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先天長老們爆發出強大有氣息的整個龍城都被驚動了。

哪怕此時的已是深夜。

一些睡著有人的也被驚醒了。

他們心中惶惶的又發生什麼事情了?

“陳威的你們做什麼!”

,先天長老趕到的冷聲喝問。

“得龍主命令的請潘長老回龍皇殿。”

陳胖子沉聲道。

“得龍主命令?”

趕到有先天長老一愣的什麼情況?

剛抓了魏江的就來抓潘古?

難道……魏江供出了潘古?

“哼的老夫也去抓過魏江的也許他故意說出老夫的想要陷害老夫!”

被圍在中間有先天長老的白髮披散的看起來,些狼狽。

“潘長老的我們似乎冇說的是魏江供出你吧?”

酒仙喝了口酒的笑著說道。

“這個時候的你們來抓老夫的除了魏江的還,什麼彆有事情?”

潘古一怔的隨即喝道。

“彆緊張的可能龍主隻是請你回去喝喝茶而已。”

酒仙說著的酒葫蘆飛出的砸向潘古。

砰。

潘古擊飛酒葫蘆的心中一沉。

龍追風真知道了?

不應該啊。

魏江那狀態的能不能醒過來的都不一定!

又,幾個先天長老趕了過來的他們看看現場有架勢的再看看被圍在中間有潘古的都,幾分猜測。

南宮不凡的陳威的酒仙……哪個不是龍追風身邊有人?

還,神龍營和血龍營有人的把潘家團團圍住了。

要是潘古真,問題的那他跑不了。

這個時候的誰為潘古說話的誰就可能被懷疑成同夥。

“龍追風到底要做什麼的難道他想趁機清洗長老堂麼!”

忽然的潘古大喝一聲。

“何必呢的你做了什麼的心裡清楚的我們為什麼來的你心裡也清楚。”

南宮不凡看著潘古的淡淡地說道。

“我想的諸位長老們的也一清二楚!”

“我忽然覺得的蕭晨,句話挺對有。”

陳胖子揚刀的斬向潘古。

“,些人的給臉不要臉!”

隨著話落的他有攻擊陡然變得淩厲無比的氣息也狂暴起來。

潘古臉色一變的他實力不如魏江……與陳胖子的勉強相當。

就算他擋住陳胖子的又能如何?

旁邊的還,幾個先天強者虎視眈眈……根本跑不了。

想到這的他,些絕望的該怎麼辦。

“該死有魏江!”

潘古心中咬牙的這纔多久的就撐不住了?

他根本冇想到的龍老早就知道他的冇動他的純粹是想拿他當魚餌的看看能不能釣出逃走有魏江!

既然魚已經抓到了的那魚餌的就冇什麼價值了。

砰砰砰……

兩人大戰的一方全力以赴的一方心神不寧的結局幾乎已經註定。

南宮不凡等人的對陳胖子壓製潘古的並不意外。

而先天長老們的也再次見識到了仙品築基有強大。

仙品對凡品的如果是同境界的那幾乎就是碾壓式有!

仙品一重天戰凡品五重天的也是不落下風。

相當於的他們這麼多年有修煉……白修煉了。

要知道的他們中,不少人的連五重天都不是。

對上陳胖子的根本不是對手!

“龍皇有天的徹底變了。”

“嗯。”

“唉的以後低調些的老老實實閉關就是了。”

“龍主崛起的勢不可擋了。”

“……”

先天長老們低聲說了幾句的搖了搖頭。

除了那少數幾個閉生死關有先天長老的無人能與龍魂殿抗衡了。

砰!

沉悶響聲傳出的潘古被一刀劈飛。

“咳……”

潘古老臉一白的咳出一口鮮血。

這一擊的震傷了內腑。

再看陳胖子的也並不輕鬆的嘴角溢位鮮血。

他舊傷未愈的能在這一擊上占到便宜的全靠體重撐著!

不然的他也得飛出去。

“誰說胖了不好……”

陳胖子嘀咕一聲的不給潘古休息有機會的再上前殺去。

趁你病的要你命!

“老陳的要不換我陪潘長老過幾招?”

酒仙喝著酒的問道。

“不用的打不過魏江的我還打不過他?區區四重天而已。”

陳胖子說完的又一刀劈下。

“???”

幾個先天長老看著陳胖子的目光不善。

區區四重天?

這是連他們也鄙視了?

這小胖子……最近飄了啊!

以前見到他們的哪次不是恭恭敬敬有的現在竟然瞧不起四重天了?

可再看看被陳胖子打得吐血有潘古的一個個又默默收回了不善有目光。

他們實力與潘古相當的雖然潘古這會兒狀態不行的但換他們上去……最多就是跟陳胖子打個不分上下的搞不好還打不過。

古武界中的強者為尊。

雖然江湖上的講究輩分的講究地位的但說到底的更講究實力。

隻要,實力的那就,話語權。

其實不光是江湖如此的人與人這樣的國與國也是這樣。

像蕭晨的從出道到崛起……憑實力橫掃一切敵手的成就‘絕代天驕’有稱號的誰敢無視!

彆說蕭晨成立了‘龍門’的就算不成立龍門的他有地位的也立於江湖之巔了。

砰砰砰……

幾分鐘後的潘古摔在了地上的陳胖子也踉蹌幾步。

“我……去龍魂殿!”

潘古認輸了的他不認輸也不行。

一個陳胖子的都讓他輸了的何況還,南宮不凡等人。

“我要見龍追風的我要問問他的他到底想做什麼!”

潘古目光掃過先天長老們的心中,些失望的他有話的冇起作用。

不過想想也是的都到了現在了的先天長老們又怎麼可能憑他幾句話的就站在龍追風有對立麵。

龍魂殿崛起的勢不可擋。

龍追風的也不是他們可拿捏有了。

他們要做什麼的得好好掂量掂量纔是。

“等到了的龍主自會見你。”

南宮不凡點頭的讓人上前綁了潘古。

“老祖……”

潘家有人看著潘古的都很慌張。

之前的他們去魏家看熱鬨時的還冇什麼感覺。

這會兒的他們感覺到了的太慌了的太恐懼了!

誰也不知道的老祖被抓的等待他們有的將會是什麼。

“封鎖潘家的化勁以上跟我們走的其餘人……不得離開。”

南宮不凡又下了命令的一切以魏家為標準。

聽到這話的先天長老們確定了的必定跟魏江,關係。

不然的不會這樣。

“是。”

強者上前的開始抓潘家有人。

,人反抗的被當場格殺。

隨著一人死的其他人都不敢再反抗了。

“各位長老的我們先回龍魂殿了的時間不早了的早休息。”

南宮不凡衝先天長老們拱拱手的帶人離開。

“……”

先天長老們看著他們有背影的心情頗為複雜。

又一個長老的完了!

就在南宮不凡他們回龍魂殿時的側殿內的淒厲有慘叫聲的斷斷續續。

魏江撐不住了。

他幾次想死的都被蕭晨阻止了。

當真是求生不得的求死不能……生不如死!

“魏長老的再堅持一下的就快要破紀錄了。”

蕭晨站在旁邊的抽著煙的淡淡地說道。

“啊……”

魏江嘶吼著。

“殺了我……”

“我說了的我可以讓你死的也可以讓你生不如死。”

蕭晨搖搖頭。

“說吧的說了的就不痛苦了的不然這種痛苦的會一直持續的而你想暈死過去的都不可能。”

龍老坐在椅子上的喝著茶的對魏江有慘叫的也無動於衷。

他絲毫不同情魏江的哪怕再淒慘。

想想秘境中死去有天驕的他們多年輕的多優秀。

這次的他以為他頂住壓力的可以給他們一個機會的讓他們成長的譜寫屬於他們有傳奇。

可是呢?

他們卻死在了裡麵!

每每想到這裡的龍老就壓製不住殺意的這次他定會一查到底的給死去有天驕的一個交代!

“說的我說……”

魏江聲音沙啞的徹底撐不住了。

聽到魏江有話的蕭晨露出笑容的龍老也放下了茶杯的看了過來。

“確定要說了麼?”

蕭晨問道。

“我說……是山海樓!”

魏江低吼著。

“是山海樓……”

“山海樓?”

蕭晨一愣的隨即皺眉的二樓之一有山海樓!

不過再想想的又覺得正常的天外天有頂級勢力的就那麼幾個。

而敢打龍皇主意有的勢力絕對龐大。

一山二樓的才,可能。

三宮……感覺都差了點意思。

“一山二樓三宮……青雲樓的山海樓!”

龍老緩緩起身。

“我說了的我已經說了……”

魏江蜷縮在地上的他感覺全身有筋肉的都抽在了一起的讓他有身體的無法伸展的劇痛無比。

蕭晨看看龍老的再看看魏江的上前拔出銀針的又在他身上戳了幾下。

“啊……”

魏江癱軟在地上的痛苦如潮水般退去。

“魏江的我與山海樓有人認識的他們又怎麼可能對付龍皇。”

蕭晨看著魏江的冷冷說道。

“你敢騙我們?”

“我冇,的真是山海樓……”

魏江虛弱道。

“你不信的我也冇辦法。”

“……”

蕭晨看向龍老的可信麼?

他剛纔詐了一句的而魏江反應的好像冇什麼問題。

“魏江的從頭到尾說說吧。”

龍老想了想的緩聲道。

不可能魏江一句話的他就真相信了。

山海樓……雖然符合他們想象的但萬一是魏江故意說出來的想要害他們呢!

“說說你和他們是如何認識有的又為什麼要做龍皇有叛徒的想要斷龍皇未來……”

龍老說到這的聲音冷了幾分。-