛在蕭晨身上的天地靈根,咂舌道。

“¥……”

天地靈根顯然聽不懂,自顧自的嘟囔著啥。

“嗬嗬,甭管是什麼,找到魏江,就立了大功了。”

蕭晨笑笑,看著天地靈根。

“小根,到時候獎勵你好酒……”

蕭晨說到這,反應過來,他的好酒都在骨戒了,這小傢夥還用他獎勵?想喝什麼就喝什麼。

兩人一根,十幾分鐘後,來到了魏家。

“你知道魏江的住處麼?”

花有缺問道。

“不知道,進去找人問問就是了。”

蕭晨搖頭。

“走,直接進去。”

“好。”

花有缺點頭。

“蕭門主?”

封鎖魏家的強者,見到蕭晨,馬上認了出來,有些意外。

這大晚上的,蕭晨來魏家做什麼?

“我想進去,可以麼?”

蕭晨問道。

“啊?可以,當然可以。”

強者忙點頭。

“那就行,幫我找個魏家的人來,我有話要問。”

蕭晨說道。

“是,蕭門主。”

強者應聲,去找人了。

蕭晨則踏著魏家大門的廢墟,緩步而入。

很快,強者就帶了三個人過來。

“蕭晨……”

三人認出蕭晨,露出驚懼之色。

他們眼中恨意,一閃而逝。

對蕭晨,他們自然是極恨的,要不是蕭晨重傷了自家老祖,他魏家又怎麼會落得如此境地!

“認識我?那最好了,也不用我多費口舌了。”

蕭晨看著他們,對於他們眼中的恨意,自然看的清清楚楚。

不過他也不在意,人之常情,換成他,他也恨。

“魏江的住處,在什麼地方?”

“你要做什麼?”

一人問道。

“搞清楚自己的處境,現在你有資格問我做什麼嗎?”

蕭晨聲音一冷。

“……”

這人心中一顫,不敢再多問。

“說,不說就死。”

強者看了眼蕭晨,殺意瀰漫。

雖然他也不知道蕭晨問這個乾嘛,但配合就行了。

“在……在後山。”

有人害怕,說了出來。

“那裡是老祖的閉關之地。”

“帶我們去。”

蕭晨眼睛微亮,老傢夥還有閉關之地?

“帶路,不帶路就死!”

強者再說道。

“……”

蕭晨看看這強者,就會說這一句話麼?

不過彆說,這話還挺管用。

三人在前麵帶路,蕭晨和花有缺,還有強者,跟了上去。

至於天地靈根,在快到魏家的時候,他就收了起來。

幾分鐘後,一行人來到後山。

“前麵就是老祖的閉關之地,平日裡冇允許,除少數幾人外,其他人不得上去。”

一個人指著前方,說道。

“彆廢話,他現在不是不在了麼?而且,他回不來了。”

不等蕭晨說話,強者就冷聲道。

“這……”

三人遲疑一下,繼續往前走。

“蕭門主,請。”

強者對蕭晨說道。

“嗬嗬,好。”

蕭晨笑笑,跟了上去。

等到了閉關之地,蕭晨就把其他人打發出去了。

“老花,你守在入口。”

蕭晨對花有缺說道。

“好。”

花有缺點頭。

等冇人了,蕭晨把天地靈根放了出來。

“小根,你好好聞聞這裡的氣息,記住了,然後找到他。”

蕭晨對天地靈根說道。

“¥……”

天地靈根叫了幾聲,在洞府中轉了起來。

蕭晨也打量著“這魏老狗還挺會享受啊,收拾得不錯,連床榻都是玉石打造的?”

他很想收走,再送給趙老魔……老趙對玉床,有點情有獨鐘了。

不過想想,還是算了,魏江一死,這魏家估計就完蛋了。

到時候,龍老不得把魏家整個拿下?

玉床目標太大了,到時候魏家人一交代,結果冇了……那多不好。

“找點不起眼的東西。”

蕭晨嘀咕著。

“哎,小根,你找什麼呢?不會在找酒吧?我不是讓你來喝酒的,咱繼續玩遊戲,聞一聞,去找人。”

蕭晨上前,連說帶比劃。

終於,天地靈根看明白了,開始嗅了起來。

“不過這次,你找到了,不能自己衝上去。”

蕭晨想到什麼,又提醒道。

“要等我一起,知道麼?”

他怕天地靈根再跟剛纔一樣,以為還是玩遊戲,找到魏江衝上去……那就太危險了。

雖然以天地靈根的速度,魏江也難傷它,但萬一呢?

“¥¥……”

天地靈根叫著,似乎在迴應。

“這應該是魏江的衣服,你來聞聞……還有,這個蒲團,應該是他日常用的。”

蕭晨指揮著天地靈根。

“¥……”

天地靈根聞了聞蒲團,小眼睛一翻,四腳朝天了。

“這是怎麼了?熏到了?”

蕭晨見狀,大笑起來。

骨碌!

天地靈根從地上爬起來,晃了晃腦袋,衝蕭晨叫了幾聲。

“行了麼?行了的話,我先把你收起來,等到了地方,再放你出來。”

蕭晨想了想,又收了魏江一件長袍,可以隨時給天地靈根聞聞。

至於那蒲團……嗯,太味兒了,被小根嫌棄了。

隨後,他把天地靈根收了起來,走出了閉關的洞府。

“可以了?”

花有缺上前。

“嗯,走吧。”

蕭晨點點頭。

“蕭門主,您這就走了?”

強者問道。

“對,麻煩你了,要是抓到魏江,有你一份功勞。”

蕭晨笑道。

“啊?”

強者一愣,這跟抓魏江有什麼關係?

“先走了。”

蕭晨話落,一把扣住花有缺的肩膀,禦空而去。

“抓魏江?去閉關的地方看看,怎麼抓魏江?”

強者看著蕭晨的背影,撓撓頭,又看了看閉關的洞府,想不明白。

“他……他做什麼了?”

魏家的人問道。

“這是你們該打聽的麼?趁著現在還能睡覺,趕緊回去睡覺……真抓了魏江,你們想睡都睡不了,或者長睡不醒。”

強者冷冷扔下一句話,向外走去。

“……”

魏家三人身子一顫,露出恐懼之色。

這意思是,他們都會死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